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高潮为何物女子完全调教成露出奴隶



  我要写的,是我的性奴隶,本来的也想连照片也一拼寄来,让各位也看到水灵羞耻样子。但是她的恐怖心比好奇心强,所以今次才没有实现过来。不过……
  「我要让你淫乱的样子,给全国的同好欣赏!」每次当我轻声说着这样的说话,替她拍照的时候,她都会表现异常害羞,表现出极淫乱状况,也不足平常一半。

  「如果杂志刊出来的话,我就多买几册,送到你工作的地方,又分一些给你的朋友,或是左邻右里。好吗?」

  但是当我说到这样的话,明白让他人看到自己的痴态时,水灵她真的浮现出泪水∶「求你别这样残忍对待我,你说甚么我都依你的,你要我怎样做,我都会服从啊!」

  她说毕这话之后,就会含着她最爱的阳具,落力的表现出她的媚态。

  「但是你其实是很想将最淫荡的样子给不同的人看时,就会感到最兴奋吧?
  否则你的洞口这样湿润,不是很奇怪吗?」

  我就让她继续含着我的阳具,同时又伸出手指和塑胶棒玩弄她那湿润的两块肉。

  不过她还是不肯承认自已是个露体狂的女人∶「因为我爱你,你喜欢的事我也会高兴,所以我才可以忍受这样难堪的姿态啊!」

  这个就是她的理由。我也是因为这样而觉得水灵可爱,于是今次就这样饶了她。的确,水灵和那些荡妇是完全不同的。

  那次我和学生时代的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她和她的同事就坐在我们隔邻的桌子,我和她就在那时候认识,之后大概约会了3至4次。而初次到别墅发生关系,就约在今年的5月初旬。

  她已经21岁,不是一个处女。但是问到她对男性的经验,原来我才不过是第3个。她的性器官还没有多大变色,仍是很美丽的,小阴唇也亮全没有肥大的样子。

  在相识的当时,我都祗是着意性交的事,所以没有仔细观察,原来那时的叫床声都好像是装出来的。现在身心都是属于我的时候,就为有了放声的呻吟,成热了许多呢。

  水灵不知道甚么是高潮,好像是有点困难的,祗是配合我激烈的动作,不时发出高声的叫喊,假装是呻吟的叫起来。

  对于性交方面,因为她不是那些玩惯的人,对过于刺激的玩法,应该会有很强的抗拒感……一般男性都会这样想,但是水灵就跟别人不同。

  就像性交那样,祗是一星期左右的关系,因为我觉得水灵的口交技术不好,所以就在一起洗澡的时候,我这样说∶「你的口交技术不成啊!」

  我像是带着责备的语气向她说,接着就突然向她的面孔洒下我的尿液。
  水灵发出很高声的尖叫,但是又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就这样继续接受我的尿液淋浴。

  此外,水灵那地方的毛发也不是那样浓厚的,不过我就这样说∶「我吻你下面的时候,你的毛不时都走到我的口里,这样妨碍着我啊!」

  我就是用这样的理由,要她将毛发都剃去。祗是和我相处大概-星期,就可以做到这个阶段,我还命令她∶「将它剃得干净一点。」结果,她完全没有投诉的剃去,而且在剃去的时候,慢慢滴出爱液,显得是非常兴奋了。

  将她捆绑,也差不多是同期进行的,但她也是很高兴的接受了。

  以后的事,我看不到水灵最初的羞耻心,令我觉得她祗是一个非常喜欢性事的女人。但是她本来连甚么是高潮也不知(就算是有某程度的快感,也意识不到这是高潮),也许因为这样,她才这样容易吸收我那过份的玩意。而且,也许不少人也这样说的,就是当男女真正相爱的时候,不会经常面对面说「喜欢」
  的,反而经常听到「我讨厌你」的说话。

  水灵对于我性事方面的要求,每次都会装出有兴趣的样子表示同意,但是她的内心都会想要「这样难为情的」,或是「这样的事,大家都是这样做的?」,总之就是心理都是很复杂的。

  一个月之后,我想玩的游戏她也差不多全部尝试过了,口交技术亦变为很热练,洗肠和肛交都是一个月就已经达到了。

  那个时候开始,我对水灵也有点生厌。而相对之下,水灵也终于知道甚么是高潮的感觉。所以见面时,就立即开始口交,跟着做要求我「多一点」。如果我是讨厌的时候,她就若无其事的拿出胶棒自慰起来。

  看到她这样淫乱的样子,不禁使我觉得讨厌,气得我还要叫她别这样过份。
  还有一次,我们两人都饮到深夜回来,我们又因为一些说话上的争执,结果就吵架起来。那晚水灵本来准备在我家里过夜的,就是因为吵架的缘故。

  「那么。今晚我就到另一个男人的家过夜好了。」她就是这样哭着的走了出门,而我祗是说了一句∶「随便你吧!」接着我就回到自己家。

  约过了30分钟。水灵就来到我的家门前,向我说∶「可以让我进来吗?」
  我生怕左邻右里会听到,所以我也让她先进来了。然后我就这样问她∶「已经让人出了一发了吗?为甚么不再在那家伙的家里过夜啊?」

  水灵带着泪水的说∶「我不是那样的女人呵,要是你不信的,你可以检查我啊!」

  她这样说,而我继续让她站在门口,将她的内裤拉了下来,检查她的下体。
  水灵那地方湿透了,当然是没有精液的臭味。

  「没有其他男人愿意跟你来,所以最后唯有找我的东西吗?」

  其实我也因为水灵回来而高兴着,但是刚才她的态度,到此刻我还没有舒掉这口气,所以我仍然让水灵站在门口,就在那里侵犯她。

  仍然是穿着衣服的姿态,我将她推到门上,这样和她交合,略带一点强暴的感觉,我觉得份外兴奋。

  水灵也好像兴奋起来的,最初祗是呼气般的「鸣呜」声呻吟,到我插进去的时候,她终于禁不住高声叫了出来,跟着就抽搐,高潮了。

  我的精液射了进去后,我就将阳具拔出。而水灵就像-块软泥贴在门上,她的短裙在先前就给我揭起,所以她的臀部就完全展露出来了,而她的臀间就不断地滴出我的精液。

  我看到这个样子,就立即带水灵走出外面。

  「看来你也没有和其他男人来过,真是没有你的办法,我就替你找-个吧。
  跟我一起来吧!」

  水灵在高潮过后,仍然是呆着的样子,我就拉着她的手,带她到访深夜的便利店。

  进入那店子之前,水灵她对我说∶「不行,那些液体还在滴……让我先拭掉它啊!」她这样向我哀求。

  「蠢材,你是个精液女人呀,任何男人也可以随便张开你的股间任意狎玩,总之,今晚我就是不淮你进入我的房间。」

  跟着我就不由分说,夹生要她跟我走进便利店。

  那时大概是凌晨二时,店内除了店员之外,还有两、三个客人。刚才-直都在黑暗的地方,所以现在觉得店内的灯光非常刺眼,而我看到水灵的样子时,我也不禁的震惊起来,实在令我太兴奋了。

  也许是刚才哭泣过的缘故,她的眼晴略带点浮肿,交合后头发紊乱,而最瞒不了别人眼睛的,就是她正滴着我的精液,沿着大腿的内侧流下。

  水灵受到我这样的屈辱,我看到一个男人站在书架旁边阅读着刊物,我就叫水灵走到那人的身边,还在她的耳边这样说∶「到我来接你为止,你也要站在那里,不淮走开啊!」我如此的吩咐她后,水灵就半带犹豫的走到那男人旁边。
  也许那个男的在那里看漫画也有一段长时间,所以就蹲了下来,对站在旁边的水灵,只是向横看了一下便算了。

  那个男人的眼晴,位置大概就在水灵的腰部。而在之前我所射出的精液,他也应该看到正在她的腿侧流动。

  (看啊,看看水灵的脚啊!)我藏在商品架的-角,很兴奋的看着水灵和那个男人。

  最初,那个男人祗是留意水灵的面孔,而视线最后也到了我期待的脚部,看来他也是注意到了。而我在这一瞬间,兴奋得阳具也差不多破裤而出了。

  那个男的看了水灵几眼,还有她大腿流着精液。而我看到水灵的侧面,估计她快将忍耐不了,一脸紧张和困惑的样子。终于那个人也将书放回书架,同时站了起来,不知和水灵说了甚么,而水灵也回答了一句,接着就转身望到我这边,像是要求我放了她那样。

  而我亦立即飞奔到她的身边,到底我还是喜欢水灵的。因-些小事的吵架,偶然开始这样的游戏,居然给我看到水灵最光辉的淫乱姿态,这样的喜悦,也是隐藏不了的。

  那个男的大概是说∶「你脚边流着的不是尿液,这些奇怪的液体啊!」
  但是到我来到的时候,那个男的表现出一面可惜的样子,立即逃走了。
  当晚,我再带水灵回到我的家。回去后立即就与向她射了一发。水灵她对我说,当那男人看着她的时候,真是紧张得要死,到那个男人跟她说话时,那种羞耻的感觉,还有紧张感都到达了里头。而她的下面,比刚才在门口的一次还要紧窄,她也兴奋得不住的呻吟着。

  自此以后,我们在性交后,都让别人看到水灵流出精液,然后再进行梅开二度。这样的玩法,令到我们两人也着迷起来呢!

  便利店是我们最常到的地方,甚至尝试过射精后,立即让水灵穿一条超迷你的短裙,而且不让她穿内裤的要她到便利店购物。或是在炎夏时,将她紧绑后,给她一袭稀薄的衣服,让人仍然可以看到下面的绳子,而且还要她插着塑胶棒。
  我对她这样说∶「如果你回来时也没有掉下,我就会给你真的以作奖励。」
  然后就让她出外。

  在先几天,我使用精液作另一玩法,就是将精液沾附在她的头发上,跟着就要她到发型屋。数十分钟后,我就假装不认识她的走到同一家发型屋,看看水灵是否真的到了发型屋,而给人理发的时候,又会有怎样的表情。

  那朝和她一起上班的时候,出门之前我就在她的口内发射,要她在乘搭地铁的时候一直含着我的精液。到了她下车的时候才准许她喝下去,令精液的臭味留在她的齿隙。这样子就要她回去公司。

  初时祗是夜间外出的时候要她这样做,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也让精液沾在她的面孔,要她在光天化日走到人群中央。

  相交只是-个月,水灵就变成一个如此淫乱的女人,但是在别人的眼前,仍然是满面通红,好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所谓调教,就是令人到达淫荡的极限。而我就觉得自己可以将她的羞耻心充份调教出来,并非普通的淫乱。

  女性给羞耻之心燃烧身体的时候,才是最高的色情。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