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梦半醒之间

  这件事情的发生完全是个意外,上星期四晚上,我的一个朋友莱利,来找我喝酒聊天,我们看着电视,他和我也是同事,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连三天都休假,所以今天晚上我们并不急着上床睡觉。

  我的老婆仙蒂第二天得去上班,所以她在十点半就上床睡觉了,据我所知,只要她一睡着,什么事情也吵不醒她,我以前曾经试着想摇醒她,但是她就是有本事沉睡不醒。

  当仙蒂去睡觉后,我和莱利看着一部他带来的A片。

  当几个性交剧情结束后,莱利大声地说道:“天哪!如果有个真的屁股在这里就好了,我从来都没搞过女人。”

  对他这句话我感到有点吃惊,莱利长得并不差,身高也够,又是一付标准身材,我总觉得他有许多女朋友。

  “你没有女朋友吗?”我问道“没有,我太害羞了,自从两年前我和我那个女朋友分手后,我就再也没交过了。”他答道。

  我们聊了一会儿他的前任女朋友,在几罐啤酒和几个A片性交情节后,莱利想去上个厕所,我则继续看着A片,过了一段时间,莱利还没回来,我有点担心,于是我走去看看莱利,确定他是不是没事。

  当我走近卧房时,我发现门是开着的,莱利正站在门口,当他发现我时,他吓得跳了起来。

  “对不起,”他结结巴巴地说:“那门是开着的,当我走到这里时,我看到她就这样躺着。”

  我走上前看着卧室,仙蒂正背对我们躺着,她穿着一件睡袍,露出了一点点的臀部,肩膀微侧,可以看到她一小部份的乳房,在微弱的灯光下,看起来非常性感。

  “老天,她真美,”莱利呼吸急促地说:“我愿意花上一切代价和她这样的女人上床。”

  本来我有点生气,但是同时,我看到我的老婆在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莱利这种眼光欣赏改变了我的想法。

  “对不起,我想我最好还是走吧,”莱利说,接着他转了个身准备离开。

  “不,等一下,”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别这样就走了,你来一下。”

  “什……什么?你要我进来?”

  “我想只是看看不会有什么关系的,只要不吵醒她就行了,好吗?”

  我不敢相信我说出这种话,我居然会带一个男人进我的卧房,看我几乎全裸的老婆,我甚至还不确定我到底要做什么,或者做到什么程度。

  当我们蹑手蹑脚地走进卧房,我发现莱利是直接走近床边,他的表情有一点不确定,他先看了看我,然后一直盯着仙蒂。

  我们现在可以看得更清楚了,透过仙蒂薄薄的睡衣,可以看到她乳头的痕迹,而她修长的双腿曲了起来,让我们看不到她的三角地带,只看得到她平坦的小腹,正在规律地起伏着。

  我得意地笑了笑,看着莱利现在的神态,他还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仙蒂。

  “哦,天哪,她真性感,我真不敢相信你愿;意这样让我偷看她。”

  很小心地,我轻轻地把仙蒂左边睡衣的肩带,拉下她的左肩,再慢慢地往下拉,露出仙蒂更多的胸部,但是还没露出她的乳头。

  “还要看更多吗?”我轻声地问“要……要!”他轻声地回答我更小心地拉睡衣往下拉,不过拉到她的乳头时,就被她竖起的乳头顶住了,我很小心的拉高衣服,以通过阻碍。

  莱利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现在仙蒂左边的乳房,已经完全呈现在他面前了,那颗粉红色的乳头,就像一颗粉红色的宝石,镶在一座白脂形成的玉山上。

  接着我再拉下她右边衣服的肩带,温柔地让她的睡衣拉过她的乳头,直到完全露出她整个胸部为止。

  莱利还是呆呆地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仙蒂的胸部,还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用手磨擦自己裤裆中凸起的部位,不过,我的裤裆也涨得难过,这并不是我看着我老婆所造成的,而是我对她所做的事。

  “嗯……你觉得如何”?我轻声道“天哪!我真不敢相信!她真美,我真想……”他摸着裤裆回答。

  我想了一会儿,万一她醒来…………,不过我还是得试试,我发现现在莱利走得更近了,而且一直盯着仙蒂的胸部。

  “没关系,你可以摸摸看,不过要很温柔。”

  莱利张大了眼,靠得更近了,他弯下腰,伸出略带颤抖的手,另一只手放在裤裆上,好像是为了维持平衡,但是很明显地看得出来他在干什么,他伸出的手,越来越靠近仙蒂的胸部,直到最后--他的手指轻触到仙蒂左边的乳头,开始轻轻地抚弄。

  仙蒂没有动静。

  我是在高中时就认识了仙蒂,我们一直在一起念书,直到结婚,所以就我所知,从来没有其它男人看过她的胸部,更别说是摸它了。

  莱利开始轻轻地爱抚仙莱的胸部,轻轻地摸了一个又换一个。
  仙蒂还是一直沉睡着,不过呼吸的速度似乎有点加快。

  莱利变得更大胆,他开始加大手上的力气,捏着仙蒂的乳房,而且他的裤裆也涨得越来越大。

  看着这个情形,我觉得很有趣,我走到仙蒂的臀部后方,小心地拉开盖在她臀部上的床单,让她的臀部露了出来,也露出她一部份的阴户,不过莱利的位置看不到这些,可是我发现莱利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开始打手枪。

  我拉直仙蒂的左腿,这样可以看见她的阴毛和一部份的阴户。
  莱利看到我这么做,走到我身后想看个仔细,不过还是一直打着手枪,我再调了调仙蒂左腿的位置,让仙蒂整个阴户露了出来。

  “噢!噢~~”莱利一边加快打手枪的速度,一边发出呻吟。
  “别靠得太近,”我警告他:“你只能在射精前摸她,知道吗?”
  他停下手上的动作,满心喜悦地看着我:“太好了!你要让我…………太好了!”

  他改用左手握着他的阳具,继续打着手枪,然后伸出刚才在打手枪的右手,轻轻地摸着仙蒂的阴毛,现在离她的洞口已经很近了。

  仙蒂依然沉睡,但是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莱利开始用中指在仙蒂的阴唇上前后滑动,而食指则轻轻地揉着仙蒂的阴核,来回几次后,仙蒂的阴户似乎微微地张了开来,阴户中的香味也随之散发到空中。

  “唔~~”莱利一边呻吟,一边稍微插进一小截小指进入仙蒂的阴户中。

  莱利一插进去,仙蒂的身体有一点颤动,然后平静下来,莱利见状,立刻将手收了回来。

  我看仙蒂还没醒来,但是我不知道刚才那样会不会把她弄醒。
  莱利看看我,我对他点点头,他得到鼓励,继续用左手打着手枪,又伸山右手摸着仙蒂的阴户,有时还用手拨开阴唇,轻轻插进一小截的手指,而仙蒂的臀部有时也会迎合莱利的动作,还会发出一点点呻吟,而莱利的左手则不停地打着手枪。

  我忽然有个点子,我上前把仙蒂的左腿张到最开,让她的阴户完全张开,不过还是离莱利的阴茎有点距离,让他干不到仙蒂。

  莱利的阳具并不长,我不知道如果莱利干上仙蒂会不会把她弄醒,而且我也不确定我是不是要让仙蒂被莱利搞。

  “莱利,过来这里,”我说道:“你在这里可以一边打手枪,一边摸她的肉洞,不过可别干她,知道吗?”

  莱利点点头,很快地移到仙蒂的双腿之间,他用左手摸着仙蒂的整个阴部,用右手打手枪,他的阳具离仙蒂的阴户约有十五公分的距离,他用大姆指摩擦着仙蒂的阴核,一边激烈地打着手枪,过了不久,他越打越近,直到龟头只离洞口不到三公分,仙蒂也开始扭动着臀部,有一次仙蒂的臀部往下扭时,她的阴户正好碰到莱利的龟头,这样一来,莱利更大胆了,打手枪的时候故意让龟头任意顶在仙蒂的阴户或阴核上,有时还会“意外地”把龟头的一部份插进阴户里,过了一会儿,他射精了,他的精液喷满了仙蒂的阴毛、阴唇,还有一点喷进阴门,消失在阴道里。

  他看着我,轻声说:“老兄!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我对他笑了笑,拉开他,现在该我上场了,我移到仙蒂的两腿之间,脱下我的裤子,掏出我的肉棒。

  “莱利,过去一点,我要把她拉到床边干她。”我轻声对莱利说。
  莱利照办了,我拉着仙蒂的腿往床边移,直到她的臀部拉到床边,她一直没有醒来,但是呼吸一直急促,而且她的阴户中一直流出混合莱利的精液的爱液,我让莱利过来,捧着她的腿和左边的屁股,好让我能空出手来,当莱利捧着仙蒂的屁股时,我看到莱利用力捏着仙蒂的屁股,于是我用阴茎磨着仙蒂的阴户,那里真是湿得不得了,她的爱液混合着莱利的精液,使得她的阴户光滑得很,我几乎快射精了,我慢慢地将阴茎插进那火热的阴户,仙蒂的阴户虽然湿,但是阴道却紧得很,不过我却很头畅地插了到底,我立刻开始抽送,不过才插到第十次,仙蒂就在梦中得到了高潮!!

  看到这个情形,我也忍不住了,射在她的子宫深处,而仙蒂也开始呻吟。

  莱利一直在一旁惊叹,声音越来越大,不过这不是问题,仙蒂一直没有醒来,当我拔出阴茎后,莱利把仙蒂的腿和屁股放回床上,然后弯下身,轻轻地舔了舔仙蒂左边的乳头,再站直身体。

  我没有力气再说什么,和莱利走出房间,在千谢万谢后他回家了,我关上门回到卧房,躺在仙蒂身旁立即入睡。

  第二天一早,仙蒂醒来后立刻吻了吻我的耳朵。

  “你不会相信我昨天做了什么梦,”她开始说道:“我梦到有好多手在我身上摸着我,对了,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对我做过什么?”

  我记得我睡觉时,没有清掉她阴户和床单上的精液。

  “……嗯……当然有,你不记得吗?”

  “……嗯……,我不知道,那像是个梦,在半梦半醒之间,不过很舒服,现在我清醒了,你要不要……?”

  我的欲望再度升起……“嗯~,你是说?”我笑着问。

  第二周工作的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莱利差点干了我的老婆,而我和莱利彼此却从未谈过这件事,不过偶而我们会交换一个笑容。

  我必需承认,我想看别的男人干我的老婆,我也为这个想法而自责不已,看莱利那天对待仙蒂的方式其实并不会困扰我,但是如果他真的干进去了呢?

  随着周未越来越近,我可以看见莱利脸上期待的表情越来越浓,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会不会再让我来一次?”,“我是不是还有机会碰碰他的老婆?”

  周五终于到了,直到快下班了,我才约他到我家来,他高兴得不得了!

  “哦!太好了!!!我会带啤酒和几卷我刚买的A片去!”他兴奋地说道。

  “好,九点来。”我回答。

  我知道那时仙蒂准备上床睡觉,而莱利的出现会让她觉得没趣而快点上床,我为我的想法感到可笑,如果仙蒂知道莱利是为什么而来,她大概整晚也不会睡,至少等到莱利离开为止。

  然后我做了一些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

  “嗨,乔!你晚上有事吗?”我听到我自己问道。

  乔是一个块头非常大的黑人,他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九十多公斤,不是一个胖子,但是身上满是肌肉。

  “没事吧,怎么了?”他问道“莱利今天晚上九点会到我家来,我们会喝点啤酒,聊聊天,他好像还会带点A片过来,你有兴趣吗?”

  “好吧…,不过我想我会九点以后到,我还有点事,不过不会拖太久的。”

  他答道。

  “很好,到时见了。”我回答。

  我回过头,看到莱利满脸的惊讶。

  我笑着向他眨眨眼,走过他身边:“晚上见了,莱利。”
  晚餐时间,我站在商店外出神,最后,我买了一瓶酒,我希望晚餐时仙蒂喝了这瓶酒后,会睡得更沉。

  结果如我所料,仙蒂吃饭时喝了点酒后,马上变得想当开朗,很显然地,酒精对她相当管用。

  不久后,门铃响了,我去应门。

  “哪位?”我问道,口气就像我不知道莱利会来一样。

  当我打开门,莱利走了进来,带了一个白色的纸袋,我把门关上回到房中,仙蒂还是坐在椅子上,把玩着她的头发,她显然不知道莱利曾经如何对待过她。

  “坐吧!莱利,东西给我,我放进冰箱里,”我说道,拿起那纸袋走进厨房。

  当我把啤酒放进冰箱时,我无意间听见莱利对仙蒂说“他希望没有打扰我们”

  “不!没关系,”我听到仙蒂说:“我们只是在看电视而已…”
  我知道她想暗示莱利现在来我们家并不是适当的时间,不过她可不知道我们心里想的是什么。

  “你有什么事吗?莱利。”我带了一瓶啤酒走回房中。

  “哦…没什么,我只是顺道过来,想和你们喝点酒而已。”
  “不错嘛,你也想喝吗?”我看着仙蒂说道。

  仙蒂脸上的表情告诉我,因为莱利会在家里待上一会儿,所以她得认命。

  “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我明天还得上班。”她说着站了起来。
  “太好了!”我心里想着,每件事都如我所料。

  “好吧,我晚点去睡。”我道,向莱利投以一个微笑。

  仙蒂走进了卧室。

  我和莱利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彼此不发一言,而空气中则是弥漫着期待,十点左右,我听见乔车子的声音,我立刻跳了起来冲门口冲,趁他按门铃前打开门,因为门铃声可能会吵醒仙蒂。

  乔进门后,我们小声地交谈,莱利把A片放进录影机,乔此刻还不知道我们的秘密,我还不清楚下一步要怎么做。

  过了差不多廿分钟左右,我发现莱利有点不安,他一直换着坐姿,还不时看我,想看我的信号。

  “我马上回来。”我说道,告诉莱利再等一会儿。

  我要确定一切无误,我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仙蒂睡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宛如洋娃娃穿的睡衣,酒精应该真的有效,她真的睡得很沉,她的头枕着手臂,一条腿曲着侧睡,而她的长发则铺满整个枕头,整个睡姿看起来非常地美丽,从她手臂和衣服间的空隙看进去,可以看到如白玉般塑造而成的乳房,和山顶上粉红色的乳头,我从来也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

  我轻轻地打开浴室的门,让浴室微弱的灯光映在仙蒂身上,然后走回客厅,莱利和乔还在看着电视。

  “乔,你还要啤酒吗?”我问道,希望啤酒能撑爆他的膀胱。
  “哦…好的,谢谢!”他回答。

  莱利跟我走进了厨房,问我:“你打算怎么做?”

  “嗯,我想我们得先让乔多喝点,等到他要上厕所经过卧房时,我们再看看他会做什么。”

  莱利露出了笑容,我们马上回到客厅,又看了一会儿电视,还批评着电视上的场景。

  过不了多久,乔起身问道:“厕所在哪里?”

  “在右边的第二道门进去。”我平静地说道,尽量不露出兴奋的语气。

  乔走了过去,我马上听到厕所门关上的声音,莱利和我走进卧室,莱利一直看着仙蒂。

  乔没注意卧室的门开着,也许是因为他不知道家里还有其它人在。
  我听到乔上完厕所冲水的声音,又听到他拉上拉炼开门的声音,但是之后,我没听到他走向客厅的声音,很显然地,他看到了仙蒂。

  他站在原地许久,看着熟睡的仙蒂躺在那儿,那薄薄的衣料下的惹火身材。

  “呼~~”我听到他的喘息声。

  我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乔听到我的声音时,就像被人用棍子重重敲了一记,他看着我们,我很快地把手指放在唇上,要他别出声,把他拉了进来。

  “她是你的妻子吗?”乔轻轻地问我。

  我点点头,把他拉到床边,莱利则站在我的左手边,我们看着仙蒂。

  “你觉得如何?”我微笑着轻声地问乔。

  他凝视着仙蒂一会儿,然后转向我:“她真的好美。”

  我慢慢地拉开仙蒂身上盖的床单,让仙蒂更多的胴体露了出来,逐渐地,我把床单一直拉到她的双腿交叉处,露出了三角地带的蕾丝花边,仙蒂洁白胜雪的肌肤更诱人的展现出来,我稍微站开点,让乔更能看个清楚,莱利站在仙蒂的面前,他完全不浪费时间地把拉炼拉了下来开始打手枪,我建议乔轻轻地摸摸仙蒂的胸部。

  乔伸出手,温柔地爱抚仙蒂的乳房,那只黑色、巨大的手掌,和仙蒂洁白、柔嫩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他的大手几乎可以握住仙蒂整个乳房。

  他用姆指和食指轻轻地捏着仙蒂的乳头,仙蒂发出微弱的声音。
  同时,莱利将他自己的裤子完全脱了下来,面对仙蒂的脸继续打手枪,龟头离仙蒂的嘴唇只有几公分,我看到他的龟头上渗出一滴透明的液体,滴了下来,落在仙蒂的唇上,巧的是仙蒂也毫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将那滴液体舔入口中。

  看到这个情形,乔立刻站了起来,拉下他裤子的拉炼,脱下他的内外裤,我看到了一条我从未见过如此巨大的黑色阴茎,它起码有廿五公分长,而且龟头大约有七、八公分的直径,不但如此,还是一个没割过包皮的包茎,阴毛又多又浓。

  我开始幻想这个大肉棒插进仙蒂湿透了的阴户的情景,这个想法在我内心激荡不已,不过也让我很害怕,如果这根大肉棒插进仙蒂身体里,可能会将她撕成两半!而且毫无疑问地,这样也一定会把仙蒂吵醒。

  他看了我一眼,接着弯下身去,一边用手刺激他的肉棒,一边用嘴吸吮仙蒂的乳头,吸了一会儿,然后站起身来,将臀部往前挺,让龟头在仙蒂的乳房上磨擦,龟头上渗出的液体,布满了仙蒂凝脂般的白色乳房和粉红色乳头上。

  我拉开莱利,轻轻地拉下仙蒂的睡衣到她的腰部,也稍微拉高了仙蒂的短睡裤,透过睡裤的蕾丝,可以清楚地看见仙蒂一点黑色的阴毛。

  莱利开始轻轻地摸着仙蒂的大腿,一边摸着,也一边打着手枪。
  这吸引了乔的注意力,他站直身体。

  莱利爱抚到仙蒂的大腿根部,他慢慢地将手指伸进蕾丝中,他用手指上下划着仙蒂的阴户,而仙蒂的臀部不自主地颤动,有时还会舔着嘴唇。

  我觉得还不够,我轻轻地将仙蒂调了个睡姿,然后脱下她的裤子。
  仙蒂现在是一丝不挂地呈现在两个饥渴的男人面前,一个一丝不挂的睡美人,她美丽的身体,正等着让莱利和乔探险和发掘。

  莱利将仙蒂的腿拉到床边,开始用手指挖弄着仙蒂的阴户,刚开始时,莱利相当小心,他的脸几乎贴在仙蒂的阴户上,然后将中指慢慢地插了进去,同时用姆指揉着仙蒂的阴蒂,这使得仙蒂开始呻吟,无意识地将一条腿抬到莱利的肩上。

  乔一边捏着仙蒂的乳房,一边打着手枪,看着莱利玩着仙蒂。
  当我再转过头看莱利时,他已经把手指换成了舌头!他把手指放在仙蒂的阴户和肛门之间,让仙蒂的爱液流到手指上,仙蒂开始喘息,她的腿紧紧挟着莱利的头,莱利仍然持续他的动作,除了我之外,从来没有人如此对过仙蒂。

  很快地,我也将我的阴茎掏了出来,开始打手枪。

  忽然,乔伸手把莱利拉到身后,移到莱利的位置,把那巨大无比的肉棒对准仙蒂的阴户,用那大肉棒磨擦着仙蒂的阴户,我看到仙蒂的阴户已经湿透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乔打算用那大家伙干仙蒂,其实我一点也不担心,这正是我想要的,不过我也知道,如果一插进去,仙蒂一定会醒来,我发现仙蒂的避孕药就在床边的桌上,平常时候,她只有在我们要做些什么的时候,才会服药,但是今晚,我想她也许因为喝多了而忘了吃药,如果这个黑人的精液射进我老婆的子宫内会怎么样?但是不论如何,我想看他射精进去!

  当乔把自己的龟头上涂满了仙蒂的爱液后,他把那巨大的龟头顶在仙蒂的阴户上……,慢慢地插了进去,我看到那巨大的龟头开始消失在仙蒂的阴唇之间,不过仙蒂的阴户实在是太紧了,仙蒂的小口微张,喘息得似乎有点痛苦,如果这样就痛苦的话,那也不过只是个开始而已,如果整根都插了进去又会怎么样?

  不过乔的动作相当温柔,他抽出一部份,再轻轻插进去,慢慢地越插越多。

  莱利回到仙蒂的面前,摸着仙蒂的乳房,吻着仙蒂张开的嘴,将舌头探了进去,另一只手则打着手枪,仙蒂的唇似乎动了动,迎接莱利的舌,莱利站直身子,将龟头靠在仙蒂的唇上,将肉棒插进仙蒂的口中。

  仙蒂似乎正在做春梦,她开始吸吮莱利的阴茎,我听到莱利的呻吟,在他的阴茎和仙蒂的唇间发出了滋滋的水声。

  我回头注意乔,他大概已经插了六公分进去。

  忽然,像是一下子突破了障碍,他开始快速地抽送,但是不过插了两三下……仙蒂醒了!

  首先,她张开眼开始喘息,吐出了莱利的阴茎,每个人都傻住了,仙蒂慢慢回复了意识,了解了这是怎么回事,乔的肉棒还停留在她的阴户内,而仙蒂的眼光则移向了莱利的阴茎。

  忽然,仙蒂用双腿盘住了乔,让乔插她插得更深,乔又多插进了五公分,现在乔起码插进了廿公分左右,而且每一次的抽送都插得更深。

  莱利将他的阴茎靠在仙蒂的唇上,再一次地,仙蒂开始吸吮着莱利的阴茎,不过她一直无法专心地为莱利口交,因为有一根颐大无朋的阴茎在她体内,每一次,只要她想吸吮莱利的阴茎,乔就会更用力地插她,让她不得不发出呻吟,无法吸吮莱利的阴茎。

  当乔的阴茎整支插进仙蒂的阴户中时,我打手枪打得更起劲了,因为乔的阴茎太大,连仙蒂的阴唇都被它挤进阴道中了,每一次乔抽出肉棒,仙蒂的爱液像是喷射而出,使得乔的阴茎像是戴上一层薄膜。

  很快地仙蒂达到了高潮!仙蒂大叫“~~啊~~”,随着高潮一波波袭来,她的身体随之绷紧,而且越叫越大声。

  这也使得乔达到高潮,仙蒂的阴户是这么紧地包住他的阴茎,乔一口气插到底,口中发出一如野兽般的叫声,接着就射精在仙蒂未避孕的子宫内,他们的高潮一齐到来,也一起平息。

  大量的精液由仙蒂的阴户中流出,流到她的臀部,乔从仙蒂湿淋淋的阴户中抽出大肉棒,而仙蒂仍然一直躺着,莱利马上跳到她的两腿之间,用龟头磨擦着她的阴唇,接着十分容易地插进她那已经张开的阴户中,但是才抽送了几下,他马上把阴茎拔了出来,然后把龟头抵在仙蒂的后门。

  我可从来没有干过仙蒂的屁眼,我希望她阻止莱利。

  但是仙蒂毫不抵抗,无论如何,莱利的龟头已经开始消失在她的肛门中了,莱利的阴茎钻进她的体内时,仙蒂还有些畏惧,但是当她放松身体后,仙蒂开始迎合莱利。

  乔走到仙蒂的面前,将沾满精液和仙蒂爱液的阴茎送到仙蒂的嘴前,仙蒂张开口,轻轻地舔干净阴茎上所有的液体,有时她还会将那已经软掉了的阴茎含入口中,虽然阴茎已经垂软,但是仍然有近廿公分长,仙蒂大约可以含进十五公分左右,此时莱利还在努力干着她的屁眼。

  莱利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跨坐在仙蒂的胸上,用两只手捏紧她的乳房,开始干着她的乳房。

  仙蒂吐出乔的阴茎,试图用舌头舔我的龟头,不过双手还是抚摸着乔的肉棒。

  当我听到莱利的呻吟变大,最后射精在我老婆肛门里时,我也忍不住射了精,射得她满脸满胸都是,接着我将臀部往前顶,把阴茎插进仙蒂等待已久的嘴里,她把我阴茎上所有的液体吞进肚里。

  仙蒂持续吸吮着我已轻软掉的阴茎,我软弱地靠在床头,转过头去,看到莱利把阴茎由仙蒂的肛门中抽了出来,还发出“噗噗!”的声音。

  莱利首先开口:“天哪~~!太棒了!”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一边喘息,一边对仙蒂微笑,仙蒂用顽皮的表情对我微笑,白色的精液由她的三个肉洞中慢慢流出。

  “你吓了一跳,对不对?”她温柔地说道“不是只有我吓了一跳,”我答道:“我看你是吓了自己一跳!”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