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妻最爽篇


排版:tim118
字数:8045字

  一个春天的晚上,我丈夫唐尼正在聚精会神地看著一本画报。我从雪柜中取出罐装啤酒,摆到他的面前。

  「你放著吧,我喝过很多水了。」他说。但是,当我将啤酒给他倒满一杯时,他又咕咕地一饮而尽。不过,他的视线又立即盯著画报的版面。这时,我也转到他的身後,去看他手中的画报版面。真是突然令我大吃一惊。

  「唉呀,我以为你看到甚么哩!」我说道。因为我看到一幅醒目的彩图,那是一个女子正与两个男人做爱的情景。女人是手脚趴著的姿势,一个男人从背後向她进攻,而女子则替另一个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口交,好像津津有味似的,唾液直流,令人觉得她非常之下流。

  丈夫头也不回地对我说道:「这就叫」上下合欢「,你有兴趣试试吗?」
  我立即回答道:「没有!搞这种名堂的,都是变态的人物!

  我并非除了丈夫之外,就没有相识的男人,但是说甚么也不能接受这种性爱方式。

  我丈夫又说道:「最近有很多人玩这一个名堂,这种玩法,其实既不算变态,也不是病态。我们也来试一试好吗?」

  我看他那说话的表情,并非是说笑的样子,令我吓了一跳。于是我也坚决地说道:「你死了一这条心吧!你又不能像孙悟空一样,一个变两个。叫我去跟别人做爱,就算你肯,我都做不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竟然大声喊叫了。但是丈夫却淡淡地说道:「我总觉得我们以前那种单调的性爱方式,已经不够刺激!况且也不会有孩子。并不是我对你没有爱情,我祗是玩一些新鲜刺激的。同时想看一看我所心爱的女人,和另一个男人做爱的时候又是怎么样的!」

  这时我的心情很复杂,他说出小孩子的事,这是说到我的最大的弱点。因为经过身体检查的结果,证明我是不育的,若是我不答应我丈夫的话,他一定生我的气,或者会跑到别的地方与别的女人乱搞的。于是我祗好无奈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啦!既然你说到这种地步,我也没有办法,不过,若是你找一个有爱滋病,或者是梅毒性病的男人,那就对不起!坚决不干!」

  「这一点还要你担心?我是医生,这样的事难道我自己还不会知道吗?」丈夫好像很满足似地笑了。

  自这天以後,我心中很不踏实,混杂著恐怖与期待的心情度过我的每一天。
  大约过了一个月後,终于到了要真正玩「三人游戏」的日子了。

  这一天,丈夫从外面打电话回家提醒我道:「我就要带一个男人回来啦,你收拾一下浴室,作好让人家冲凉的准备吧!」

  我听完了电话,一颗心跳个不停。对手将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呢?我们又将用何种方式做爱呢?我正在如此这般地胡思乱想时,大门的门铃被按响了。

  「这位是我的妻子!请进,请进!」丈夫将我介绍给他所带来的男人。这个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是个体格◇梧的漂亮的韩国男人,可是他对我并不陌生,他就是留学时对我苦苦痴缠的金达德。虽然她是众多女孩子追求的目标,可是我讨厌他那花花公子的作风,所以并没有理他。现在,就凭他那看著我时色迷迷的眼神,证明他仍然是个非常好色的男人。听说他也已经有家庭了,不知我丈夫又怎样找上他的。

  「唐尼太太,多年不见,你仍然是那么漂亮呀!」他从我胸部看到腰部,再看到我裙子下面的大腿,他的视线扫遍了我的全身,我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你先去冲凉吧!」达德在梳化坐定之後,丈夫将我赶进浴室,然後也不知他们说了些甚么,祗听见两个男人吱吱喳喳地交谈起来。大概是因为想起此後即将开始的性爱之事吧,我的底裤都湿湿的了,脸颊像性爱高潮到来似的,泛起了红晕,两支眼睛闪闪发亮,浴室的镜面映照出我的脸孔,彷佛是另一个女人的脸孔。

  从浴室出来之後,看见两个男人正在津津有味地欣赏三级影碟,两人都看得非常投入。我对他们说「你们也去冲凉吧,浴室已经准备好啦!

  我丈夫笑著对达德说道:「我先去冲凉,你们坐坐吧!」

  客厅里祗剩下我和达德,电视里仍然播出男女交媾著的大特写之画面,我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是达德却称赞我丈夫私人珍藏的影碟很精彩。

  我丈夫很快就出来了。待达德进到浴室之後,我丈夫立即附在我的耳边说道:「等他出来你可以主动让他摸、让他和你性交,但是不要和他接吻,若他再提出要你替他口交时,你绝对不可答应!」

  「哼!你吃醋了吧!」我一边想,一边立即点头同意。而那边冲完凉的达德,却赤条条地从浴室出来了,我见到他胯下的阳具比我丈夫要长两寸。他在我身边坐下,我含羞地把身体转向另一边,想不到这时丈夫立即将我按倒在地毡上,扯脱了我的底裤。我的裙子就很快被脱去了,下半身完全暴露著。

  这时,我的丈夫把我的身体放到沙发上,抓住我的两支脚踝,将我的大腿高高地抬起来,让我的双腿分开。

  「快停手!不要这样,羞死人啦!」我立即用手掌遮住自己的肉缝,而达德则立即走到我跟前,他钻到我双腿中间,拨开我那捂住下体的双手。这时,我想到自己最神秘的部位,最令我蒙羞的私处完全暴露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热血立即涌向脑海,真是兴奋到了极点,而这个男人好色的目光又色迷迷地直盯著我那个神秘部位。

  这时,达德用那又温热、又柔软、又湿滑的嘴唇吻向我的下体,而且伸出舌尖撩拨著我的阴蒂。达德嘴唇的吸吮方式跟我丈夫又完全不同,他那硬硬的舌尖,强烈地刺激著我的下体,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被另一个男人性侵犯的感觉。
  「啊!你!」我被达德那舌头的巧妙的动作,搞得心情逐渐兴奋起来,立即要死要活的样子,实在受不了那种刺激,这是多么羞耻的事呀,我祗好用眼神向丈夫示意,要他快点救救我了。

  可是这时丈夫的两支眼睛发红,祗见他将眉毛一扬,整个脸孔都胀得通红的了。他望著我说道:「你感觉如何呀?舒服吧!刺激吧!当著我的面,被另一个男人舔著你的下身,你有甚么感想呀!」

  当我听到丈夫这句话时,我实在忍受不了,我紧张刺激得胸部一起一伏,扭动著腰身挣扎著,忍受著。达德不停地吸吮我的阴蒂,致使阴蒂发硬、充血。他还将两根手指伸进肉缝乱搅,集中在肉缝的快感令到爱液四溢,流到整个身底一片湿滑。

  我的双腿一抖一抖地痉孪著,我丈夫的双手这时也更加用力地捉紧著我的足踝,紧接著,我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高潮。大概女人的肉体被男人戏弄而达到一次高潮之後,心理上就会想让这个男人再干一次吧,我一面半闭著眼睛,不停地喘著粗气,一面等待著达德再度侵犯我的肉体,我竟然是越来越要了。

  达德笑著对我说道:「唐太太,这次我们两个男人一起和你玩吧!请你手脚著地趴下,我和你先生同时和你玩吧!」

  这个男人可能也已经到了再也忍耐不住的地步了,当我趴在地上,翘起著臀部时,一根男人的粗大肉棒很快就插入我的下体了。我那神秘的肉缝将富有弹性的肉棒紧紧地吸住,我虽然没有回过头去看是谁,但我知道那一定是达德的肉棒。
  「唐太太,请问我的这根东西与你丈夫的比较,是谁的粗大呀?你收缩著肉缝想一想呀!」达德笑著说。

  我没有回答,要论粗大,还是我的丈夫,而达德的则是较长而已。他的阴茎深深插入我的肉体,同时也动摇了我紧守妇道的信念。达德的双手揉捏著我的乳房,他的龟头一下又一下地撞击著我的子宫。我不敢抬头望我丈夫,然而我终于忍不住想呻叫了。就在这时,我丈夫站到我面前,把他那粗硬的大阳具喂进我的小嘴。我想到画报上的那个女人,现在我的处境正和她一样。可是我已经不再有什么下流的感觉了,我的阴道传来因为达德那根肉棒的抽插而引起的阵阵快感,我也努力地含吮著我丈夫的阳具,我终于又一次得到了高潮。

  就在这时,达德的阳具急促地抽插了几下,就深深地插入我的阴道,一跳一跳地在我的阴道里射出精液。我兴奋地吐出我丈夫的阴茎而呼叫著,然而我丈夫也在这时射精了。有几滴精液溅在我脸上,我急忙又把丈夫的龟头含入嘴里,让他在我口里射精。

  我吞下丈夫射入我嘴里的精液後,仍继续吮吸他的肉茎,然而他已经开始软小了。

  达德射精後的阳具却仍然硬硬地插在我的阴道里,他继续不停地抚摸著我的乳房。在这一方面,我觉得他比我丈夫要好一点,通常我丈夫一但射精之後,就迅速疲倦了,完事後的善後都由我来做。但现在达德不但给我高潮之後的抚慰,而且把我抱在怀里,要用纸巾替我揩抹。

  不过,在丈夫面前我仍然羞于让他动手,我夺过纸巾,捂住阴户自己走进了浴室,我拿下纸巾,见到阴道里淫液浪汁横溢。匆匆地用花洒冲洗过後,便用浴巾围了身体,拿了湿毛巾回到客厅,分别替我丈夫和达德洁净下体。

  我老公扯掉我身上的浴巾,要我赤身裸体地坐在他们中间继续看色情影碟。
  他们两个人四支手不停在我的肉体游移。两个男人一边玩我、一边观看电视荧光幕上男欢女爱的床上戏,一边顷谈。

  达德对我丈夫说道:「唐尼先生,你太太真漂亮,她是我和你同学时想追而追不到的美女,今天你总算让我如愿以偿了。为了多谢你,过两天请你和太太也到我家去,我让我太太也和你玩玩。好不好呢?」

  我丈夫笑著说道:「我当然好啦!不过,不知我们的太太赞不赞成?」
  达德抚摸著我的乳房问道:「唐尼太太,我老婆是绝对听我的,不知你肯不肯赏面到我家去玩玩呢?」

  我低头说道:「我也听我丈夫的。」

  达德笑著说道:「那就好了,一言为定,两天後刚好是周末,我们准备好晚餐,到时你们一定要去哦!」

  我丈夫说道:「好,就去尝尝你太太的手势。」

  达德笑著说道:「我太太不但厨艺好,她的口技也不错,你可以让她试试,然後和你太太作一个比较。还有,我太太除了小嘴可以令男人快活,她的前後都可以让我插进去耍乐,到时,我们一定要让她试试『前後夹攻』的味道。」
  我丈夫说道:「不过,我太太可能不喜欢这样,我们可不要勉强她才好。」
  达德笑著说道:「那当然啦!一切随她的兴趣,甚至她可以当观众,祗在旁边观赏我们三个表演啊!是不是呢?唐太太。」

  达德说著,就要吻我的嘴,我记得丈夫的交代,拧头避开了。达德没吻到我的嘴,就凑到我胸前吮吸我的乳尖,我望望我丈夫,他并没有表示甚么。我被达德吻得痒了起来,就把身体躺进我丈夫怀里,但是达德则把我的双腿捧到他怀里,双手在我的大腿、小腿以及我的肉脚抚摸起来。

  达德对我的玲珑小脚赞不绝口,他一边仔细地玩摸,一边说道:「唐太太,你的双脚怎么美,真是迷死人了,我恨不得一口吃下去哩!」

  我笑著说道:「金先生,我想你太太一定是没有脚的美人鱼,否则的话,她的脚一定叫你给吃了呀!」

  达德见我开始和他说笑,也喜悦地说:「可惜我太太的脚儿并没有像你这么美,否则我一定每天晚上抱著她的脚睡觉。」

  我笑著说道:「你真是一个恋脚狂!」

  达德认真地说道:「我承认呀!我想吻吻你的脚,可以吗?」

  我望望我丈夫,他随即说道:「阿德,今天我叫你来,本来祗想让我太太试试上下挨插的滋味以及看看我太太和其他男人做爱的样子,本来是到此为止了,想不到你还有许多取悦女人的方法和技巧,同时你又答应让你太太也和我做爱。好吧!你就尽管发挥吧!我就继续做观众,看你怎样讨好我太太,以及再让我看看你和她性交的表演吧!」

  达德闻声,好像受到鼓励,他首先把我的肉脚放进嘴里,他吻遍我脚儿的各处,并把我的脚趾含入嘴里吮吸,又用舌头钻舔脚趾缝。我被他舔得痒丝丝的,两条大腿不由得轻微颤抖起来。

  「很舒服吧!」达德很得意地问道,可是我没有回答他。他继续沿著我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我的阴户。他用舌头拨开我的阴唇,在我敏感的小肉粒打了两圈,我立刻情不自禁全身颤动。更要命的是他把舌尖往我的屁眼舔钻,我势没想到他会这样做,立刻动情了,一口阴水从阴道口直冲出来,然而他好像早有意料,立刻就用嘴唇吸吮,并且吞食了。然後他又孜孜不倦地替我口交著。

  这时,我很盼望他再来奸淫我,我想他再把那条长长的肉棒插进我的阴道里,但是他祗顾挑逗,并不予我充实的一插,如果不是我丈夫在场,我一定出声求他。
  这个要命的达德,他一边戏弄我,一边还用眼尾看我的反应,好像是在说:「你这个女人,过去我虽然不能得手,现在还不是要任我玩弄于股掌之下!」
  我闭上眼睛,竭力扮成死尸一般,然而我的腰和大腿却忍受不住冲动而情不自禁地扭摆著。还是我丈夫最清楚我,他出声说道:「老婆,你不要死忍了,我知道你受不住了,你尽管出声叫他插你嘛!阿德,你就给她几下爽的吧!你不来我可要来了,我可不能眼见我老婆让你折磨死呀!」

  达德抬起头来,望著我笑了一笑。他捉住我的脚踝,把我两条嫩腿高高抬起,我丈夫也过来帮手,他捏住达德的阴茎,用一种喂小孩子似的表情,把达德的龟头喂入我早已湿润的小肉洞。

  接著,达德一边摸玩我的小脚,一边把又长又硬的阳具往我阴道频频抽送。
  我丈夫也配合达德一抽一插,用两手有节奏地抚摸我的双乳。

  达德终于又一次在我的阴道里射精,他穿上衣服走了。我进浴室冲洗完之後,就和丈夫双双上床,我偎在他怀里说道:「老公,我被别的男人玩过了,你还会像以前那么爱我吗?」

  我丈夫把我拥在怀里亲热地一吻,笑著说道:「老婆,你并不知道,在今天这件事的背後,其实有另一桩交易哩!」

  我忽地从床上坐起来,惊奇的说道:「什么交易,难道你把我出卖了?」
  我丈夫拉住我躺了下来,他笑著说道:「你始终都是不够相信我。事情是这样的,阿德是我的同事,有一次我提起没有孩子的事,他就提出一个建议,也就是由他太太捐出卵子,而用我的精子培殖胚胎,然後放入你子宫,这样我们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这件事我已经亲自动手,正在成功地进行中了。

  前几天,我刚好看见阿德在看那本画报,我就把它拿来看了。我和他对两男一女的淫戏都同样有兴趣,阿德开玩笑地你反正不育,玩这样的游戏最适合不过,但是我一来自己贪玩,二来也想籍此多谢他,所以就答应了。但是这件事如果你坚决不肯,我仍然是不会进行的呀!「

  我捶了他一下说道:「还说哩!我曾有什么事和你对抗吗?不过,这次你可让他得偿所愿了,其实他正是你过去的情敌哩!」

  我把以前达德苦追我的故事讲出来。因为我丈夫一定很失望,不料他哈哈大笑著说道:「这么说来,我还是过胜利者哩!你别忘记,过两天我也可以和他太太上床呀!」

  我无话可说。丈夫又想和我干一次,我用讽刺的口吻说道:「你还是养精蓄锐吧!过两天你还得应付达德的太太哩!」

  我丈夫笑著说道:「你吃醋啦!今天我都这么大量,难道你倒小气起来了!」
  我没再说什么,我让他的阳具插入我的肉洞里,但是不让他动,也不让他射精。过了一会儿,因为疲倦的原因吧!我们都睡著了。

  周末晚上,我跟丈夫到了金达德家里。她们的环境和我们差不多,不过已经有两个孩子。吃完晚饭,阿德的妹妹来把孩子带到他阿妈家里。宽畅的大房子就剩下我们两对即将交换做爱的夫妇。我见到达德的妻子金太太表情很不自然。我虽然已经和她丈夫试过性交,但是在他太太的面前,也很不好意思。

  两个男人低声商量了一会儿,终于开始行动了,首先由我和阿德一起进浴室,浴室的门虽然大开,但这次因为我丈夫已经没有对我任何限制,我便听话地任凭阿德摆布。

  阿德向我索吻,我也和他湿吻。阿德的花样倒不少,他叫我弯下腰,双手撑在浴缸边上把屁股翘起,然後他把阳具从我後面插进阴道里,然後一边喷水一边抽插,他说这是个冲洗阴道的最好办法。接著他又仔细地为我冲洗全身。我们足足用了大半个钟头,期间我望向客厅里,见到我丈夫也和郑太太有所行动。他和她也在接吻和调情,我丈夫的手已经伸到郑太太的衣服里抚摸她的乳房,而郑太太的手也握住我丈夫的性具。

  我们出来後,就坐在沙发上干起来。我和阿德面对面地坐在他怀里,我的阴道里当然套上他的阳具。我的双乳紧贴在他宽阔的胸部,这种感觉非常美妙,不过阿德想摸我的脚,于是我转了一个身,背向他地坐在他怀里,仍然让他的肉棒插在我的阴道里。

  这时我可以好清楚的见到浴室里的春光,我看见我丈夫正在和金达德的太太一丝不挂地鸳鸯戏水,金太太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羞涩,祗见她正在帮我丈夫冲洗阳具,她不是用手洗,而是用她的嘴来洗。她是先含了一口热水,然後含著我丈夫的阴茎吐纳。见我丈夫脸上的表情和他那根高高翘起的大阳具就知道,他这时一定是很好的享受了。我丈夫也像阿德刚才那样,用他的大肉棒当刷子,替金太太洗刷阴道。俩人也在浴室逗留了大半个钟头才双双赤身裸体走出浴室。这时我见到金太太的身材非常标青。她的个子比我高大,是个运动员格的健美身材,她的乳房比我还硕大。

  不过我也有我的特点,喜欢小巧玲珑女人的男人可能会比较对我垂青。好像当前的阿德,还不是爱不释手地把我玩赏于怀中。我留意看看金太太的脚,她老公没有乱说,我的脚儿果然要比她的美得多。

  这时,金太太正式和我丈夫做爱了。她完全占主动,我丈夫祗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一切由身材健美的金太太代劳。她先替我丈夫口交,她的口技的精湛确令我自叹不如了,她可以几乎整条吞下我丈夫的阳具,而我如果学她这样,一定连刚才吃的东西都呕出来。我对阿德说道:「你太太实在利害,我比不上她。」
  阿德笑著说道:「你跟我玩的时候,可不要样样学她呀!你有你的好处嘛!我就是喜欢你和她不同的地方呀!」

  我把头一昂,吻了她一下说道:「我那有什么好处呢?你们男人呀!个个都是贪新厌旧,太太总是人家好!」

  阿德把插在我阴道里的肉棒动了动,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的好处往往是自己不知道的,除了你那一双可爱的肉脚,你的桃源洞也是足令我销〉模你没有生育过,所以你的阴道仍然非常紧窄而且弹性十足。祗要让我的小达德插进去,不用抽送我也是爽爽的呀!还有,你的阴户是没有阴毛的,替你口交就特别过瘾呀!」

  我把他的大腿一捶,说道:「没有毛都说好,你真是胡扯,我知道我们本国男人们都骂我们这类女人是『白虎』灾星,为了这样我都好自卑哩!」

  阿德笑著说道:「你真是太傻了,何必拘仅于世俗呢?如果我们都羁于传统,今天晚上那能玩得这么开心吗?你看那边,我太太和你老公已经接近高潮了。」
  我望过去,果然见到金太太正在我丈夫的怀中扭腰摆臀,她已经气喘吁吁,粉面通红。我也见到我丈夫的肉棒正被她毛茸茸的阴户吞入吐出,他也脸红耳赤,双手捧著金太太的白雪雪的粉臀。

  我悄悄在达德耳边说道:「阿德,你抱我到床上,狠狠地干我几下吧!」
  阿德立即让我转过身,双手捧著我的屁股,以一招「龙舟挂鼓」的花式,边把肉棒往我阴道里频频抽插,边把我抱向房间里走去。到了房里,阿德正要把我放下,我却要他多抱一会儿,阿德果然听话地抱著我在房间里团团转。

  这个阿德,我开始觉得他有点儿可爱,我可以对她呼呼喝喝,不像我平时要对我丈夫那样惟惟诺诺,真有另一种趣味,我不禁对他好感起来。于是,我深情地递给他一个香吻,并叫他把我放到床上。阿德好像受到了很大的鼓励,他轻轻地把我放到柔软的床褥上之後,就给予我无数感恩带德的吻。他吻遍我身上所有的部位,我被他弄得痒不可支,祗好叫他开始干我。

  阿德一声「遵令」,立即握著我的脚踝,把我的双腿举高,接著就把他的肉棒凑过来,我也伸手把他的阴茎带入我的肉洞。阿德努力地抽送,他把我的快感带上高潮。在我欲仙欲死时候,他的精液在我阴道里疾射。

  这一个晚上,我就睡上阿德的床上。半夜里我觉得阴户湿淋淋的,就悄悄起来冲洗一下,我见到我丈夫和阿德的太太睡在另一个房间,他和她一丝不挂地互相搂抱著,样子还挺亲热,我心里有点儿觜醯摹;氐桨⒌律肀撸见他睡得很熟,我却翻来覆去睡不去,于是我把他软软的阳具含入嘴里吮吸,吮了一会儿,阿德就醒来了。他见到我吮他的阳具,高兴地坐了起来,他问我可不可以在嘴里射精,我点了点头,然而他想再往我阴道里抽送一会儿,我当然依他了。

  这次我采取主动,我坐到他怀里套弄,在他要射精时,我含著他的龟头让他在我嘴里发泄,我吞了他一部份精液,却含著另一部份和他接吻,阿德皱了皱眉头,终于和我分享了他的精液。

  之後,我们两家有来有往,过著丰富多彩的性生活。有时,我观赏我丈夫和阿德一夹攻阿德的太太,而当遇上她来月经的日子,我就要被他们轮流或者一起淫乐。不过我和阿德太太都玩得很开心。这次我回去後,将会接受种殖我丈夫和金太太的受精卵。

  如果手术成功,我将会有自己亲生的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