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代东方之珠的半山区,有一间占地很广的阮家花园,园中繁花如锦,万紫千红。在香风扑鼻的白玉兰花市树下,站着一个年华双十,貌美如花的少女。这少女正是阮家花园的大小姐,芳名叫做玉芝。阮玉芝在树下徘徊,原是等候情郎到来幽会。她的情郎是一位聘请回家,给弟妹补习夜课的先生。这位补习先生名叫艾自魏,年纪约有三十岁,生得风流潘翩翩,一表人才。阮玉芝与艾自魏的结交,原是凭家里的小俏佣,替她牵线的。 

  这事的起因-有一天夜里,阮玉芝在园里乘凉后回房,经过母亲的房里,见灯火明亮,心想:”这时候已是午夜过后二时了,怎麽她还未睡呢?””父亲明天还要上班返工,又不是假期,多令人费解的事呀。” ”而且还听见母亲的笑声,母亲在发梦的吧?不然,在笑什麽的啦?”好奇心是人人有的,何况阮玉芝生就一副孩子的性儿於是蹑脚的走过去,凑巧那房里的百叶窗,穿了一个小孔。 

  她张眼一看,唉育,了不得,爸和妈在打架啦!可是,心里一想,打架会笑的吗? 

  只见爸爸骑在妈妈的身上,噢!不,爸爸正坐在妈那双乳球上呢?多好看,那对肥乳给爸爸坐的扁扁的挤了开来,唉哟,要爆了。可是并没有爆呀!却听妈妈吃吃的笑着说:”唉育,讨厌啊,你的年纪也不少了,没有见你还是这般逗人的,吹甚麽啊,我不吹啦,讨厌!”原来爸妈二人,都脱得清光的。爸爸却坐在妈妈的乳球,正拿着那根乌黑阳具,硬要妈去吹啦! 

  到底妈妈拗他不过,只得张着嘴,把爸爸的阳具含吮着,像甚麽的呀,就像我们吃猪脚骨时,啜着骨筒里的剩余一般,唧唧有声。这多麽的好玩呀!不过,猪脚骨不会膨大,爸爸的阳具却越吮越大似的,不一会,竟把妈妈的口儿塞的满满的了。看妈妈正在鼓着腮儿,脸红红的呜呜连声,而爸爸更是得意啦,还用手捧住妈妈的脸颊,挺起了屁股,使到阳具尽送到妈妈的口里,一抽一抽的,这也真是好玩的呀。 

  看妈直给他弄得喘不过气来,两条肥腿乱蹬乱踢,爸爸才把那根乌黑阳具抽了出来,胡子掀掀,嘴里吃吃的笑说:”好玩吧!”只见妈妈恨恨的打了爸一下,说:” 

  还说啦!你这人,险些把我闷死了!”这时妈妈摸弄着爸爸那一根黑黑红红的,如烧红了铁鎚似的阳具,说:”来吧,时候不早了,弄完了明天你还要上班返工的啦!”爸爸听了这才笑嘻嘻的爬下来,捧着那一对肥乳乱搓乱摸,又用口去含吮。唉呀,爸爸要吃奶啦!这般大的年纪还像孩子一般玩妈妈的奶。可是妈并没有骂他,而且吃吃的笑着,把乳房挺起,把腰儿摆动,且笑这说:”嗳育,痒死了,你的胡须擦的我的毛多痒啊!嗳育,哈哈...老东西,你也要吃奶,唉育,不要咬,不可咬我的乳头!” 

  爸爸笑得哈哈有声的,伸出手去摸妈妈的小便之处,又磨又挖,还把手指伸了进去,像开小蚬的撬着。不过妈妈的小便处不像小蚬,却像个大蚬,而且多了一搓毛,黑浙浙,但仔细一看,而且还有水流着。那水却有点古怪,竟自流不尽似的。 

  爸爸不住的挖撬着,那水竟越流越多,连床褥也湿了一大块,好似撒尿似的。但那水是白白的,不像是尿,只见妈妈好像十万分难过,不停的推着爸爸的手,扭着那个大屁股,没命的叫说:”唉呀,还挖什麽?你再挖,可把我痒死的了!” 

  爸爸这时才拉出手来,吃吃的笑说:”喂!好玩吧!”妈妈又吃吃的打了爸一下,笑骂说:”还说好玩啦!人家给你挖得痒死了!”爸爸真是顽皮的笑说:”如果不给痒一些,就生不出滋味来啦!”说时,并把妈妈的小便之处,双手挣开,细细的看着。爸爸说:”喂!你这胞鱼,真是越弄越阔了,还幸我有这根大的阳具,不然,就像大洋船驾海啦!”说的妈妈也哈哈大笑,只见妈妈耸了耸屁股,打了爸一下,说:”老而不死,说来说去,你在不入,我就踢你下床去。”她一面说一面扬着腿儿。爸爸听了才害怕似的伸了伸舌头,便爬上妈的肚皮去,挺起了那粗黑的阳具,不停往妈妈的小便处乱顶乱抽。顶得妈妈真的快活不过,两只脚儿,高高的竖起,嗳嗳育育没口子的叫着。 

  这事真是越看越有趣,看了她自己心儿卜卜作跳,那底下阴户也湿了起来。她一想,这叫做巫山云雨,夫妇之间应有的事呀!阮玉芝站得脚儿也酸,腰儿也疼,这才返回房里,但那一夜没法入睡,眼睁睁的想那滋味一定不错。不然,他们那会这般快活,这般高兴啦!这时真的想找个美男来学爸妈这样玩玩。在她的脑子里,那一个补习先生艾自魏,样貌生得不错,可是在那午夜里,走去亲近人家,太过不成样子的吧!...第二天,小俏佣秋月来服侍阮玉芝,她便把昨夜的事告诉了秋月,然后要她替自己找艾自魏来结交。秋月知道小姐春心已起,只好赶快替小姐跑一趟。今夜相约在园中见面。阮玉芝为了顾及自己的颜面,便叫秋月到书房去相请,她自己却在树下等候。 

  且说阮玉芝站在树下,不知过了多久,终於见秋月领着艾自魏来到。秋月偷偷的淫笑说:”小姐,艾先生来了!”艾自魏一见阮玉芝,很客气的说:”阮小姐,让您久等的,还请见谅!”阮玉芝含愧带羞的,娇声答说:”艾先生,说那的话,我蒙你见怜,真是有幸的了!”秋月见他们在园中对谈,怕被其他人见到,赶紧催他们进入书房。之后,秋月赶紧关起书房让小姐完成心中的春意! 

  在只有两人世界的书房里,艾自魏握着她的小手说:”我艾某真是幸福,得蒙小姐垂青,感激不尽!”女儿家初遇男儿总是娇羞,羞一羞的笑了一下。阮玉芝说:” 

  艾哥哥,我与你相会,你是明白人,只要你对人家始终如一,那就好了!”经过一番的甜言蜜语,双方都已经心痒痒了!艾自魏把她抱的紧紧的说:”小姐,我的芝妹呀,现在时候已经不早了,我们不要错过了美好时光阿!” 

  他说时一把将她轻放在床上,并用手解开了她的裤子,探手阴户去抚摸,只觉得她的阴户已如黑森林带些露水的了。阮玉芝立时脸泛桃花,羞的闭着眼睛,身体如中了电的一般微抖着,只得装着睡去的样子,任由艾自魏玩弄。艾自魏见她并不抗拒,就解开她的衣扣,玩玩她那一对活跃跃,嫩澎澎的乳球。艾自魏索性的将她的内衣和内裤都脱了。在灯光下,看着她那又圆又白,又涨大的玉乳球。底下那小巧,带点香气的黑鲍鱼。那阴缝啊!哇!艳比玫瑰,且带着纯纯的感觉,好美啊! 

  艾自魏禁不住的用手挑逗着玩她的阴唇,觉得湿淋淋的。他手逗着的又暖又滑,又软又白的处女鲍鱼。随即把她的两片鲜红湿儒的阴唇,翻开来一看,更诱得欲火如狂,底下那阳具,也禁不住的昂然翘起,举的高高的。 

  阮玉芝偷看了一眼,不禁心儿卜卜的,心想:”唉呀!他要来了,这滋味儿呀!我不知怎麽样。你看他阳具撑着高高的,若被它插进阴洞去,不知是否受得了呢?”但她想起父亲和母亲的情形,他们是那样爽歪歪,大概也是很爽的事情吧! 

  她越想心里越跳得厉害,并觉得自己从未被男人玩过的鲍鱼,但这时觉得艾自魏的手指触摸那嫩嫩的鲍鱼,那是一种又酸又痒,又热又麻,说不出的一种爽快,一齐兜上心来,只觉得心头痒痒的,全身都没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