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陈家萍长发披肩,身穿一件水蓝色睡衣,睡衣胸部下致肚脐是透明的,在灯光下还看到陈家萍到里面浅绿色镶着花纹的胸围,骄人在男人面前地挺立着。而我坐在地上,正好从陈家萍的睡衣空隙向上望,看见浅绿色胸围结实地耸立,微微向上翘起,颤巍巍地跳动看。我已十分冲动了,而我的视线,正对准陈家萍的下身,那雪白的大腿使人心跳加速。要命的是陈家萍下身只有一条黑色真丝内裤,和我眼睛的距离只有几尺,我清楚地看见那肥美的黑色真丝内裤和中央神秘的坑道,难怪我陈家萍是个美人,她最多让别人猜不过三十多岁,可她已经四十了。 

  「小金,来帮我修一下水管。」陈家萍声音甜美。由于地方小,我肩膊大力碰了她的胸脯一下,两只豪乳便如受伤的小鹿狂奔,大肉弹跳跃了十几下。陈家萍脸一下红了,后退一步,不安地白了我一眼。我紧张,犯罪感更大,忙向她道歉,再不敢看陈家萍,走近厨房盆边修理。正想说话,我却将水喉调至最大,水花四溅,使陈家萍的上半身全湿透了。 

  「我又闯祸了!」我不安地说,关上水掣,偷看陈家萍时,见陈家萍正用手抹脸,而陈家萍的透明睡衣全湿,浅绿色半透明镶着花纹的胸围完全凸现出来,发出醉人的香气!在这夜深人静之中,我再也控制不了自己,要抱起她求欢的冲动!陈家萍抹完脸,正好和陈家萍四目交投,吓得她脸红如火烧,不敢骂我,正想离去,忽然一只不知名的小甲虫飞来,停在陈家萍左边胸脯上,陈家萍尖叫着抱着我,一对又湿又热又弹力非凡的豪乳紧压在我身上。刚一冲动,坚硬的阳具正好顶住陈家萍的黑色浓厚阴毛地带。陈家萍羞愧地摇动着身体、正好加深了彼此性器官的磨擦,于是她慌张了,挣扎着说:「放开我!」「到了这地步,还可以放了你吗?」我骗陈家萍说甲虫仍在她身上,叫陈家萍闭上眼,等我捉走陈家萍真的闭上眼不动,我将一只手从陈家萍睡衣下的空隙向上伸,我粗暴地把陈家萍无肩带的胸围用力向下一拉,她的胸围就在我手里,我再轻摸陈家萍的大乳房,看见陈家萍不反抗我再抚摸她的乳头,我感觉她的乳头很大粒。摸得陈家萍不时全身农动,不敢张开眼,而呼吸都变粗了,心跳加速至两倍!你做什么?为什么摸我。甲虫正在你身上,不要动。我伸手快速地进入陈家萍的内裤一摸,淫水已出,便缩回手,索性拉高陈家萍的睡衣,两只弹力十足的大奶子沉甸甸地抖动着。用手捏着陈家萍的一边乳房,用口吸吮另一边乳房上的乳头。陈家萍再也忍不住了,呼吸更粗更深,轻咬嘴唇。我脱下陈家萍的黑色真丝内裤,内裤的布质很滑越摸越感觉兴奋。我扶陈家萍仰躺地上,我也脱下裤子,躺在地上的陈家萍仍闭上眼,一脸醉红,小朱唇抖动着。陈家萍的雪白的豪乳向天怒耸,在陈家萍的急速呼吸下起伏不停。而下身赤裸的她,中央坑道已是一片泥泞,并且,陈家萍的两只雪白大腿正有节奏地抖动着,再看她的脸,却变成一阵红一阵白了!陈家萍张开了两腿,两手紧握拳头,像做了亏心事似地问: 

  「那甲虫呢?」我不回答,轻压在她身上,一下便将阳具插入陈家萍阴道之内,使她大吃一惊,又在意料之中,正想推开他,但朱唇已被狂吻。陈家萍伸手想打我,却在我用力握豪乳和疯狂她之中,使陈家萍两手反而紧抱我,在我背上乱摸,淫叫起来了。而这时,我也忍不住向陈家萍射了精。陈家萍起来,将上衣一脱,两只大豪乳如火山爆发一样在跳跃中狂舞,使他的阳具坚硬起来。但如此天生尤物自动献身,我又怎能抗拒呢?我脱去裤子,陈家萍跪在地上用口吸吮我的阳具,我他无法忍受,抱起陈家萍放在床上,压到陈家萍身上,正想插她,陈家萍却又突然尖叫道:「你为什么在这里,滚!」陈家萍全力挣扎。 

  「陈家萍,不要再做戏了你胡说!」「你这坏人、色狼,我不会放过你的!」陈家萍一下翻身,反坐在陈家萍的肚子上,陈家萍两只手不停打我的手臂。陈家萍的两只大豪乳,也随即跳动起来,在跳动中充满弹力我两手大力握住陈家萍两只大奶,说道:「你丈夫已不会回来了,你缺乏安全感,哈哈!」陈家萍愤怒而切齿地说:「我要杀死你这色魔!」但我大力握着她的豪乳,使她惨叫。我放了手,叉住陈家萍的腰向上提,移近我的下身,大力一顿,利用陈家萍的重量下坐,果然使那无坚不摧的阳具大力插入她阴道之内!陈家萍吃一惊,更愤怒地疯狂挣扎,陈家萍大叫要杀死我。陈家萍全身大汗,汗水沿着脸庞流向乳房,在肉球的狂跳下汗水溅在我身上。陈家萍心跳已加速,呼吸也粗大了,高潮也要来临,那是陈家萍的狂动使阳具强力磨擦了陈家萍的阴核而产生了快感! 

  事实上,陈家萍的确爱上了我。一个女人的心事被人揭穿,由本来受奸的淑妇变成一个引诱男人的淫妇,这羞耻心叫她如何承受。当我的手触摸热吻,而且还纵着臀来的迹象。我开始脱掉身上的衣物,而且转移目标往下吻她的下体,我的舌头不停地舐陈家萍的阴核,而且不时钻入阴道内撩拨,陈家萍阴道的分泌越来越多,我毫不犹豫就拥吻她,而且将陈家萍的双腿部配合我的动作。陈家萍可能很久未有造爱,所以表现得非常之热情。我用手指插入她阴道的方法,令到陈家萍高潮起,陈家萍不停的呻吟。后来陈家萍还骑在我的身上摇纵,我们同时到达了顶蜂。陈家萍紧紧地拥着我,而我将浓浓的精液射入陈家萍的阴道内,陈家萍这时更加兴奋地拥吻我。陈家萍出纤纤玉手,嫺熟,轻巧的掏出我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阴茎,当陈家萍的手接触到我的阴茎时,我浑身一颤,感觉到无比的舒服,快感流遍了全身,我禁不住「啊……啊……」的叫了两声。 

  「舒服吗?小坏蛋儿,这么大!这么的难怪你得女人喜欢。」陈家萍娇柔的说:「嗯……」我只嗯了一声陈家萍用手来回套弄着我的阴茎,而我再次将陈家萍丰满的身体搂入怀中,摸着陈家萍的巨乳,陈家萍的手仍紧紧的握着我的阴茎,并接受着我的热吻,陈家萍的手更加用力的套玩着我的阴茎。而我一只手继续摸捏陈家萍的乳房,一只手伸进陈家萍的私处,隔着丝质黑色内裤抚摸着陈家萍的小肥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