步入婚姻



第一章、开篇

  梳妆台前,一身白装的陈静愣愣的看着镜子里有些沧桑的脸,发现自己三年的生活如同在梦境之中。

  「静静,准备好了没有,大家都在等你了。」今天是陈静的大喜之日,亲朋团聚,自然不能缺了陈静的好友兼曾经的室友方雪。欢喜的趴到陈静背上,打趣道:「静静,是不是看着自己,美得走不动道了?」

  「我真的美么?」陈静的表情看起来很是落寞。

  受陈静的影响,方雪也收敛了笑容,道:「肯定美啊,不然吴兵他怎么会对你那么坚定不移。」

  牵动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陈静拉住方雪的手,道:「小雪,谢谢你!」
  「好啦,他喜欢你,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老婆,好了没有,要开始了。」刚提到吴兵,他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们夫妻聊吧,我先出去看看会场布置。」看到吴兵,方雪的脸上显得有些不自然,借口离开。

  「亲爱的,你真美。不过我们得出去了。」伸手搂住陈静,吴兵亲了一口,爱昵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我随后就来。」陈静轻轻的将老公退出了化妆间,再次回到了梳妆台前。叹了口气,陈静用力朝镜中的自己点了点头,翻出了随身包内的一个笔记本,提笔在上面写道:「三年的混乱生活,总算在这一刻能够结束。如果没有他,没有他带给我的变化,我现在,会在哪里,又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可能就连陈静自己,都答不上来吧。而这一切的开端,自三年前开始。

  春,是一个唤醒的季节,万物复苏,只是难免抵抗不住未曾消退的睡意。
  阳光自然是早早醒过来了,兴奋的铺撒着,享受着被压制了一个冬天加大半个春的自由。只是这份潇洒没有持续半天,就被一朵黑黑的云给扫了雅兴,几滴小雨悄然带着它的忧伤降落,使得不少人干净找了个多了起来。

  屋内的灯管,孤独的挂在墙头,唯一跟它作伴的,是坐在它下面打着盹的老板。晚春微微的凉意侵袭进来,让老板的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伸手把毛毯拉了拉,靠在椅背上继续沉沉睡去。

  吧台上的笔早已不知去向,翻开的登记本上最后一笔是昨天的。角落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时针正指向下午三点,难怪里里外外没有人声,都静的有些怕人。

  「老板,来间房。」一声清脆的莺啼,将屋内沉闷的气氛惊醒。老板睁开了睡眼惺忪的双眼,看到面前的女大学生,老板的体内升起了一股邪火,黑色长发,黑色包臀短裙,黑色连裤丝袜外包裹着一双黑色单皮鞋,单调的颜色,却让这女孩的身上透露出一股强烈的魅惑,一双杏眼一瞄,睡眠立马醒了7分。只是裤裆内的鸡巴跳了跳,最终还是萎了下去。

  「老板?」被定定的看着,女生没有丝毫的不自然,径自来到老板身边,从抽屉摸出了一个钥匙,扔下一张50,拉着男友就朝房间走去。留下后面的老板一个人在那,体内那股子欲火怎么都压之不下,却又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狠狠的剐了黑色裤袜下丰满的屁股几眼,喃喃道:「要是那婆娘不在,真想再上了她。只是都换了抽屉,她怎么找着的?」

  打开房门,陈静满意的看了一眼屋内的摆设,都是自己设计的位置。应该也有人住进来过吧,没想到都没动。心中暗道:「还好童凯没骗我,不然收拾他。」

  童凯是陈静的上一任男友,艺术系,人很瘦小。不过学艺术的天生想象丰富,每天换着花样的逗着陈静,结果就是,将自己带进了感情的深渊。致开学之后,接到陈静分手的通知都很久没反应过来,前几天,还特意告诉陈静,习惯住的房间钥匙放的位置变动了。只是在他希望陈静在房间给他电话时,陈静却在陪同着一个他全然陌生的男生,来到了他期待的地方。

  看着身边的吴兵,想想童凯,陈静不由暗自发笑,「看来自己真的经历的太多了,找个心爱的人,竟是如此轻松。」

  真的很轻松么?或许是吧。已经到大三的计算机系吴兵,在班上也小有名气,这是用考试答案换来的。在外人看来,他很老实,老实吃饭,老实读书,老实生活,就连睡觉,都老老实实不动弹分毫。只有几个人知晓,在吴兵的电脑里,有着一半的内存,放置着各种艺术片,多的会让一般人都感觉有些惊奇。

  放这么多片来安慰自己,吴兵并不是没有想过将这些付诸实际。大一就看上了一个女孩,苦苦追了三个月,最终选择表白。可惜名花有草,最终一颗玻璃的心被敲得粉碎。自此,吴兵就再也没鼓起勇气表达过什么,自然也就掩盖了心底的那股暗流。

  不过上天不会让一个人永远孤独。新年刚过,恰巧遇到吴兵班上一个女孩生日。这年头大学女生大都希望找个有钱有房有车的能照顾自己的男人,可也有希望踏实的,这女孩就是一个。偏偏她又受到吴兵三年的「救命之恩。」自然有些以身相许的想法。借着生日,苦无艳遇的吴兵瞎猫碰耗子,自我失恋的陈静放松心情,一来二去,成就了这段冤情,痛的源头三天没睡好觉,哭的是稀里哗啦,无人开导。

  刚想放下包,陈静就被一股大力压在了门上,一张大嘴就印了过来。

  「真是个处男。」陈静有些乐呵,只是让吴兵亲了几口,一扭身,从吴兵的怀里滑了出去。将手上的包甩到床上,冷冷的丢下一句:「我去洗个澡。」就最近了浴室。

  「被讨厌了?」莫名其妙的吴兵被陈静闹懵了头,特别是最后那表情,让他非常担心,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丢了出去,顺着水流抚摸着自己身体的陈静,自顾自的欣赏着自己动人的胴体,如果知道吴兵内心的想法,说不准会笑出来。沐浴露的泡沫逐渐掩盖了肌肤,浴室的大镜子也被蒙上了一层水雾。「哗哗」升停止的那一刹那,吴兵的心揪了起来,看着自雾气中走出的美丽身影,紧张的咽了咽唾沫。

  「噗嗤!」吴兵紧张的神情一下子就将陈静都笑了。不过这笑声也打破了吴兵的困扰,看着眼前的裸体,有些心动,鸡巴一跳一跳的被唤醒,站起来跟陈静打招呼。

  「看你着臭烘烘得样子,还不赶紧去洗洗。不然不许抱我。」一屁股坐在了床边,陈静走到了电脑前,边擦拭着湿淋淋的头发,边对吴兵说道。

  随手打开了电脑,陈静点开了自己最喜爱的那个片,名字陈静没去看,之所以喜欢,是因为里面的口交,看着那些男人在女优身上不断的亲吻,陈静的阴道,也逐渐湿润起来。

  吴兵很快就洗完了。因为陈静没有穿衣服,吴兵便照猫画虎,挺着大鸡巴就走了出来。

  「怎么不穿裤子,羞死了。」打笑着吴兵,陈静竟走到了窗前,把那块本就透明的玻璃推了开来。外面不知何时又放晴了,让光直勾勾的照在那对雪白的乳房上,若是有人在此刻抬头看来,定会不忍偏头他顾。

  「关了窗户吧,都让人看见了。」一把将陈静拉到怀里,吴兵很是不满陈静刚才的动作,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别人看到自己女友的裸体。只是不知若是他知道,自己女友的那对乳房,已经沾过十几个男人的唾液,又该作何想。

  赤裸相对,屁股自然是坐在了吴兵肿胀的大鸡巴上。看片时已经湿了一片的阴道,顿时觉得空虚难耐,不由前后动了动。即便是如此,肥厚的阴唇夹着几根稀疏阴毛带给鸡巴的感觉,仍让吴兵觉得心里一颤,鸡巴抖了抖险些就射了出来。

  陈静自知失误,赶紧翘起了屁股。只是内心的空虚感,在没有得到鸡巴之前,却是越来越强烈,特别是在这个自己被那么多男人操干过的环境中,入眼的每一个地方,在此刻都显现出一个自己被硕大的鸡巴抽查操干的影像,一时间哪里顾得上吴兵是不是会很快射精,伸手一捞,就抓着吴兵的鸡巴往自己的阴道内塞去。

  借着流出来的淫水,屁股一坐到底。此刻的电脑,正播放着男上女下的疯狂操干,嗯嗯啊啊的呻吟让陈静的内心越来越火热,一股欲火直欲喷涌而出,淹没身下的男人。

  扭动屁股,湿润的阴道上下吞噬着身下那个男人的硕大鸡巴,淫水顺着鸡巴打湿了吴兵的阴毛,流向会阴,渐渐的,床单也湿了。阴道内的骚痒被鸡巴摩擦的舒服了,可是更强的骚痒,又在阴道内壁生成,不断的摩擦,不断的吞吐,屁股越摇越快,身形起伏间,胸前的美乳闪出了两道亮丽的波浪,晃得吴兵直眼晕。

  电脑里的呻吟慢慢大了,听着那啪啪之声,吴兵不在满足于坐享其成。这种姿势,鸡巴在湿滑的阴道内,除了顶在子宫位置的马眼,整个鸡巴都在被动的随着陈静的屁股摇晃着,没有多少快感,加上耻骨上的压力,跟自陈静身上留下的汗水,吴兵有了挺枪突刺的冲动,不由道:「你躺下,我来吧。」

  陈静自然知道吴兵想的是什么,伸舌头舔了舔嘴唇,没有回话,双手压住吴兵的胸膛,屁股瞬间改磨为套。这次陈静有意留了一部分在外面,调准了角度,尽可能的冲击着兴奋点。

  一经变化,吴兵的感觉瞬间从平地飞上了高空,层层叠叠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顺着腰腹,脊椎一遍一遍的冲刷着吴兵的身体,双手摸上了陈静的乳房,随着她的一上一下揉捏着,时不时的挺起屁股顶上一下,别提多舒服。

  处男终究是未经历阵仗,不管是耐力还是控制力都不达标,很快,吴兵就感觉自己有了射精的冲动。

  就在他产生了那么一丝冲动的时候,身上的陈静忽然节奏有些乱了,全身战栗着,像呼吸冬日里的寒风一般哆嗦的说道:「快,快插我,我要到了。」
  顾不得翻身摆个如电影里的姿势,吴兵肌肉一紧,腰腹用力的向上顶去。
  渐渐的,吴兵感觉自己到了极限了,要疯了,屁股不受控制了,鸡巴也要炸了。不知何时,双手也松开了,急促而贪婪的抢着氧气,猛的往上一个狠顶,就听陈静发出一声婴儿啼哭般得叫喊,阴道一阵抽搐,身子软软的砸了下来。在这样的变故中,鸡巴终于沦陷了,一股一股尿道疯狂的跑动着,「噗噗」的冲进了阴道的深处?

  清晨,没等阳光照到床边,陈静就清醒了。看着身下沉睡的男人,背上随意耷拉着的双手的触感,下身含着的早已树立的鸡巴,以及大腿根部黏黏的感觉,陈静心中泛起一阵温馨。突然间,她想起了很久之前听过的一句话:女人,不管如何爱慕虚荣,崇尚物质,最终,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一间小房子,一家七口人,一份简单的爱情,一个平淡的人生。

  是啊,相比于每天跟男人在床上享受着飞天般得快感,和疯狂购物的满足,这种跟自己想要在一起的人一起甜蜜的入睡,一起尽力的打拼,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对于每一个大四学生来说,论文,是他们必须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每个人都必须拼尽全力去争取最后的达标。

  今天是论文初稿的最后日期,不交的,估计日后的答辩会很悬,所以实验室非常热闹,连带着图书馆,都人满为患。因为距离夏日越来越近,从外回来的女学生的穿着也越来越迷人,让人目不暇接,欲火弥漫。

  上身一件粉红T恤,下身肉色丝袜,踩着一双棕色套筒靴,扭动着的浑圆屁股上盖着一条极短的黑色迷你裙。没有特意的打扮,但只要是看到了她的男人,都不免回头多看几眼。在这样的气息中,走进了导师的办公室。

  有几个同组成员来了有时间了,经过了导师的指点后,都没有离开,围在一起商讨着。所以当陈静走进那间办公室的时候,除了刘强,没有其他人在意。
  刘强是陈静隔壁班的,曾经跟她有过一床之缘。不过后来陈静腻味了,也就分开了。刘强没有觉得陈静今天的打扮有多好看,只是觉得,这女人更加有味道了,走路间,胸乳的幅度也比以前大了些。

  「老师,这是我的论文。」隔着办公桌,陈静将手上的论文递了过去。论文不甚精彩,也是花了陈静好些天的功夫。可能是这几天赶论文太累,站了没几分钟,就习惯性的弯腰撑在了桌上,把屁股撅了起来。

  随着弯腰的动作,迷你裙到了臀部上沿,整个臀部轮廓都展现了出来,后方的刘强偷眼看着,不自主的有了一股将她摁倒在地的冲动。正看着,刘强忽然觉得有些不对,相较于平时,陈静今天的大腿根部及屁股中间的轮廓,好像太清晰了些。「这骚货,不会是今天没穿内裤吧?」刘强暗自想着,目光顺便往上移了一段,背后没有胸罩背带的痕迹。

  「真够骚的,交论文都不穿内衣裤,莫非是想色诱导师?」眼光在陈静跟导师之前来回打了几个转,刘强越想越觉得可能。

  自从跟陈静分手,刘强就很是回味与陈静在一起的感觉。难得逮着一个可能的机会,刘强觉定先去验证自己的猜想。假意听导师说话,刘强走到了陈静的身边,正色的看着导师,手却不顾屋内还有其他人的伸到了陈静的两腿间,用力往上摸了去。虽然隔着丝袜,刘强仍然感觉得到,陈静下身的感觉是如此的清晰,更因为丝袜,摸起来的感觉比肉贴肉更加的肉感、刺激。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陈静的身子猛地一颤,转头见是刘强,转身就是一脚剁在了刘强的脚背上,痛的他「哎呦」的一声,惹得满屋子人都朝这看了过来。无机可乘,刘强跑到一边的凳子上休息。

  听完导师的教导,陈静转身准备离开。发现刘强还坐在那,轻声丢下一句:「下次在这样,我让你半身不遂。」

  明天,陈静就得赶回公司上班了。她批的假只有四天。

  熟悉的出租屋里,吴兵正赶着论文。他跟陈静情况不太一样,明天才是最后期限。为了多陪陪女友,他连论文都搬到了出租屋来写。

  「你先睡吧,我得把最后一段写完。」吴兵一门心思想着怎么把论文弄好,根本没去想,今天女友可能遇到什么,头也不回的对陈静说道。

  陈静自然是不可能把这事交代出来的。难得动一次心,她还不想就这么终结这段感情。瞌睡,很快就找上了她,迷糊间,她感觉心上人上了床,翻身甩手打在了身边那位的胸膛,再次甜甜睡了过去。


             第二章 :噩梦开端

  高铁车厢内的环境很是舒服,除了空气有些闷,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只是这趟回公司的路,依然让陈静感觉有些难熬。

  在踏出车厢的那一刻,陈静松了口气。掏出手机拨通了吴兵的电话,边往外走,边撒娇似地朝电话那头的他说道:「亲爱的兵兵老公,我到站了。记得好好休息,早些来看我哦。」

  长途电话费,好像有点贵,不过陈静好像感觉不到。她确实感觉不到。曾经的男友中,7位属于有钱人,为了博她欢心,除了各式各样的服装,硬生生往移动送了将近2万的开支,并在她的银行卡留下了4万多的痕迹。虽然最终的分手理由不得而知,但是现在的陈静,确实能耗得起这些电话。

  车站的公交相当拥挤。为了跟吴兵享受一下独自的亲密,陈静晚出来了5分钟,只能站着。情侣的甜言蜜语,总是说不尽,幸福的笑容在脸上弥漫开,让得陈静完全没有感觉到,身后有个人贴了上来。轻轻的撩动陈静的下衣摆,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她耳边吹着气说道:「美女,你的裤袜抽丝了。」

  熟悉的声音,让陈静猛然转身来,果然是她。

  「燕姐,你怎么在这啊?」挂断了手中的电话,陈静惊奇的问道。据陈静所了解,自己的这个燕姐颜燕,眼光可是相当的挑剔。平日里除了在高档商场搜索,就是在各式会所闲逛。到这种地方来,至少以自己近4个月来的听闻来判断,不大可能。

  颜燕笑道:「我来接你啊,怎么,不喜欢啊?」

  「燕姐亲自来接,我可是相当高兴呢,怎么会不喜欢呢?」看着颜燕转向别处的脸,陈静回了一句,闭上了嘴。

  年初时分,陈静就来到了这个城市。离家很近,是她到这里的一个原因,而另一个,则是远离了那个让自己充满了堕落的城市。或许是心底的那一丝残存的信念,她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

  社会和学校的区别,在于校园总是那么美好,无虑,社会,则是一个大熔炉,将校园出来的半成品,熔炼掉那些不合适的,铸造出一个有一个不再是原样的「人」。

  找遍了整个城市的金融公司,陈静没有找到一个愿意收留自己这个金融系毕业生的地方。没有经验,陈静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到了现在的工作单位。这是一家中小型的化妆品公司,人员总数大概在200左右,除了采购部和技术部门外,其他部门几乎都是女性,这让陈静感觉到了一丝心安。

  面试的时候,坐在中间的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当时的陈静在回答了考官的问题之后,对自己的应聘结果极度的失望。可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开口了,并且在他问了几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之后,陈静就被录取了。那一刻,她感觉到了一丝不安。能够想到的录取理由,只有自己的容貌,和灵活的应答。前者,应该占了大部分吧,这是陈静当时的想法。

  很快,公交停在了离公司不远处的站台。两人下了车,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进公司就一直受她照顾,有机会,得好好感谢她。」落在后方的陈静,看着前方扭动着腰肢的颜燕,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

  「你先去忙吧,我去下胡总办公室。」随意丢下一句,颜燕径自朝最里间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桌上,随意的堆着一些文件,除了一个表格,其他的都引不起陈静半分兴趣。表格中显示的是上个月的工资,销售部众人辛苦一月的所得。目光渐渐下移,陈静很是期待,自己能拿到多少。虽然自己来的时间不长,可也在尽全力工作,月初聊天得知,自己完成的业绩,并不比其他人少。

  猛然间,陈静的目光定个在了最后的一行。上面的数字显示,此人的所得,只有别人的一半,而名字,正是陈静。

  「不可能,我明明完成了任务,销售量也跟其他人相近,为何会这样?」目光死死盯着那个数字,陈静脑海急速飞转,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销售总监那个冷冰冰的女人,还是财务那个老男人,或者,是招聘会上,那个色迷迷的看着自己的总经理,胡文远。

  坐在椅子上,陈静晃动着一双美腿。这三人都有理由扣发自己的工资,销售总监,一直看觉得自己太招摇,有些抢风头;财务总监,平日间就对自己有着影响,只是自己对老男人不感兴趣,拒绝之下,可能发生这种事。而总经理胡文强,虽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从第一次见面的表现来看,他必定不如表面的谦逊。

  晃动着得小腿感觉到了什么东西搭在了腿上。低头看去,是一双丝袜。那是自己在进入这家公司时,特意放在那的。当时还没确定自己对吴兵的感情,到底会走到哪一步,就按照习惯悄悄放了一双原味丝袜在桌下的资料板上。

  翻了翻那双丝袜,明显被动过了,丝袜靠近裤裆的位置和脚掌的地方,都有着一片白色的痕迹,应该是公司的某位用这双裤袜打过手枪吧。

  「只能让你失望了。」陈静摇头笑了笑,将丝袜丢进了垃圾桶,起身朝胡文强办公室走去。既然猜不出,就先找颜燕问问吧。陈静如是想着,颜燕对自己来说,像极了大姐姐。

  胡文强办公室的门,紧紧关闭着。对于陈静高跟鞋踩着地板发出的「哒哒」声,里面没有丝毫反应。

  或许是心中的第一映像,让陈静对胡文强没有一点敬重,来到了门口,伸手就往把手上握去。只是里面传出的声音,让她硬生生止住了动作。

  「嗯,呼???嗯,呼」粗重的喘息声,透过木门清晰的窜进了陈静的耳中,本来只是有些惊讶,随后传来的内容,则是让她的脸阴沉下来。

  「嗯???胡总,不要只揉了啦,人家都替你把陈静的资料弄来了,你还让人家一个人这么难受。」屋内,颜燕喘息着。从旁边的百叶窗的夹缝往里看去,颜燕正赤裸着下身,会客的沙发上。旁边的胡文强一丝不挂,粗大的黑色鸡巴昂然挺立,一手按在颜燕的胸前,死死将她扭动的身躯按在沙发上,另一手不断的揉搓着颜燕的阴蒂,一根粉红电线自颜燕阴道内拉扯出来,滴滴答答的引出了一股有一股的淫水,连着茶几上的遥控器。难怪颜燕进去才这么点时间,就纯情泛滥了。

  「急什么。你只是把她的资料给我弄来了,我一没看是否有用,二没能把她弄到手,让你舒服了,你翻身走人怎么办?」伸手摆弄了下茶几上的控制器,胡文强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陈静在校三年,共交了19个男友,每个男友发展不到3天就开房,交往期间一切开支都会由她的男友提供,少的不足半月就分手,多的也就两个月,三年时间她从那些男人手中拿到了超过7万的现金,啊???好舒服」深知胡文强脾性的颜燕,在胡文强提出质疑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是刚说道一半,就被胡文强深深捅进阴道的鸡巴爽的叫喊出声,对陈静的分析,再也继续不下去。

  「拿了7万?没想到外表如此清高的一个女人,居然是个为了钱跟男人睡觉的浪荡骚妇。既然如此,就怪不得我要把你弄上床了。」下身操干着那个半裸的让很多男人流口水的美丽胴体,胡文强脸上的冷笑渐渐弥漫。

  「胡哥,胡总,你干的我好舒服,嗯???」颜燕一手抓着自己的奶子,一手扶着胡文强的腰,跟随着胡文强前后的挺动,不住用力将胡文强的耻骨拉向自己的阴部,让那处坚硬狠狠的撞击自己的阴唇,发出「啪啪」的响声。

  站在地上的胡文强没有理会颜燕,自顾自的挺动着屁股,双手撑在沙发背上,完全没有去抚摸颜燕的意思,甚至整个赤裸的身体,除了鸡巴上下5厘米的那一圈,其他部位都在尽可能的远离着身下的女人,像是对那白花花的肉体,极度的厌恶。

  「快,快,好哥哥,快啊」被情欲焚烧尽了身心的颜燕发出了一种类似哭泣的声音,哀求着赶着自己的胡文强,得到的却是不紧不慢的进出。

  「胡总,我都弄了近一半的销售部美女上你的床,你难道就不愿意舒舒服服的操我一次么?」颜燕的脸上露出了哀求。

  「那些女人上了我的床后有几个愿意继续被我干的?就这样的功绩还想我怎样给你报答?」胡文强冷笑道。

  「你这个变态!每次找个女的进公司你就要把她弄上床,怪不得我们销售部人员流动这么大。」胡文强的话,让颜燕知道他已经松口了,笑骂了一句,接着说道「我帮你干了陈静,你让我好好爽一把,如何?」

  胡文强早就在等她这句话。话音刚落,胡文强的屁股就如同插上了电源,得到了充足动力的马达,旋风似地前后晃动,那条粗大的黑鸡巴被带的似一头发了疯的公牛,一次次不要命的冲向颜燕阴道的深处。

  直到此刻,陈静才知道,胡文强的爱好,竟是征服每一个公司女职员的身体。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还在公司的女性老员工都对胡文强冷眼漠视,不给任何亲近的机会。

  陈静不愿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更不愿相信,如同姐姐般照顾自己的颜燕,竟是为了让自己被胡文强干,拿自己去胡文强面前抵那一丝功劳,换的一次激烈的操干,才对自己好。但是她的理智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整个公司内,估计被胡文强征服的,就只有颜燕一人,不然也不会只有她一个人去调查自己以讨好胡文强。

  看着屋内肮脏的原始运动,内心升起了浓浓的厌恶,恨不得一脚踹开那扇将这片空间分割开来的门,冲进去一巴掌把那对狗男女拍死。此刻的陈静,丝毫没有想过,曾经的她,与此刻的颜燕,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她不会去想。

  这念头刚刚在心底升起,就被她强行压了下去。

  她和吴兵都是刚入社会的小青年,吴兵还算有本事,能够赚到足够的钱,但是自己,如果进去,这份得之不易的工作必然丢失。

  之前找工作的经验告诉陈静,现在的她,除了美貌,没有多少资本。银行卡里是有着几万块,对于刚入社会的人来说,这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资产。但陈静知道,这些钱经不住事故。如果自己丢了工作,坐吃山空,那点钱很快就会被消耗,然后自己就会成为吴兵的负担,这不是她想看到的,她希望能和吴兵共同创建他俩的生活,而不是成为一个累赘。

  屋内的那对胴体运动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沙发上的淫水早已在颜燕的屁股下汇聚成了一个小潭,被屋外的阳光一照,反射着晶莹的光芒。

  陈静暗自退了一步,拉衣服将玻璃窗上的手印擦去。这才发现,自己被内裤包裹的下体,不知何时已经不逊色于屋内的颜燕。即使心中暗骂自己,可眼光偏偏离不开屋内的那一幕激情,一只手也悄然从裙底偷渡,摸进了丝袜内,揉动着蠢蠢欲动的蜜壶。

  也亏得此刻不知什么原因,公司的人都不在办公室,这才让此刻的陈静能独自享受自慰的快感。手指带给阴道的感觉,让陈静越来越迷糊,办公室的环境,让陈静迷乱的心中,隐隐升起了一丝异样的刺激,更怕被屋内的两人察觉自己的动向,陈静紧紧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手上的动作,却不断的加快,一波波的舒爽电流不断的朝陈静最后的防线冲刺,身体的快感让陈静在心底不断的呐喊:「吴兵,快,干我,我要被你干死,送我到高潮。」

  紧张的情绪,始终是性高潮的加速剂。即便屋内的颜燕有着男人的疯狂操干,仍然只是和自慰的陈静几乎同时达到高潮。

  屋内的胡文强在颜燕身体剧烈颤抖的瞬间将鸡巴抽离了那个洪水泛滥的洞口,站在一旁细细的欣赏着那一股股液体自刚才被自己操干的地方,喷涌而出,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线,坠落在上等红木制成的茶几上,而后拉过美人,将她摁倒在茶几,鸡巴从背后挺进,口里命令道:「把我的茶几舔干净。」

  尚处在高潮余韵中的颜燕哪里能反驳,如一条疲软的母狗般无力的趴在那里,鼻子里「哼哼唧唧」的呻吟着,舌头随着背后男人操干的动作,一点一点的舔舐着美丽的桌面。

  屋外的陈静在颜燕喷潮的刹那,全身感觉到了一丝无力,一股巨浪般得快感瞬间淹没她的全身,尽管她极力控制,拼命支撑,仍旧在内裤及丝袜被身体深处喷涌而出的液体跟淫水淋得通透的刹那,整个人瘫在了地板上。

  4月的空气中,早已弥漫着一点炙热的种子,坐到在地的陈静并不感觉凉,反而被淫水淋湿的丝袜,引动着地板上的凉爽,亲吻着因为高潮有些颤抖的大腿及屁股,竟给她带来了另一波的浪潮,阴道再次收缩,吓得陈静赶紧伸手在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她可不敢再在这里经受高潮,刚才的快感险些让嘴唇失守,要是再来一次,谁知道能不能顶住。

  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陈静有些脚步发虚的朝自己的自己的办公桌走去,眼睛随着转头的动作,看到屋内趴在茶几上的颜燕被身后的男人顶的猛往前面一铺,带动身下的茶几「嘎」的一声,冲出去近20公分,而后一股乳白的精液飞奔而出,散落在颜燕赤裸的下半身,及未曾脱下的套装衣服上。那一刹那,陈静心中升起了些许对颜燕的嫉妒,她能在屋子里接受男人的操干,要是自己也能吃到一条鸡巴,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稍微坐了几分钟,陈静隐隐听到那间办公室里有了些许动静,估摸着那两人已经从高潮中缓过劲来了,应该会开始商量后续针对自己的对策,但是陈静不敢再去偷听,况且身体内的不安因素还没有完全消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计划落实。

  带着不安的心,陈静将桌上散乱的文件塞入抽屉,轻轻走出了那处即将成为她噩梦开始的办公楼。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