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引言: 

  看标题,大家应该知道本PO文的大致内容了:一个聊了好几年的QQ聊友,花15块买了3朵玫瑰就去把她给办了。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很平常的一夜情(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下午情),每天都在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群中上演。在昨天的《扬子晚报》看到一版,是关于什么《今年,我们不出轨》的宣言。简单的看了一下,无聊之极,人是欲望的动物,为何要压抑自己的本性呢?再说了,要宣言的话,搞什么“今年我不出轨”,有种来个“今生我永不出轨”!再说了,你不出轨,我不出轨,大家不出轨,那不又回到了毛泽东时代的禁欲年月了吗?避孕套厂不要倒闭?钟点房酒店也要倒闭了。 

  介绍一下女主角:苏北某地方人(我也忘了,好象是淮阴的吧)。大概25,6岁左右。来常州打工已经好多年了。身高163左右,体重大概55KG左右,长相一般而已,身材也一般,特别是牙齿有点“地包天”,又称“招下巴”,让人看了很不爽,不过,实际操作之后发觉身上的皮肤不错,奶子也很大,屁股也很大。 

  发生时间:去年下半年10月份左右发生地点:常州某老小区,MM租住的两居室。 

  该女是我在大概2年多前就在QQ上聊天聊上了。具体怎么聊上的也不记得了。应该是在聊天室先聊起的吧。那段时间,我的空闲时间也比较多,对QQ聊天也充满热情,而且也确实搞到几个不错的MM,于是越发的聊天聊的欢了。 

  和该MM的聊天也就很平常,东拉西扯的,女人总是喜欢找人倾诉,其实你只要做好一个热心的听众就可以了。其它时间你完全可以和其它几个女的一起聊天。该女就是个倾诉狂(为什么沧桑遇见的MM都是倾诉狂?难道是沧桑我表现的象心理医生???”,无非是说她的工作如何不顺心(当时她在步行街卖鞋),靠!一个苏北女孩,又没文凭又没姿色(后来得知),能有什么大发展,不郁闷不要倾诉才怪。不过我还是表现的非常热心,还假模假样的鼓励其生活的勇气。同时不忘将话题往“有没有男朋友?平时喜欢干什么?什么时候有空出来见面……”。但是该女一直不答应出来见面,要是换成现在的我,早就和她说88了。不过那时由于对QQ聊天的兴趣比较浓。即便这样还是经常和她保持聊天的关系大概有半年多之久。 

  MM聊天都是在网吧里的,我要求看过视频,但是MM经常就是以该网吧没有摄像头为由推辞。不过那时候好象确实有不少网吧没有配备摄像头。不过我已经猜该MM应该长的不咋滴,于是就没有多大兴趣和她多聊了。基本上有聊也是应付应付的。直到某一天,该MM一起同租房住的小姊妹买了台电脑,她们还装了宽带就在家聊了,还配了个摄像头。MM终于肯面对摄像头让我一睹她的真面目,虽然我知道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还是忍不住想看看的,毕竟不想我和她聊了那久的天中所打的那么多字白辛苦啊。但是等我一看到视频的时候,还是非常的失望,非常平常的一张脸,和大街上那些普通的打工妹一样。尤其是她的牙齿有点“地包天”,俗称“招下巴”,让人看了很不舒服。于是看了视频后,我无语了半天,MM也知道我嫌她丑,所以没多久就关了视频,也不怎么说话。 

  于是,我们就这样从此不聊天了,好比前几年盛行的“见光死”一样。虽然沧桑我当时表现的似乎卑鄙了一点,但是再想想,我们这些老狼花那么多时间,精力,躲着老板,瞒着老婆,和她们聊天容易吗?不说长的多美吧,那也不能长的太她娘的寒碜啊!这不是耍人(狼)吗!?拿一句老话来说“长的丑不是你的错,但是长的这么丑还上网吓人就是不的不对了!”之后沧桑由于在网上孽债太多,所以经常是隐身,后来干脆那个号就不怎么用了。虽然偶然用时看到她上线,也不会去多搭理的。 

  原本我和她就象太多太多的网友一样,匆匆而过,从此老死不相往来。直到去年的十月左右的某个下午。我打开这个QQ号,由于长时间不上,好友栏里的头像基本上全是灰色的了。直到后来听到“咚咚咚”的上线的声音,是一个MM的头像。好在我一直是用一台电脑上网的,所以聊天记录一查就出来了,原来就是她。于是现身和她打了个招呼。很惊讶的是该MM居然还记得我,我当然少不了一大串谎言,说自己这一年多来如何如何的工作繁忙,极少极少有时间上网上QQ了。MM好象相信了,问我:你怎么还记得我啊。靠!当然记得你了,你的“地包天”那么有特色!哈哈,当然这只是肚子里的想法,嘴上还是要说如何如何的想你。 

  其实,那天下午和她的短暂聊天也就是无聊,随便逗着她玩玩的。顺便打开她的QQ相册,看到里面有几张生活照片,和所谓的艺术照片。好象没以前那么难看了。当天下午和她到是谈了不少废话,她说她现在没工作,息在家里,男朋友养着,不过男朋友很忙,不怎么在一起,她还是和小姊妹合租。后来,还把她的新电话号码留了给我,我当然也把我的号码留了给她(当然是买春专用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