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主播

  办公室内,陈总编己脱得一丝不掛,陈总编的那一根阳具又大又粗,那臂儿似的阳具约六七吋长,阳具上面的青筋都暴突出来,尤其是龟头又红又肥,两只睪丸更是大得像鸭蛋晃东晃西的,没想到肥胖的陈总编,居然有这么大的阳具。
  婉华一副又怕又吃惊的样子,但两眼像被电著看著陈总编那根吓人的阳具,双眼再也移不开视线。美女被人强暴的镜头总是能让男人格外兴奋的。

  「婉华!求求你帮我揉!」陈总编抓住婉华小手向胯下拉去,婉华犹豫了一下,终于蹲下身去伸出纤纤玉手,陈总编闭著眼睛享受著婉华温柔的抚摸,婉华一边用手上下套弄陈总编那根阳具的阳具,一方面仔细的审视这根令人为之讚嘆的杰作,陈总编那根阳具光是龟头就有婴儿的拳头那么大,有点长又不会太长的包皮,整根黑中带红,加上爱在根部的两颗大阴囊,婉华的心跳不自觉的又加速起来。

  「舒服吗?」婉华小声地问,脸上充满真诚的关切。

  「舒服……舒服……但……求求你……帮人帮到底。」陈总编吞吞吐吐地说,眼光热切地看著婉华高耸的胸脯。

  「你们男人真是的,自己不也长著手,为什么硬要人家帮你?」婉华软叹了口气,用手敲了敲陈总编那粗壮耸立的阳具。

  陈总编见婉华未生气道:「就是不一样嘛!我知道你心肠最好,玉手也最柔软,比我自己弄的不知好过多少倍。」说著陈总编硬是将粗壮的阳具塞进婉华的手心。

  婉华嗔著摇摇头还是握住陈总编的阳具,陈总编将阳具在婉华手心里抽动了两下,婉华吐了口唾沫涂在陈总编那圆溜溜的龟头卖力套弄起来,婉华的双乳随著套弄不停地晃动盪起阵阵乳波,陈总编快活地哼叫著,突然一伸手握住婉华那对又颠又晃的乳房。

  「我只摸摸而已。」陈总编笑嘻嘻地却乘机用手揽住婉华又肥又软丰臀,婉华的屁股摸在手里十分舒服,婉华瞪了陈总编一眼继续套弄,一会儿将阳具包皮翻起,一会儿又摸摸睪丸,陈总编的阳具已涨大到极点连马眼也翕开了。

  「婉华!憧聪裎艺饷从执钟殖び肿车难艟撸想要是插进你下面小洞,那不知该多爽!想不想试试?」陈总编将婉华的双乳像揉I似揉著,陈总编发现婉华双乳涨大连乳头也挺起来了。

  婉华望著陈总编嫣然一笑,跪在陈总编双腿间将屁股坐在自己的脚跟,帮陈总编套弄著,婉华做得很认真很专注,这时候她对陈总编倒是充满恭顺,眼神中还有点羞涩,可爱极了。

  「我真羡慕你老公能天天搂著你睡、抱著你干,如果哪天能让我抱著你干一整天,就算要我折寿我也甘愿了。」陈总编察看著婉华的脸色,阳具却有力地在婉华掌心间磨擦。

  「哦……你的小手真厉害,套弄得我全身骨头都要酥了。」陈总编拍拍婉华肉乎乎的屁股由衷地夸道,但底下阳具却硬得更厉害。

  「不过!你倒是说说看,我的这根阳具跟你老公相比,哪个比较粗长呢?」
  「人家才不告诉你呢?」婉华美眸一垂,小手更快地套弄著阳具。

  「我只不过是想比较比较,没别的意思!你是不是也经常帮老公这样弄?」陈总编将婉华的双乳握著,手心将婉华双乳的乳头,上下左右的滑动著。

  「讨厌!你故意玩人家的奶子,真是无赖、流氓!」婉华嘴里骂著,却也不避开任由上司搓揉著乳头。

  「反正,我在你眼里是无赖、流氓,我就是要你说我的阳具是不是比你老公的粗?」上司左手加大了力度,右手却向婉华裙下探去。

  「好!好!我说……我说!」婉华显然被摸到私处连忙讨饶,嘴里发出梦囈般的呻吟,媚眼绝伦的俏脸上春色迷人,像是哀怨又像是无奈。

  「说吧!我的阳具粗还是你老公粗?」陈总编的手指挤进了婉华蜜穴里。
  「讨厌!那当然是你的阳具粗。」婉华娇俏一笑,丰满的大屁股却风情万种地翘著摇著,就像一条可爱的母狗。

  「是吗?」陈总编十分开怀,紧紧抓著婉华的双乳呻吟著说:「快……快揉睪丸,用小手安抚安抚!」

  婉华的乳头经不起挑逗而矗立起来,一手大幅度地卖力翻动陈总编的龟头,一手温柔轻轻握住陈总编的阴囊搓揉起睪丸来,硕大的睪丸就像铃鐺似地在婉华指缝间滑来荡去。

  「好玩吗?」陈总编得意地问。

  婉华软绵绵的小手紧紧握了阳具几下道:「简直噁心死了。」说完抿嘴一乐。
  陈总编龟头底下的血管强壮地跳动著,一波波刺激著充血的粘膜,陈总编狠狠地顶了几下说:「那当然了!你瞧我的阳具多硬多长,要是美人肯让我的阳具插进小穴,保证能把你操得爽上天。」

  「呸!又来了。」婉华柳眉一蹙认真地道,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美人!你想不理我也不行!快点……继续弄………别想偷懒!不然炒你魷鱼。」陈总编瞧著婉华迷人的屁股,诱人的表情。

  陈总编马上又软了下来喘著粗气对婉华说︰「美人你蹲著太累,不如坐到头儿腿上来弄,好不好?」

  「头儿!想得真美!」婉华嘟起嘴像是不情愿地站起来,陈总编一把抓住婉华胳膊,硬生生的将婉华拉坐到怀中,婉华不得不乖顺的抬起腿,以淫乱的姿势跨坐在陈总编身上抱在一起。

  「这才是我的好下属。」陈总编乘势撩起婉华的裙子,只见婉华腿根间的唇肉像花瓣一样鲜嫩而有光泽,湿漉漉的阴户散发著腥咸热气,面对著婉华雪白丰满的屁股和分开的股沟,还有那迷人的小穴,陈总编用二根指头爱抚著婉华阴道,沾著涌出的蜜汁尽情的磨擦翻肿的湿缝,不一会,陈总编掌心间就被婉华阴道留下来的蜜汁,滋润得粘粘呼呼。

  「别……别这样。」下体所传来的快感和刺激婉华有生以来第一次尝试到的,强烈的心跳让婉华感到喉咙哽著一团东西。

  陈总编又将手移到婉华肛门轻轻抚摸,婉华害羞的闭上双眼咬著下唇,把双腿张得更大,本就修长双长腿在用力的情况下更显得均匀修直,脚背与小腿是成一直线的,脚趾头微微的弯曲。

  「你的屁股真大真美!」陈总编讚叹著,一只手从婉华紧致的腹部抚摸到神秘的三角地带。陈总编阳具上盘绕的血管兴奋的啵啵直跳,阳具变得更硬更粗龟冠也透露出饱满的色泽。

  「少拍马屁了。」婉华浑身散发出一股撩人情思的韵味,女人家总是喜欢听男人的夸奖的,婉华也不例外。

  「我说的是真的!我最喜欢阴毛茂盛的女人,据说阴毛浓的女人性慾很旺。」陈总编将阴毛掇在手上,还扯下几根放下眼底下细看。

  「我承认我是色中饿鬼,所以我碰上美人你才会像久旱逢甘露,烈火遇乾柴呀!说真的从你成为我的下属那天起,我就梦想著扑你,想得都快发疯了,你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气质、谈吐都让我著迷,而你的大屁股更是让我销魂,每次见到你我的阳具都是硬著想让它软它都软不下来,跟你跳舞时阳具紧贴顶著你阴阜,恨不能当著大家的面都把你操个死去活来、慾仙慾死。」陈总编色瞇瞇地看著婉华娇艳如花的面容。

  陈总编见婉华手握阳具,星眸微闭酥胸起伏像是很陶醉,又不由伸手捧住婉华那端丽的脸颊一阵抚摸,只觉细柔滑腻触感极佳,一时便捨不得收手。

  婉华也好似身不由己,初时红著脸鼻中轻轻吐气,继而气喘嘘嘘双手却更卖力地玩弄著陈总编又粗又长的阳具阳具。

  「快……快蹲下去,用力帮我弄,我已等不及了。」陈总编说著,阳具越来越硬越来越热,婉华低著头面泛红晕,像是喝酒般的酣顏映在脸颊和粉颈上声音却充满温柔。

  「哦……真好……好舒服……」婉华舔了舔唇乖顺地蹲在陈总编胯间,柔情似水地娇脸含羞地握紧陈总编的阳具,小手弯成环状磨擦著陈总编龟冠背面的接合处,并不时用指尖去挑逗两团龟冠间敏感的青筋,婉华深吸了口气调整姿势继续工作,经过一番套弄,陈总编的慾火更炽而阳具粗得像铁棒似的,浪潮一阵一阵推至顶点,陈总编差点失声尖呼,婉华将全身力气用上双手套弄速度加快许多,肥硕屁股不断在陈总编眼前摇晃著,似乎有意想调拨起陈总编的性慾,让陈总编儘快高潮出精。

  陈总编不满足的双手隔著衣服抚摸婉华丰乳,婉华里面穿的是火红色的内衣裤配红色丝袜,隔著衣服陈总编已经把婉华的衣扣全部解开,陈总编伸手到了婉华的背后,把碍事的胸罩给解了开来,那对浑圆的美乳从胸罩的拘束里瞬间解放,玫瑰色的乳晕在灯光下格外诱人,随著陈总编用手轻轻的揉著这对美丽的双乳,婉华的乳房被抚摸得酥麻非常。

  婉华本能地想要挣脱但只是徒劳的挣扎罢了,陈总编用手指轻摸著婉华如丝绸般细腻的肌肤,从喉咙深处轻声发出欢愉的囈语,婉华全身顿时本能地扭动著身体,下半身更是有淫水不断的从阴道流出,早已是湿了一块。

  陈总编对女人一向经验丰富,陈总编一面整治婉华一面看婉华的表情,从婉华的神情看出她已经屈服,开始舒眉挤眼,知道婉华已经开始动情,可以任凭恣意妄为,于是陈总编一手搂住婉华的柔软腰肢,温柔且轻轻地将嘴移到婉华象牙般细腻光洁的脖子上,在婉华光洁如玉的脖子上吻了起来,婉华任由陈总编舔著脖子。

  陈总编将舌头伸进婉华的耳朵轻咬婉华的耳垂,婉华舒服的喘口气,陈总编将脸贴上去吻在婉华秀美柔软的樱唇上,婉华面色娇媚无比地白了陈总编一眼,佯嗔了一句伸手想把陈总编推开,可是却使不出半点力量,陈总编的舌头努力的想伸进婉华嘴里,陈总编的嘴顶开婉华的唇放肆地用舌头舔著婉华整齐、洁白的牙齿,随著陈总编不停地入侵,婉华不自觉地张开嘴,放弃抵抗紧合的牙齿重新开啟了,陈总编乘虚而入随即吐出舌头,舌尖抵著婉华的牙齦反覆挑弄,她不得不仰唇相就,两人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陈总编火辣辣舌尖在婉华嘴内游动,激动地挑逗著婉华,婉华无法克制自己吐出粉嫩的香舌,跟陈总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任其陈总编吮吸著自己的唾沫,婉华发现自己居然热烈回应陈总编的交缠,陈总编的唇离开婉华的唇时,婉华伸出舌头与陈总编的舌间在空中交缠,婉华以前从没体会过的,接吻居然能产生这么大的快感。

  这时陈总编的嘴沿著乳房上的乳头,一路舔著直到婉华的小腹,陈总编的粗舌还伸进婉华的肚脐转动,陈总编的舌工真是一流,从来没体会过肚脐也能有这样的快感,酸中还带点疼痛,刺激的婉华两腿发软差点站不住,那只有一小点要舔不舔的接触,让婉华全身都不对劲,想要制止又想要陈总编的矛盾心情,让婉华相当难受;接著婉华的火红色透明丝袜,被陈总编褪到大腿上,陈总编的嘴咬住婉华的内裤的蕾丝边。

  婉华双手掩面,这是婉华现在唯一能作的最后保护,陈总编一口含住了婉华左边的乳头,婉华偷偷的「嗯……」了一声。

  陈总编的手閒不下来,寻著了婉华的的裙头,一抓一鬆之间已经解开来了,陈总编又将婉华的长裙用力的抽起,婉华配合地抬起双脚让陈总编脱去。

  陈总编的左手抚在婉华的小腹上,嘴上吸的用力,让婉华辛苦的皱著眉头,手掌再一滑包住了婉华整只阴户。

  「啊……」婉华要塞失守,眉头皱得更紧了。

  陈总编的手轻盈的挑起婉华的情绪,没有多久,陈总编就发现其实婉华全身到处都很敏感,于是将乳房让给了右手,嘴巴在婉华的腰间、小腹、胸口、肩膀和脖子上胡乱的啃噬著,最后吃著婉华的耳朵,还不时伸舌在耳壳上舔出叫人痲痺的声音,婉华张著嘴巴傻傻的呼著气,下体的分泌已经浸湿了内裤和丝袜,透到外面来了。

  陈总编察觉到手指上的润滑,就站起身来举高婉华的双脚,脱去鞋子弯腰拉著婉华的裤袜腰头「唰」的连内裤一骨碌都扒下到腿跟,然后抽脱丢到地上。
  「握好我的大阳具!腿抬起来让我摸摸你的小穴。」陈总编帮婉华把脚抬起来,命婉华握紧阳具,同时双手再次沿著裂缝的边缘,玩弄著婉华茂密的耻毛,难堪的搔痒使赤裸裸的股缝不安份的动著,虽然还矜持忍著不出声,但脸颊已泛起可爱的红晕,陈总编兴奋的用两根手指压住肉缝两侧柔软的耻丘,使婉华的肉缝向两边翻开吐出鲜红的果肉。

  「好痒……不要……」婉华的股沟用力的缩紧起来喘著气望著陈总编,原本就湿滑不堪的阴户现在更是狼藉!陈总编看婉华的反应亢奋不已,却还故作心疼的说︰「宝贝儿!忍耐一下……」

  陈总编将婉华氾滥的淫水舔弄到婉华阴阜的四周,一边将婉华的丝袜和内裤脱下,但仍然勾在婉华的脚踝,婉华全身光溜溜赤裸在男人面前,陈总编跪在地上撑起抬起婉华的左脚踩在茶几上,陈总编将头伸进婉华的跨下,又吸又咬婉华的阴蒂,还把舌头伸进婉华的阴唇里,直到阴道口,婉华的双乳被陈总编从身后抱住,陈总编的手指紧紧夹住婉华的乳头,原本就大又挺的乳头被陈总编挑逗的又高又翘。

  婉华被挑逗得张著小嘴直喘息,阴道深处不断渗出蜜汁终于忍不住哀吟出来︰「哼……人家……受不了了。」整片臀部都是湿亮的蜜汁。

  「放鬆点才开始呢?」陈总编俯下身用手扒开婉华股沟,指尖扫过婉华凸起的肛门、会阴部,再盖过滚烫的要溶化的湿穴、最后顶住勃起的阴蒂用力的压揉,婉华美丽的胴体产生强烈的冷颤,麻电般的感觉传遍了身体,简直连骨头都要融掉了!陈总编抬起身来,指尖上都是粘稠的蜜汁像粘胶一样滴下来,陈总编将那粘著腥滑液体的手指含在嘴里,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

  婉华闭上眼,陈总编再度用手指拉开婉华下身粘滑不堪的肉缝,让那娇艳的肉片像花一样的展开来,然后挑开包覆著阴蒂肉芽的嫩皮,用指甲尖小心的挑起嫩红的肉芽,婉华全身肌肉紧绷,心头狂乱的跳著,肉芽夹在陈总编两片指甲间搓来揉去,阴核一下子就充血变成紫红色,陈总编边搓弄婉华的阴核边凑近婉华的脸,轻轻问道︰「这里舒不舒服啊?」

  婉华痛苦而断断续续的喘息,点头表示顺从,陈总编知道时机已成熟,改以整只手掌轻轻的抠抚湿滑的肉沟,婉华起先「嗯……嗯……哦……哦……」的抬著屁股迎合,陈总编手指一滑「滋!」一声,手指塞入婉华滚热多汁的小穴内。
  「啊……」婉华挺腰哀吟,强烈的快感麻痺了婉华敏感的身体,小手无力地抓著陈总编的阳具机械地滑动著,陈总编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没入婉华紧滑阴道内,手指已经快通过子宫口了,还在不断进入粘汁大量被挤出来,婉华此刻像是失去了自尊和廉耻,双腿吃力地向两边分开,阴户被塞拔的快感衝向脑门,婉华摇著头喊︰「不行了……人家……受不了了……不……可以再进去……会完……不要……求求……」陈总编并不理婉华手指一直捣入子宫。

  婉华发出求饶声,但陈总编的手指还在前进,最后竟将整个右手捅进了婉华的阴道。

  「不要……不可以……死……了……」婉华快不能呼吸紧绷阴道扭曲收缩。剧烈的刺激使婉华拚命哀求陈总编求饶,意识快陷入昏迷。

  陈总编的手指总算没有再进入,扶高婉华的头问道︰「来!尝尝自己的骚淫水。」

  陈总编从婉华的子宫里缩回手指,婉华阴道里的空气好像被往外抽离,里面的粘膜痉挛著潺潺的穴水一直流出来,等陈总编手指离开婉华已满身汗汁地瘫软在地上,两条美腿随便的搁著屁股下,连闔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陈总编慢慢拉出湿淋林的手指,塞进婉华的小嘴问:「好吃吗?」

  婉华「嗯!」了声胡乱回应,陈总编抱起婉华玲瓏的身子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真讨厌!这么玩人家。」婉华娇嗔地用指尖点了点陈总编的额头。陈总编把玩著婉华充满弹性的双乳。

  陈总编双手扶著婉华的小蛮腰将龟头对准婉华的阴唇口。

  「唔……啊……」婉华不发一语地表示著内心的希望,婉华屁股跟著配合蠕动起来。

  陈总编开始慢慢的把玩眼前的尤物,只把龟头抵著阴道口不进去,缓慢而且有秩序的摩擦起来,决心要勾引她。

  陈总编把婉华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将大龟头在阴唇上轻巧地磨擦起来,婉华被逗得春心荡漾淫水潺潺,双手紧紧扳在陈总编的肩膀,一边耸腰扭臀、一边哀求陈总编说:「啊……求求你……插进来……不要这样……整我……请你……快点……干……」

  陈总编知道只要再坚持下去,婉华一定会完完全全的被他征服,因此大龟头往洞口迅速一探马上便又退出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让亟需大阳具纵情耕耘的婉华,在乍得復失的极度落差下,急得差点哭了出来,婉华双臂紧紧环抱在陈总编的颈后,嘴唇磨擦著陈总编的耳朵说:「噢……噢………求求你……快干进来……啊……喔……天呀……求求你……可怜我……快……姦……吧……啊……啊……天吶……痒死我……了……」婉华像一头发春的母狗,自尊道德也早就彻底消失了。

  陈总编又说:「哇塞!你真是个淫娃只搓弄几下,都流出汤汁来,哈哈……」
  婉华娇啼啼地说:「别笑……你……磨得……好痒……受不了………进来……」说完还哼嗯哼嗯喘著娇气。婉华以近乎哀求娇嗔地说,又过了一阵子,又是婉华的声音:「求你……插进……要嘛……大力插进来吧……」竟然在哀求一个色狼来干她插她!

  这时婉华原来悬在沙发边的两条玉腿突然缩了上去,原来陈总编这时把婉华两条玉腿勾上他的肩膀,刚好看见陈总编那粗腰肥臀朝自己可爱的婉华压了上去。陈总编抓著婉华的手握住阳具,婉华勉强的将陈总编的龟头顶住自己的阴唇,陈总编将龟头在阴唇间上下滑了几下,龟头分开婉华的阴唇顶住阴道口,婉华扭动著臀部使龟头正好对准湿润的小穴,婉华抵受不住强大的诱惑力,这么大的阳具是什么感觉?不知不觉婉华己沦入欲望的深渊,同时婉华屁股也自然的往后挺了一些,两脚一酸全身重量压下「滋溜」一声鸭蛋大的龟头钻进去二寸,婉华来不及反应,婉华再也忍不住的身体的需求。

  「啊!」婉华发出一声忘我的淫叫,整个人都疯狂了,陈总编的阳具慢慢的滑入婉华的体内,粗大的龟头压迫著婉华的阴道壁,直顶到婉华的子宫口,好撑好胀一阵强烈的快感衝进子宫深处,婉华的淫水像洪水氾滥般倾洩而出。

  天啊!才刚插进去婉华就已经高潮了。

  陈总编的手抓紧婉华纤细的蜂腰,每次在衝刺的时候,都能插入更深的地方,以陈总编的尺寸加上这种做爱姿势,是可以顶到婉华那柔软的花心,从婉华的叫声以及激烈的扭动腰臀,陈总编每一下插到底的时候都可碰触到婉华的G点,婉华不时的摆动自己的屁股,迎合著陈总编的撞击,娇媚淫荡的发出「啊……啊……唔唔……」呻吟起来。

                (二)

  在婉华的淫浪叫声中,陈总编像发春公狗般挺腰撞著婉华的小穴,并将婉华的双手给拉到身后,像在驯马般地骑著淫荡的婉华,婉华被陈总编压得上半身整个趴倒在沙发铺上,除了配合陈总编抽插的动作淫叫外,毫无招架之力,直到陈总编干了几十下后,突然将婉华的双手鬆开,身体前倾抓捏住悬晃的一对大奶子,婉华骑在陈总编的身上就在地毯上做爱,整个过程容婉华都显得很积极,从来没有这么主动过。

  「哦……哦……好啊……啊……死……啊……死……啊……来了……啊……」婉华叫得嫵媚,疯了一样,连浪声都断续无章。

  「啊……啊……啊……好舒服……好好哦……啊……再快点……哦……对……对……」婉华的心情飞扬起来,满涨的春潮一下子宣洩,骚水潺潺从屁股「滴答、滴答」流出,流溢到地面地毯上。

  陈总编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好舒服啊……这样……哦……插得好深哦……啊……啊……好爽……啊……」

  婉华抗拒不了生理上的反应有求必应,狭小的空间里气氛淫乱极了,婉华什么都说出口甚至管不得浪声是否会传出去外面。

  「啊……插……我……爱……啊……别停……啊……啊……快点……对……对……插死……我……啊……啊……具……啊……啊……啊……」婉华就算和她丈夫做爱也从来没说过这么淫荡的话。房里传来婉华呻吟声娇喘声一连串的淫乱声,婉华原来被其他男人淫弄的时候,也会说出这种淫乱的叫床声。

  陈总编把婉华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把她压到墻上去,这时就能从床底看得清清楚楚,只见新婚婉华给陈总编这条肥肉虫压在墻上,把她双腿勾著,双手棒著她的圆圆屁股,大阳具从下斜向上干进婉华的淫穴里,干得她私处汤汤汁汁的,淫水直滴在地上,还拚命的扭腰把陈总编的阳具挤向最深处。

  房里好一阵子「扑滋……扑滋……渍渍……啪啪……」的淫乱声音,婉华和陈总编都急喘著。

  这时陈总编已经把婉华弄到地上来,只见陈总编用力地捏弄婉华的奶子,把婉华两个奶球搓圆弄扁,还用手指去捏婉华两个乳头,弄得婉华吱吱求饶,更把婉华两腿曲起贴压到婉华的胸脯上,让婉华的下体高高翘起,然后把粗大的阳具从婉华的嫩穴里插了进去,足足有一尺长的阳具,完完全全插进婉华的洞穴里不断搅动,婉华差点给陈总编乱棍干死。

  「哈!哈!哈!你天生是个骚货,就算给一百个男人轮姦,你也不会死的!」陈总编阳具不停抽送,催婉华说出:「快说啊!」

  「哦……哦……啊……啊……哎呀……来干我……」婉华什么脸都不要了。
  「啊……救……命……我说……一个……不……两个……啊……愈多愈好……所有男人……我要……男人……轮姦我……」由于阴蒂被强烈的碰撞,婉华进入前所未有的高潮,总算是说出自己内心的慾念,陷入那强烈性需求的慾望中无法自拔。

  「啊……好……好极了……啊……爽死我了……你太厉害了……插得婉华好爽……喔……」陈总编的阳具深深的插在婉华淫穴里面旋转屁股,龟头顶在嫩肉的左右,简直像龟头上有眼睛一样,一直都在最骚痒的部位上摩擦。

  婉华的淫穴如同章鱼吸盘般的把陈总编的阳具吸住,那强壮粗大的阳具,完全的充斥在淫穴里,使的婉华疯狂,配合著陈总编抽插的动作,她不自主的将屁股抬高,两脚紧紧的夹著陈总编的腰部,像一匹淫乱的母兽摇动屁股,配合陈总编阳具的猛烈抽插。

  陈总编的手抓紧婉华纤细的蜂腰,每次在衝刺的时候,都能插入更深的地方,以陈总编的尺寸加上这种做爱姿势,是可以顶到婉华那柔软的花心,从婉华的叫声以及激烈的扭动腰臀,陈总编每一下插到底的时候都可碰触到婉华的G点,婉华不时的摆动自己的屁股,迎合著陈总编的撞击,娇媚淫荡的发出「啊……啊……唔唔……」呻吟起来。

  「喔……不行了……啊……喔……啊……对……喔……太好了……干吧……不行了……快……干得……啊……啊……」这时候婉华美丽的肉体开始痉挛,整个子宫缠住坚硬阳具,婉华拚命摇头。

  陈总编使尽的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将阳具直抵花心,干得婉华子宫口承受连续撞击,高潮不清地叫床︰「啊……太了……快死了……啊……干死了……被干破……插……心上了……」

  「婉华……哦……屁股……顶上来……我们一起……爽……死……」陈总编的汗水如下雨般流著,婉华小穴里的淫水也不停的流著「拍……拍……拍……」陈总编又是一挺,婉华则不时抬起小穴接受陈总编阳具的撞击,她的小穴里不停的抽搐,陈总编抱著婉华的双脚往下压,陈总编整个人压著婉华,掂起脚尖,阳具像拳头一样的猛击在婉华的子宫颈。

  「我受不了……我快被你干……干死了……喔……抱紧我快……抱紧我……用力……用力的干我……啊……」婉华淫荡的模样,让陈总编更卖力抽插,阳具似乎要插穿婉华那诱人的淫穴才甘心似的猛插,婉华也拚命的抬高淫穴,让阳具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淫穴,更不停的扭动臀部迎合陈总编的阳具,淫水不断的被阳具逼了出来,顺著婉华的大腿流下来弄湿了一大片床单。

  「喔……你的阳具太厉害了……好舒服喔……啊……不要停……对……继续……我好舒服啊……我要丢……不要停……啊……快……快……啊……」陈总编将婉华的两脚放下,把婉华抱起坐到沙发边让婉华跨坐在大腿上,婉华扶正陈总编的阳具对准淫穴后坐了下去,双手缠绕在陈总编的后脑勺。

  「啊……啊……爽……爽……爽死我了……这样……好……好爽喔……啊……我爱死了……你的阳具真强壮……啊……啊……好……好爽……啊……」婉华双手紧抱陈总编的头压在胸前,上下的套插著陈总编的阳具,陈总编则用舌头舔著婉华胸前那一直摇晃的乳房,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兴奋气息。

  陈总编抱著婉华的腰站了起来,而婉华抱住陈总编的脖子及夹紧陈总编的腰,身体向后盪著一挺一缩的干著,婉华乌黑的秀髮正随著抽插而摆动著。

  「啊……啊……不行……不行了……快……快洩……爽死了……喔……」陈总编抱著婉华躺回床上,婉华整头缩在陈总编的怀里一动不动的享受著高潮后的快感、刺激感,一会后婉华的臀部一上一下的套动著阳具,婉华上下扭动身体,胸前的乳房也跟著上下晃盪著,陈总编伸出双手握住婉华丰满乳房,尽情地揉搓抚捏,婉华原本丰满的乳房更显得坚鋌而且乳头也如豆子般硬胀。

  婉华愈套愈快,淫穴里的嫩肉也收缩的将大龟头吸住,婉华拚命地上下快速套动阳具,满头乌亮的秀髮,随著婉华晃动身躯而飞扬,婉华快乐的浪叫声和阳具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著使陈总编陶醉其中,尤其是龟头被吸的舒服,陈总编用力往上挺迎合著婉华的狂插,当婉华向下套时,陈总编就将大阳具往上顶。

  「啊……爽死我了……真的爽死了……喔……我……我要了……了……要……」婉华一次比一次还快达到的高潮,陈总编知道婉华已经真的不行了,想想今天不要命的拼命干,婉华已经达到好几次高潮,该是结束的时候了。

  「啊………实在受不了……受不了……啊……好……好舒服……痛快死了……粗壮的……插的好深……好深……啊……再插……啊……对……太刺激了……受不了了……啊……受不了了……麻了……啊……」陈总编一翻身将婉华的娇躯压在身下,陈总编屈跪著双手握住坚实硬挺的大阳具猛插的插入婉华的淫穴,陈总编双手握住婉华的乳房又揉又捏又搓又扭,而跨下的大阳具则狠命地在婉华的淫穴猛抽猛插。

  当婉华的高潮来时,陈总编抬起婉华的双腿抬放肩上,拿个枕头垫在婉华的臀下,使婉华的淫穴突挺得更高翘,陈总编握住大阳具对准婉华的淫穴猛的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不时的摇摆臀部几下,使大龟头在婉华淫穴深处磨著。
  陈总编听到婉华的淫叫后更用力的抽插,而所带来的刺激又一波波的将婉华的情慾推向高潮尖峰的,淫穴里两片细嫩的阴唇随著阳具的抽插翻进翻出舒畅的浑身酥麻、慾仙慾死的全身痉挛。

  「啊……啊……天哪…………死了……啊……啊……天……快来了……快来了……啊……快……」陈总编阳具加快速度的抽插,突然婉华体内的子宫像吸管一般紧吸住陈总编,婉华的淫穴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洩烫得陈总编龟头一阵酥麻,陈总编感受到婉华的淫穴正收缩吸吮著阳具,陈总编更快速抽送著,婉华也拚命抬挺臀迎合陈总编的最后的衝刺,婉华感觉自己被强烈的痉挛贯穿,全身融化在无可言喻的绝顶高潮中,婉华这次喷得兇小穴缩的更窄,陈总编的粗阳具摩擦的更快速更紧密,彼此快感益增,婉华的小腿像螃蟹的对剪一样,死牢牢将陈总编的屁股的勾住。

  「婉华……老公……快要射……啊……好爽呀……啊……婉华……夹得好爽……啊……要洩了……」婉华一听马上跟著摆动臀部,用力的将淫穴收缩,更紧紧的夹住陈总编的阳具,婉华小腿缠住了陈总编的腰,小穴紧紧的夹住阳具,陈总编断续猛插龟头更是深深顶住婉华的子宫颈,陈总编从爆涨阳具的龟头中射出热腾腾的精液,一股脑地灌进婉华的穴内,婉华体内深处承受大量温热的精液,似乎获得了更大的喜悦。

  衝过高潮顶点的婉华,全身瘫软了下来,陈总编忍不住的将那滚烫的浓精射进婉华的子宫深处,浓热的精液射到婉华的子宫颈上,让婉华的子宫也跟著一抖一抖的,婉华如痴如醉的陶醉在那高潮的餘韵中,两人相互结合的性器,尚在轻微的吸啜著,还不捨得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