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辱老婆的快感


        2010/04/0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1)

  我有泡三温暖的习惯,除非有事,几乎每天都去报到。久了总会认识一些朋友,下棋、聊天,说些笑话、打打屁,混熟了变成无所不谈。我跟一位张先生特别聊得来,风花雪月,谈古论今,慢慢地了解,原来他一个人住在台湾,全家移民到澳洲去了,每天的工作就是玩股票,收盘后就没事了,经济情况还不错。
  或许是常泡三温暖的缘故,他六十出头的人了,看起来像四十几岁。有一天我问他:「一个人在台湾不寂寞呀?」就这样开始了我兴奋又刺激的日子。
  原来他需要时都会临时花钱解决,但都只是单纯发泄而已,真正想玩的是有夫之妇。

  我一听之下,心里便有了盘算,因为我是一个喜欢看婆被干的人,于是跟他说:「找一天到你家吃饭。」他说:「吃饭到餐厅就好了,干嘛来我家?」我说:「叫我老婆炒几个菜,喝喝小酒在家裡会比较轻松。」他不疑有他,就一口答应下来。

  星期六中午我着带两瓶酒,只跟老婆说到朋友家吃饭,也没说别的。来到内湖张先生家中,他已买好了菜,我叫婆到厨房去,做点简单的下酒菜。因初到别人家,厨房的用具比较陌生,所以由张先生带着婆进厨房,我则在客厅看电视,准备酒杯。

  我看张先生的眼神,从老婆进们开始,就一直偷偷的瞄着,好像怕我看到的样子,其实他不知这是我故意安排的。老婆穿着大圆裙,没穿丝袜,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加上老婆大约知道我想干什么,所以也故意的有点挑逗的意味。

  当他们进入厨房后,不一会儿我偷偷的跟了进去,只见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一面做菜,一面聊天。我看看张先生,他想吃又不敢太露骨的样子,藉着洗菜、拿碗的时候,有意无意地吃着老婆的豆腐,婆装作不知道,还故意往他身上靠过去,搞得张先生心猿意马,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这裡我故意出声,问菜煮好了没,只见张先生不知所措的赶紧跳开老婆身边,回说快好了。

  在客厅的沙发桌上,摆着几样下酒菜,我让老婆坐在张先生对面,把腿微微张开。几杯酒下肚后,老婆的脸泛桃红,春情荡漾,完全配合我的意思,开始慢慢地把裙子越拉越高,张先生也因酒精的缘故,不再那么拘束了。

  由于是第一次跟张先生喝酒,他不知我的酒量如何,所以我装着不胜酒力,醉倒在沙发上。

  其实老婆是一清二楚我的心思,而且我在旁边看,老婆就会越淫荡,表现得更贱,她知道我喜欢这样。

  我故意睡着后,张先生开始慢慢靠到老婆旁边,帮老婆夹菜,不时摸摸大腿,越坐越近,看老婆也没拒绝的意思,就更加得寸进尺,一只手搂着老婆的腰,一面回头看我一下。我假装打起呼来,张先生也藉着酒意开始不老实起来,老婆更是半推半就。在沙发上,就在我旁边,老婆开始轻声的呻吟,我从没看过老婆被年纪这么大的老人肏过,我真想看看他要怎么满足老婆。

  我眯着眼睛,看着张先生慢慢地将老婆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下,从嘴唇一直亲到胸部,沿着小腹亲往最敏感的地方,舔着老婆的淫穴。老婆的腿越张越开,两只手抱着张先生的头,不断地扭动屁股,呻吟声慢慢地大了起来。

  或许是怕我醒来吧,张先生停了下来,在老婆的耳边说了悄悄话,老婆说:「我老公醉了,要很久才会醒来。」张先生听了就起身把自己的衣服全部脱掉。
  听到老婆很惊讶的声音,我睁眼一看,也不禁吓了一跳,原来张先生虽然有把年纪了,可是鸡巴却又粗又长,虽然我在三温暖也看到过,但那时是软软的,也不觉得怎样。

  他拉着老婆把鸡巴往婆的嘴边送,老婆好像迫不及待的张开嘴巴,含着龟头很认真的舔了起来。老婆是属于深喉咙,试着将鸡巴整个含进去,可是再怎么努力,嘴巴塞得满满的也只含进去三分之二。

  张先生大概不捨吧,把老婆抱起来放平在沙发上,跟婆说:「我这辈子碰到过的女人,她们不要说用嘴,就是用下面的穴,能整根插入的也没有几个,如果太深会痛的话你要告诉我。」

  老婆听了好窝心,说:「没关系,我试试。」

  张先生伸手摸着老婆的小穴,老婆的淫水已流得沙发上都是,我知道婆很久没试过这么大的鸡巴了,所以特别淫贱。他挺着大鸡巴在穴口磨了几下,慢慢地插入婆的淫穴,只见婆的表情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可是双手又紧紧地抱着不放,屁股也微微的往上挺。

  张先生慢慢地做着抽插动作,老婆开始发浪,我往下一看,鸡巴只插进去四分之三,还有一截留在外面,光这样老婆就被干得高潮起来。张先生的每一次抽插都把婆的阴唇翻了出来,我看得鸡巴也硬到不得了,可是又不想醒过来(我想经过这次之后,看张先生的反应如何,再做下一步的淫妻计划),于是我继续睡觉打呼。

  老婆那边的战况也开始激烈起来,婆跨在上面自己尝试着深浅,一寸寸的将鸡巴吞下……

  突然两个一起大叫一声,看老婆的脸色,好像痛苦又像舒服的表情,而张先生一脸惊讶又怜惜的样子,原来老婆将张的大鸡巴整根吞入淫穴内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张先生翻身将婆压在下面,整根插入的快感让他再也没有顾忌了,开始慢慢加快速度,嘴裡唸着:「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宝贝,你让我爽死了,以后跟我在一起好吗?」

  老婆紧紧地抱着张说:「我也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你尽管放心干我,把我干死吧!」

  张在老婆的鼓励下就不再犹豫,狠插猛干起来,老婆开始语无伦次的淫声浪语,把张先生刺激得兽性大发,将老婆当妓女般的变换着各种姿势狂操,而老婆也使尽浑身解数去迎合着张,任凭他恣意凌辱,直到两个都同时达到高潮,老婆的淫穴被灌满精液为止。

  我则从头到尾都没「醒」来,让老婆又帮我戴了一次绿帽子,而张先生以为我真的醉了,于是放心地跟老婆冲完澡后坐着看电视、聊天。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就自然的「醒」来,寒喧了几句就告辞回家了。

  在回家的路上,老婆告诉我说这次棒极了,还说张先生邀约她下次找时间再到家吃饭,他根本不知道我是清醒的。听老婆说着过程,我实在是受不了,干脆把车停在阴暗处,让老婆用嘴帮我解决出来。

                (2)

  在朋友家吃了顿饭,让老婆给朋友肏了,朋友还以为我不知道,第二天就急急忙忙的打电话约我泡澡。我心中有谱,更想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就直接约三温暖见。

  来到三温暖,张先生早已在蒸气室等我了,一见到我就说:「老弟呀,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以后就直接叫我老哥吧!」我心裡想,是表兄弟才对吧?

  「你那老婆气质不错喔!」开门见山这位老哥直接夸起婆来了。

  「是吗?你说笑了!」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很抱歉昨天喝醉了,让你看笑话。」

  「没关係啦!弟妹真健谈,酒又会喝,有空再聚聚吧!」

  我说:「好呀,看你的时间啦!」

  回家跟婆说要去张先生家,婆毫不考虑就答应了。

  跟上次一样,来到朋友家,我跟婆说:「以后就称呼老哥好了,不要再叫张先生,这样比较亲切。」婆不置可否的看我一下就提着菜往厨房走去。

  今天婆穿了件短裙,翘着屁股,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裡面小小的丁字裤。
  「老哥,你看婆的身材如何?」我捉狭的问,没等他回答我就说:「进厨房帮忙吧!」

  我跟着去到厨房门外,看见老哥手搭着婆的肩膀,跟婆说:「很想干你,怎办?」婆看了他一眼,没吭声,自顾自的炒菜。老哥看婆不理他,没想到他一转身就往客厅出来,我连迴避的时间都没有,一时之间他僵住了。婆又在后面跟我扮鬼脸,我差点笑出来。

  回到客厅,见我没出声,老哥红着脸跟我说:「老弟,不好意思。」我没回答他,他尴尬的坐在那裡.

  我想也别太为难他了,就起身去厨房帮婆端菜:「宝贝呀!今天两个人一起伺候你,要淫贱点给老公看喔!」婆骂我:「变态,哪有这么喜欢把老婆送给别人玩的老公!」

  我们一起把菜端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始互相劝酒,喝了快两瓶威士忌,三个都有点醉意。我把老婆拉到我跟老哥中间坐下,老哥很纳闷的看着我,我也没解释什么,抱着老婆就亲起嘴来,婆也顺手拉着老哥的手去摸奶子,很自然的老哥藉着酒意,也不再想那么多了。

  「老公哥哥的鸡巴好大,又长,你们要温柔点喔!」老哥听到婆这么说,等于是受到了鼓励,开始上下其手,不一会儿就把衣服全部脱光光。

  老哥跟婆用69式互相舔着鸡巴跟淫穴,我坐在旁边看着,自己心爱的老婆平时一副高不可攀的样子,现在居然如此淫荡的在自己老公面前含着一个老头子的大鸡巴,我看了竟然非常兴奋。

  我靠近婆的小穴,看着老哥津津有味地又舔又吸,我受不了的提起鸡巴就直接插入婆的淫穴,「啊!好舒服……干我……干我……我是个贱女人,跟母狗一样的贱女人……」老婆立即淫叫起来。

  我最喜欢听婆的淫声浪语,所以更加卖力地狠狠肏穴,一时忘了老哥还躺在下面,直到突然感觉到好像有人在舔我的睾丸,我才想到下面还有个人。

  我一面抽插,老哥一面的在我跟婆的交合处不断地吸、舔,第一次享受到这么奇妙的快感,婆的淫水不断地涌出,转过身来,把小穴对准老哥的鸡巴一屁股坐下去,虽然上次玩过,但老哥哥的傢伙实在太大,婆还是皱了下眉头才整个吞入。

  我怕酒退得太快,所以又各自加了一杯纯的威士忌。老婆跟老哥已转换姿势,老婆躺在下面,老哥将老婆的脚放在他肩上,抬起屁股下下到底的猛插,老婆歇斯底里的喊着:「老哥哥……亲哥哥……我好舒服……快……快……干我……肏我……好爸爸……肏死贱女儿吧……」语无伦次的乱叫着:「老公,你看我让人干快乐吗?我像妓女吗?哥哥,快干我,我要给老公戴绿帽,老公喜欢看你肏我……」

  婆越叫我就越兴奋:「下次多叫几个人干妳好吗?轮姦妳,大锅炒好吗?」
  「老公,只要能让你高兴、刺激,叫我去当妓女我都愿意。」

  老哥听到婆这么淫荡的声音,更加卖力地插着,回头跟我说:「让我一起共用你老婆好吗?我会很疼她的。」

  我说:「你问她愿不愿意啊!我没意见。」

  老哥说:「反正我一个人在台湾,只求有个伴,你要什么都给你,不过你老婆一样要像妓女般让我调教。」

  我当然说好啊,老婆虽然不说话,但我知道她不会拒绝的,因为老婆已习惯多人玩她了。

  看看时间还早,我们一面聊一面做,慢慢地让老婆习惯老哥的大鸡巴。没想到这时有人按电铃,结果是几个朋友来找老哥,我们匆匆整理了一下才去开门。
  大伙儿一进们就觉得怪怪的,问说:「为什么那么久才开门?」我一看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听他们的口气就知都是老哥非常好的朋友。

  这时老婆从浴室走出来,脸上红潮未退,大家眼睛都看得发直,老哥马上介绍说是他交的女友,未来要做他老婆。哇哈,那我变什么了?

  大家起来要庆祝,这又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