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20有3了,在这个苦命的年代,自己还是争气的进了市文化局工作,算是公务猿一个……我有个有钱叔叔,他是我老爸的弟弟,今年三十五六了,有个很漂亮身材很好的老婆,就是我婶婶(婶婶名字叫阿敏),他们还有一个读小学的儿子,生活美满……

  因为我叔叔是做生意的,一个星期只有星期六日在家,其他时间都是在外地出差,我婶婶不用工作的,就是平时负责接送小孩上学放学,小孩哪里是全天制,中午在学校休息的。我家在市区没有房子,所以我都是在市区租房子住,有时就去婶婶家吃吃饭的。本人在文化局工作,经常组织一些跳舞业余爱好者去比赛什么的,为了丰富市的文化活动和构建河蟹社会而努力,何况那些业余爱好者他们平常自己排练,不需要我们专门指导,可以说是免费的表演者,我们也很乐意去找他们来组织活动。

  今晚出租房里竟然停水停电,听说这边的街道要做电线水管改造,有一段时间都不通电通水,真是够倒霉的。想着往后几天怎么过时,电话响了。看了是婶婶打来的,「喂,婶婶,有什么事吗?」「阿强呀,电视上说你们那边要改造电线和水管,你那边这几天都没电没水,都住不了人了,要不你先来我这里住几天吧」我想着反正都要找地方住几天,婶婶开口了就去她哪里吧。「好吧,我今晚带些衣服过来,给你添麻烦了。」「没什么的,都是自己人,顺便过来教教小东做作业嘛。」(婶婶的小孩叫小东)。傍晚六点多过去婶婶哪里,吃了饭后把衣服什么的都放好,小东也回他房间做作业去了,婶婶她洗完碗就去洗澡了。婶婶洗澡是在她自己房间的,她房间是一个套间,冲凉房和卫生间都有的。她房间打开门后隔壁就是一个冲凉房,玻璃是那种朦胧朦胧的玻璃体,玻璃最上面是透明的。之前他们入新伙时我进去过,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小东自己关门在房间做着作业,我自己在厅里看着电视,想着婶婶的身处,她今晚穿着一条短裙,带着围巾的样子,真是好像性吧上面制服诱惑的女优一样,看她洗碗的样子,更像了,真想在后面抱着她,捉住她两个乳房玩弄一下。想着想着J8就硬了,刚好婶婶刚才说她先洗澡,叫我自己看看电视。想到这,我就想去偷窥一下婶婶洗澡。叫了几声婶婶,没有反应,然后静悄悄的走到婶婶房间门前,耳朵趴到门板听里面的声音,就听到一些水撒声,把手放到门开关时,心跳得特别的快,慢慢得转动开关,这个过程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长,门竟然没有锁上,开关一下就打开了。自己小心翼翼的打开一条门缝望内看,就看到床上放着一条内裤和一个文胸,自己确定婶婶在里面冲凉了,想猫一样猫手猫脚的闪进婶婶房间,这是很清晰的听到冲凉房里的水撒声,自己在房间里找了一张椅子,放在冲凉房隔壁,自己的慢慢弓着腰站上去,慢慢把头伸到玻璃透明的那一处,慢慢的,一个成熟女人的酮体出现在我眼前,这是婶婶是背对着我的,在花洒下洗着自己身材,婶婶一米七,S型的身材,那对很长的美腿,那腿很直很均匀,真的背影都这么的性感,叔叔真是有性福……在冲凉房里面的镜子里,映照出婶婶那对乳房,虽然乳头看上去有些黑,不过她的乳房还是挺坚挺的,不像有些女的三十多久下垂。在镜子看到婶婶右手伸到阴道里,好像抚摸一样摸来摸去,还用手指插进阴道里面,原来婶婶是在手淫。想着也是,叔叔一个星期才回来住一两天,怎么能满足得了三十如饿狼的美少妇呀。不过给我看到平时端雅大方的婶婶在手淫,这是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画面,真是够刺激的。

  因为是偷窥,心里很害怕给发现,所以看了一下自己就没有看了,把椅子放好原位,自己转身去慢慢打开婶婶的衣柜,哇,衣服都是很性感的类型,超短裤都有几条,还有一些是她去跳舞时穿的舞服。(婶婶因为平时都没有事做,所以参加了业余舞蹈,和一些一样无所事事的人跳跳舞。他们就是我前面说的我局经常组织下乡跳舞表演比赛的跳舞群体。)她那些舞服真是挺有制服诱惑的感觉,一些就像拉丁舞一样的舞服,一些就像那些酒店门口迎宾小姐穿的,脚的旁边分开一条缝的裙子。衣柜下面有个抽柜,拉出来后看到很多丝袜,有肉色的,有黑色的,有粉红色的,有白色的,有蓝色的,有紫色的……太多颜色了,看得我都眼花缭乱,最主要的是,我在最下面发现一对情趣丝袜,是没有裤头那种,上面再穿一个配置的裤头,有两条拉线拉着那对丝袜的。看到这,自己J8硬到好像快要爆一样,好想把J8拿出来,拿这堆丝袜手淫一下,不过想归想。很快就把那些东西恢复原位,自己慢慢的退出了婶婶的房间。之后自己就去洗澡睡觉了,今晚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婶婶的裸体,虽然只看到背面和前面的一边,不过都很值得。看到了婶婶手淫,看到了那些丝袜,特别是那对情趣丝袜,想不到婶婶都会有这种爱好的。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因为是星期六,不用上班,睡到吃饭才起床,婶婶吃饭时叫我带着小东,她待会还要去练舞,又说叔叔他去了外省,今个月都不回来了,我说没有问题。中午婶婶出去了我就陪小东在玩。玩了一会,小东静悄悄的对我说:「哥哥,你晚上有没有听到有人叫的声音?」我说没有呀,怎么了?小东继续说:「之前我晚上睡觉后,经常在半夜给一些叫声吵醒,好像妈咪的叫声,叫得好像好痛苦一样,呀呀呀的叫,有时又说好爽,快一些的话。妈咪不会是中邪了吧?」我问小东,最近一次什么时候听到?小东说:「就在哥哥你来前一晚我还听到,哥哥你来后就没有听到了。」我听着不对呀,叔叔他3号走了,昨天是8号,大前天是7号。婶婶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一定要找到线索,不能让叔叔戴绿帽,何况便宜自己人也不能便宜个给别人。中午让小东睡觉去了,自己在阳台抽了根烟,提头看到了婶婶昨晚洗的内裤的文胸,J8又是一个敬礼回敬我。看着这些内裤又想起了婶婶衣柜内的丝袜,忍不住了。去到婶婶房间前,拉了拉房门开关,房门打开了,竟然没有锁房门,太爽了,我想捡到宝一样,立刻进去婶婶房间关上门,打开婶婶的衣服,抚摸着那些内裤,文胸和丝袜,自己直接脱掉裤子,鸡巴昂首挺胸的挺出来,一对粉红色丝袜套上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左手拿着丝袜套弄鸡巴,右手拿着内裤放到自己鼻子里闻,就像自己趴在婶婶小穴里闻一样,设图闻出婶婶小穴的味道来……在刺激的环境下打飞机,是特别快射出来的,我也不另外,很快就有射的感觉了,在这过程中自己脑中提醒着自己一定不能射到丝袜上面,留意了痕迹很容易让婶婶发现的。在这时我发现了化妆台上面有一瓶乳白色的洗面奶,灵机一动,打开了那洗面奶,左手继续用丝袜套弄自己的鸡巴,快射了……把丝袜拿开龟头对着洗面奶瓶子一阵炮弹打击,精液全部射紧了洗面奶里面了,把手指伸进去搅拌了几下洗面奶,让精液和洗面奶混合在一起,再把东西全部原位。自己慢慢退出了房间,想着以后婶婶用自己的精液洗面,真是一大荣幸呀……下午都在想小东和我说的话,我觉得自己只要找到证据,能在婶婶身上得到很多自己想要的,嘻嘻……

  上班了,回去后我打听着婶婶她们那个业余跳舞团体的事情,知道他们有个团长,男的五十多岁,叫李伯。副团长也是五十多岁,叫陈伯。一个是书记等级,一个是市长等级,他们很早就认识,退休后就两人开办这个业余跳舞团。不过听说他们两个做领导时已经很好色,经常对有姿色的女下属毛手毛脚,还听说他们搞了很多女的,女的都愿意给他们搞,因为他们有权有势,很多事都能办下来。我想着,婶婶应该不会给他们两个老头其中一个给办了吧?不过想想又觉得很大可能给就是给他们其中一个办了,因为之前叔叔在这边买了一块地,但是有关部门就卡着不给办证件,一直为难着叔叔,之后过了一段时间,听说婶婶她自己给办妥了,好像听她说跳舞里有个舞友认识国土局的头头,可以帮她说说话,具体怎么办妥我就不大清楚了。

  在经过我秘密查找线索时,我认识了一个也在一个舞团里跳舞的老良,他还经常叫我去看看他们练舞,还告诉我阿敏(就是我婶婶,我没有对其他人说阿敏是我婶婶。)在团体里跳舞最好的,身材又好,都不像是生过小孩的女人,好像干她一炮。我听着心里就想,我都想干她一炮,别说你。回去婶婶家,7点多时她说要出去练舞,可能要晚一些回来,叫我哄好小东睡觉,我说没问题。婶婶出去后,我就想着怎么今晚去练舞呢?今天老良还说今天不用练舞,想约我去喝一杯。我给了个电话老良,问他今晚有没有去练舞,他说今晚都不要去,都没有通知。我说「噢,应该是我搞错了。」我很快就哄到小东睡觉了,然后我穿好衣服也出去,我步行到婶婶她们平时练舞的地方,看看婶婶到底是不是在哪里。去到后,我就发现婶婶的车子,但是没有看到人影,我觉得她肯定在这附近,所以我到处去逛逛,在一个转弯角,我看到了舞团的团长李伯,只见他在一间性用品店里鬼鬼祟祟的出来了,然后走进了巷子里,我觉得跟着李伯肯定能知道婶婶去哪里,所以我一路尾随李伯。只见李伯走到他们团体的室内训练场里,然后关上了门。

  他们的室内练习场其实就好像古代那些祠堂一样,前面有个大门口,两边有个小门口,屋子中间是露天的。我听着里面声音渐渐消失了,李伯应该走进里面去了,我看了看门锁,看到有一条缝,就想没有关紧的一样。我用手放到门边,好像气功一样,用手发力一推,门给我推开了。其实门本来就没有关紧,那个锁刚刚好卡到了那个槽的边上,所以我才这么容易推开门。进去后我立刻锁上门,静悄悄的向里面走去。有一张房子开着灯,我贴到门边向里面看看有什么情况……哇……好刺激的一幕,看到了婶婶全身上下只穿着那对在她家给我发现的情趣丝袜,坐在一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竟然是陈伯,她们团的副团长……这一情形太TMD刺激我生理,下身不有自主的硬了……陈伯一手抚摸着婶婶的美腿,一手捉着她的乳房捉弄着,嘴巴和我婶婶的嘴相吻在一起。突然一个老男人发出了声音「避孕套我买回来了,今晚一定要干到你求饶为止,哈哈,我来了……」只见李伯已经脱光了身子,走过去也捉着我婶婶的乳房抚摸着,婶婶很熟悉的用手捉住李伯的鸡巴套弄着。看着他们肯定经常这样偷情,地上已经铺好了一张被子,婶婶给陈伯抱着放到被子上,坐直身子,左手套弄李伯的鸡巴,右手套弄陈伯的鸡巴,他们两个淫贼的鸡巴看着还是挺有力的,真是不愧宝刀未老,目测有17厘米左右,青筋暴露的。两个淫贼人手一个抚摸着婶婶的乳房,婶婶叫得好淫荡噢,一直叫着「好爽噢,我好想要呀,你们两个今晚谁先上,我下面好热噢。」李伯说我先来打一战,要桶烂你淫荡的小穴。说着把婶婶抱起来,让她跪着,屁股翘起来,李伯戴好避孕套二话不说就提枪直插婶婶的阴道,插进那刻,婶婶发出满足的呻吟声,这是陈伯把鸡巴插进了婶婶的小嘴里,婶婶熟悉的用左手套弄着,嘴巴就一进一出的含着陈伯的鸡巴。李伯啪啪啪的抽插着,抽出来时还带着一条婶婶小穴里的淫水出来,那淫水顺着婶婶大腿望下流,MD太淫荡的画面了,我忍不住把鸡巴拿出来,套弄了一番,

  突然想起要把手机关了声音和振动,把手机拿出来调了飞行模式后,自己觉得有必要把这个难忘的一刻拍下来,所以我打开摄像,把这一切都拍了下来。李伯两手捉着婶婶的蛮腰前后推抽的,看来把婶婶插得很舒服噢,只见婶婶脸色晕红的,含着陈伯鸡巴的嘴,流出了口水,前后给插着鸡巴的感觉应该很刺激很爽吧……李伯急躁的说「阿敏你小穴夹着我的鸡巴好紧呀,越来越紧了,好爽呀我忍不住了」加快了抽插节奏,一插到底不动了,嘴上发出满足的声音。婶婶也把陈伯的鸡巴吐出来,兴奋的叫了出来「呀……好舒服呀,不要停呀,我好想继续来呀。」李伯把鸡巴拨出来后,陈伯二话不说的就把戴着避孕套的鸡巴插进去了,替代李伯的位置来抽插婶婶的小穴。李伯就坐在婶婶旁边,用手玩弄着婶婶的乳房。陈伯插了一会,叫婶婶弓着腰站起来,这样婶婶那双美腿站直,身体弯着,屁股翘着,那双美腿真是好诱惑人噢,看着我都打起了飞机,那丝袜,那腿夹在一起的动作,就想一部AV片在我面前开拍一样,无与伦比。陈伯站着抽了十几分钟,期间李伯就坐着恢复体力……陈伯又叫婶婶睡下来,就是正常的男上女下动作,捉住婶婶的美腿,把两只腿托起放在自己两个肩膀上,下身就一直用力抽插着,婶婶一直发出呻吟,看来叔叔不在家,真的把她饿坏了,一直叫快点快点,好舒服呀,好爽。陈伯直接压上婶婶身上,和婶婶嘴对嘴的吻着,下身发力了,越来越快,出出进进的插着,就一会功夫,陈伯身体打了一个激灵后,整个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婶婶身上。他们两个的汗都混为一体了。做完后,他们就坐起来,婶婶在旁边拿了两杯水过来,「好舒服噢,现在让我服侍一下你们吧」,只见她含了一口水,把嘴伸到李伯两腿之间,含住了李伯的鸡巴,婶婶的嘴就咕噜咕噜的响,含了一会儿,吐了那水又含了一口另外一个杯子的水,见她这样,我想她应该给他们来个冰火两重天。那个淫贼李伯还真受得了,这个刺激都顶得住。陈伯开口说:「你这个美少妇给我们调教得真会服侍人,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我们肯定帮你办妥,只要你继续这样服侍着我们,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知道的,放心给我们操吧,哈哈」婶婶含着鸡巴,说不出话,就见她点着头醉咕噜咕噜的,像是回应陈伯的话一样。看到手机录下来的情形,我觉得够了,嘻嘻,穿好衣服,静悄悄的退回。

  之后的我没有兴趣看了,我有兴趣的就是给个大消息婶婶,所以我该回去准备一下了。回到婶婶家,我迫不及待的进去婶婶房间拿着她的丝袜打飞机,射时我直接射到丝袜上面,到这个时候,我觉得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打完飞机去洗个澡,等待那个美丽的酮体回来为我服务。十一点多的时候婶婶才回来,「怎么这么晚还没有睡觉?」我说:「是呀,睡不着,今晚看到一个视频,好刺激,所以还没睡。」「什么视频呀?待会给我看看,我练舞了出很多汗,先去洗澡了」过了几十分钟,婶婶出来了,她面露怒色的看着我,不用说都是她看到了丝袜上面那精液,不过可能碍于亲戚关系,不好发作,也不知怎么开口。那我就替她开口吧~ 「婶婶,你的丝袜太诱惑人了,我忍不住拿着它打了一下飞机,你不介意我这样做吧?」婶婶没有说话,可能她想不到我会这样对她说这些事。我继续说「婶婶,给你看一个录像,今晚我无意之中拍到的。」说着就把电视打开,我把手机的视频转接到电视上面,所以可以在电视上放映。只见画面上出现了陈伯,出现了婶婶,婶婶穿着全身赤裸就穿着情趣丝袜坐在陈伯身上,陈伯一手抚摸着婶婶的美腿,一手捉着她的乳房捉弄着,嘴巴和我婶婶的嘴相吻在一起。看到这,婶婶脸色发白的看着我,说「你……怎么会有这视频?怎么会这样……」我站起来,把手搭在婶婶肩膀上,婶婶身体颤抖了一下,我说「婶婶,这没什么奇怪,如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过这视频关乎我叔叔声誉,我不会给其他人看的」婶婶说「我求求你把视频删了吧」「没问题,不过你作为我婶婶,既然去满足别人都不来满足一下侄子我,太对不起我了吧」婶婶留着泪,两眼通红的看着我说「我这样做都是逼于无奈,我不能和你做这种事的,这是乱伦,对不起你叔叔的。」「艹,你这个婊子难道还想立牌坊?对不起我叔叔?难道你现在这样做就对得起?别多说了,要不你从了我;要不我就让叔叔看这录像,到时看看是谁对不起我叔叔。」婶婶突然跪了下来,哭着求我不要给叔叔看这录像,还说我想怎样就怎样。我听了笑了,很开心的笑了,婶婶说了,这就说明以后婶婶就是我的,我想怎样就怎样了。

  我关了电视,把婶婶扶进她房间。关好门,我把自己脱光光,婶婶就一直站在旁边,不声不响的就只知道流眼泪,我说「不要再哭了,看到都心烦,你现在立刻脱光全身衣服,穿上衣柜那件迎宾群和粉红色丝袜。」婶婶闭着眼慢慢的脱光了衣服,还是当着我面,我鸡巴立刻昂首挺胸着,那个心目已久的性感酮体,那对坚挺的乳房,那对高挑的美女,现在就是我的了……婶婶把那迎宾裙子和丝袜穿上,里面没有穿内衣。

  我叫她过来,跪下,像刚才对那两个老头一样服侍我,快……婶婶就想一个傀儡一样按照我说的去做,用手捉着我的鸡巴,慢慢的套弄着。给她玉手捉住的那刻,鸡巴一跳一跳的,好兴奋。看着婶婶这样服侍着自己,只要学着去享受就是了。我说「你要主动点,积极点服侍我,要不我不开心,有你得受。」婶婶听到,就想泼出去了一样,手指套弄了几下,立刻用嘴含住我的鸡巴吞吐着,期间还有舌头在龟头里打圈圈,搞得我菊花一紧,太TMD的专业,看来那两个调教得很好噢。看着婶婶现在的样子,就想一个饥饿的饿狼,她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用右手抚摸着我的蛋蛋,给她吸了一会,我叫她坐上我腿上,婶婶坐上来后,我一手伸进她的裙子里面抚摸她的丝袜美腿,一手伸到她乳房上玩弄着那对坚挺的乳房。婶婶这是发出了很小的呻吟声,不过这声音在这夜里注定会激起波浪……我抱起她,把她推到化妆台镜子前面,叫她弓着身,双手扶住化妆台,双腿站直,这是就想一个7字形的动作,我把她那裙子翻过一边去,捉住鸡巴对准她的小穴,慢慢的插进去……这是婶婶捉住我的手,叫我戴个套,我说放心,我不会射进去的,你就管享受吧,然后用力一顶到底,婶婶发出了长长的「呀……」声,我把手身前面捉弄着她的乳房,鸡巴慢慢的抽插,不急着射,我要婶婶待会自己求我插她……我慢慢用九浅一深的方法去插婶婶,婶婶给我插着流了很多淫水,她双腿夹慢慢的夹紧,就像要把我鸡巴全部夹进她小穴里一样。好紧呀,怪不得那两个老头都说她小穴紧,现在我是真的感受到了,这时我立刻用力抽插着,婶婶一手扶台面,一手按住自己的嘴不让发出声音,不过在镜子里看她都是闭着眼享受的样子。快速插了一会,我整个鸡巴拨出来,就是不再插进去。这是婶婶的手伸到后面来捉住我的鸡巴,想把我鸡巴插紧她小穴里,可我就不是不插进去,我说「婶婶,你是不是很想要?是不是想我继续插你的小穴?」婶婶说「呀~ 好舒服好爽,继续吧,不要停好吗,好爽呀。」

  我放开了手,直接躺在了床上,我说「你想要就自己坐上了,自己动。」婶婶这时就像一只已经发狂的饿狼一样,直接跨坐上我身上,捉住我的鸡巴对准她的小穴,慢慢的坐下来,直到把整个鸡巴插进她小穴内,我把婶婶的迎宾裙脱了下来,这时婶婶全身就只穿粉红色丝袜了,她一上一下的摇动着身体,那对乳房也跟着荡来荡去,我双手捉着两个肉球,想揸牛奶一样揸着它们,下身还跟着婶婶的动作一时顶进一时抽出,那节奏越来越快,直叫婶婶身体伸直,头向上扬,嘴里「呀呀呀……」的叫着,龟头在婶婶的小穴里摩擦着,加上这还是我和婶婶第一次的做爱,第一次的乱伦,龟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说快快快,快插……婶婶手按着我的胸膛,屁股很快的上下套弄着,我突然用手把婶婶摆动的身体按住,鸡巴用力一顶到底,嘴里发出舒爽的喊声,一股热流在龟头里直冲到婶婶的子宫里,婶婶也兴奋的叫着……射完后,婶婶整个人趴到我身上,她有气无力的说「不是说不射到里面吗?好舒服好热呀、。」我说「是你自己干得不舍得离开,所以我就让我的精子进去陪陪婶婶你啦,到时就帮我生个小孩吧,反正大家不说,谁都不知道的。」,这夜我和婶婶欲仙欲死的做了很久很久……

  早上送小东上学时,小东悄悄的对我说「哥哥,你昨晚有没有听到声音?我又听到了妈咪房间里传出来的叫声。」我说「没有噢,小东,这件事你以后记得不要对其他人说,特别是你爸爸,你知道吗?我怕你爸爸认为你生病了,会捉你去打针的。」小东害怕的对我说「绝对不说给其他人听,我害怕打针,哥哥你也不要对其他人说噢。」

  在我住在婶婶家的日子里,我估计小东每晚都听到她妈咪发出的淫荡的呻吟声。~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