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第一章     孤单宁采臣 
  第二章     初遇聂小倩 
  第三章     初试云雨情 
  第四章     高人燕赤霞 
  第五章     千年老树妖 
  第六章     小蝶戏采臣 
  第七章     阴阳三修术 
  第八章     阴阳三修续 
  第九章     火烧白杨树 
  第十章     姥姥的处罚 
  第十一章 小倩的反抗 
  第十二章 意外的结局 
  第十三章 赤霞战树妖 
  第十四章 采臣会小蝶 
  第十五章 害人反害已 
  第十六章 暂时的平静 
  第十七章 生死悬一线 
  第十八章 天剑和地剑 
  第十九章 醉仙楼之战 
  第二十章 前因和后果 
  最终章  姥姥的绝招 


  第一章 孤单宁采臣 

  按说,一个故事一般都会有一个好的开头,但本文却不是这样,至少对于宁采臣来说,完全不好。 

  时间,深夜时分;地点,荒庙里;人物,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虽然长得是玉树临风,但却极为潦倒。 

  可能有人会说,不要这么多废话,快点进入正题吧。大家都知道,h文的正题是什么,不过现在女主角还没有出场,当然不能现在就便宜了这个庙里的小子吧。再说了,一个好的h文绝不能只有h情节,而没有别的内容,不是吗? 

  年轻人:“怎么这荒庙里还有人声,难道是鬼,算了我还是忙我的事吧。”说完,他把身子转了过去。 

  听到年轻人的话,大家可能会好奇,他到底在忙什么事呢?咱们看下去就知道了。 

  话说此时虽然是深夜时分,但天上一轮圆月,照得外面明如白昼,而这年轻人所在之处,正好有月光从窗外透入,而我们也正好看见了他所做的事。 

  只见这年轻人正褪下长袍,双手搓着那根发红的阳具,在那儿忘情地搓着,一会儿左手,一会儿右手,紫红色的龟头越来越涨,而那青年搓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想来是快要射精了。 

  这个年轻人名叫宁采臣,他本来是打算进京城赶考去的,说起来,他的家境倒不算好,父亲早亡,家中仅有一个老母在世,所幸祖上还有些产业,勉强支持着让宁采臣读完书,准备进京赶考。 

  这宁采臣在书院中倒也勤奋好学,只是在进京的路上却结交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考生,那些考生家境比起宁采臣当然要强的多,说是赶考,其实倒不如说是享受,花起钱来更是大手大脚,宁采臣虽然家境较差,但也不能显得太抠门,在让人家请了几顿之后,便也回请人家。 

  说到请几顿,当然不可能只是吃喝,有的考生就请大家喝起了花酒,宁采臣家境虽然不强,但一被人家请喝花酒,几次之后,竟也欲罢不能,更恋上了一位叫晓红的妓女。原因无他,只因为他的第一次便是给了晓红。 

  宁采臣动了情,可是别的考生却都知道,再怎么玩也好,却不能耽误了进京赶考,半路上停留几天还可以,要长住下去,却是不可能了。 

  偏偏这个宁采臣却是个情痴,虽然知道要走,却更想赎出晓红来,但此时其它考生已经上路,当然,他也不好意思说借别人的钱,苦于无办法之际,便想到了赌。结果这一赌,把仅余的银子也输了个精光,不但店家把他赶了出来,就连晓红对他都变了脸色。 

  经此变故,宁采臣除了感慨世态炎凉外,还能做什么呢?他心中当然有着诸多的不满,但也不能不去进京赶考呀,而在天色黑下来之后,也不能不找休息地方,不过他的运气并不好,因为今晚他只能在一间荒庙借宿了。但这也是他的幸运,毕竟有地方借宿,好过没有地方,而如果他不是来到这里,那么后面的故事也就不会展开了。 

  “啊,晓红,太好了,你的肉穴真紧呀,夹得我好爽。”宁采臣的声音传了出来。好在这是荒庙,不会有的人听到的。不过就算没有人,这也多少有碍风化吧。 

  (宁采臣:“你还好意思说我,让我一出场就在这个鬼地方,还让我作手淫表演,你可真够损的!”作者:“读者就是咱们的上帝,为了读者们,你还是忍一下吧,先这样射出来。好了,努力工作,面包会有的,美女也会有的,你继续,我离开。”)说来,这宁采臣在此手淫,完全是一种宣泄而已,就像有的手淫上瘾的人,本来是没有性的欲望的,但不手淫,就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这也算是一个原因吧。宁采臣心中的不平无处宣泄,如果不让他发泄出来,只怕长久下去,非憋出病来不可。 

  且说宁采臣一边手淫,一边在幻想着晓红服侍自己,渐入佳境,龟头的颜色变得更暗,而手也搓弄得更快,越来越快,已经几乎是不能停止了,接着,龟头出现了一滴透明的液体,看来,马上就要射精了。 

  (宁采臣心说:“瞧你说的,都快累死了,我却要爽死了。”作者:“小样,我会让你这么痛快吗?太小看我了。”)就在宁采臣的阴茎不停的振动,阳精就要射出来之时,却听一声大喝传来: 

  “呔,快快住手。”这声大喝如同一个晴天霹雳一般,吓得宁采臣浑身一抖,这股阳精在紧急关头,愣是收了回去。 

  “无知小辈,兰若寺是什么地方,岂能让你的秽物玷污。”随着声音,一个身形高大的道人出现了。月光下,只见这道人长了络腮胡子,背后还背有一把大剑,样子看来很凶 。 

  宁采臣当然不会傻到和这个道人争执,因为他看到这道人不光样子难看,还有一把大剑,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主,当下只是小声说:“你倒不说差点吓死我了。”缓缓穿上了衣服。 

  “你说什么?”那道人一声大叫,这才端详起宁采臣来,笑着说:“原来还是个小白脸,我原以为只有臭道士才想做这事呢?原来小白脸也喜欢这调调。好了,你也知道,这里是佛门清净地,你还是走吧。”“什么,道长,你让我走?你看这里方圆数里都没有人家,远处还有野狼的叫声,你这不是让我去喂狼吗?道长,你看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看就是个好人的,你绝对不会让我去死的,对不对,你看,我这么可怜的一个人,你不会让我死的。”宁采臣苦苦哀求。 

  “好了,谁让你去死了,我告诉你,在这里向东三里,有个树林,旁边还有条小河,记得完事后洗干净再来。你要知道,这里是清净地,我大胡子有了需要的时候,也是要到外面解决,绝不敢在这里胡来的。”那大胡子道人凑近了宁采臣,小声说。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宁采臣说着,连忙远离大胡子道人,向着树林而去。 

  “对了,千万不要停留太长时间,尤其是东北方,有狼的。”大胡子道人声音又响了起来,但宁采臣已经走远了,没有听到。 

  第二章 初遇聂小倩 

  其实宁采臣急着离去,倒并不是因为要急于解决问题,而是因为他忍受不了大胡子道人身上的那股味,那道人不光长得不像好惹的主,而且身上衣服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洗了。 

  身上的汗味,脚臭味,甚至连男人身上精液的气味都有,这几种味叠加在一起,这叫宁采臣如何能够忍受?只是因为宁采臣是读书人,素养高,并没有及时表现出来罢了。 

  且说,宁采臣一离开荒庙,就捏住了鼻子,这倒不是才闻到臭味,而是怕当着那道人的面捏住鼻子,会让道人生气,如此而已,说他素养高,可没有说他善良。 

  宁采臣一连跑出半里地来,才拿开手,大口的喘气,之后向四周一看,才发现自己慌不择路,并没有向正东跑,而是有些偏了,不过这也没什么,只要能解决那个需要就行了。 

  本来,宁采臣让大胡子道人一声大叫,淫心已经被吓退了,但现在跑了一程身上出了一些汗来,同时,欲火也慢慢地升了上来,反正那个大胡子道人说过,只要完事后洗干净就行了,那又何妨再爽上一次呢。不,因为刚才没有射精,所以不能有这个再字。 

  此时,月照南天,月光下,但见宁采臣再次脱下衣服,双手把玩着自己的老二,不长时间,便渐入佳境了,“晓红,晓红,你的穴好紧呀,可是我的鸡巴更大,你快活吗?我要干爆你,要干裂你!”反正这里没有人,宁采臣索性大声叫着,更觉得兴奋了,没玩弄多长时间,便又要射精了。 

  情况和上次没有多大的区别,宁采臣的手再也停不下来了,嘴里也含混不清的,不知道叫着什么了,下身也跟着挺动。射出精来,已经是转瞬间就发生的事了。 

  不过,也许是天不从人愿吧,本来宁采臣的手再也停不下来了,但却还是停了下来,不为别的,只为一种声音,一种嗷嗷的声音,说白了也就是狼的叫声。 

  虽然说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面对生死威胁,便是已经冲到龟头的精子,也不得不退了回去。宁采臣可不是傻子,虽然老二涨得难受,也不得不停了手,听着狼的叫声的方向,然后准备原路退回去。至少他知道,虽然那个大胡子道人身上有味,但不会吃人,狼可就不一样了,再说,那个大胡子道人看起来有些武功,万一狼追过去,也能抵挡一阵子吧。 

  宁采臣这次动作和在荒庙中比起来,可要快得多了,三两下就穿好了衣服,连忙向来路跑去。不过毕竟他不会武功,跑了几步,狼的声音就明显的近了,再几步后,就连前面都传来了狼的声音,宁采臣虽然知道狼怕火,但身上并没有火折子,那时又没有打火机,宁采臣一看自己已经陷入重重包围之中,除了长叹一声,自认倒霉之外,还能再做什么? 

  眼看宁采臣的身前身后都有狼出现,他虽然什么都不能做,但还是不甘心,而众多读者也知道,宁采臣是不会死的,如果他死了,故事又怎么向下进行呢? 

  原来,宁采臣是不打算再跑了,反正已经被包围了,但当看到一头狼张大了嘴,向着自己扑来之时,还是激发了他求生的本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向着一个方向跑去,速度竟然比平时快了好多倍。 

  但那些狼可也不是吃素的,就在他跑得时候,已经有不少狼向他咬了下去,虽然没有咬中要害,但宁采臣也不可能完全躲开,先是衣服被咬下来一块,然后是腰带断了,接着腿上挨了一口,虽然没有咬实,但也出了血,宁采臣一痛,跑得更快了,竟然一下子速度再次加倍,暂时把狼甩在了身后一丈外。 

  不过,宁采臣的水平也就是到此为止了,他适才的本能动作,也只能为他争取到半分钟活命的时间而已,而如果没有人来救的话,他还是难逃狼口。 

  “死道士,为什么还不出现,我可真是跑不动了。”宁采臣心中咒骂着,却觉得腿已经累得再难以迈动一步了。 

  好在这时前面出现了一点灯光,显然是有人提了灯笼在行走,只是如今圆月高照,本来是没必 要用灯笼的,而如今出现灯光,却不是来救宁采臣的是什么? 

  一见灯光,宁采臣精神一振,又来了力气,向着灯光跑去,大叫着:“救命啊,救命。”而来人显然也听到了声音,那灯光也向宁采臣移动,本来是有一段距离的,但竟然转眼来到了宁采臣的身前。有了灯笼的光,那些狼也不敢过份靠近了,但又不甘心到嘴的食物就此放过,因此都在不远处呜呜的叫着。 

  “好啊,你们这些畜生还不走了,真是反了你们了。”提灯笼的人发出了声音,却原来是个女子。 

  此时周围正好有不少枯木,那女子找了些木棒,点着之后,自己拿了一些,又给了宁采臣一些,有了这些火棒,那些狼再不走也不行了,再不甘心,也只得回自己的窝中去了。 

  “小生宁采臣,多谢小姐相救。”宁采臣向着对方拱手道谢,一抬头,才发现对方是一名绝色的女子,和晓红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一个是月里的嫦娥,一个是池中的蛤蟆。宁采臣一下子惊为天人,竟然呆住了。 

  还是对方“啊”的一声惊叫,让宁采臣回过神来。原来,宁采臣的腰带已经断了,刚才没命的奔逃,当然不会顾到这些,如今一听到对方惊叫,才发现自己根本赤裸着下身,老二更是明显得下垂着,虽然还没有硬,但也并不小。 

  “啊,小姐,对不起。”宁采臣连忙伸手遮住老二,但是老二太大了,根本没有挡住。只好转过身去。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对方太美了,怕自己丑恶的下身,玷污了对方的眼睛。 

  “公子也是无心之过,并非有心冒犯,不必过于自责。”那个女子的声音响起,竟然也是美得很,如同仙音。 

  宁采臣只好在衣服上撕下些布来,遮住老二,之后才回过头来,又说:“如果不是小姐相救,只怕小生已经丧身狼口了。而我竟然还冒犯小姐,真是罪该万死。”(作者:“人家明明说了不必过于自责了,你这不是没话找话说吗?”宁采臣:“嘿嘿,见到美女,当然不能放过了。”)。 

  第三章 初试云雨情 

  宁采臣表面上很客气,这是因为面子上的事却还是得做的,况且他又不知道对方的心意,如果一上来就示爱,只怕对方反而会拒绝,再加上他又是有耐心的人,倒不急于一上来就干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对了,小生宁采臣,不知道小姐芳名?”宁采臣决定采取步步为营战略,把对方搞到手。 

  “小女子姓聂,名小倩,我看公子也不是个唐突之人,怎么会如此狼狈呢? 

  况且这里方圆十多里并无人家,公子怎么会在此呢?我听说附近兰若寺来了个大胡子道人,最讨厌生人,看公子样子,想来也是极为潦倒了,你必然是在兰若寺借宿,因为不知道犯了什么错,而被他赶出来的吧。”聂小倩倒是个极为精明的人。 

  (读者:“啊?怎么聂小倩成了柯南、福尔摩斯了?”作者:“我这是为了打破僵局,让两个人好快点做那事呀,你们不要计较这些细节好不好。可能有人会说,这么聪明的人,恐怕不会让男人提起性欲来的,不过如果是极美的人呢。 

  另外,宁采臣如此饥渴,也不会过于挑剔的了。”)一听到聂小倩的话,宁采臣的脸微微发热,好在月光虽亮,却不能让人看清宁采臣的脸色,否则,一定会看出变红来的。他正是因为在兰若寺手淫,而被大胡子道人赶出来的,想到这里,宁采臣低下了头。 

  “看来我是没有猜错了,公子也真是个痴人,如此良辰美景,你都要白白的浪费吗?”聂小倩笑着说。(作者:“大家不要说聂小倩是荡妇,看过原着的人都知道她的本来目的,所以,我就少浪费些键盘,直接让他们完事吧。”读者: 

  “你浪费的还少吗?”)虽然聂小倩没有把话说得很白,但宁采臣却觉得对方已经看穿了自己,正在伤心之际,以为自己必然会被对方耻笑,一听到最后一句,立即来了精神,说: 

  “月下得佳人相伴,采臣纵死又有何妨,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难得小姐不弃,在下万分感激,他日若我能金榜题名,必然会来接小姐。”在这样的情景之下,似乎一切的话都成了多余的了,所以宁采臣也就不再多说,直接除下了遮住老二的布,然后就开始脱下对方的衣服,见到聂小倩没有拒绝,胆子更大了,衣服还没有脱完,便把手向对方的下体探去。 

  “天地无极,乾坤剑法,何处妖孽?胆敢来这里放肆。”随着这声大叫,一个大胡子道人凭空出现,一剑向聂小倩斩去。 

  (读者:“还让不让人看了,这太不像话了吧,有你这么吊人胃口的吗?”宁采臣:“你竟然还要再次玩弄老子,我他妈是省长的儿子,你小子小心点!”聂小倩:“好歹人家也是领导的小秘,你弄得人家不上不下得,小心老娘和你没完!”作者:“得。你们是大爷,我听你们的还不成吗?摄影师,快退。”)一阵倒带子之后,又回到了宁采臣和聂小倩两人在一起的画面。 

  聂小倩:“看来我是没有猜错了,公子也真是个痴人。”宁采臣:“不用说了,我都知道,我们快点来吧。”说着,麻利的脱下了全身的衣服,然后粗暴的剥下了聂小倩的衣服。 

  聂小倩:“公子,好冷呀。”宁采臣:“我们抱在一起就不冷了。”(作者:“为了增强娱乐性,所以加了些幽默的部分,但为了 剧情的完整,以后幽默的部分会变少。”)于是,在月光下,孤男寡女就这么赤条条的搂在了一起。(作者:“怎么这么难听呢?应该改成靓男俊女抱在了一起才好。”)两人紧紧地抱着,加上又没有穿衣服,彼此的性感带紧挨在一起,那个刺激真是没得说了,宁采臣只觉浑身一颤,一股阳精竟然喷薄而出,射在了聂小倩洁白的大腿上。聂小倩也紧紧地抱着宁采臣,浑然没有感觉到大腿上粘粘地多了些东西,反而因为宁采臣身上男子的气息,而浑身发软,不自觉地把樱桃小口向着宁采臣的嘴凑了过去。 

  两个人的舌头互相伸进了对方的口中,彼此纠缠着,聂小倩索性闭上眼,细心体会这种感觉,而宁采臣则借着月光,看着美人的反应。当然,两人的手也没有闲着,互相的在对方身上摸来摸去。 

  宁采臣美人在怀,胆子越来越大了起来。先是把双手向对方的酥胸摸去,那白白的乳房,摸在手中,好不舒服。宁采臣干脆把头凑了过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立时一股体香进入了他的鼻腔,宁采臣“啊”地赞叹了一声。 

  当然,他绝不会就到此为止,一边把嘴凑到了聂小倩的乳房上,把乳头含在口中,一边把手伸向了对方的两腿之间,先是摸到了一丛毛毛的东西,然后就是两片滑滑地肉了,宁采臣现在已经不是处男,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他把一个手指向着两片肉之间滑去,摸到两片肉之间的洞口,但并不急于插入,而是把手指再向上,摸到了一个黄豆大小的小疙瘩。 

  当然,不用说大家都知道这是最能叫女人动情的阴蒂了。如果说宁采臣的处男是被别人夺去的,那么情况可能和现在不同,但偏偏夺去他处男身的,是一个妓女,那个妓女,不但让宁采臣魂牵梦萦,更教会了宁采臣不少的知识,比如说对阴蒂的刺激最能让女人动情便是。 

  宁采臣心想既然晓红喜欢刺激这里,想来女人都是喜欢的,果然,他刚摸了一会儿,便觉得对方的两片肉之间更为润滑了。“啊,采臣,你做的太好了,太好了。”聂小倩喃喃自语。 

  得到小倩的鼓励,宁采臣更为大胆了,他把头低到了对方的双腿之间,而聂小倩当然也不是全顾着享受,她也把头凑到了宁采臣的老二附近,两人用上了69式的刺激方法。 

  宁采臣用舌尖轻轻地点着,压着对方的阴蒂,而聂小倩则用嘴刺激宁采臣的龟头、阴囊,更用舌尖轻轻的刺着对方龟头的马眼部位。 

  也许是心有灵犀吧,两人同一时间受不了了,宁采臣的龟头胀大到了极点,而聂小倩的阴道口也在不停的收缩,两个人同时说:“受不了了。”转眼间,宁采臣的龟头抵在了聂小倩的阴道口附近,也许是两人极度动情的缘故吧,聂小倩的阴道口开得极大,一下子就吞下了宁采臣的龟头。又是同一时间,两个人发出了“喔”得一声满足的声音。 

  宁采臣只觉龟头陷进了又温又热又湿得所在,而包着他龟头的肉竟然在缓缓的蠕动,这种感觉,可是在晓红的身上体会不到的。他的龟头变得又麻又酥了,只觉得痒的受不了,一下子就把阴茎齐根插了进去。 

  而这边聂小倩正觉得阴部空虚得很呢,宁采臣这一插入,立时把深处都填满了。下面的似乎不用多说了,宁采臣的阴茎一下又一下的从聂小倩的阴道拔出,然后又重重的插了进去,而每一下拔出,都带出不少的淫水来。 

  渐渐的宁采臣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聂小倩的阴道也由收缩变成抖动了,就在宁采臣一股阳精射出来的时候,聂小倩的一股阴精也喷了出来,喷在了宁采臣的龟头马眼上,让他感到了另一种不同的快感。 

  也许,时间就此停住,是他们二人最大的愿望,但至少现在,还不是这样,也不可能这样,聂小倩有她的目的,而宁采臣也要进京赶考,明天,两人的分开是必然的了,当然,也可能连明天都到不了。 

  当一切由绚烂归于平淡之后,已经是月落西山了,而天空也下了点点丝丝的流霜,天冷了下来,两人也穿上了衣服,小倩便要回家。 

  “小倩,我送你一程吧。”宁采臣不舍的说。 

  “采臣,我是个苦命的人,明天,你就忘记我吧。”聂小倩的话让宁采臣心中一酸,但立即想到,只要自己能科举得中,那么就可以来接聂小倩,所以倒也并不如何的伤感。虽说如此,宁采臣毕竟不舍,直送到了一个大湖边。 

  “采臣,前面不远处就是我家了,你还是不要送了,我们就此别过吧。”聂小倩回过头来,惨然一笑,虽然是笑容,但却落下了一滴泪水。 

  此时十里湖边,流霜漫天,月光下,聂小倩的黑发被风吹动,竟然显得那么的孤单无助,宁采臣毕竟是个书生,不觉诗性大发,作诗一首:“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之后说:“小倩,这首诗是为你而作,你喜欢吗?一旦我科举得中,我就会来接你,你等着我。”说完,转身而去,竟然不再回头,倒不是不想回头,而是怕一回头,就再也不能离去。 

  “唉,像你这样的人,不应该死的。采臣,你还是忘记我吧。”聂小倩望着宁采臣远去的影子,喃喃地说。 

  第四章 高人燕赤霞 

  宁采臣冒着漫天流霜,回到了兰若寺,本来,他进京赶考是不必再回兰若寺的,但因为晚上出来的匆忙,没有带着行李,虽说不值钱 ,但也是生活必需的东西,当然不能不拿了。 

  不过也许是天公不作美吧,当宁采臣来到兰若寺的时候,天已经是东方发白了,宁采臣虽然一夜没有睡,但还是强打精神,收拾起行李,便准备上路,但是他一出兰若寺,天竟然下起了雨来,没办法,只好在这儿避雨了。 

  避雨当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但读书人自有读书人的消遣,宁采臣取出笔墨来,挥动丹青妙笔,画下了一幅美女图,正是聂小倩的半身像,而旁边,题诗一首,正是那一首诗,“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护,只羡鸳鸯不羡仙。”画成诗就,宁采臣一边回味昨晚的事,一边一遍遍的念着这首诗。 

  “都成书呆子了。”声到人到,大胡子道人又出现了。 

  “书呆子,遇上我燕赤霞,算你的运气,你知道,你现在鬼气缠身,如果不是遇到我,你死定了。”大胡子道人燕赤霞说。 

  宁采臣心中暗暗好笑,虽然不再念诗,却仍然不以为然。 

  “书呆子,你没有名字吗,难道你就叫书呆子?我说你哑巴不是?”燕赤霞倒先沉不住气。 

  “小生宁采臣,不过道长法术通玄,怎么会算不出我的名字来呢?”宁采臣心中正想着那美事,对燕赤霞也就不那么客气了。他倒不想想,如果不是人家把他赶出来,他能有那艳遇吗? 

  “呸,想不到书呆子也会放这么臭的屁,老子虽说学道,但学的是降妖伏魔的术法。你以为,我也和那些骗人的神汉、术士们一样呀。小子,你昨晚有了奇遇,是不是,可是你知道吗?那女子并不是人,而是鬼呀。”燕赤霞苦口婆心的劝说。 

  宁采臣仍然不以为然,说:“你看我这样子,要钱没钱,要力气没力气,你还是不要白费唾沫了。”燕赤霞一听这话,心中那个气是不用说了,索性说:“这倒不是,至少,你还有模样呀,虽然一般般,但老子也就将就点了。”言下之意,竟然是有龙阳之癖。 

  一听这话,宁采臣可不敢这么悠闲了,他可没有这种癖好,再说了,至少也要模样差不多呀,像大胡子道人燕赤霞,长得又凶,身上又臭,让宁采臣凭什么产生兴趣,再说了,有了聂小倩,就是再有兴趣,也变得没有了。 

  宁采臣的反应是一下子跳了起来,说:“你不会说真的吧?”燕赤霞嘿嘿的一笑,“小子,我还可以吧。对了,先救你一命再说,你知道吗,近几年来,兰若寺周围已经有不少于三十个年轻男子死去了。你别走,你跑不了的。”见宁采臣打算冒雨出去,长剑一挥,便放在了宁采臣的脖子上。 

  “不是我要杀你,我是要救你,这些男子,都要被女鬼吸去了阳精,所谓一次入皮,二次入肉,三次入骨,一旦和女鬼交欢上三次,就彻底没救了。而你,已经有一次了,再来上两次,你一定玩完。”说到这里,看了宁采臣一眼,宁采臣虽然不敢跑,但对于燕赤霞的话,却是全不相信。 

  “小子,你还不信。你知道吗,这里有一只千年树妖,专门吸男人的阳精,来修炼妖法邪术,而据我估计,它恐怕已经吸了近千个男子的元精,而只要够了一千,这树妖就可以纵横三界,便是天上的神仙,只怕也未必能是对手了。”燕赤霞仍然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只是便是他说下天来,宁采臣又如何会相信呢? 

  “难道你也不行吗?”宁采臣终于问道。 

  “我现在还能和它拼,正因为这样,它才用妖法躲着我,让我找不到它,不过只要能杀光为它吸取男子元精的女鬼,至少,它的妖法不会再变强,或者,我可以顺藤摸瓜,就此找到那个树妖,杀了它呢?”燕赤霞高兴地说。 

  “好啊,那样你就可以早日成仙得道了。”宁采臣讥讽他。 

  “呸,老子只会降妖,成仙的事,哪里有可能呀。”燕赤霞却完全没有听出来对方的意思。 

  “算了,现在就是我说下天来,你也不会相信,不过我看不到天黑,这雨也停不了,等天黑了,你再去找那个女子,她一定会出现的。”燕赤霞知道说也没用,这也停了下来。(作者:“你早些停下来不说,不就让我能少打些字吗?”燕赤霞:“呸,还不是你让我说这些话的,现在倒说我了。”)果然,直到天色变暗,下的雨才渐渐变小,宁采臣心中多少也有些佩服燕赤霞了,但要说聂小倩是女鬼,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不过想到马上又能见到聂小倩,宁采臣的心中多少还是期待多过担心。(全)。 

  第五章 千年老树妖 

  燕赤霞的话并没有说错,看过原着的人都知道,聂小倩确实是一个女鬼,不过在这儿就涉及到一个问题,到底人和鬼是如何性交的。 

  按说,鬼魂不过就是一束电波而已,虽然可以理解为那束电波和人的电波相互影响,刺激人的性神经,从而产生性高潮并射精,但一束电波是没有能力把精液带走的,所以这里的设定虽然聂小倩是个女鬼,但她的身体并没有损坏。 

  她是一个顶着自己身体的鬼,或者说魂魄并没有离体,不能算死,但她确实死过,而且和复活不同,她是身体被树妖姥姥处理过了,所以暂时不会损坏,同时,因为树妖姥姥的法力,她虽然鬼魂仍然在体内,但仍然保留了作为鬼的一些能力,大家明白了吗? 

  当然,为了让聂小倩为她效命,她做了手脚使聂小倩不得不听命于她,至于具体内容,看到最后大家会明白的,现在我就不 说了,因为可能要一个多月后才能到那时呢。 

  废话少说,且说聂小倩趁着天还没有变明,及时的飞到了一株大杨树之前,半跪下来,说:“小倩为姥姥带元阳来了。”那株大杨树竟然发出了声音来,是一个亦男亦女,不男不女的声音,那声音说:“好,做的不错,快点过来吧。”随着声音,在大杨树的前面的地上,竟然钻出了一根木棒,粗细和男人的阴茎差不多,但却更大些,同时,木棒的顶端,也正好是男人龟头的形状,那木棒虽然粗细和男人的阴茎相差不大,但却极长,足有一米长,当然,这是地面上的部分,至于下面是什么,却无人知道。 

  聂小倩不是人,她是鬼,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其实这是大杨树的一个根,这个根,乃是树妖姥姥为了方便吸收阳精而幻化出来的东西。 

  当然,聂小倩不光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更知道自己要如何做。只见她脱下了衣服,先用手抚摸乳房,然后是下身,直到阴道变得润湿了,才走到那根木棒前,把阴道凑近木棒,一点一点的把那个东西吞进了身体内,一直吞进了近十多厘米,直到它顶到了子宫口,再也进不去了,才停了下来。 

  说来,做这事的时候,聂小倩是没有一丝快感的,硬硬的木棒,不光极硬,更是冰一样的凉,聂小倩虽然已经这样做过无数次了,但每一次吞进木棒,阴道的肉都被木棒磨擦得生疼。她虽然要忍受这些的痛苦,却又无可奈何,只盼着早些把阳精献给姥姥,早些结束这痛苦。 

  当木棒顶到了子宫口后,聂小倩忍着阴道内壁的擦痛,把阴道缓缓抬高,让木棒缓缓脱离了阴道,当木棒顶端到了阴道口后,又缓缓把它吞了进去。 

  这个过程,机械而痛苦,当然,这种痛苦是对聂小倩而言,对于树妖姥姥来说,这可是难得的一种享受了。 

  为了减轻女主角的痛苦,也为了不让树妖姥姥这么爽,我们还是先快进一下吧。 

  虽然,开始时聂小倩的阴道比较难受,但当过上一段时间之后,她的阴道分泌的水多了些,也就渐渐地容纳了那个木棒,虽说肉棒冷冰冰的,但至少胀痛的感觉轻了不少,聂小倩这才加快了上下运动的速度,但见她的阴道不停的吞下木棒,然后又起身吐出木棒,速度越来越快。 

  而原本一动不动的木棒,也开始抖动了起来,此时的聂小倩,只觉得那根硬硬的木棒变得热了起来,同时也开始抖动了起来,而自己阴道深处的精液也渐渐被那根硬硬的木棒吸走了,当然吸走了的还有她的淫水。 

  就在聂小倩再次感到痛苦的时候,木棒的顶端喷出了滚烫的大量的液体,而小倩的子宫口被这股液体一烫,也被激发了性的高潮,一股阴精也喷了出来。 

  当然,木棒的顶端及时的把阴精和刚才所喷出的液体也吸回了不少,但也留下了一些。而正是这些液体,让小倩的尸身不坏。同时,也使小倩不能离开它。 

  这些液体除了保住尸体不坏外,便是让魂魄上瘾,离不开这些液体。 

  吸回阴精后,那根硬硬的木棒极快的回到了地下。姥姥的声音再次响起,却带有几分的不满,“小倩,怎么今天阳精这么少,只有三分之一呀,人家小蝶和小兰比你可要强的多了。”“是啊,你是不是放过那个小白脸了。”一个兰衣女子出现,不怀好意地问她,自然是小兰了。同时还有个红衣的女子出现了,正是小蝶。 

  “小兰,自家姐妹,就不要这样了,不过小倩,我的魔功已经到了紧要关头了,只要再弄够十个人的阳精,我就可以成功了,人家小蝶和小兰都弄来了全份得,你却只弄来三分之一,是不是要害我?”随着姥姥的责问,无数的树枝把小倩缠住了,吊在了半空。 

  “姥姥,小倩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明天,我给您带两份元精来。”小倩连忙哀求,因为她知道,惹怒了姥姥,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作者:“至于严重到什么程度,大家可以往下看,以后会让大家看到的。”)“唉,小倩,我也知道,你生前的身世那么可怜,被强盗轮·奸,为保贞洁而亡,本来我是不应该让你做这事的,可是姥姥也是没办法呀,我们妖和鬼,如果没有强大的法术,只能被那些所谓正道的高人所杀,不过你放心,只要姥姥魔功大成,我一定还你们自由。”姥姥虽然没有出现形象,但一听就知道是在冒充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