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零一夜第八夜·疾走!奔驰的黄色身影!  


字数:10610

  「在三区。」背着一根巨形长枪的小孩子细心地聆听周围声音然后得出结论,另外一个背着同样巨形的铳枪的小孩则拿着地图带领小队开始向三区前进。
  「在那里……」看着目标黄色的身影在草丛中徘徊,躲在树后的四人整理好装备用具,准备开始今天的狩猎。

  「身形好像有点小呢,说不定这次狩猎可以刷新最短的身长纪录喔。」背着双剑的小孩率先整理完毕,继续观察着目标的行动。

  大伙都准备好了以后,手上系着小圆盾腰后系着片手剑的小孩静静地向目标潜伏前进。到距离足够接近的时候,片手剑小孩拿出一颗粉红色圆球,向目标掷出,宣告狩猎正式开始。

  「啊!甚么东西?很臭……」装备着以土砂龙甲壳制成的防具套装和长枪的少女猎人,被粉红圆球掷到,一股浓烈的腥臭味立即扩散开来。今天只是来进行采集任务的少女猎人根本没有携带消臭玉,虽然知道消臭玉的制作方法,刚才也有采集到用以合成的素材,可是那些廉价素材并不是这次任务的目标,早就被少女猎人丢掉了……

  「奇面族?」忍耐着臭味,少女猎人转头一看,发现四个戴着奇异面具的小孩正向自己跑来。虽然听说过在遥远的村落里有些人类跟奇面族这些亚人种的关系很亲近,甚至还会一起狩猎,但是此时挥舞着武器迎面而来的四只奇面族显然并不是只想要跟自己善意交流,于是少女猎人也拿起背着的长枪、架起巨盾,准备迎战。

  少女猎人以前也有遇到过奇面族,但是跟此时遇上的这四只却有点不同,这四只奇面族身上的装备竟然与人类使用的很相似,看来不同的奇面族集落之间也有着不小的技术差异。虽然装备不同,但是根据少女猎人过往的经验,奇面族不过是任务中的喽啰而已,而且打倒它们之后还不时可以得到不错的战利品。
  少女猎人提枪、起跑、突进!

  四只奇面族没有像少女猎人预想中那样傻傻地被撞飞,其中长枪小孩和铳枪小孩架起一面巨盾防御,片手剑小孩和双剑小孩则是就地一个翻滚,回避到少女猎人的突进轨迹以外。

   突进中的少女猎人虽然惊讶地发现面前四只奇面族似乎并不是想像中的喽啰,可是奔跑步伐不变还是继续突进。

  先后被刺到的长枪小孩和铳枪小孩虽然被突进的巨力冲击得连退几步,但是总算把突进攻击防御下来。可是突进完结并不代表攻势停止,少女猎人后跳两步,转身再刺出长枪。挡格突进攻击之后耐力还没完全回复的铳枪小孩虽然勉力挡下两击,却耗尽耐力被第三击刺中,受到直击的细小身体被刺得倒飞出去。

  被少女猎人忽略的片手剑小孩和双剑小孩,看准少女猎人三连刺之后的空隙。片手剑小孩高高地跳起,拔剑狠狠斩在少女猎人背上,双剑小孩则是高举双剑,剑上红光闪现,发动鬼人化技能。

  被砍了一剑的少女猎人却发觉背上的攻击竟然没甚么力量,虽然身上的土砂龙套装有防御力提升和挡格性能增强的特效,但是这只奇面族的攻击力还真的是出奇地低啊……

  只是更让少女猎人惊讶的事情还没有完结,片手剑小孩一击得手立即翻滚逃开。回头转身的少女猎人,看到奇面族竟然发动了人类的双剑猎人常用的鬼人化技能,而且手上还拿着两根……羽毛?

  鬼人化的双剑小孩发现转身的少女猎人愕然呆立,当然不放过攻击的大好时机,挥动双剑连击,作出双剑的标志性攻击——鬼人乱舞!

  两根蓝色羽毛轻拂在身上,隔着以土砂龙甲壳制成的腰甲,少女猎人根本没有受到攻击的感觉……

  鬼人乱舞后的硬直时间中,双剑小孩被一枪刺飞。

  先前挡下突进攻击的长枪小孩已经绕到少女猎人身后,几乎一模一样的三连刺从长枪小孩手上使出,因为身高的差异所以长枪小孩的三连刺是中段、上段、上段的连击。

  屁股和背部连续受袭,给少女猎人的感觉却像是受到钝物撞击似的,而且力度同样出奇地小,让少女猎人不禁对这些弱小的亚人种怜悯起来,喽啰始于还是喽啰啊。

  三连刺全中也只是让少女猎人产生小小窒碍,片手剑小孩抓紧时机再次跳斩。少女猎人这时才稍为看到对方拔出的「片手剑」根本没有锋刃,只是一根紫色的棒子而已。

  胸前又被敲了一下,不耐烦的少女猎人挥出长枪横扫,却被奇面族手上的小圆盾挡着,只是即使挡下了长枪,细小的奇面族还是被扫得飞退一大步。

  少女猎人打算转身处理刚才偷袭的奇面族,却发现对方已经把长枪收回背上跑掉,可是刚才被刺飞的另一只奇面族又已经架起铳枪攻过来了。

  铳枪,除了可以像长枪那样刺击以外,还附有近距离炮击系统的两用武器。
  奇面族手上的铳枪造型同样怪异,竟然是一根巨型玉蜀黍。但是少女猎人看到这根玉蜀黍却面色微变,在村里武器店的目录上少女猎人看到过类似的铳枪,那可是所有铳枪中拥有最强炮击的五级扩散铳枪!

  少女猎人连忙架起巨盾挡挌,然后炮声响起,手上巨盾却没有传来预期中的强大冲击,奇面族的铳枪威力跟其他武器一样远低于少女猎人的想像。

  发觉自己过于小题大作的少女猎人,恼怒地反击,炮击后正在回旋枪身快速上弹的铳枪小孩再次受到长枪直击。

  发现同伴垂危,片手剑小孩即 时掷出一颗黄色圆球营救。

  正想继续追击的少女猎人看到飞来的黄色圆球,脑中掠过「闪光玉」一词,身体却已经来不及反应。小圆球在空中自行爆发,一股强光闪现在少女猎人眼前。
  少女猎人被强光闪得目眩头晕,四只奇面族见状立即一涌而上。片手剑小孩以跳斩起手进行连击,红光闪现的双剑小孩再次使出鬼人乱舞,长枪小孩不断刺击,铳枪小孩更是架起铳枪,枪身振动着散发阵阵热力,准备使出炮击系统中最强的一击——龙击炮!

  少女猎人身上各处不断受到攻击,直到背后响起一声巨响,在龙击炮的爆发之下,少女猎人身上的土砂龙套装终于承受不住,扣勾「啪」一声断掉,胴甲部分整个掉落下来。

  「很好,破坏掉胸甲了。」虽然被扩散的龙击炮爆风炸飞,但是片手剑小孩对于战果还是很满意。

  发出龙击炮之后铳枪需要时间散热,而且受到两次直击的铳枪小孩也受伤不轻。炮击过后收起铳枪,向着脚下丢出绿色圆球,铳枪小孩的身影在一阵绿烟之中消失,回营地休息去了。

  双剑小孩在连串攻击之中,已经进一步发动鬼人强化状态,作出比乱舞更强的鬼人连击。

  少女猎人被脱光光的上半身,两根蓝色羽毛不断轻拂,胸口上鲜嫩的两颗粉红色尖端,更被双剑小孩当作攻击目标,被重点撩拨起来。

  阵阵怪异的感觉从受到直击的胸口散开,少女猎人这时才想到,造型独特,攻击力奇低的武器,通常都附有强大的异常状态效果……

  「奇怪,原本破坏胸甲后肉质的确变软了,可是好像又硬回来了呢。」双剑小孩看着少女猎人胸口上两颗显眼的粉红点,发现在一轮攻击之后好像反而硬挺起来,于是在好奇心驱使下伸手一捏。

  「啊……」娇嫩的小乳头被捏,一阵灼热的酥麻感觉从胸部扩散,让少女猎人不禁哀叫一声,身体都软软的有点不听使唤了。从未尝过这种感觉的少女猎人,更加肯定奇面族的武器上一定附带着奇怪的异常状态效果……

  听到少女猎人的「惨叫」,双剑小孩知道这就是少女猎人的「弱点」,赶紧在鬼人强化状态解除之前,对两颗「弱点」发动最后一轮鬼人连击。

  少女猎人终于挣脱晕眩状态,有点担心从未遇过的异常状态,连忙挥抢横扫迫开三只奇面族,接着后跳三步、转身、收枪、逃跑。

  双剑小孩被扫开,片手剑小孩和长枪小孩却成功挡格住。长枪小孩立即向少女猎人逃跑的方向发起突进,片手剑小孩又拿出一颗灰色圆球向少女猎人掷出。
  少女猎人掩着裸露的胸口快跑,察看身体状态发现虽然没有痛楚但是体力原来已经被奇面族的连番攻击削弱过半,而且从未遇过的异常状态更是让耐力正在快速消耗,只够跑到二区而已。可是只要进入二区,应该可以暂时摆脱几只奇面族,所以少女猎人撑着一口气坚持向二区跑去。

  正当少女猎人快要进入二区之际,片手剑小孩丢出的灰色圆球刚好飞到少女猎人耳边,然后爆发出比龙击炮的炮击更响亮数倍的巨响。

  只是来进行采集任务的少女猎人根本没有带备防御巨兽咆哮的耳栓,在音爆弹的巨响冲击之下,只能掩着耳朵蹲下。

  少女猎人刚停下,长枪小孩的突进已经来到。夹带巨大冲击的长枪一下刺在少女猎人身上,「啪」的一声再次响起,扣勾松脱,土砂龙套装的腰甲部分也整件掉落下来。

  少女猎人被撞得四肢着地的跪趴下来,长枪小孩看准少女猎人被破坏腹甲之后无防备的股间,使出突进攻击的最后冲刺,一枪刺在少女猎人湿淋淋的纯白内裤上。

  「啊啊啊!」少女猎人敏感的股间受到直击,刺在湿透内裤上的钝头长枪被滑开,沿着少女猎人双腿之间滑向小腹。肛穴、会阴、膣穴、尿穴、小肉芽受到连续刺激,让少女猎人忍不住翘起屁股颤抖着迎来了一次盛大的高潮!

  湿透的内裤在长枪的磨擦之下被撕开,裸露的膣穴在高潮中喷出大股透明粘液,猝不及防的长枪小孩被粘液喷了满脸,立即慌忙后退。少女猎人顾不得身体的情况,抓紧机会连忙向二区就地一滚,然后少女猎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山崖之间了。

  「被它逃掉了呢。」长枪小孩擦着脸上的粘液。

  「不要紧,它逃不掉的,我一开始丢出的漆玉可是以繁殖期的巨型草色龙身上采集到的特殊体液制成,浓烈的气味隔了几区也可以嗅到,那可是长老们特别为这次任务给我准备的喔。」片手剑小孩一脸自豪,其他两人也确实嗅到从少女猎人逃走的方向传来阵阵异味。

  「说到繁殖期,为甚么它被打中那么多次还没睡着呢?我的双剑可是长老们用了数只苍眠鸟的珍贵素材来制作的喔。」双剑小孩的疑惑是因为以苍眠鸟素材制作的武器大都附有强烈的催眠毒性。至于为甚么说到繁殖期就会想到苍眠鸟,则是因为苍眠鸟其实就是普通眠鸟在繁殖期身上羽毛变成紫蓝色之时的别称。
  「可能用了特殊制作法,刚才看它转区时口水都流出来了,应该是陷入疲劳状态吧。」长枪小孩把长枪收回背后。

  「也不要紧呢,胸甲和腹甲都破坏掉,是时候专心捕获了喔,准备陷阱吧。」三只奇面族小孩各自拿出砥石磨刀和吃药回复体力,然后才开始向少女猎人逃走的二区进发。

  少女猎人一边喘气一边逃跑,虽说是「逃跑」却只是步行的速度,因为在奇异的异常状态之下耐力耗尽的少 女猎人根本跑不动,身上浓烈的腥臭味更是让少女猎人无法使用应急药和携带食料来回复体力耐力。而且那腥臭味似乎还让身体的异常状态继续加剧,少女猎人根本没法随时间回复过来。

  原来想要遮掩胸口和股间,可是稍为碰到这两处,剧烈的酥麻感觉立即让身体软掉。虽然那感觉很舒服,诱惑着少女猎人进一步抚摸下去,可是仅存的理智让少女猎人知道,现在自己急需返回营地回复状态,不然就只会被奇面族打败……
  如果真的败给弱小的奇面族的话,说不定自己会成为史上首个被公会降级的猎人……虽然自己一直很想成名,但绝对不是以这种形式!

  幸好附近只有一些草食龙,没有攻击性的动物,更没有其他人类。少女猎人羞红着脸任由胸口和股间裸露的空气中,踉跄着向营地走去。

  等到三只奇面族从三区追过来时,少女猎人已经走过一半路程,只要到达营地就安全了。

  三只奇面族不慌不忙地跑向少女猎人,虽然距离确实渐渐拉近,可是以这个速度少女猎人完全可以在被追上前先进入营地。

  看着营地就在眼前不远处,明明走在平地的少女猎人却一脚踏空,然后整个身体直直掉落,竟然是落穴陷阱!

  早就埋伏在一旁的铳枪小孩从地上钻出,四只奇面族小孩再次向被困陷阱的少女猎人一涌而上。

  下半身被困在泥土中,裸露的胸部再次成为双剑小孩的攻击目标,双剑高举红光闪现,在鬼人乱舞中两根蓝色羽毛不断撩拨拂动着少女猎人的胸口和两颗硬挺的粉红小乳头。

  钝头的长枪和铳枪不断刺击,没有划破少女猎人娇嫩的皮肤,反而给少女猎人光滑的背部和两肋不断带来被揉搓的感觉。

  片手剑小孩秉承片手剑的使用要诀,尽量向弱点攻击。少女猎人被破甲的胸口已经被双剑小孩占据,下半身又被埋在泥土中,片手剑小孩只好攻击一众魔物几乎共通的弱点——头部,而根据过往的狩猎经验,魔物口里的肉质应该更软。
  少女猎人只感到胸口和背上肋上都传来阵阵酥麻的感觉,特别是胸前两颗粉红小豆更是带来像是电流似的强烈快感,让急于挣脱的少女猎人禁不住颤抖起来,被埋在泥土里的下半身股间处更是抽搐着不断喷出一股又一股的透明粘液。缺乏性知识的少女猎人还以为自己尿裤子了,顿时又急又羞,可是尿出来时那种从未体验过的剧烈快感又让少女猎人无法自控地想要感受更多……

  看到一只奇面族走到自己面前,少女猎人这时才看清楚对方手上那根没有锋刃的「片手剑」。那根棒子原来以前自己已经见过,那是狗龙身上的一部分,竟然是狗龙用来排尿的器官。

  可是被落穴陷阱拘束着的少女猎人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奇面族,把那根恶心的大肉棒强行塞入自己的嘴巴里……

  看到少女猎人不断摇头想要挣脱嘴巴中的大肉棒,片手剑小孩很高兴自己发现了目标的弱点。可是片手剑塞在狭窄的嘴巴里根本无法挥舞,片手剑小孩只好放弃砍劈,改为用片手剑刺击少女猎人的嘴巴。

  被狗龙的紫色大肉棒抽插嘴巴,让少女猎人屈辱地一边流泪一边挣扎,但是落穴陷阱的拘束和一对小乳头不断传来的快感刺激却让少女猎人越来越使不上力。被强烈酥麻感刺激得不断哀叫的嘴巴,也只能任由大肉棒继续进出。

  少女猎人感到嘴巴里的大肉棒隐约传出阵阵异味,却不像尿液的骚臊味,反而跟一开始被奇面族弄到自己身上的腥臭味有点相似。而且吃着吃着少女猎人竟然发现自己不太抗拒这种味道,跟胸口相似的酥麻快感也随着大肉棒的异味开始从口中漫延开来。

  一次次的高潮不断带走少女猎人的耐力,但是坚毅不屈的少女猎人始于没有放弃挣扎,最后终于成功从落穴陷阱中挣脱出来。营地就在眼前,只要能够突破四只奇面族的包围,就可以成功逃脱了。

  放弃另外三面的敌人,少女猎人提枪向营地方向的那只奇面族奋力刺出,刺出蕴含了少女猎人仅余的力气和全部决意以及精神乃至灵魂的最后一击!

  「铛」的一声金属交击之声响起,少女猎人的长枪尖端原来早就在之前的战斗中破损,锋利度不足的长枪即使用尽全力还是无法击破眼前奇面族的巨盾,少女猎人还被反冲回来的巨力撞得踉跄着后退。

  正当少女猎人万念俱灰之际,后退的脚步似乎又踏到奇怪的东西。瞬间一阵强烈的电流窜过少女猎人全身,疲累的肌肉立即失控地抽搐起来。

  「麻痺陷阱」才是四只奇面族小孩准备用来捕获少女猎人的最终手段。看到少女猎人全身抽搐无法动弹地倒下,四只奇面族小孩提起武器第三次一涌而上。
  双剑小孩再次进入鬼人强化状态,同样对准少女猎人的粉红小乳头发动鬼人连击。片手剑小孩手上的紫色大肉棒也再次塞入少女猎人的嘴巴里抽插起来。
  长枪小孩手上的长枪其实跟片手剑小孩的剑一样是以魔物的生殖器制作。以金狮子的巨大肉棒制成的长枪,体积跟少女猎人的手臂差不多。而长枪小孩现在,则是把手上带着微弱电流的巨大肉棒长枪,对准无防备的股间,狠狠插入少女猎人的肛穴之中!

  铳枪小孩手上那根体积跟长枪差不多的玉蜀黍统枪,也同样对准少女猎人无防备的股间,朝着湿淋淋的膣穴,与长枪同时狠狠插入!

  「啊啊啊!」充满淫糜气息的悽厉惨叫从少女猎人被堵塞 的口中响起。明明只是初体验却被两根巨棒同时狠狠插入股间两穴,少女猎人却没有感到应有的痛楚,反而感受到难以想像的巨大快感,一下子就把少女猎人的其他感觉全部吞噬。
  少女猎人不知道,就连四只奇面族小孩也不知道。其实他们的武器全都带有足以让大型魔物也失控发情的可怕媚毒,就连刚开始丢出的漆玉也混有大量媚毒。少女猎人的身体早就在媚毒的影响之下强制发情,性欲神经全面活化,被过量强化的性刺激,完全凌驾身体的其他感觉。

  漆玉的腥臭味持续发放,让少女猎人喘息着吸入更多带有媚毒的气体。
  紫色大肉棒不断抽插嘴巴,强迫少女猎人吃下更多饱含媚毒的汁液。

  蓝色羽毛不停撩拨着一双小乳头,让媚毒从少女猎人敏感的胸部皮肤渗入。
  带着微弱电流的巨大肉棒更是猛烈抽插着少女猎人的肛穴,被内外双重电击刺激得异常活跃的直肠贪婪地吸收着巨大肉棒上的媚毒。

  作为真正的性器官,膣道更加直接被媚毒刺激得不断高潮抽搐,从少女猎人体内不停爆发出盛大的高潮!

  在过度的性刺激之下,少女猎人终于被蹂躏至直正失禁。除了大股大股喷发的透明淫液以外,另一股淡黄色的尿液也从少女猎人的股间喷出。

  但是过激的凌辱还没有完结,狂乱高潮中的少女猎人,极限敏感的膣道感受到内里的玉蜀黍统枪开始振动着散发出阵阵热力。可怕的预想闪过少女猎人混乱的脑海,虽然那铳枪的炮击打在巨盾上显得弱小,但是直接在体内爆发却无法想像,只是恐怖的攻击已经无法停止……

  玉蜀黍表面的颗粒磨擦着膣道里每一处敏感点,越来越热的枪身带给少女猎人无尽的刺激。直到枪身的负荷到达顶点,整根铳枪被奇面族小孩用尽全力插到膣道尽头,枪端炮口紧紧压在少女猎人柔弱的宫颈上。

  「啊啊啊!」少女猎人的悲鸣和巨大的炮声同时响起。不至于让少女猎人受伤,但是从枪身各处同时发炮的扩散式龙击炮让少女猎人敏感的膣道受到全面的强力炮击,主炮口更是把猛烈的炮击直接穿过宫颈打入稚嫩的子宫之内,让被媚毒侵蚀的身体爆发出巨量的暴烈快感,把高潮中的少女猎人进一步推入过酷的高潮地狱!

  打出最强的龙击炮之后,铳枪小孩从少女猎人体内抽回铳枪,另外三只奇面族小孩也纷纷收起武器。因为少女猎人已经翻起白眼失神昏倒,狩猎人类的任务也随着成功捕获少女猎人而完成了。

  彻底昏迷的少女被运回奇面族的集落,量度出刷新了最短纪录的 132.42 身
长之后,少女被运送到长老们的住所里。

  悠悠转醒的少女慢慢睁开双眼,在过度刺激之下昏倒的脑袋还不太灵光,迷迷糊糊地摇晃了一会,少女才终于惊觉自己身处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

  想要活动一下麻木的四肢,才发觉手脚不听使唤。低头一看,原来身体早就缠满大堆纵横交错的麻绳,双手双脚连同整个身体都已经被严密地捆绑起来,就连嘴巴也被硬物撑开固定着。

  动弹不得的少女这才回想起,自己是怎样屈辱地被捕获起来的。

  少女的骚动很快引来了奇面族人的注意,然后一群带着大型面具的奇面族人相继走入少女所在的大房间中。

  看着那群奇面族人,少女大吃一惊。那一个个巨大的面具,显示这群奇面族人并不是先前那些弱小的普通奇面族,而是每一个都可以作为狩猎任务目标,足以媲美大型魔物,被人类称为「奇面王」的强大个体。

  面对如此强敌,即使少女没有被捆绑起来,也没有一丝逃走的机会,完全绝望的少女只能静静地等待即将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残酷命运。

  无法看到大型面具背后的表情,一个个奇面族人沉默地开始脱下身上简陋的衣服。

  一群男人围着一位被捆绑着的裸体少女脱衣服,虽然少女不想相信,但是即将要被侵犯,而且是被一群不是人类的亚人种侵犯,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虽然只有半人的高度,但是一身精壮的肌肉加上胯下比一般人类更为巨大的大肉棒,再配上用色夸长的巨型面具,反而透露出一股威武的气势。

  少女更本没见过男性的裸体,奇面族人本来就巨大的大肉棒配上它们矮小的身材,把巨大肉棒反衬得更加巨大,少女根本无法想像如此巨物如何进入自己的身体。

  这时少女才突然回想起,自己的纯洁早已经在被奇面族捕获的时候失去,而且夺走自己纯洁的东西更只是一根没生命的铳枪……

  明明已经绝望的少女却感觉自己的心灵还在不断掉进没有尽头的黑暗深渊,但是泪流满面的可怜样子并没法博得奇面族人的怜悯。

  除了大型面具以外已经脱光光的一个奇面族人走到少女身旁,在少女被捆绑的身体上倒上奇异的粘稠液体,一股似曾相识的腥臭味再次充斥在少女四周。
  奇面族人把粘稠液体涂满少女颈项以下的身体,就连脚趾的缝隙都没放过,让少女脸蛋以外的全身都变得油亮亮的。

  才刚刚涂满身体,奇面族秘传的媚毒已经生效。少女开始喘息起来,被涂抹上秘传媚毒的身体感到阵阵躁热,粉红色的小乳头挺立起来,股间膣穴也分泌出协助交配的润滑体液。

  已经体验过一次,再配合现场的形势,少女终于意识到这种感觉到底是甚么,但是比上一次更强烈的肉欲渴求却让羞耻的少女无法抵抗。双腿被捆绑成大大张开的姿势 ,股间不但膣穴就连肛穴也不断抽缩着期待大肉棒的插入。

  秘传媚毒之所以被称为毒,是因为这种毒素会残留在体内,让性欲神经失控地长期处于活化状态。而且少女的身体还处于性器官发育中的第二性征期,受秘传媚毒影响的身体将会过度发展出远超常人的性欲神经。这种改变是不可逆转的,就连奇面族本身也没有解毒的方法,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研究过解药,因为这种后遗症本来就是它们的目的……

  少女被捕获时虽然已经大量摄取秘传媚毒,但是还远未到身体的饱和量。现在无法反抗的少女,将会真正体会到奇面族秘传媚毒的可怕。

  被捆绑着的少女不安地扭动起来,就连麻绳磨擦身体也给少女带来阵阵快感,明明知道自己是在陌生的亚人种面前,但是强烈的肉欲渴求让少女无法停止,只能一边在心里为自己的无耻行为感到悲哀却一边继续扭动身体获取快感。

  奇面族人只是静静地观察少女扭动。一段时间之后,少女突然全身僵硬地颤抖,然后又瘫软下来。

  高潮过后少女才稍为清醒一点,屈辱的眼泪再次掉下。身为猎人的骄傲早已经随着被捕获而烟消云散,曾经坚强的内心也随着身上的土砂龙套装一起被剥下,软弱的内心跟柔弱的身体同样毫无保留地被展示在残酷的狩猎者眼前。

  奇面族人再次把媚毒涂抹在少女身上,少女只能惊恐地摇头,却无法阻止。
  而且涂抹完身体之后还没有停止,这次奇面族人更是把媚毒直接倒入少女被撑开的嘴巴之中。

  少女被硬物固定撑开的嘴巴根本无法反抗,只能任由奇面族人一边灌媚毒一边玩弄自己的舌头,然后就连舌头和喉咙以至食道都散发出阵阵躁热的肉欲渴求。
  眼神中浮现出恐惧,害怕身体被强制改造,但是少女不但无法抵抗,就连求饶也做不到。

  只是少女恐惧的眼神也无法维持多久,再次加强的肉欲渴求已经超过柔弱少女可以忍受的极限,少女的眼神渐渐透露出一丝崩溃的痴迷。

  奇面族人却只是忠实地执行工作,从嘴巴灌入过量的媚毒之后,少女的屁股被抬起,大量媚毒被工具同时灌入向上露出的膣穴和肛穴之中。

  少女感到子宫和肠子都被灌满了,就连小腹也被灌得鼓胀起来。然后少女的身体又是一阵抽搐,光是胀满的快感已经让过度敏感的身体失控地高潮起来了。
  灌入媚毒的工具被拔出,胀满的身体却无法排出过量的媚毒,因为早就准备就绪的奇面族人已经把少女前后两个肉穴堵上,用他们的巨大肉棒!

  在媚毒的润滑和毒性之下,没有痛楚的纯粹快感被打入少女两个敏感的肉穴之中。

  本就胀满的身体再被强行塞入两根巨大肉棒,而且少女还是背部顶着木板屁股抬起的姿势,被两根巨大肉棒强行挤入体内更深处的大量媚毒让少女屈起的腹部鼓胀得像是怀孕似的。

  但是看似被虐待的少女却只能感觉到快感,过量的快感。

  每次插入,随着身体扭曲的膣道和直肠又被两根巨大肉棒残酷地强行拉回直线。每次抽出,膣道和直肠又被体内涌回来的大量媚毒挤压,根本无法合上,而且从体内冲刷而出的大量媚毒更给少女造成强烈的排泄快感。可是穴口被两个硕大的巨型龟头紧密地堵塞住,大量媚毒根本无法排出,只能随着下一次插入,再给少女造成剧烈的胀满快感。

 从少女的角度只能看到奇面族人精壮的屁股和两根巨大肉棒不断高速抽插着
  自己两个可怜的小肉穴,两根巨大肉棒甚至比给自己开苞那两根武器还要粗壮,带给自己无尽高潮。

  高速的抽插一直持续,强大的奇面族人根本没有一丝喘息,柔弱的少女却早已气若游丝。软绵绵的身体随着猛烈的抽插摇晃,少女还被自己失禁的尿液喷了一脸。

  身体上的媚毒不断从皮肤渗入,然后又被涂抹上一层新的媚毒,反覆数次之后,媚毒终于不再渗入,少女被涂得油亮亮的身体终于饱和了。

  在媚毒可怕的药力之下,早就远超人类极限的过酷高潮在少女体内不断爆发,但是早应翻着白眼昏死过去的少女却只能清醒地被迫承受狂暴的快感狂涛不断冲击。

  随着时间过去,少女体内的媚毒也终于被慢慢吸收,胀满的腹部也回复成纤细的腰肢。

  夹攻少女的奇面族人终于发出阵阵猛兽般的低吼,两根巨大肉棒进一步极速抽插起来,然后同时在少女体内猛烈地喷射出大股精液。

  稚嫩的子宫和肠道受到灼热精液的强力射击,少女被撑开的嘴巴发出一声悽厉的哀号,在狂乱的高潮之中就连舌头都吐出来了。

  可是两根巨大肉棒才刚刚拔出,少女又被灌了一肚子的媚毒。

  在少女逐渐模糊的意识之中,只感觉到自己被抱了起来,然后前后两个小肉穴再次被两根巨大肉棒狠狠插入……

  残酷的狂宴持续了数天才终于结束,然后奄奄一息的少女被送到奇面族集落旁的农场里。

  四只奇面族小孩又完成一次狩猎任务回来,发现先前被自己捕获回来的人类已经成为农场内的新设施了。

  仍然被严密捆绑着的少女,就连眼睛和嘴巴都被封闭起来,身体被固定在坚固的木架上。

  被河流推动的大型水车,动力经过多组齿轮传递到少女身下的装置,两根比照奇面族人巨大肉棒形状制成的大木棒,深深插入少女体内飞速抽插着,不断磨擦撞击少女敏感的膣道、肠道和宫颈。用以制作麻痹陷阱的雷光虫被饲 养在少女周围,饵食就放置在少女身上,引诱雷光虫聚集在少女身体的各个敏感处一边进食一边放电。

  就连思考都被连续不断的暴虐快感彻底冲散,被高潮酷刑蹂躏着的少女,股间不断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液。

  奇面族小孩来到少女身前,开始各自在这个农场的新设施周围工作起来。
  给少女旁边的容器放入长老特制的秘药,经由接驳少女嘴巴的导管给少女喂食。

  少女喷溅出来的淫液被身下的大漏斗收集起来,被封装成一瓶瓶被奇面族称为「人类的浓汁」的素材。

  被激烈抽插着的膣穴上方,拨开聚集在小肉芽上发电的雷光虫,奇面族小孩拿着小钳子,小心地把少女耻丘上刚长出来的耻毛拔出,收集起这些被奇面族称为「人类的柔毛」的素材。

  少女身后抽插肛穴的大木棒暂时停止运作,奇面族小孩利用工具把大量清水灌入少女的直肠里,然后再用力按压少女的肚子让清水喷出,收集少女的粪便,加上从插入少女尿穴的软管中导出的尿液,混合成为农地的肥料。

  最后再在少女身上各处敏感带放上雷光虫的饵食,重新开动塞回少女肛穴里的大木棒,新设施每天的维护和采集工作终告完成。

  「长老说已经给它用了秘药,再过几天就可以从它身上采集到乳汁的了。」
  「很想快点长大呢,长老说等我们长大以后就可以自己制作秘药了。」
  「先不说这个,听说下月村里又要有新的小孩出生了呢,我们这次去狩猎彩鸟吧,到时可以拿彩色羽毛来布置庆典喔。」

  奇面族小孩的声音渐渐远去,继续被高潮酷刑蹂躏着的少女,眼罩下默默流出两行眼泪。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