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女友白晓晴,芳龄23岁,2013年是她的本命年。她模样俊俏,肌肤白嫩,腰肢细小,活脱脱就是个仙女样,加之她姓白,又是蛇年出生的,我自然就想到传说中的白蛇,就常与她开玩笑说她是白素贞转世,她不但不生气,还总是追着我打,一边轻轻地打我,一边撒娇的说:「好呀,我就是白蛇怎么的?你怕了?你别躲啊,瞧我这白蛇娘娘是怎么缠着你的!」每当这时候,就是我最性福的时候,因为我的白娘子总会搂着我纠缠好久好久,直到我们两人一丝不挂、四肢相缠,释放完彼此的爱欲,她那曲线玲珑、宛若凝脂的玉体,依然在我身下宛如游蛇般蠕动不已!

  凭心而论,我是个很幸运的男人,大学一毕业,就有了自己的装潢设计公司,这公司虽然是老爸送我的毕业礼物,说可以与他的房地产配套,可也是我的最爱,因为我学的就是装潢设计专业,在这个「毕业就等于失业」的年代,我很庆幸自己生在了一个「先富起来」的家庭里。

  我的设计公司这几年经营得很不错,现在虽然地产业下滑,经济缩水,但由于竞争激烈,需要装修的档次标准越来越高,我设计公司的客户大都是高档会所,设计费是按会所的总投资提成的,还有工程监理的提成,单就这两项收入,就相当的不菲,我常年还有专业的装修队伍在别墅区忙碌不停。一年前的一次大学同学聚会,母校的余教授也参加了,我是他的得意门生,就在他面前洋洋自得的谈及此事,余教授听后赞许有加,但他提醒我说:「简单呀,你作为公司的老总,只是个大学文凭是不够的,这局限了公司的升级发展……你有没有兴趣回学校拿更高的学历文凭呀?」接着,他就给我介绍了大学里目前正在招收成人在职研究生班的情况,这个班是面向私企「老总」举办的,自学为主,每周只到校上一次课,学完由大学自己考试发证,国家教育部认可。我当时的第一感觉就是这种班太崴,但这的确是提升自己学历的一个机会,不就是多花点银子吗?我无所谓,于是就请余教授替我报了名。

  记得开班那天,我兴冲冲的去听课,没想到一个「老总班」,还不到二十个学员,而且真正的老总没几个,有几个是公司的「总监」,还有几个是老总的秘书,说是来替老总来上课的,那情景,真的使我哭笑不得。正当我百无聊奈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一个靓妞映入了我的眼帘,「怎么会是她?」我心中顿时惊喜万分!

  这个靓妞,就是我现在的女友白晓晴。能在「老总班」上与她再次邂逅,这就是缘分吧,一时间,我与她首次相遇的情景,禁不住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2、

  那是去「老总班」两周前的一天上午,凉风徐徐扑面,这个入夏后难得的好天气,使我心旷神怡的开着我的BMWX,去公司装修的缙云泽会所检查质量和进度,大道上车辆不多,我的车速较快,很快就到了缙云泽会所所在的缙云区,当我绕过一片树林,减慢车速准备驶入进缙云泽会所时,突然从正在装修的会所里驶出一辆木兰轻骑,几乎撞到了我的BMWX车身上,幸得我一个急刹,才避免了轻骑与BMWX亲密接吻。

  「你……」

  「他妈的」还没骂出口,我突然瞥清对方是个年轻女子,这女子好Beautiful啊,栗色的长发随风飘逸着,明眸皓齿、瑶鼻厚唇,活脱脱的一个美人胚!她上着一领蓝黑敞领衫,把她那双乳高挺的上身勾勒的凸凹有致,下着一条与上衣下摆色泽一致的咖啡色花短裙,一双肌肤雪白、肉感四溢的大腿裸露在短裙外,脚上一双时髦的咖啡色皮凉鞋,将她那一对涂着殷红趾甲油的玉足点缀得熠熠生辉!

  我这人有两大嗜好,一是爱名车,二是爱美女,那时美女当前,我的满腔怒火顿时就烟消云散!我怒气冲冲的「你……」音拖得很长,但后面却跟出了「……没事吧」的柔声问讯。

  「没……没事……」轻骑美女的脸蛋渐渐由苍白恢复了血色,但仍有些惊魂未定。

  「吓着了吧?幸亏我刹车快,不然就……」我嘎然而止,实不忍说出「香消玉焚」几个字。

  「额……刚才可把我吓坏了……谢谢你……不然,撞坏了你的宝马,我可赔不起……」那女子向我道着歉说。

  「撞了我的车是小事,要是撞伤了美女你,我可就造孽了呐……」我半似调侃半似认真的说道。

  「是我不小心,才差点撞上你的……」美女还在道歉。

  「但不管怎么样,如果撞上,终是我的责任呗……是我使美女受惊了,要不要我赔你……精神损失?」说着,我向她递上了名片。

  「你!」

  轻骑美女很聪慧,似乎听出了我说的「受惊」是「受精」的谐音,她娥眉一蹙,狠狠瞪了我一眼,但很快神情就缓和下来,因为她不但看清我貌比潘安的长相,还看了我的名片。

  「啊……你就是中天装潢设计公司的老总?!……我是来参观你们装修的会所的。」

  「是吗?看过了?」

  「没有呐……你们的现场管理不让进……」轻骑美女摇着头说道。

  「那……请随我来吧……」

  在我的陪同下,轻骑美女对装修中的会所看了一遍,看得出她很内行,许多地方与我有共同语言。临别时,她才告诉我她是「奥丝特装潢工作室」的,她叫白晓晴。

  如果那天有时间,我一定会陪着白晓晴聊个够,但当时我还要急着去见客户,我把她送出会所大门,当木兰轻骑发动的瞬间,白晓晴回头对我嫣然一笑的挥了挥手,那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样子,顿时使我骨头都酥软了!

                3、

  「嗨,你好美女!我们真有缘啊,又见面了!」在课间休息的时候,我走到了白晓晴身边。

  「啊,是……简总哦……」白晓晴微微一怔,但很快就记起了我是谁,看来她对我的印象也很深。

  「额,没想到,在这里我还能见到你这个美女……」我有些激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是啊,我也没想到呢……」貌似她也像我一样为这样的邂逅激动着,由我把她那小手握着轻轻的摇晃,过了好久,我们的手才松开。

  她见我一直「美女美女」的叫她,就红着脸对我说:「简总,你别老是『美女美女』的叫我哦,我是有名字的,你忘了?」

  「额,怎么会忘呢……那我是叫你白小姐,还是叫你晓晴或者晴晴好呢……」我开着玩笑问。

  「随便啦,你喜欢怎么叫都行。」

  「叫白小姐……显得太生分了吧?怎么说,我们都是差点亲密接触过的了……」

  白晓晴知道我说的「差点亲密接触」是指的差点撞车的事,她莞尔一笑,轻轻打了我一下。

  我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就叫你晴晴吧……晴晴,以后你也不许叫我简总了,叫我简哥哥,这样,显得关系更亲密些……」

  「咯咯,你就爱占人家便宜……简哥……哥!」

  晴晴轻声的一笑,双眸似两潭秋水泛起了阵阵涟漪,呵呵,好一个小鸟伊人样!我从晴晴那明眸善睐的神情里,读出了她对我的「倾慕」。

  晴晴为什么会来「老总班」,起初我并不知道,以为她是代哪位老总来上课的,但她告诉我,她职高读的装潢专业,毕业后就干起了装潢工作室,不久前自考了大专文凭,现在又报名要本研双修。

  「亲……晴晴,额的神!……你也太亡命了吧……女孩子,应该抓住青春享受生活,读这么多书……就不怕以后嫁不出去?」我开着玩笑说道。

  「咯咯……我也想……享受啊,但总得要有享受的条件……再说,我不到『老总班』来,又怎么能遇到你……嘻嘻!」

  听晴晴这么说,我真怀疑她是故意来「老总班」迷糊我诱惑我的,但这个想法只是惊鸿一现就消失殆尽,就算晴晴是故意来迷糊我诱惑我,人家晴晴也有足够的资本啊,她天生丽质,人见人爱,能被这样的美女迷糊和诱惑,我乐意!
  自那以后,我与晴晴就交往起来了。

  有一天,在「老总班」放学的时候,晴晴告诉我,她老爸给她买了辆小车。我们交往这么久了,还很少谈到彼此的家庭,见我有些迷惑,晴晴对我说,他老爸是经商的,常年在外很少在家,具体做什么,她也不清楚,这次回家,得知她考了驾照还没车开,就买了辆白色的奥迪A4送她,说是对她关心太少的补偿。说话间,我们到了停车坪,晴晴却坐进了我的BMWX,俏皮的伸着懒腰对我笑着说:「你这越野车,坐着真舒服,我还是喜欢坐你的车……」

  「额……只要你喜欢,那就坐一辈子呗。」

  「真的……可以坐一辈子?你都替我……开车?」晴晴目光闪烁着问。
  「亲……晴晴……我的心思难道你还不明白?你要坐几辈子都行!」

                4、

  很快,我与晴晴就相爱了,在正常的交往N次之后,我就蠢蠢欲动,想与她婚前试爱,一同享受性爱的激情,每当我陪她去「润东香」进餐,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寿司被她小嘴含住,我就会砰砰心动,想要她为我「吹箫」!没想到这个长相靓丽、衣着时髦的白晓晴,竟然不知道「吹箫」为何物!并且,非要到结婚那天才肯跟我上床去共赴巫山云雨!

  我这人有个优点,就是有耐心,常言说:「再贞洁的女子也怕赖皮汉」,晴晴很萌,怎么禁得住我这个帅哥的连番进攻?在我锲而不舍的软缠硬磨下,我终于得手了——那天我们去看电影,她终于让我的手伸进了她的小裤裤,去摸了她下体的宝贝儿!!

  我虽然还没正式结过婚,可也曾有过性爱体验,但那些都是年少时的轻狂,算不得认真,这一次,我是真的爱上晴晴了,因此,我对晴晴尤懂得爱怜,手指轻缓的触摸着她那葱嫩欲滴的肉芽,我的呼吸越来越重;晴晴一手掩着红晕的面颊,一手紧拉着我抚摸她下体的手,她害羞极了,连声轻语着「轻、轻些……」。我是个怜香惜玉的男人,见她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我的手指始终不忍深插到她嫩葱的肉缝中去,只在她高隆的阴唇和硬硬的阴蒂上游曳,晴晴许是真的「第一次」吧,不一会,她就「嗯嗯」的呻吟起来,那宝贝里也流出了许多的蜜汁,湿了我的手指!

  「瞧,那女的……在爱爱……」

  「不许你……乱看……」 .

  「我们也来爱爱吧……」

  「不……唔……啵!」

  身后不远,转来了一对男女对白和亲吻的声音。

  「都是你!都是你……快放开我……羞死人呐!」晴晴知道那对男女说的是我们,她不停的轻擂着我的胸膛,匆匆拉上小裤裤,拉着我逃出了电影厅!
                5、

  转眼间,到了学校「八十年大庆」的日子,那天晚上,我们「老总班」的学员在参加完学校举办的「万人舞会」后,意犹未尽,由老总们做东,又请大家去了「皇冠歌厅」,在灯红酒绿、荧屏闪烁的豪华包房中,我们放声高歌,纵情狂舞。

  最后,大家都醉了,晴晴也醉得很厉害,她去上卫生间,竟然摔倒在了卫生间里,把我送她的时髦套装都弄脏了。

  「一身这么脏,我怎么回去啊……」晴晴被扶回包房时,显得很沮丧。
  「没关系,我这就去取车,你把湿衣服脱了,进到我车里,我送你回家去。」
  「你敢……醉驾?」晴晴貌似还有几分清醒着。

  「我……请代驾的,不行?」

  不一会,「皇冠歌厅」的代驾员就到了,他发动了BMWX,问我去哪里,我扭头看了看身边的晴晴,想不到她已经在我身旁发出了轻轻的酣息声。我的晴晴不但醒着的时候漂亮迷人,她睡着的样子也十分动人心弦,叫她「睡美人」也一点不过分,呵呵,此刻不竟是我看呆了,就连那代驾的司机,我也仿佛听到了他连连吞口水的声音!

  「去……香婉丽景……」

  我本来是说要送晴晴回家的,可我告诉司机的,却是我的住址!

  车到香婉丽景地下停车库,我搀扶着晴晴出了车门,她那软玉幽香的胴体紧倚着我,嗅着她的淡淡体香,我的下体膨胀得好难受,把她抱进电梯时,我轻声的对她说:「晴晴……今夜……就当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吧……我要你!」

  「嗯……」

  没想到啊,我怀里的晴晴,竟然轻轻的「嗯」了一声!

  是我卧室的温馨刺激了我们的情欲?还是我的柔情唤起了晴晴的爱意?我们虽然醉意浓浓,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但我们很快就陶醉在彼此的爱抚里。是怎样脱得一丝不挂的我们都记不得了,只记得我们赤裸着身子,紧紧拥抱在一起,「咂咂」有声的亲吻在一起,直到我有了快要窒息的感觉,才松开了晴晴的双唇,长长的吸了口气,把满嘴的香唾咽了下去。

  与晴晴交往快三个月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美妙裸体:她的肌肤光滑细腻,洁白如玉,犹如粉雕玉琢;她玉体修长,凸凹有致,是那么的罗曼多姿;她那一对桃形的乳房圆润挺拔,曲线优美。非常动人;她下体的耻毛虽然不多,但黑油油的覆盖在隆突的阴埠上,将玉壶点缀得令我血脉贲张不已!

  「简……你别看啦……怪羞人的!」

  一阵拥抱和亲吻之后,晴晴的长发已经有些蓬乱,她双手掩着半闭的双眸,被我这么细细的欣赏着全裸的身体,她有些挺不好意思。可我没答应,因为我还有她下体的宝贝儿没欣赏呢,当我抬着她的双腿,使她的阴埠全裸露在我眼前时,她浑身颤抖着流出了眼泪。

  「你怎么……哭了……对不起……」

  我吃了一惊,忙向晴晴道歉,说我不看了,正欲放下她弯曲的双腿,晴晴却一下抱住了我说:「简……我……没事……」

  我霎时明白了,晴晴是被这诱惑而静谧的淫靡,刺激得悲喜交加的!

  一番审视和欣赏之后,我上吻晴晴的香唇,下探晴晴的肉壶,经过我的一番爱抚,我的晴晴很快就如盛开的牡丹般更加的艳丽无比,下体肉缝也濡湿得一片泥泞。

  「亲……我要你……」

  「……」

  晴晴在我身下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是将螓首点点,本能的张开了双腿。
  「啊……」,随着我的阴茎刺入晴晴的宝贝,并不停地在肉壶里做起了活塞运动,我的晴晴,在我身下发出了燕转莺啼的连声呻吟……

  那一夜,我和晴晴不是新婚却胜似新婚的性交做爱了三、四次,直到她玉户红肿,不堪继续性交做爱,我们才相拥而眠,入睡前,晴晴脉脉含情的望着我说:「简,现在我什么都给了你,你可不能负我啊!」,我信誓旦旦的对她说:「我怎么会负你呢?你要不相信,我可以发誓……」我正欲发誓,我的晴晴却一下就捂住了我的嘴!

  自那以后,我的晴晴就与我住在了一起,后来晴晴的母亲来香婉丽景看过她,我才知道晴晴是随她母亲白露阿姨姓白的,至于为什么要随母亲姓,晴晴没告诉过我,我也不便问,我相信,总有一天晴晴会告诉我的。

                6、

  在香婉丽景,我与晴晴过着没有父母束缚的二人世界,我们无拘无束的尽情享受性爱的乐趣,没过多久,我的晴晴就怀上了小宝宝。

  得知我女友晴晴已经怀了孕,我妈非常高兴,因为她很想抱孙子!我妈是见过晴晴的,对晴晴的印象很不错,我老爸虽说还没见过,可他相信儿子我的品位。我老爸还说,如今我事业有成,是该成个家了,眼看蛇年就快来临,他就要我「奉子结婚」,并说春节前双方家长要见个面,见面的地点就由我和晴晴定在了「万豪大酒楼」的「合家欢」包间里。

  双方家长见面的那天,是我和晴晴陪着她母亲白阿姨去的「万豪大酒楼」,我老爸老妈已经先到了,我正欲向父母介绍晴晴的母亲白阿姨呢,没想到他们都「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更使我吃惊的,是晴晴叫了我老爸一声「爸爸」!!
  一时间,「合家欢」包房里的五个人都惊愕着,谁都没有了言语,那真是万籁俱寂!

  「呵呵……呵呵……这真是老天有眼啊!竟然使我们……又走到了一起!」是我母亲,首先打破了这令人万分尴尬的场面!

  「妈,你们都认识?爸,晴晴为什么……也叫你爸爸?这是怎么回事啊?」我将太多的疑问,一股脑抛向了父母。

  「我们……是大学的老同学,简单,你的父亲,也是我女儿的父亲……」白阿姨凄凄艾艾的对我说,她那风韵犹存的脸庞上流下了两行清泪。

  我老爸跌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一双眼睛时而看向我母亲,时而又看着白阿姨。晴晴呆立在我身边,我本能的想扶着她,可她的身子直往后躲,一边躲,一边哭喊着:「简……别碰我!你爸爸也是我爸爸……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天啊!我们竟然干出了……乱伦……」

  由于躲闪,晴晴几乎滑倒在地,我母亲一下搂住了她,一边替晴晴搽着泪,一边对晴晴说:「晓晴,别伤心,千万别伤了身子,影响小宝宝啊,你与简单,是可以结婚的……」

  「妈,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哎,这事……我都瞒了你二十多年了,现在为了你和白晓晴的性福,我只有告诉你……」

  原来,我老爸、老妈和白阿姨是三十年前的大学同学,他们是「三角恋」,我妈和白阿姨是好姐妹,但她俩同时爱上了我老爸简明清。大学毕业那年,我老妈棋先一着,与老爸发生了关系并怀上了孩子,但不幸是宫外孕,手术后便失去了生育能力,我老爸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他依然毅然而然的与我老妈结了婚,后来他们领养了我这个地震灾区的孤儿,把我视作亲生的一样疼爱有加。几年后,我老爸无意间遇到了白阿姨,他们旧情复燃,一夜云雨,便有了晴晴。自那之后,老爸就游刃有余的情系两边,担起了维系两个家庭的责任,他原本以为这事我母亲不知道,但我母亲是何等的精明,但她天性善良,好成人之美,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把这事点破而已。

  「这么说,我和晴晴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听母亲说完,我顿时喜出望外,见母亲点着头,就忘情的把晴晴紧紧地抱在了怀里。晴晴不再躲闪,梨花带雨般的脸庞泛起了一片红晕。

  这时,老爸和白阿姨都尴尬极了,我老妈索性走上前去,一手拉着我老爸,一手拉着白阿姨说:「我们三个人还真是有缘分,现在因为简单和晓晴,又走到一起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商议下他们的婚事……你们结婚那天,我们是娶儿媳妇,还是招女婿啊?」

  老妈的最后那句话显然是问我和晴晴的,我才不管他们是娶儿媳妇还是招女婿呢,那不都一样吗?结婚!!

  那天晚上,我携晴晴随老爸老妈回到「天都」豪宅,看了二老给我们准备的新房,白阿姨那晚也留宿在「天都」豪宅里,是我老妈留下白阿姨的,说她们三十年没见面了,要好好的聊一聊,叙一叙,不过老妈说,要老爸到客房去睡,呵呵,我知道这句话是老妈说给我和晴晴听的,因为那晚我和晴晴通宵做爱一夜未眠,好几次都听到老爸的「哈哈」声合着老妈和白阿姨的呻吟声从主卧房里传出,原来他们竟然也像我和晴晴一样,经历了「世界末日」和「乱伦」的恐吓,在卧室里肏屄屄都忘了关门!

  由于我的晴晴已经怀了小宝宝,我们性交做爱得很小心,我缓缓的抽插着晴晴的屄屄,还问她是否有不适的反应,晴晴用四肢像水蛇那样紧紧地缠着我,频频扭动着小蛮腰,娇嗔的说:「现在才两个月不到,早着呐……」但我怕发生什么意外,仍不敢重压她的小腹,也不敢将阴茎在她紧仄的屄屄里插得太深。有了数月的磨合,晴晴与我性交做爱已很默契,我用「平定中原」,她就会将两条大腿高高抬起,与我来个「玉带缠腰」……自从她怀孕后,我就常用「隔山取火」——后插式与她做爱,看着她那迷人的翘臀高翘在我面前,我的阴茎在她屄屄里频频进出,我就很兴奋!

  那一夜,楼下的老爸、老妈和白阿姨是玩着「双飞」过的夜,楼上的我,被我的晴晴也缠了一夜,当我看着无数的白浆从晴晴那名器屄屄里溢出的时候,我搂住晴晴问:「我的白娘子,你啥时候也给我找个青儿来呀?我也想……像老爸老妈和你妈妈我丈母娘那样……玩双飞!」

  「你敢!」

  晴晴使劲的捶打着我,接着,我们就紧紧的搂着,发出了欢愉的笑声!
  后记:

  我和女友晴晴的故事就讲完了,请狼友们千万别问这是真的假的,我只能告诉大家,最后那张「屄屄溢出白浆」是我背着女友发的!这篇小说,大家可能觉得不过瘾,H的细节较少,但这是与大家共享我和女友的秘事啊,就这么写,我女友晴晴都觉得好羞人!好羞人!!

  最后,祝大家蛇年大吉!性福连连!有老婆的好好的爱爱,没老婆的,就在我的小说里意淫下,觉得我的小说喜庆的,请轻点一顶,我们大家能分享最爱,是我原创的动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