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外文系的女朋友出国,漫长的暑假我不知道要干麻,就跟朋友骑着摩托车环岛,没想就这样发生了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外遇……

  那年我跟朋友去环岛,来到了花莲,早上七星潭看完海,中午再到花莲市闲晃,吃完有名的馄旽汤,还有曾记麻薯,因为花莲市小小的,一下子就逛完了,可是我们又不想回饭店(我记得我们住在一间还不错的饭店叫蓝天丽池吧),就想说花莲不晓得有没有喝茶的地方,我跟朋友反正没事可做,就在中正路找到一间很漂亮的茶店(名字我忘了),两个无聊男子,就想看看茶店有无美女可把,没想到店里人很少,原本想说随便喝一下就回去睡了,剧情就跟连续剧一样,正当我们想导到回饭店时,她跟她朋友一群女生走进那家店…。

  还记的第一次遇见她,是个盛夏的雨后,她长的甜甜的,眼睛很漂亮很迷人,身高165公分,很像刚出到的季芹,虽然瘦瘦,却拥有32C,24、34的火辣身材,穿着淡黄色的细肩带的上衣,美妙的身材一览无疑,我马上就被她吸引住,於是我和GARY两个色魔就上去搭讪,就说我们是外地来的,花莲不熟,希望她们可以带路跟我们一起去玩,我才知道她叫做小琪,是个阿美族的美女,但是白白的皮肤,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她也是学生,因为放暑假,跟朋友出来喝茶,而我朋友GARY看上其中一个叫小米的,因为我们是穷学生,所以只有两辆摩托车,她的其他女生朋友似乎也感受到我们的意图,就藉故不跟了,就这样,我和小琪,GARY和小米,四个人就展开了我毕生难忘的花莲之旅………
  我们先去了鲤鱼潭,一路上微风徐徐,空气中瀰漫着花莲特有的槟榔树的香气,虽然小琪在后面轻轻抱着我,但是隔着薄薄的衣服,我可以感觉到她柔美双峰的起伏,不由得心猿意马,内心的淫念早就冲脑了,但是才刚认识,总不能一副色胚的样子,总得表现出大学生君子的风度吧!前辈说:细火慢燉才能熬出好的汤汁………………

  到了鲤鱼潭,我们就去玩脚踏船之类的,当然我跟GARY很有默契就各自带开,我以前不太喜欢玩游乐区的这种设备,觉得很蠢很无聊,但是没想到,却是把马子很好用的一种工具吧,因为两个人在小小的空间里面,没人打扰,再加上四周景緻很美,湖光山色,很容易就敞开话夹子,再加上小琪的发香,还有少女身上淡淡的体香,扑鼻而来,真想马上扑过去,我的老二早已起立敬礼,还好是坐着,否则早就行迹败露,我们就天南地北聊了很多,我就故意问她有没有男朋友,她说分手一阵子了,我听了后心中暗暗窃喜,反正女朋友在国外,天高皇帝远,在花莲谈一段小恋爱,应该还好吧!

  眼看天色渐渐暗了,我们一行四个人就骑回花莲市,买了一堆烧烤还有啤酒,到我们住的饭店打牌喝酒,我们玩「我是国王」的游戏,一开始大家都还蛮客气的,只是惩罚些用屁股写字之类,后来也许是酒精作祟,我忘了是GARY还是小米抽到国王,就要求输家把内裤拿在手上转两圈,没想到,是小琪抽到这张牌,她整个脸从耳跟起都羞红了,我们就在一旁起鬨,「愿赌服输」、「愿赌服输」,她只好到浴室,把内裤脱下来,拿在手上转两圈,是一条粉红色的可爱内裤,上面还有动物图案,她羞涩的表情真是迷人!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人,我马上就拿出金刚棒冲刺了,让满腔的欲火尽情奔放,但是理智克制了我,后来时间很晚了,本来想留她们住,但想想才刚认识,不如明天再约,免得甲紧破碗,於是我送小琪,GARY送小米回家。

  回去的路上,小琪已经喝了几分醉了,坐在后面紧紧的抱着我,跟下午轻轻抱着的感觉完全不同,我可以感受到两粒蜜桃紧密的在背部摩擦的温度,虽然很想直接跟她到路边的草丛就来上一炮,但是又不想因此上社会版,一方面又不希望她家马上到,这样我还可以感受她身上的体温,而另一方面却必须克制内心冲动的兽性,真的是天人交战,到了她家巷口,我就约她隔天再出来玩,她一口答应,很可爱跟我说声晚安,谢谢我送她回家,看着她无邪的笑容,我好想冲动地拥她入怀中,但是心中背叛的罪恶感隐隐升起,我只好目送她的背影消逝在黑夜之中,虽然我跟她什么事也没发生,心中却像有种恋爱的感觉蔓延开来……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早就梳洗好,等着她得出现,而我朋友GARY和小米似乎早有默契约好,老早就不见弹-自强活动去了,就剩下我跟小琪两个人,我永远记得,那天她穿着一件白色横条的粉色T恤,穿个牛仔裤布鞋,扎个马尾,嘴角挂着甜甜迷人的笑容,全身洋溢着青春动人的气息,连上学路过的高中生都不免吹口哨,多看几眼,我问小琪要去哪?她说要带我去一个很美的地方,但是外地人很少人去的地方,於是我们往花莲南方出发,骑了很久山路(大概将近两小时,还好我的座骑小黑还蛮争气的,没有挂点),才到一个叫做赤科山的地方也许我和小琪的邂遘和爱恋是註定的吧!

  当我抵达的时候,真的被眼前的美景给吓呆了,金黄色的金针花开的满山遍野,好像一件柔柔的地毯,轻轻地铺满整个山头,湛蓝的天空缓缓地飘着几朵棉花糖般的云,幽幽的花香伴随微风吹在脸庞,阳光就像是不经意地洒落整个山谷,没想到,人间真的有如此仙境,我拙笨的笔无法形容心中震撼的万分之一,彷彿黑泽明电影「梦」的色彩,这样的气氛,我整个人都微醺了,我轻轻牵起小琪的手,她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没有抽回,镜境地陪我漫步在田陌之间,我们就这样坐着,什么也没说,让奢侈的幸福轻轻将我俩环抱,老天真是对我太厚爱了!「朝闻道,夕死可以」、「欲辩已忘言」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就这样,我和小琪徜徉在如梦似幻的金针花海中,度过了一个浪漫的下午!

  经过梦幻的金针花海之旅,似乎有一种情愫在我和小琪之间发酵,但是我们谁也没有点破,下山的路上,我可以感觉到她紧紧的抱着我,跟昨晚的拥抱又完全不同,回花莲市的途中,我们绕去东华大学逛逛,东华真的很美很大,我们坐在湖边(我忘了叫什么湖),谈了很多心事,而小琪也轻轻把头靠在我的肩膀,我看机不可失,就一把揽住她的肩膀,让她倒在我的怀中,轻轻的吻了她,没想到她却流下眼泪来,我吓了一跳,她说,她过去曾被同居的男友骗过,还为了她堕胎,已经很久都不相信男人,没想到又遇到了我,虽然,她很喜欢我们相处时的感觉,但是,两天后我就要回台北了,註定不会有结果的,她不求什么,只希望在她十八岁的夏天,我可以陪着她一起,留下些什么作为永远美好的回忆。
  听完她这样说,我心中是有一点点吓到,但是欲念很快压制理性,我哄她说,就算我回台北,也会常常来找她(如果我马子准的话),或者她要来找我随时欢迎(只要我不被抓到),她听了后破涕为笑说,不许我骗她,於是我们两片舌头就交缠在一起,而当我的手往下要抚摸的时候,她娇羞地轻轻的推开我说,「这里人太多了,不好」,我听出了弦外之音,马上骑着小黑带她回到饭店,一进门,我们就像渴望彼此很久,她的脖子到耳根,我都没放过,用绵密的亲吻,化解她还想抵抗的心,然后轻轻的把她的粉红色T恤脱掉,露出她细緻光滑雪白的肌肤,里面穿着一件传统的白色内衣,我故意逗她,用指尖轻轻画着她的身体,从颈子到肚脐,然后亲吻她的背部,缓缓解开她的胸罩(通常只要能解开胸罩,离达阵都不远了),映入眼帘的的乳房,真的是太美了,很像棉花糖般的雪白,她的乳头是淡淡的粉红色,为了激起她的情欲,我先故意亲她乳房的周围,不直接亲她的乳头,而双手就无声无息解开她的牛仔裤,她身上穿着一见淡蓝色的可爱内裤,而她身上的体香早就让我的老二耸入云霄了,这时候我轻轻咬着她的乳头,而双手在她大腿内侧来回慢慢的爱抚,时而碰触她神秘的三角洲,时而划过她的肚脐,她口中呢喃着梦幻的呻吟,我看时机成熟,就脱下了她仅剩的保护,真是太美妙了,她的阴毛不多,而神秘的桃花地带,花蕊是粉红色的,我用手轻轻一探,早就氾滥成灾,这时候她却突然对我说,「轻一点,从上一个男朋友之后,我已经很久没做了」既然这样,我本想狂冲的肉棒,只好轻轻地在外围摩擦,为了怕她痛,我说,请她带我进去,她纤纤玉指握着我,我整个魂魄都快散了,当我缓缓进入她体内的时候,宛如处女般的紧缩,再加上她甚上很好闻的少女清香,我冲刺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准备要缴械了,但是基於「带女人达到高潮是男人的责任」
  的大男人心态,我只好吸一口气,双手握着她的双乳再冲刺,几分钟之后,我听到她突然叫了很大一声,子宫那里一缩,彷彿是到高潮了,我亲吻着她,她说好久没有那么舒服,我知道她到了,更加不想放弃再次带她到高潮的机会,就把A片中学到的「九浅一深」还有各种招式,拼命想取悦她,内心彷彿知道以后这种机会不太多,没多久她又到了第二次高潮,整个人摊在床上动也不不动,这时我轻轻抽出老二,侧躺在她身边,一边吸吮她的乳头,一扁轻轻爱抚她的全身,我发学她的身体轻轻在颤抖,於是我从后面再次进攻,她双手抓着被单,摆动她浑圆的臀部配合着我,不到十分钟,在没有压力下,我很快就吐白沫投降了,我俩整个人都累坏了,才全裸相拥而睡…………

  隔天,我和GARY就准备离开花莲,继续我们的环岛之旅,我叫醒身边的小琪,她还有点迷迷糊湖,看到她甜美的面容,我不禁又想再来一次,於是就把她大腿打开,直接就挺进蜜穴,她还来不及反应作任何抵抗,我已经在她身上狂抽起来了,也许是第一次外遇激情的刺激,不到十分钟我就射了,后来我们一起洗洗澡,直倒退房的时间到了,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后来我回台北后,曾试图想跟她联络,但也祇能通通电话而已,毕竟我爱吃醋的女朋友在身边,总不能太过分,后来当兵,电话弄丢了,也失去了跟小琪的联络。

  就这样,每当金针花季时,我都会想起小琪,想起花莲那一段的如梦似幻的金黄色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