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初见

  为了贯彻政府服务基层的「先进」思想理念,医院让我到这南方的小卫生所来代职两年。

  窝着一肚子火,小弟骂骂咧咧的来到了这座山海相望的港口城市,不过看到这座城市,心情却渐渐开朗了起来。闽地山川秀丽,满眼绿意,迎面的风都彷彿带着大海的潮润,反正小医院工作也不忙,就当是带薪休假来了,心里自我宽慰着,不一会儿就到了代职的单位——一个国企的附属医院。

  我跳下车,取下了行李,还没来得及转头,就听到一声柔媚的声音:「请问你是阁子吗?」

  我转头,视线所及是一双穿着白色高跟凉皮鞋,露着葱葱玉趾的美人足,沿着圆润的脚踝向上,是皮肤白皙线条优美的小腿,及膝的格子裙束在盈盈一握的腰肢上,白色的蕾丝边衬衣将上身的美好衬托得曲线毕露,淡淡的香水味若有若无的撩着我的鼻尖。

  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妇一手撑着阳伞,正向我微笑。

  「咦?」我一下没反应过来,来报到之前我瞭解过这个新单位,这是一个重工业国企,地段偏僻,工作繁杂辛苦,绝大部份都是男员工,怎么我一来就碰上一个美女呢?

  「你是从XX过来的代职医生阁子吗?」美女看我没反应,又问了我一遍。
  这下我总算反应过来了:「对,我就是阁子。你是……」

  「我是附属医院的心理医生,我叫苏颜。院长让我在这接你,要不你进不了门禁。」苏颜对我莞尔一笑,伸出了纤纤柔荑:「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我朝她晃了晃因为搬行李而弄得髒兮兮的手,她一看也笑了。

  「我帮你拿行李吧!」她伸手要去拉我那巨大的行李箱。开玩笑!怎么能让初次见面的美女帮我拿行李呢?我连忙拦下:「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
  「你东西这么多怎么拿啊?」苏颜看着我小山一样的背包和巨大的行李箱。
  「没事,我不是一个人把它们搬了两千多公里了么?」

  苏颜被我的话逗笑了。

  「要不你帮我拿上相机好了。」本来放在背包里的单反在车上拿出来胡拍了一通,现在懒得放回去了,我把相机包递给她。

  「哇!这么大的相机包,你是专业摄影的么?」苏颜单手接过相机包,发现特别沉,忙用另一只手去帮忙,但另一只手拿着伞,行动不便,眼看着包就要砸到地上。

  「诶诶诶……」我大惊失色,这里面可是我全套身家性命啊,砸坏了我可得哭死了。我连忙扑过去接(小弟想了很久,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发生的动作,请各位看官自行脑补),反正等双手接稳相机包的时候,我双腿微曲,两只手在下面托着相机包,两臂夹在包两侧,下巴在上方抵住了包。

  然后,等我定下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视线正对着一条幽深的山谷,山谷两旁高耸的玉丘尽入眼底,刚才若有若无的幽香正扑鼻而来。

  我俩这个姿势保持了两秒,苏颜突然往后退去,包本来夹在我俩中间,她一走,包自然向外倒去。「唉!别走!」我一急,右手忙去拉她,但两只手刚才在包下托着,这样一来,包又从左手往下滑。救机心切的我猛地把她拉向我,两个人面对面靠在一起,终於把包夹住。

  现在的情况比刚才更尴尬了,我的右手正抓着她丰满柔软的臀丘,刚才拉她时用力过猛,现在右手还很用力的陷在里面,而我的下巴依然紧紧抵着包,但刚才包下滑了一段距离,所以现在我的鼻尖正抵着她圆润坚挺的乳球。

  通过鼻尖传来的绵柔触感,让我清晰的感觉到,苏颜里面穿的是那种薄棉胸衣,而不是那些A 罩杯的女人所穿的加了厚厚垫子的假胸。我的左手,此时正紧靠着她裸露的大腿,藉着摩擦力托着相机包,我的手背靠在她柔滑的大腿上,凉凉的触感如此清晰。

  苏颜显然也被吓到了,手足无措的任我抱着,小弟当时的心里是乐开了花,要是可以,真想一直保持这个动作,右手掐着美女的丰臀,左手抚摸着光滑的大腿,把头深深的埋进那诱人的乳沟之中。

  不过,这毕竟是在单位门口,小弟也是要脸的人啊~~所以,我装作松了一口气的样子鼓起嘴巴大大的呼了一口气,当然真正的意图是趁机噘起嘴巴,在美女的乳房上再揩点油啦!

  我对着苏颜的美乳呼气的时候,苏颜突然「啊」了一声,全身一紧.

  「幸好幸好没摔坏,你别动啊,我蹲下来就行。」我怕做得太过份,让她对我的第一印象变得太坏就不好了,忙把头偏开,慢慢地把包放下。当然在放下的时候,我装作在控制摩擦力,又趁机在苏颜的屁股上狠捏了两把,她只是轻轻哼了两声,也没有说话。

  我的左手沿着她的大腿慢慢地滑下,把她的膝盖、小腿蹭了个遍,然后小心的放下了相机包,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的右手。苏颜没有立刻跳开,而是在我面前站了一会儿,这才退后了两步。

  「对……啊,刚才真是太险了,还好还好。」我站起来一开口就想对她说对不起,唉,小弟还是太善良了~~怎么能说对不起呢?我又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要是说了对不起,倒显得我心虚了,幸好我及时改了口。

  苏颜的脸红扑扑的,也不知是吓的,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本来我以为她会不好意思看我,没想到她倒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一时没理解这个笑容的意思,刚低头准备拿包,突然发现胯下的小朋友正昂首怒立,把整个裤子都撑得隆起来的一大块.

  啊!原来她在笑这个!那她肯定发现了我的猥琐想法!这下我的脸一下子变红了,忙装作检查相机,蹲了下去。装模作样的弄了两分钟,感觉恢复了正常,这才重新站了起来。

  「相机没事吧?」

  「应该没事,那……那我们走吧!」

  看着苏颜镇定自若的表情,我倒一时有点糊涂了:『难道她没注意到我刚才猥琐的想法和动作?可是她刚才明明就看着我的胯下啊!是不是我想多了?刚才她那么紧张,而且,其实整个事情发生的时间一分钟都不到,她没什么感觉应该很正常啊~~那她刚才笑什么呢?』我脑子里一边盘算着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一边回味着刚才的软玉温香,和苏颜一起走进了新单位的大门……

  经过一段时间的忙乱后,生活渐入正轨。

  医院里除了苏颜以外,还有七、八个小护士,有几个长得比苏颜要漂亮,不过年纪都很小,感觉还像没长大的孩子,虽然有两个小护士对我很有好感,但我并不打算和她们发展。

  一是和小姑娘发生关系会有很多后遗症,二是和筱儿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不仅发现自己有NTR 情结,而且还是个人妻控,每次想到原本属於别人的妻子在自己的身下辗转承欢,那种爽快比破处还要强烈十倍。於是,我依旧把目标锁定在苏颜。

  她的心理诊室在门诊的最里面,我每天上午没事就跑去那里和她聊天,在得知她还曾去我的母校进修过一段时间后,我就喊起了她师姐,这样一来,我们的关系便愈发亲密。

  苏颜的老公是这个国企的一个小干部,不过不在总部,而在另外一个城市,虽然离得不算远,但两人很少见面。来了快三个月,我才在国庆长假时见过她老公一次,魁梧的身材,黝黑的皮肤,精干的短发,非常有男人味,一比之下,顿觉自己成了小白脸。

  这也让我对自己的目标产生了怀疑,这么man 的男人,我能骗到他的老婆吗?
於是有一段时间,我都灰心丧气,不想再去找苏颜聊天了,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
  那天我从病房回门诊,经过心理诊室,看到苏颜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捧着茶杯发呆,见我进来,很勉强的笑了一下,指指沙发让我坐。

  我坐在她身边,看到茶几上摊开着一本时尚杂志,一个肌肉凸显的男人正对着我耀武扬威。『唉,看来她还真是喜欢肌肉男啊!虽然我身材也不差,可是哪能和她老公那样的肌肉男比啊~~』我又一次在心里默默歎气,无奈地拿起杂志调侃了起来:「怎么,几天不见老公就想男人了?这么赤裸裸的宣泄感情啊,真不害臊~~」

  「我没有……」苏颜低声反驳了一句,低沉的嗓音听着让人心疼。

  「到底怎么啦?是被院长批评了,还是其它什么原因啊?」难得美女心情低落,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把握,我一手在苏颜的肩上轻轻的摩挲,一边在她耳边低声询问。苏颜并没有答话,而是把头埋得更低了。

  「好啦好啦,看师姐这么不开心,我这个做师弟的给你讲个笑话好了。嗯,讲什么呢?」我努力思索着,想讲一个能促进我们之间「感情」的笑话,「嗯,正好这里有个肌肉男,我讲一个肌肉男的笑话好了~~」我拿起杂志,在苏颜面前晃了晃,苏颜似乎被我勾起了一点兴趣,头微微抬起了一些。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健身教练,他最近刚交了一个女朋友,两人第一次嘿咻,他脱下上衣,露出发达的肱二头肌,对他女朋友说:『这抵得上10公斤炸药。』
他的女友『哇』发出惊歎的叫声;他又指指发达的胸肌,说:『这抵得上20公斤炸药。』他的女友『哦』发出欢喜的讚歎;然后他又脱下长裤,露出发达的大腿肌肉,说:『这抵得上30公斤炸药。』他的女友:『天啊!』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当他脱下内裤的时候……他的女友尖叫道:『上帝啊,引线怎么这么短?』」
  说完这个笑话,我等着苏颜娇羞的嗔骂,可是她却突然扑进我的怀里哭了起来。我一下子傻了,就算讲个笑话不好笑,也不至於哭啊?可是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我当然不会拒绝,於是我一边紧紧地搂着她的腰,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头,在她耳边轻声抚慰。

  一开始心里还确实惦记着她的心情,但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脸和她的脸越靠越近,嘴巴都快碰到她的耳垂了,但是苏颜毫无反应,还是缩在我怀里不停地抽泣。

  我的色欲一下子就膨胀了起来,也不记得自己当时嘴里还在说着什么,所有的注意力全被苏颜小巧诱人的耳垂吸引了过去。我故意在她耳边轻轻的说话,我俩的脸紧紧地贴在一起,我甚至能感觉到她温热的泪水滑过我的脸颊,鼻子呼出的热气不断撩拨着她的耳垂。

  我俩就这样相依相偎了不知多久,幸运的是也一直没有人经过打扰我们。
  苏颜终於渐渐止住了抽泣,这时她才意识到我俩的动作太过亲密了,她把我轻轻推了一下,这下我不好意思再保持原状了,只好坐直了身体,但右手依然搭在她的肩上。

  在我的循循善诱下,苏颜终於说出了她的心结.

  (这里绝对是小弟的得意之作啊,要从一个心理医生的嘴里套出话有多么不容易各位看官知道吗?!小弟足足聊了有两个小时啊!连日本偷袭珍珠港的话题都扯进去了。不过废话已经讲得太多了,毕竟是色文啊,要是我再把那时的对话一字不漏的打出来,我就成琼瑶阿姨了,各位大哥估计也不耐烦了,这里就简要略过吧!)

  原来苏颜的老公(叫他诚吧)虽然体格健硕,但是鸡巴和他的体格实在是不成正比,苏颜跟我比划说只有她的食指大小,而且还早泄,从来不超过三分钟。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算了,苏颜劝过他两次,说和他一起去看医生,但诚一听这话就怀疑是苏颜得不到满足,看不起他,然后就大发脾气,砸东西、骂苏颜。
  后来苏颜虽然不提了,但是诚的心理还是难以摆脱那种自卑感,以至於每次做爱结束只要苏颜稍稍表现得平淡一点,就会怀疑苏颜没有满足而大发脾气。
  他越是这样,苏颜对夫妻之间的性事就越抗拒,一到床上就紧张,这样就更不能让诚满意,两人的关系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前两天诚回家,做完之后又因为这事和苏颜吵架,苏颜还了两句嘴,她老公竟然狠狠的搧了她两个耳光,还骂她荡妇. 苏颜的脸第二天还是肿的,她只好请了一天假,昨天在家躲了一天,今天有些消肿才来上班。

  听完她的话,我又心疼又愤怒,这也算男人?!我心疼地抚摸着苏颜还有些红肿的脸颊,对她说:「师姐,下次他如果再打你,你给我打电话!我一定保护你!」

  苏颜感动的望着我,轻轻的把头搁在我肩上,在我耳边轻轻说:「谢谢你,有你在,我很安心。」

  搂着苏颜的纤腰,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心底深处其实是很开心的,有了这样的老公,我和苏颜之间将再无阻碍!

               二、进展

  自从那天之后,我和苏颜的感情再次升温,或者说,我正式发动了对苏颜的凌厉攻势。

  每天我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往她的办公室跑,每次都精心准备很多轻松幽默的话题,还带很多精緻的小零食,和苏颜边吃边聊,气氛相当融洽。当然,苏颜也越来越愿意把她的烦心事向我倾诉.

  一天,我看到她脸上长了一颗痘痘,就逗她说:「师姐最近是不是欲火无处发泄啊?你看,小火苗都冒到脸上来了。」

  苏颜听了也不生气,反而顺着我的话接道:「对呀,那你过来帮我泄一下火好了~~」话一出口,苏颜大概觉得太露骨了,立刻就停住不讲话了。

  看着苏颜欲语还休的样子,我心中一动,看来期盼已久的机会终於到来了,「那我今天晚上和你一起回家哦,好好帮师姐泄一下火。」我在她的腰上轻轻一搂,故意贴着她的耳朵神神秘秘的说道。

  「什么啦,你讨厌诶,不正经!」苏颜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把我推开,粉拳不依不饶的向我猛挥.

  「好啦好啦,师姐我错了,我开玩笑的。」我接下了她的两记粉拳,把她的手抓在怀里,正经的说道:「不过今天晚上真的有点事要去你家诶!」

  「怎么啦?」苏颜看我一脸正经的样子,也就乖乖的坐着看着我,她不知道我的脑中其实正翻江倒海的想着今晚她在我身下婉转娇啼的身影。

  「我过两天要去参加一个正式的会议,想把西装熨一下,但我宿舍里没有熨斗,你家应该有吧?」这是我早在一个月前就想好的藉口。

  「嗯,可以,我来帮你熨。」苏颜认真的点着头.

  「好,那谢谢师姐!」我看事情如此轻易就搞定了,开心得真想来一个原地360 度后空翻。

  「那个……你晚上过来别吃晚饭了,到我家吃晚饭吧!」苏颜想了一会儿,抬头笑着跟我说.

  「啊?」我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我谄笑着,这下真想做一个720 度的后空翻了~~

  那天下午,我看苏颜不到五点就回家了,经过我的诊室门口,她朝我抛过来一个询问的眼神,我肯定的点了点头,她微笑了一下就走了。

  看着她肥美的臀部紧包在窄窄的铅笔裤中,随着步伐左右扭动着渐渐走出医院大门,想到今晚就要进行的计划,我的胯下一阵激动,兴奋得坐都坐不住,真想跟着她一起回去。但是,理智告诉我,要想一举拿下这个美少妇,必须计划周全,於是,我强迫自己坐下来,把今天的病历又拿出来重新整理。

  刚开始还是有点心神不宁,不过做了一段时间后,自己倒真的投入了进去,等全部整理完,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半个小时了。一看手机,有苏颜的一条短信:「下班了吗?我开始做饭了。」

  我相信苏颜作为一个有过经验的少妇,对今晚可能出现的状况肯定是有所心理准备的,她既然给我发了短信,说明她有点急了。

  我准备再挑逗她一下,於是把手机一扔,预先开起了明早的医嘱,因为我知道,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很忙很忙,明天早上能不能起来还不一定呢!哈哈。
  又过了半个小时,苏颜的短信又来了:「再不过来,就给你吃剩饭了!」
  好了,火候到了,再拖下去真把她惹急了就不好玩了。我忙回了一条:「刚才有急诊病人,就来。」收拾好东西就往家属区去了。

  其实拖到这么晚,除了想要吊吊苏颜的胃口外,我还是想等到天黑再进家属院比较好,毕竟我在家属院没房子,如果被人看到老往这里跑,万一还让人知道去苏颜家,被她老公听到风言风语就不好了。

  我在苏颜家的房门上轻轻敲了两下,门里传来急切的脚步声,苏颜把门开了一小半,我急忙闪身进去了。

  进了房间,我一看到苏颜就知道今天的事情已经成了大半,她显然是刚洗过澡,身上有着沐浴露的香氛,一件薄薄的黑色V 字领紧身毛衣,领口开得很大,一向紮在脑后的长发被盘成了发髻,显出了一种少妇独有的风情。没有了长发的阻挡,露出颈部和胸前大片瓷白的肌肤,下身是一条紧绷的牛仔裤,肥美的臀部被包出了勾魂夺魄的曲线。

  「你的面子可真大,请你吃饭要等这么久。」苏颜一边嗔怪着,一边弯腰在鞋柜里给我拿拖鞋。

  「我这不是在等天黑嘛!要不被你老公知道我进了你家门,非打断我的腿不可。」我看着苏颜撅在我面前的巨大美臀,强忍着抚摸的欲望,半真半假的说.
  「你胡说什么,」苏颜把鞋放到我脚下,站起身:「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
  说着还轻拍了我一下。

  我顺势抓住她的手:「没什么关系?那你刚才干吗把门开那么一点,搞得神神秘秘的。」我的话一下击中了苏颜的心底,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嘴张了张没说出话来。

  趁着她分神,我顺势搂住了她的腰,贴着她的耳朵轻轻说:「可是我想让我们有关系~~」苏颜嘤咛一声,浑身都软了,一把搂住了我的腰。

  我自己都没想到她会这么主动,原本想着吃完饭再开始的计划,一进门就可以实施了。我的心中一阵狂喜,顺势吻上了她的唇。

  苏颜的嘴唇不是那种性感的厚唇,但是亲上去的感觉柔滑无比,真的像两块嫩滑的布丁。正当我流连於她的双唇的时候,她又主动把舌头探了出来。

  说实话,我虽然自认玩过不少女人,有矜持的,也有放荡的,但是苏颜这样的少妇给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她虽然主动,但给人的感觉绝不淫荡。不像欣钰(参见《女友筱儿》),同样是主动,但是你一吻她,她就呻吟不止,双手在你身上乱摸,一看就知道是个骚货。

  而苏颜,虽然我能感觉到她很激动,但她只是不断地加重抱我的力度,双手在我的背上不断抓紧、放开,却绝不像荡妇一样上下求索。虽然她主动把香舌伸了过来,但又不像欣钰那样在你的口腔里胡搅蛮缠,让人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只是温柔地舔舐着我的唇,徘徊着、等待着,直到在我的舌头引导下,才缠绵着深入……富有技巧又充满柔情,不疯狂却充满挑逗。

  我终於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少妇人妻了,因为她们有过比较稳定的性生活,对两性的关系有系统的瞭解。她们不仅知道怎么才能让男人满足性欲,更重要的是,她们很清楚怎样才能让男人在简单的满足性欲之中体会到身体和心理的舒畅。

  第一次的激吻绵长而销魂,苏颜诱人的身躯在我的怀里微微颤动,我把头稍稍抬起了一些,苏颜的脸因为激动而透出一股诱惑的红,湿滑的双唇沾满了我俩的唾液,在灯光下闪着晶莹的光泽。

  她依旧闭着眼睛,感觉到我的唇分离后,她抬起了头,又主动凑了过来。我再也控制不住,把原先想好的计划抛到脑后,一把横抱起娇柔的身躯,向卧室走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altman 于  编辑 ]附件
  (186.53 KB) 
 
 
  (186.53 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