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丝爱意


排版:tim118
字数:10390字

  舒坦的沙发床上,我爱不释手地搓玩着丝丝那两团滑腻的乳球,它们是如此巨大和充满弹力,我把它捏在掌中搓圆弄扁,时而用手指拈起发胀的奶头,把那粉红色的乳晕扯得长长地凸了出来,然后该它强力地弹回去,弄得那白如羊脂的奶球左摇右摆,荡出一圈一圈摇曳的乳波,煞是好看。

  丝丝柔顺地伏在我结实的胸膛上,满足地回味刚才前所末有的快感,她想不到我这个小伙子如此强壮和勇猛,尤其是当我向她的阴道射精的时候,简直好像一团团滚烫的热液,直射到她子宫深处,把她的灵□也彷佛也射了出来。

  她金黄色的头发凌乱地挂在头上, 尖上还残留着点点激情过后的汗珠,一闪一闪地。我把她矫佣妩媚的脸孔轻轻抬起,深深地吻在她微张的两片樱唇上,姿意地把她诱人的香郁郁的舌尖啜进嘴里,像馋嘴的婴儿,不停地啜吸着她源源不绝的香液。

  我真想不到有这般艳遇。在内地,我根本没有结识过女孩子,但一进入这间高校,可能由于全校便祗有一个大陆来的男孩子,比较引人注目,在学校里我是最受欢迎的一个,女生们主动地约会我,其中丝丝一夥,兴四个人,每个都生得如花似玉,各有各的娇美,身材更是空前绝后,每当她们向他谈笑的时候,我便忍不住心猿意马,尤其是她们其中珊珊,更是全校的校花。

  丝丝今天借温习的藉口来到我家中,引诱我做了生平的第一次性交,命我懂得做爱原来是世上最快乐的事情,但现在做完后,我却有点儿不安,因为我曾答应丝丝,今晚要当作她的生日礼物,送给她的死党珊珊,而且还得把阴毛全部剃掉。

  我不知究竟为什么会答应这样的做法,大概是为了丝丝的美丽胴体而答应了她这种异乎寻常的荒唐游戏吧!

  正当我想得出神的时候,丝丝已把我按下,仰卧在床上,在我仍然软小的阳具上喷了一口剃须膏,不一会子,她已经替我把阴毛完全剃光了,一条光溜溜,仿似初生婴儿似的阳具,胖嘟嘟、红艳艳。

  我正感到说不出的尴尬别扭,她却哈哈地笑了上来,笑得前俯后仰,把她的大奶子抛得上下荡来荡去,我尴尬地想用手去遮掩,却一把给丝丝挡开,她就像欣赏艺术品似的盯着我光滑无毛的阳具说道:「哈!想不到剃毛后的阳具如此好看,你看,光溜溜的好像要比我的奶子还要滑腻,怪不得,珊珊那么喜欢光秃秃的阳具了,她还说呢,舐啜阳具时,阴毛在口边撩来撩去,又污浊又呕心,光滑无毛的便不同了,又好吃又乾净。

  唉!真舍不得把你当礼物送给她了,但谁叫她是我的死党呢!「

  深夜的舞会上,我从礼物箱中站起来,我不知珊珊的生日会有多少人参加,我紧张地用手掩着下体,在柔和的灯光下,我看见隐隐约约地有八、九个人,其中有三个是男孩子,他们是丝丝、雪莲和嘉嘉的男朋友,另外二个年轻的女孩是珊珊的妹妹小颖和雪莲的表妹阿心。

  当我赤裸裸地站起来的时候,祗听见全场一片尖叫和拍掌声,我羞窘地用力掩着那光秃秃的阳具,依着丝丝先前的吩咐走到珊珊面前,说了声「生日快乐」,全场立即给予热烈的掌声。

  我以为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正要穿回衣服的时候,丝丝走了过来,一把将我的手拨开,祗是一条寸来长、光溜溜的肉虫儿,死气沉沉地吊垂在阴囊上,而且阳具连卵蛋也给丝丝用红色丝带结了一朵蝴蝶花,说不出的可笑有趣。

  她指着我的阳具说道:「珊珊,这是我特别为你挑选的生日礼物,你可要好好的享用,不要客气啊!」

  我当堂呆了,想不到丝丝这么顽皮,让我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由于紧张,我的阳具更萎缩得不成模样,而且还光溜溜地暴露在众人面前,祗羞得我抬不起头来,连耳根都红了,祗听得一片叫好声,夹杂着男孩子的笑声,彷佛在讥笑我,女孩子的议论声,把我羞得恨不得有个地洞钻进去。

  珊珊走到我面前,抬起我的下巴,「渍」的一声,在我唇上吻了一下,然后细心地解开缚在阳具上的丝带结,用手轻轻地搓弄一下我的阳具,一面把我推到餐桌边,使我仰卧在餐桌上,我的阳具更加夸张地暴露在众人面前,我无助地望向丝丝,希望她能替我解困解窘,但丝丝祗是捉狭地向着我笑。

  珊珊一面逗弄着我的阳具,把它的包皮套上推下,一面向大家道:「多谢你们来参加我的生日会,现在就开始各自找快乐吧!」

  她首先把身上的吊带裙褪下,一具无懈可击的美丽胴体便出现我眼前。她的乳房浑圆而高耸,粉藕色的乳晕就如同花塔 似的屹立在乳球上,随着她脱衣的动作颤颤危危地不住抖动,好像要向我点头招呼似的。

  她的腰肢细小而柔软,夸张的臀部令她的身形更加突出,就好像一个葫芦瓜似的玲珑浮凸,全身的肌肤白如凝脂,好像白雪一样,令她浅粉红色的光滑无毛的阴阜更加突出,就好像涂了胭脂一样,中间是一条深深的肉缝儿,两边凸出乓些娇嫩的肉芽儿,说不出的可爱。

  除了小颖和阿心两个小女孩外,各人都已脱去衣服,赤裸裸地相对,一时间祗闻肉香四溢,乳波棍影互相辉映。各人都找地方寻欢去了,祗有小颖和阿心没有男朋友,她们便走到我身旁,好奇地要看珊珊跹对付我。

  珊珊在我的阳具上喷了一口口沙律酱,用舌尖卷吃着,当她的舌尖扫过阳具和卵蛋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刺激,羞窘的心理逐渐平息,阳具亦好像开始回复生气,尤其是当珊珊一口把我的阳具连卵蛋含进她口中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兴奋,我的阳具如同跌进一个小形的暖水炉里,又湿、又热、又软、又滑,爽死了。
  我的阳具开始膨胀,由二寸变为三寸、五寸、七寸,最后竟然足足九寸长,把珊珊的口腔都胀得满满的。珊珊突然觉得阳具的变化,她首先发觉那软小的龟头忽然暴胀起来,而且不断涨大,她真恐怕它就此胀破,她已不能同时把卵蛋也含在口里,她把卵蛋吐了出来,但阳具就如同吹了气的橡皮棒似的不断胀大,不断地撑着她的口腔,她祗有一节节地把阳具吐出,最后她祗能含下龟头和小小一截阴茎,巨大的龟头把她的口腔塞得满满地,热烘烘的,随着她口腔的套动,肿胀的龟头冠状棱边不停地括着她的口腔,那犹如剥了壳的超级大鸡蛋似的龟头好像随时要钻进她的喉心里去。

  「我的天呀!」珊珊娜惊叫一声,尖叫声把其它人引得由房里跑了出来,祗见珊珊手中握着的是一根粉剌刺、肉腾腾的肥大阳具,龟头暴突就如同一顶夸张的红色的消防帽子,油光闪闪,说不出的威武。

  「这是怎么回事呵!他的阳具可以胀大五、六倍,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哇!美死了,这是我有史以来见过的最英俊坚挺的!」

  祗听见吱吱喳喳一片女孩子的叫声,一瞬间,我身旁已围满了女孩子,我感到腹部以下都给一个个不同形状而充满弹力的乳房压着,就像被无数个气垫在替我按摩似的,说不出的舒服和受用。她们七手八脚地把玩着我的阳具,有一个更用力攀下我的阳具,然后随即松手,让它强力地反弹回去,祗听得「啪」的一响,我的阳具重重地反弹回小腹,换了了周围一片赞叹声。

  「多坚挺啊,我就从没有见过一个比他更坚挺的阳具,真是神奇,我们平时累累赘赘的看上去足有五、六寸,但勃起时才祗那么七、八寸,而且半软不硬的,比起这根阳具,真是没法比呢!你看,它多凶,好像要吃人似的,多可怕啊!」
  接着,我感到龟头和卵蛋同时给两个热烘烘的小嘴吸啜着,一头给滑腻的小舌不停地卷绕逗弄,卵蛋给口腔疯狂地吸啜,好像要把它扯掉似的,我从未试过同时让两个女人一起吃我的阳具,祗感到无比的刺激,不禁轻声呻吟起来。
  小颖一直站在我左面,出神地看着那些女孩子乱七八糟地把玩着我的阳具,我正感上身空虚,就把左手一伸,突然地把她拉了过来,她脸红红地瞟了我一眼,微一挣扎,然后顺势俯倒在我胸前,她还是一个处女,虽然她间中亦与男朋友接吻和爱抚过,但却从未看过男男女女赤裸毫无保留的做爱场面,祗看得她心如鹿撞,她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便给我吻上了,我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不停地撩动,又把她软棉棉的小舌吸进口里不停啜吸,祗把小颖的情兴撩得更加高涨。

  她轻轻挣开我的拥吻,胸部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她穿着的半截松身恤衫被我不知在甚么时候顺手拉了下来,一对发育得完美无暇的奶子就在我的嘴边,它们不是太大,但微微翘起,犹如牛奶蕉似的翘在胸前,乳晕和乳头的颜色浅得就如同乳房一样,如不是仔细观察,两个乳房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浑圆无暇,根本看不见乳晕乳蒂,真是上帝的杰作。

  我可不客气,抬起头一口就把吊在嘴边的乳球吸进嘴里,一支手轻握捏着另一个可爱的乳房,那时我还不知小颖是否已经人道,但看上去她是如此年幼和矫嫩,所以我不敢太大力吸啜和搓弄,恐怕弄痛小颖。

  他轻轻地把吸进口里的乳房细细地吻着,用舌尖轻轻卷扫着那微凸的小颗粒,用手轻轻摩擦着那滑如凝脂的乳房,那是充满弹力和生命力的,坚挺得就如二座小肉丘,我还感到乳房里一口硬硬的乳胚,由于我的搓弄而在乳球里滚动,她的乳房看来还末发育完成,但已是如此饱挺,如果完全发育,真是男人的至宝哩!
  小颖开始呻吟起来,她看见自己洁白如雪的奶子给我爱怜地啜着,一下子,她的母爱本能便由乳头引了上来,她觉得我就好像她自己的儿子一样,于是自然地,她便把她的奶子向我口里塞进去,压扁后的乳房使我的 子都埋进乳房里,使我尽情地嗅着那少女芬芳的乳香。

  小颖的裙子祗是用布卷成,膝间打了一个结,我很容易便摸索到她的私处,我轻轻一拉,小颖的裙子便滑掉地上,我沿着她优美的孤弦轻轻地抚扫着小颖潭圆而结实的臀都,一面还不断轻啜着那香郁郁的奶子。小颖没有穿内裤,很容易,我便找到我要找寻的地方,沿着股 ,我摸到一块又凸起又凹下去的肉丘,肉丘上生了短短二、三分的茸茸毛儿,稀稀疏疏的,我用手去撩动着凹下去的缝 ,那里已经湿淋淋的一片,缝 已经因情兴而大大地张开,我的手指很容易便触到内里热腾腾颤抖抖如花瓣似的嫩肉上,把滑潺潺的淫水逗得不住往外渗,小颖不安地扭动身躯,男人的口和手就如魔术家似的把她带到轻飘飘的仙境。

  这时各人都已经回房继续他们未完的游戏,珊珊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我祗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小颖。珊珊紧拥着我,深深地吻在我的唇上,她的香舌便已滑进我的口里,她巨大的乳房如同两个气垫似的搁在我的胸膛上,压得我们都透不过气来。

  我把珊珊的大乳房推高起来,那春情勃发的乳头已高高地翘起,就如同二颗鲜红的叶子似的等人采摘,我俯下头去,用牙齿细细嘴嚼那半寸来长的嫩红乳头,珊珊亦俯下头去,让我含啜着另一颗肿胀的乳头,我互相交替的啜着、咬着,祗把那二颗乳头逗得更加胀大,就如同二粒熟得快要掉下来的果子似的。

  珊珊捧着她硕大的乳房蹲下身来,用乳头去夹着我的阳具,轻轻地沿着我的阴茎上下磨擦,祗把我龟头上马眼逗得流下一条黏黏长长的液线来,就好像一条透明的鱼丝似的,随着我的抖动,凌空飞舞,把珊珊的乳头乳晕都弄得湿淋淋的。
  我耸起臀部,把一根又热又大的阳具挤进她的乳沟里,我的阳具如同埋进两堆火热滑腻的肉包子中,说不出的快美。

  珊珊的乳沟给我的肉肠挤了进来,光秃秃的卵蛋就如同一个滑溜的球子似的,沿着她的小腹上下滑动,说不出的舒服有趣。我不停地在她的乳沟中滑动,珊珊亦配上合拍的动作,含啜着那由乳沟中滑到她嘴边的龟头。

  玩了一会儿,珊珊把我按卧在地上,跨骑到我的身上,用手扶着我的阳具带到她的阴道口,她早已湿润得不得了,很容易的,巨大的龟头已经陷进充满弹力的窄小阴道里头,珊珊放开握着阳具的手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沉下去,把我阳具整条都吞噬了。

  完全没有阴毛的遮挡,我很清楚地看见两个可爱的性器官交接的情景,龟头最初是抵在一个微微张开的小口,当珊珊向下沉的时候,整个小口都给撑开,特大的龟头便这样纳了进去,把饱满的肉阜儿胀得更肥美,随着每一寸的进入,又把阴唇给带了进去、把肉阜顶得向内凹了进去,肉与肉的相连处,一丝黏黏的水渍沿着阳具流了下来。

  我的阳具已给套进一大半了,但这时,珊珊提起阴户把吞进去的阳具又吐了出来,顺带把大阴唇和小阴唇也给勾了出来,红艳艳、水淋淋的,就如从油里浸过似的,闪闪发光,而且好像花瓣似的覆在龟头周围,就像头上戴了一顶肉红色的帽子,好不可爱。

  珊珊把阴户沉下,不停地上下套动,我祗觉得阳具如同挤进一个紧窄而充满弹力的橡皮套子里,整条肉柱给又热又滑的嫩肉紧箍着,又酥麻又快美,我很快便配合珊珊的动作,当她沉下来的时候,我迎上去,她抽离的时候,我亦沉臀拉开,我们的功作越来越快,渐渐带起一片「吱唧,吱唧」的水声,珊珊畅快地呼叫着、舞动着,随着她的动作,她白生生的奶子就如同风中的气球,在我面前抛上抛落。

  我张口接过抛过来的奶子,狠命地吸啜,另一支手亦捞住一个乳房,用力揉搓,祗把那浑圆的奶子搓得又圆又扁,好像厨师手下的面粉团一样。

  我很想把整根阳具送进她可爱的阴户,但是珊珊总是及时避开,使我不能整根插进去,快把我难过死了。珊珊套入七寸长的一截阳具后,它已不能把其馀的两寸套进去,她感觉阴道已被填满了,再把其馀的一截套进去岂不是要被它插穿。所以每当我想尽根插入的时候,她便提起阴户,不让它更进一步。

  这时,我的阳具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沿着窄小的阴道一路烙进去,祗烙得珊珊的阴道舒服极了,尤其是它暴凸的龟头,不时冲 着她快感中的子宫,软溜溜的,麻酥酥地命子宫产生一阵阵难言的新快感,我怒突的龟头棱角就如同倒勾似的,不停地勾括着阴道的嫩肉,真是美死她了。

               O-WJ-2

  她的分泌不停地渗了出来,把阴道都填满了,我的阳具就如同水枪的活塞子,不停地抽压着她渗出来的淫冰,「吱唧、吱唧」的声音越来越响,交杂着珊珊高潮叠起的哼叫声,就像一首销□的乐章。

  珊珊就如同一支野马似的在我身上驰聘,她拗起腰来,将含在我口里的奶子扯得长长地,最后「卜」的一声,由我口中弹出,疯狂乱舞着。她的身子再向后仰,两颗乳球就如同肿胀的氢气球似的高耸地升立在她的酥胸,随着她的动作左摇左晃,好像在向天空膜拜似的。她不知已经来了多少个高潮,一浪接一浪,而现在,一个更大的高潮正在来临,子宫好像痉孪一样,不停地收缩,她的阴道口就如同垂死的鲤鱼嘴,一张一合着吸气,磨擦着我火炙的龟头。最后,她瘫软了,无力地伏在我身上,呼呼喘着气,她臀部的动作静了下来,全身都给汗水湿透,一动不动,我正插得高与,这下子可就难过死了,我怎可就此停下来。我一反身,把珊珊反按在地上,一下子跨上去,阳具依然紧紧地插着她颤抖着的阴户。
  我把珊珊的双腿压向她的肩膊,她光溜溜、粉腻腻、滑潺潺的肥美阴户便高高地耸露在我的眼前,我开始主动抽插着,珊珊想挣扎,但她现在已全身酥软,又怎能把我推开呢?于是,她就如砧板上的羔羊,给我按着,由慢而快、由浅而深,最后我把整根九寸长的阳具全根插入,连卵蛋都压在她的阴户上,她的子宫仿如给挤进胃里去,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又再升起,而且此先前更加强烈,她无力地把身子左摇右摆, 子里「咿咿呜呜」地哼着,而我现在就如同一个疯狂的武士,把九寸长的阳具尽情插弄她娇小的阴户,我简直想连卵蛋都要挤进去,祗把珊珊插得死去活来,一阵阵酥酥的感觉由子宫升到脑溕,眼里浮起一圈圈快感的光晕,她的阴精已不受控制地狂喷而出,好像缺口的山洪,流过不止。她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扩张了,她尝到有生以来第一次最巨大的高潮,她双跟反白,纤巧的 子一动一动着,口唇不受约束地张开,她终于给我插得昏死了过去。
  小颖一直在旁观看,这时她看见姐姐面色苍自、口角流涎,好像死了似的,她不禁大吃一惊,赶快用力把我推开,祗听见「卜」的一声,如开香槟、如燃炮仗,我的阳具由阴户脱出,带出一团团好像肥皂泡似的阴精,从狂张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把地面都弄得一团团污渍。

  我整根阳具连卵蛋亦是一团团的淫水,阳具不停地抖动着,把沾在上面的阴精抖得点点滴滴地掉在地上。由于阴精的滋润,我的阳具好像更加粗壮了,而且湿润得闪闪发光,骄傲地直立在小腹上。我正插得红了眼,见到小颖正伏珊珊身旁,那小女孩优美而充满青春的躯体,令我更加淫兴大发,我一把将小颖反过身来,第一时间跪在她双腿之间,使她不能合起双腿。

  小颖大吃一惊,她知道我想做甚么,虽然她先前肯让我又吻又摸,但那祗不过出于少女的好奇,她还是处女,如何能承受这根巨大阳具的抽插,她极力地挣扎,可是我已把她的双手按过头去,我的上身重重地把她压着,使她动弹不得。
  小颖正想大叫,又给我用口及时封了,她祗能发出微弱的咿呜声。

  我让出一支手来,把那根湿淋淋的阳具带到小颖的阴道口上,我略一用力,庞大的龟头已把阴道撑开,半颗龟头已陷进阴道内,尤于她的阴道实在太窄了,我已经不能再推进,何况龟头就如同顶在一块强力的弹弓网上,强大的反弹力好像要把闯进去的龟头挤出来似的。

  我大吃一惊,好不容易才弄进去,又怎肯让它逼出来呢!我连忙用力一沉,「吱」

  的一声,整个如巨形鸡蛋似的龟头已全部挤了进去,由于极紧窄的阴洞挤压,我的龟头隐隐作痛,里面的阴道嫩肉就如同推土机,好像要把他的龟头推出来。她的大阴唇就如同喉码一样,紧紧的包着凹下去的龟头沟,而我硕大的龟头棱角亦好像倒勾似的,勾着她的阴唇,结实地把龟头藏在阴道内。

  小颖痛得双眼翻白,浓浓的柳眉紧皱在一起, 尖渗出一颗颗汗珠,她张口叫痛,但立刻给我从她贝齿间啜出她的香舌,叫也叫不出,她祗急得眼渗出泪来。
  那时我并不知道小颖还是处女,但感觉她的阴洞实在太小了,所以我也不敢疯狂乱插,恐怕撑爆她的阴户,我小心地探入,又温柔地拉出,来回在闯过的洞 中进出,直至我感觉到开发过的地方没有先前那么狭窄,才再向前推进。
  小颖可惨了,她从未被人开发过的肉洞就如给一个巨大的圆球挤了进来,把狭小的洞口活生生撕裂似的,赤赤地痛作。而且更难过的是那种胀破的感觉,就如同吃饱了的人,胀得得有点儿难受。

  我的阳具就好像穿山甲般,向前开戳,把她如鸡肠般细小的阴洞撑得好像猪大肠一般,祗痛得小颖冷汗直冒。

  当我把阳具抽离时,她不禁轻松地透了一口气,那种令她有如呕吐的胀痛感觉也随即消失,但不多久,我又把我的阳具沉下,把那种又胀又痛的感觉再一次塞进去给她,可真把小颖难受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颖的阴道已给我开发到了尽头似的,但我低头一看,祗不过才进入四、五寸,还有老大一截留在外面,我的龟头 到一个硬硬的小东西,巨大阳具始终无法整条挤进去,这个地方硬硬的,也好像我的龟头,虽然和我的龟头 撞,但也可以挤开,原来我已经到达小颖的子宫口了。

  我转动一下身子,用手重重地压下小颖的左腿,由于这下转动,小颖的盘骨就如同一扇活门似的向外一分,我的体重把龟头硬挤了进去,祗听见小颖惨呼一声,她的子宫口已给龟头挤开,从中间重重地穿过去,小颖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合起,立刻,那盘骨的活门又再收窄,把我的龟头紧紧夹在中间,祗痛得我毗牙列嘴,想把阳具拔出来,不过却给盘骨紧紧地锁着,这回真是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了。

  我痛苦地抬起上身,双手狠狠地把小颖的双腿分开,立刻,盘骨的活门又微微地打开,我顺势一拔,祗听「卜」的一声,龟头已脱出盘骨的封锁。

  我舒服地透了一口气,小颖的子宫给我一撞,也 得她子宫内阵阵酥麻,她的子宫从未被侵入过,祗觉得一股前所未有的软软骚麻感由子宫内直心胸。立刻,她有一种泄尿的感觉,她死忍着,但好像一个失禁者似的,她的淫水已不能控制地流了出来,祗把小颖羞得满面通红。

  随着小便的感觉,她全身的精力也彷佛冲了出来,她虚脱地瘫软在地上,连呼叫的力气也没有。

  房间内的各人已一早玩完了,丝丝和她们的男朋友睡了,而雪莲却还未满足,他的男朋友真没用,第一次祗刚开始便完蛋了,雪莲祗好等待他回气再上,可是无论她怎样挑逗,她的男朋友都没法再抬起头来,足足弄了个多钟头,把雪莲弄得大发脾气,狠狠地用皮鞭抽了她的男朋友一顿,祗把他打得死去活来,这时,她聪见小颖的惨声,急忙跑了出来。

  她首先看见珊珊好像反了肚的青蛙,双手双脚扭曲地仰卧地上,好像死去似的,她急忙跑过去,把她扶起,珊珊微微张开双眼,有神无气地看了雪莲一眼。
  「你怎么了?」雪莲急问:「你觉得怎样呢?」

  「没甚么?」珊珊气若游丝地说:「我祗不过给他插得死了过去,啊!我这次真的舒服死了!啊!雪莲,你快看看我的妹妹怎样,不要给他插死才好。」
  雪莲这时才看到珊珊的妹妹正被我按着,我那粗硬的的阳具正在小颖饱满而窄小的阴户内进出,小颖亦好像死鱼似的,双目紧闭、口角流液。

  雪莲急忙上前喝止,但我正专心的抽插着,根本听不见雪莲的叫声。雪莲顺手把手上的皮鞭向我背上抽来,「啪」的一声,祗痛得我跳了起来,怒蛙似的阳具脱出小颖的阴户,小颖的阴道就如同一个深洞,不停地抽搐着,从洞口流出一团团乳白而带着血丝的阴液,从她的阴户和腿 溢流。她的阴洞每一次抽搐便缩小一点,最后恢复成为一个幼细的小孔,她那鲜红的小阴唇也缩回洞里去,祗留下大阴唇轻微地抖颤着。

  雪莲把我鞭打,一下子便又把她的虐待心理引了上来,她看见我结实的身体,那光滑无毛的阳具就如同一条肉柱地举起,淋漓的阴精沿着那圆鼓鼓的卵蛋向下滴,紫红色的巨大龟头好像在向她挑逗似的,雪莲把手上的鞭子一挥,便又向我打去,我这次有了防避,我一闪身躲开了。

  祗见皮鞭捏在一个美女身上,她的上身用皮索子捆着,把一对圆椎形的巨乳捆得更加高胀,她左面乳头上穿了一个金环,金环下吊着一个小铃,当她活动时就响起一连串「叮铃叮铃」的声音,好不有趣。她的纤腰束了一条金腰带,脐下的阴毛也经剪短和修饰过,好像一条长方形地伸向阴阜,阴唇上一根毛儿也没有,她的大阴唇发育得太夸张了,就如同一朵喇叭花开放在阴缝外似的,她的大腿内侧贴上蝴蝶纹身纸,全身都散发着野性的味道。

  我给雪莲抽了一皮鞭,背上隐隐作痛。我一把夺下皮鞭顺手一扯,把雪莲扯得直向我的怀中扑来,一个香郁郁、软绵绵的美女胴体,投进我的怀里,我也不客气,双手已握着她一对坚挺的乳房,玩弄着乳头上的小铃铛。

  雪莲突然狠狠地在我小腹上一扭,祗痛得我大怒起来,一把将她的左手扭在背后,把她的上身按得俯下头去,我的阳具已藏进她肥大的臀 中,好像热狗似的夹住,她的臀部给我按得耸了上来,两个好像乳球似的大白屁股高高耸起,我狠狠地朝她的屁股上打下去,「啪」的一声,屁股上的嫩肉给打得抖抖颤颤,在白得发亮的白肉上留下一条条红色的指痕。

  雪莲哪曾给人如此打过,她的男朋友祗有给她打的份,从没有一个男人敢打她,她非常愤怒,但好像给人打的滋味还很不错,祗觉得给我打过的屁股火辣辣的非常疼痛,但痛苦中却有无法形容的快感从被打的地方传到她的子宫,她从没有试过这样的滋味。

  她扭动着她滑溜丰满的屁股,把藏在股 中的湿淋淋阳具磨得不停扭动,我以为雪莲又要挣扎打我,便无倩地把她的手尽力向背后推,祗痛得雪莲的眼泪也冒了出来,我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屁股,又伸手捞起她垂吊向下的大奶子,也不管她痛不痛,狠狠地把那滑如凝脂的乳球乱扭,祗扭得她又痛又骚,呻吟起来,也不知她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

  我从雪莲的高耸的屁股下看到二片肥厚的嫩肉,那二片嫩肉已张了开来,如同张开了的口,一股滑潺潺的淫水从里面源源渗出,我也不管那么多了,握着胀红的大阳具便向她的肉洞狠狠一塞,「吱」的一声,整根九寸长的阳具一下子连根插了进去。

  她的阴道好像要和阳具角力似的,阴洞把阳具向下拗,而阳具却向上挑,把磨擦力增加了不小。我毫不怜惜地狠命抽插,尽管雪莲不停挣扎,我牢牢地按着她的屁股,使她不能逃脱,我的小腹不断 触着她肥美的屁股,发出「啪啪」的声音,中间又加插上「吱唧,吱唧」的水声,和雪莲的呻吟声,令我更加亢奋。
  雪莲的阴户给我从后面抽插着,每一下都把她的子宫顶到胃部去,我的小腹拍 着她的屁股,卵蛋也拍击着她的阴户,她的屁股不停地被我拍打,被拍打的地方由痛苦变为快感,更增加她的淫兴,她的淫水不断流出,被活塞也似的龟头挤得喷了出来,点点滴滴地溅射到我的小腹上,把我的小腹糊得湿淋淋的。
  雪莲已无法承受那极度的刺激,她开始想逃避,她挣扎着卧躺下去,想摆脱我对她阴道的抽插,但给我捉住纤腰,把她的屁股抬得高高的,她祗好像狗一样爬着,但我却一步步的跟着,一边抽插、一边用手抽打她肥白的屁股,像赶狗似的,使雪莲始终没法摆脱我插在她阴道内的阳具。

  雪连的淫水好像特别多,随着她的爬行,一滴滴地流在地上,使地面上好像用水画了一个圆圈似的。每当她爬行时,随着腿部的摆动和阴道扭曲,就把埋在里面的阳具拗得左右屈曲,更增加我的快感,我已经亢奋得不得了,我加速抽插的动作,使阳具及龟头尽量享受磨擦的快感。

  雪莲就如同垂死的野狗,无力地绕着圈子爬行,她的子宫被强烈的抽击而开始痉挛起来,这时我的高潮也开始来临,我的阳具向前伸长发大,把本来填得满满的阴道撑得更胀,龟头突然向上一挑,把子宫好像要由腹内挑出来似的,一股又劲又热的精液疾射而出,「啪」的一下溅在子宫壁上,好像要把子宫射穿,立刻带给雪莲从未有的高潮。

  她的子宫何曾给这样劲的精液喷射过!她的男朋友射精的时候,就好像漏水的水龙头似的,祗是滴下来,她从未试过给劲射的滋味。

  那又热又浓的阳精把雪莲射得□飞魄散,狂烈的高潮疾升而来,顿时也阴精狂泄。

  这时,我的阳具又一次强烈的跳动,又有一股疾劲的阳精再次射出,把她射得全身皆酥,另一个高潮再次升起。我的射精在持续着,一连喷了三、四十下,然后才慢慢静止下来,祗射得雪莲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双眼反白、四肢酥麻,软软伏在地上,出气多、入气小,就连高耸的屁股也无力放下。

  我射完精后,她还不停地把仍然胀硬的阳具夹住,细意回味高潮的快感,直至好一会,我的阳具软化缩小,才给缩小的阴户肌肉挤了出来。

  我的阳具和雪莲的阴户已给精液阴水糊得不成模样,一团团倒流的精液由雪莲微张的阴道中流出,在乳白色的液浆中夹杂了一粒粒杰杰的黄色如西米露似的精子堆,沿着向下的小腹流去,流过雪莲的乳沟,掉在她伏在地上的两堆肉球下面,把她两个乳房浸在浓稠稠的精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