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捕沈霜雪

字数:36846
             第一章最后的任务

  整个大华国北方领海,南部与其他国家接壤,而最南方的省份,则是完完全全的内陆省,就算用八匹马拉的马车,也要三十二天才能够到达大华国的海岸线。
  同时这个省份多山林,民风也是彪悍,随着大华国的国力日趋下降,便时不时的有着起义军冒出来,如今刑部第一捕头沈霜雪,就在这个省份的山林之中疾行。

  只见沈霜雪如今一袭白衣,手中持着她的佩剑,并不骑乘任何的马匹,而是直接施展出轻身功夫,在山林之中穿梭,由于山林中树木众多,反而行进速度要比一般的马匹要快。

  沈霜雪出现在这里,自然是又接到了刑部的任务,只是这一次的情况有些特别,因为这是她作为刑部捕头的最后一次任务了。

  这个最后任务,却是要从大华国如今的状况说起,现在乃是大华国简明十七年,皇帝华英帝登基已经十七年了,但是整天无所作为,使得整个国家的国力没有任何的提升。

  反而由于整个国家立国三百余年,积累了无数的弊病,因此已经由盛而衰,到了灭亡的边缘,只是因为朝廷内阁之中,还有个三朝元老沈良,才勉强支撑了下来,同时沈良便是沈霜雪的养父。

  这沈良在内阁之中德高望重,却不是首辅,也不是次辅,待在内阁数十年,一直都只是阁老而已,倒也是一桩奇事,沈良刚进内阁的时候,是被其余阁老、首辅、次辅压制,但是经历三朝之后,在内阁里也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了。

  沈霜雪从懂事起就是孤儿,一直到五岁之时,才意外被沈良发现,当时沈良的年纪已经不小,将近七旬的人物,足够做沈霜雪的爷爷了。

  但是最后沈良还是将沈霜雪收为义女,并且从小认真培养,专门找了江湖上,以及朝廷中的许多知名高手教导,这是因为大华国的内忧外患,使得作为文臣的沈良,觉得手上没有什么高手可用,每次做事束手束脚。

  而沈良作为大华国的阁老,也不能够培养大量的士兵,只能够拥有少量的护卫,因此沈良才对每一个护卫用心培养,以期他们最终能够以一当百。

  于是沈良最初收养沈霜雪,并且努力培养,其目的只是希望沈霜雪成长起来之后,能够贴身护卫他的家眷,毕竟男性护卫在某些方面,护卫女性家眷非常不利。

  后来沈霜雪自己另有奇遇,得到了当时江湖上的绝顶传承,成为了沈良府上的第一高手,才让沈良改变初衷,将沈霜雪送入了刑部做起了捕头。

  再然后就是沈霜雪靠着她自己的能力,逐渐的完成许多任务,同时暗中帮了她义父沈良不少的忙,最终成为了刑部第一捕头,以及沈良身边最为得力的臂助。
  只是虽然有着沈良、沈霜雪等人,但是仍旧是挽救不了大华国,毕竟三百多年的王朝,积累下来的问题实在太多了,而这些沈霜雪在一年多以前,抓捕知府吴伟斌的时候就明白了。

  毕竟这一个小小的知府,若非是吏治崩坏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也不会做出危害朝廷的事情,不过当时沈霜雪看在义父的面上,虽然心中还是叹气,仍旧是义无反顾的出任务。

  到了半年前的时候,由于沈良已经年逾九十,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倒在了病榻之上,这是沈良已经油尽灯枯,不管任何的灵药,也无法再挽回了。

  沈良一倒下,被强行支撑起来的大华国也开始崩溃,人人开始为自己谋求出路,各地造反也是此起彼伏,甚至刑部之中就有两个强大的捕头,看着情况不妙主动请辞。

  当然刑部尚书是不会同意这两个捕头的请辞,只是如今朝廷无人可用,以沈霜雪为首的各大高手都在出任务,这两个捕头直接弃官而走,找个犄角疙瘩的地方一躲,却是谁人都找不见,就算有人能够找见,那人也没空去寻他们。

  当时刑部最出色的捕头,除了沈霜雪之外只有四人,这一下跑了两个,顿时人心一下就涣散了,人心一散队伍就不好带了,直接影响便是朝廷崩的更快了。
  如今在这最南端的省份,由于地理优势,使得这里出现了邪教,这个邪教名曰天法教,教主号称能沟通上天,取得无边法力,对于皇帝天子的名头挑战极重。
  这个邪教刚出现数个月,就几乎统一了整个省份,开始向着其余省份进军,朝廷又由于各处动乱,使得能够调配的大军,几乎已经用尽,只分了三万多人过来,因此并不能够击溃这个邪教的攻势。

  朝廷派出的兵马,只能够将邪教大军在各省的边境抵挡一时,好在后来朝廷查明,这个邪教用了药物控制了那个省份中大部分的官员,所以才能够在短短数个月里控制全省。

  于是刑部就准备派出名捕,想要从内部突破,找出控制那些官员的药物,毕竟如今大华国虽然快要灭亡了,但是到底几时彻底崩灭,却是没有人能够确定,因此那些官员暗地里寻找出路或许会有,正面造反的胆子肯定没有。

  到时候朝廷再表示下,由于这些官员被药物控制,可以既往不咎,那么这邪教组成的大军,就能够立刻分崩离析,而区区一个邪教,以如今的大华国的三万大军,也是能够收拾的。

  不过刑部先后派出的两名捕头,最后都音讯全无,也不知道是跑了还是死了,而这名捕头,就是除了沈霜雪之外,还剩下的两个最强存在。

  这样一来就变得只能够让沈霜雪出马了,而这时候只剩一口气的沈良也一命呜呼 ,所以沈霜雪也有了脱离刑部的打算,毕竟她只是因为义父的原因,才会不遗余力的给刑部做事。

  好在沈良沈阁老也是非常了解他义女的性格,因此在死前回光返照的时候,硬撑着写了一封遗书,有了这封遗书,沈霜雪最后决定帮助朝廷搞得南疆的骚乱,然后再离开刑部。

  而沈霜雪要离开的态度,刑部尚书也是知道的,只是刑部尚书虽然知道,却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刑部的五个最强的捕头,已经跑了两个了,还有两个也不知道是跑了还是死了,沈霜雪真要离开,也算是轻而易举。

  正经是如今靠着沈霜雪,刑部尚书还能够度过眼前的难关,所以他虽然不想放沈霜雪离开,最后也只能够默认了,于是因为这种种原因,才使得如今沈霜雪正在执行的任务,变成了她在刑部最后的一次任务。

  言归正传,沈霜雪接了任务之后,就来到了这个最南端的省份,接下来按照刑部给予的资料,施展轻身功夫在树林里前行,经过了五天,已经快要接近那个邪教的总坛了。

  在第五天的晚上,沈霜雪来到了一条小溪流的旁边,这条小溪流的上游乃是山上的一座泉水,这座泉水一直流到山崖旁边,其中一个支流就分了出来,沿着峭壁慢慢的向下流淌,结果留到山脚的地方,就成了小小的溪流了。

  看着这条小溪流,沈霜雪便自言自语起来:「再翻过两座山,就到了天法教的总坛,据刑部的资料,这个天法教的总坛就在山腹之中,啧……刚发现已经连续赶了五天路了,反正邪教总坛就在眼前,不如先洗一洗睡一觉,明天再出发去寻解药。」接着沈霜雪就边说边做,直接走到了小溪流旁边的一棵树下,先脱下了外衣铺在树根处,然后就一件件的,将全身的衣服除了下来,以及她携带着的佩剑,都堆放在树旁。

  沈霜雪除尽衣物之后,整个美好的胴体,就直接展现了出来,可惜周围看起来没有什么人,算是没有人能够欣赏了。

  只见沈霜雪全身肌肤雪白无比,在黑夜之中非常显眼,而且肌肤细腻光滑,看上去吹弹可破,让人一看就想要摸上一摸,这却是沈霜雪如今内功造诣已达化境的原因。

  由于内功深厚,沈霜雪不但肌肤异常白皙美丽,整个人看上去也是年轻无比,虽然按照实际情况,她已经二十二岁了,但是不明真相的人看去,也只会以为沈霜雪是十六、七岁的少女而已,根本想不到这个女子实力强大,更是有过许多的男人。

  若是仔细看去,便能够发现此时沈霜雪的额头见汗,背脊上也是有着一小片的湿漉漉,显然就像她自言自语说的那般,连续赶了五天路,就算是她内功深厚,也不免浑身出汗,需要适度的休息了。

  脱光以后沈霜雪也没有急着去洗身体,而是在原地慢慢的用双手抚摸自己的肌肤,从胸部的一对巨乳,一直摸到了纤细的腰肢,好似爱极了这身体一般,同时这些动作诱人无比,若是她此时身边有着男人,一定会起某些生理反应的。
  这样全身抚摸了一遍,沈霜雪才在原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慢慢的向着小溪流走去。

               第二章调戏

  沈霜雪离小溪流,也不过只有数十步的距离,以她的身手,自然很快就来到了小溪流的旁边,接着就见到她提起左腿,脚尖轻轻点在了水面之上。

  在沈霜雪的脚尖刚刚碰到水面的时候,就有一股清凉之极的感觉,瞬间袭遍了她的全身,毕竟这个大华国最南部的省份,一直是四季如夏、炎热无比。
  随后就见到这一只美丽的左脚,踩进了小溪流之中,只是这条溪流实在太小了,水流竟然连沈霜雪的脚背都没有覆盖掉,只不过这点事情,沈霜雪看起来浑不在意,继续将右脚也踩进了小溪流之中。

  沈霜雪站在小溪流上面后,便弯下腰来,双手捧起一点水浇在脸上,在她弯腰的时候,整个屁股就高高的翘了起来,由于沈霜雪站立之时,其双腿并不是紧紧并拢在一起,而是向左右两边分开,因此弯腰之后,那小穴的两瓣阴唇,也不自觉的就向着两旁张开。

  此时若是有人站着沈霜雪的后面,必然能够清楚的看到,那微微张开的两瓣阴唇之间,那粉嫩无比、娇艳欲滴的小穴,以及小穴旁边的屁眼。

  毕竟沈霜雪内功深厚,肌肤都已经是雪白粉嫩了,那么她的小穴,不管经历多少次抽插,都能够娇艳无比,看上去就好似没开过苞的处女一般,甚至比处女的小穴还要美丽。

  一捧冷水浇在脸上后,沈霜雪并不直起腰来,而是继续用手不停取水,慢慢的擦洗脸上的尘土,以及这段时间积累的汗水。

  只是这小溪流的水流实在太小,连续几次之后,沈霜雪就将双腿又分开了许多,这样她弯腰之后,便可以更加接近地面,取水洗脸也更加方便。

  而沈霜雪双腿更加叉开,使得她的两瓣阴唇张的更开了,原本只是微微张开的小穴,也紧跟着越张越大,里面粉色的嫩肉,也有更多的能被看到。

  等沈霜雪洗完脸,她才慢慢的直起身体,却是并没有急着将双腿并拢,而是左右看了看,才抬腿向着一面崖壁走去,不一会就到了一块突出的岩石之下。
  这一块突出的岩石,距离地面也就五尺出头一些,而且整块岩石并不大,也就是两个拳头的大小,但是恰巧就卡在了泉水支流的必经之路上,使得不少的水流,都冲刷到了石头之上,把整块石头打磨的光滑无比。

  同时就有不少 的水珠,从石头上面滚落下来,由于岩石不知道被冲刷了多少年月了,这些流下的水珠,倒也是清澈的很,此时沈霜雪就是来到这块岩石之下,用岩石上面流下的水珠来冲洗身体。

  只见沈霜雪先从颈部开始洗起,她的一双洁白的玉手,在颈部一边按摩一边搓洗,虽然岩石上的水流也不大,但是时间长了也能够洗去不少污垢。

  洗完颈部以后,沈霜雪的双手就沿着脖子向下,慢慢就搓揉到了胸部,她先是一点点接水大面积的冲洗胸部,接着就将左乳伸到了水珠滴落的地方,开始用手指在上面轻轻按压,一会之后就从乳头开始向后慢慢搓揉。

  沈霜雪的动作轻柔无比,并且可能是因为水流不大的原因,她搓揉起来也是非常的缓慢,让人能够很清晰的就看清楚她的动作,当然前提是如今有人正在偷看沈霜雪洗澡。

  一只左乳就让沈霜雪搓洗了小半个时辰,接下来她就开始清洁右乳,方法也是完全不变,因此又是小半个时辰过去,加上她之前洗脸的时间,沈霜雪已经洗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了。

  不过沈霜雪看起来并不着急,其实想想也是如此,如今她一个人来到树林深处,这里本来又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再加上夜深人静,自然不会有什么人出现。
  同时这一次任务,由于已经两个捕头毫无讯息,沈霜雪的义父又已身亡,所以刑部尚书也不敢给沈霜雪定下期限,只是让她尽快取得药物而已,于是沈霜雪的时间,确实也不紧张。

  洗完了上半身,沈霜雪直接提起左腿,踩在了崖壁上面,位置正是水珠滴落的地,然后她就开始慢慢的清洗起来。

  在清洗大腿以及小腿的时候,沈霜雪倒也没有太大的动作,就是洗小腿的时候,又稍微弯了下腰,展现除了她那纤细的腰肢。

  但是洗到大腿根部的时候,沈霜雪却是把动作放的更慢了,并且双手十指仔仔细细的在小穴上搓揉,好似要将其搓烂一般,同时沈霜雪还时不时将左边的阴唇翻开,用右手食指稍微沾一点水,细细搓揉着里面得嫩肉。

  由于沈霜雪的动作缓慢无比,若是有人此时偷看的话,却是能够很明显的,将沈霜雪的小穴一览无余,可谓是能够大饱眼福。

  这样洗一条腿,就又用掉了半个多时辰,接下来沈霜雪自然又换上了另一条腿,还是用同样的方法清洗,于是两条腿又花费了沈霜雪将近一个半时辰才洗完。
  最后沈霜雪洗完了双腿,却是高高的将屁股撅了起来,然后双手绕到后方,慢慢靠着细小的水流,去清洗她的屁眼。

  由于沈霜雪内功深厚,早就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因此她平时吃的很少,不像一般练武之辈需要狂吃海喝,甚至沈霜雪就算数日不饮不食,纯靠内功支持,也不会有任何问题,所以她平时排泄几乎没有,整个屁眼也是粉嫩的很。

  只是如此干净的屁眼,沈霜雪清洗起来也是非常仔细,而且由于她本身看不到,只能够自行摸索,因此洗了一会,她就将屁股撅的更高了。

  由于沈霜雪撅屁股的时候,是向着外面,再加上她本身肢体韧性强大,所以随着她抬高屁股,整个小穴又渐渐露了出来,不过沈霜雪本身却是没有理会。
  等沈霜雪将屁眼都洗完了,就见她微微抬头,看了看山崖上流下的泉水,然后瞬间跃到了崖上,向着水流的源头走去。

  看这情形应该是沈霜雪觉得分支小溪流洗起来不舒服,就趁着天黑无人,也不穿衣服,就直接赤身裸体的前去水流的源头,想要好好再洗洗。

  沈霜雪走远之后,她身后的树林以及草丛,就有数个地方,突然抖动了起来,更有着人的喘息声出现,过了一会就有一个人声响了起来:「诶哟……这个骚女人,实在是憋死我了。」

  「嘘……别说话,我们是来盯梢的。」这个声音响完之后,顿时在某棵树上,就有另一个声音响起。

  「啧,紧张个毛线啊,她都走远了,不知道跑哪里去继续骚包洗澡了,刚才尼玛的太诱人了,搞得老子鸡巴都硬了,要不是因为我们的任务只是盯梢,劳资肯定马上出去干死她。」第一个声音紧跟着又一次响起。

  「哼……什么任务只是盯梢,是你根本不是沈霜雪对手,就算出去了也会被打死,所以只敢忍着撸鸡巴,不敢冲出去吧。」第一个声音刚刚说完,在某个草丛里,突然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而且直接就是吐槽的话语。

  这第三个人话一说,顿时第一个出声的人,便直接不说话了,接着就是好一会沉默,然后第二个声又响了起来:「老六……你不是最爱抬扛的么,肿么老三和老四在对喷,你却不说话了,平常你不是应该帮着老四喷老三的么。」

  「是啊,我也正奇怪呢。」顿时又出现了第四个声音。

  但是这两个人说完,也没听到什么别的声音,顿时那些树林、草丛又抖动了起来,然后就是第五个声音响起:「老大,情况有些不对,老三和老四也不说话了。」

  「嗯,确实不对……大家赶快出来!」顿时那第二个声音,急切的喊道。
  随着这个声音,就有三个男子从树林、草丛之中跳了出来,只见这三个男子的衣服完全一样,背后都绣了一朵白云,正是大华国的大内高手的制式服装。
  这三个男子跳出来后,其中领头的那个还没开口说话,就听到「哎呀、哎呀」的三声惨叫,然后就是三个人影从一棵树上飞了出来,重重的落在了小溪流的旁边,随后又是一条人影,也从那 棵树上飞射出来。

  最后飞射出来的人影,在落地之后,就显出真面目来,只见这人赤条条的,浑身一丝不挂,而且胸部两个乳房高高挺立,下半身双腿之间,也有许多黑色的毛发涌出,不是之前离开的沈霜雪又是谁。

  看到这种情景,那看上去领头的男子,不由的目瞪口呆,好一会才喃喃的说道:「你……你早就发现我们了?刚才是故意降低我们的警惕性,然后离开由明转暗,再绕回来的么?」沈霜雪听到男子发问,只是笑着说道:「早发现倒不至于,你们的隐匿水平非常高,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有人跟着,只是我对于男人的气味很敏感,特别是撸鸡巴时候分泌的体味,因此你们几个跟着我,就不应该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所以么……你们之中有人在这几天撸过鸡巴,说不定意淫的还是我呢,这就让我知道有人跟着,不过具体有几个人,以及你们的方位我也不确定,就借故调戏你们一下,然后你们的呼吸果然加重了很多,之后么我绕了一圈回来,按照呼吸方位逮人了。」

              第三章结伴而行

  原来沈霜雪在发现有人跟踪之时,就心中有了策略,在靠近天法教总坛这里,利用崖壁周围没有遮蔽物,别人无法隐藏的特性,由明转暗的进行反击。

  由于当时沈霜雪将衣服都脱在树下,就使得跟踪的六人警惕之心大降,毕竟沈霜雪的衣物在他们的眼前,他们也不怕沈霜雪的行踪脱离掌控,因此崖壁那里不方便跟踪,六人就都没有紧跟上去,而是继续潜伏,导致了沈霜雪在一定时间内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此时听了沈霜雪的话,那三个还站着的男子终于反应了过来,于是他们顿时无语,虽然他们在来之前,也都是听说过沈霜雪性感开放的,但是亲眼见到对方如此行事,仍旧是感觉到大开眼界。

  过了好一会,那领头的男子才说道:「沈……沈捕头,我们兄弟六人乃是御前侍卫,王尚书觉得此事非常重要,因此又派了我们兄弟六人来协助沈捕头办案,以期尽快寻到药物,平息如今南疆的战争。」沈霜雪顿时淡淡一笑:「我当然知道你们是御前侍卫,你们六个不就是那御前六煞星么,据说有一套合击阵法威力无穷,不过既然是过来协助我办案的,那么你们干嘛要偷偷跟着我呢?实际上是王老头不放心我,以为我会半路走人,所以派你们六个来监视的吧。」

  「咳咳……沈捕头不要这么说,这个案子已经折进去两个刑部捕头了,他们两个的名头虽然比你弱,但是也相差并不大吧,因此王尚书担心你也发生意外,就特意向皇上要了我们兄弟六人,在暗中保护沈捕头。」领头的男子干咳一声说道。

  「不错,沈捕头不要误会了,若是我们兄弟六人也和沈捕头一起行动,不就是全部在明处了么?所以老大才会特意暗中跟着沈捕头,就是想做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然后又一个男子紧跟着说道。

  「哦……」沈霜雪不由拉了个长音,才慢慢说道,「这么说来我还是做错了,把你们六个从暗中拉了出来,使得你们由暗转明,再也无法应对可能出现的危险,那我这里就向郑重道个歉,请六位继续去草丛里跟着吧。」沈霜雪这话说完,还站着的三个人顿时就说不出话来,毕竟他们跟着沈霜雪的真实目的,也就是刚才沈霜雪说的那般,是因为刑部尚书担心沈霜雪跑路,所以派他们在暗中监视,毕竟刑部尚书心中非常清楚,沈霜雪肯办这件案子,只是由于沈良阁老有着遗愿罢了。

  因此之前那领头的男子,也不过就是随口胡诌,然后被沈霜雪顺着说下去,便当即哑口无言了,而且此时沈霜雪已经发现了他们,他们六个也不可能继续暗中跟踪了,至于就此离开,他们也没有这个胆子,于是突然就冷场了下来,双方僵持了起来。

  最后还是沈霜雪首先打破沉默:「行了……我也知道你们六个为难,不如就和我一起去办案吧,反正多几个人手也好办事,你们的实力也不错,不会给我拖后腿的。」

  「多谢沈捕头体谅我们兄弟六人……」听到沈霜雪的话,那领头的男子就是一喜,「不知我那三个兄弟,被沈捕头如何了?」

  「没事,不过是被点了穴道而已,寻常的点穴手法,以他们的内功,自己冲穴也只要小半个时辰而已。」沈霜雪淡淡的说道。

  听到沈霜雪这话,顿时三个站着的男子中,就有一个窜到了小溪流边上,然后右手食指连点,将躺着的三人都解开了穴道,过了一会那三个人就一个个的站了起来。

  等到六人汇合到一起,沈霜雪又开口说道:「其实我也是真的有些累了,刚才动了动有出了些汗,之前也没有洗的畅快,那我这就去源头那里继续洗洗,你们想休息的话,就睡在这里吧,若是一样想要洗澡,可以跟着一起来哟。」说完之后六人就感到眼前一花,然后就发现沈霜雪已经离开了这里,再次越到崖壁上,顺着水流去源头那里了。

  「老大,我们追不追?」这时候六人中,一个人就说了起来,听声音却是之前说过话,后来被沈霜雪制服的老四。

  「不用了……」那领头的男子,也就是老大便回道。

  「这女人太开放了,刚才光着身子竟然就敢来找我们,而且站在我们面前,全身上下都不遮一下,我估计这衣服她要不要的也无所谓,万一这时候跑了……」接着又一个人说道。

  老大摇了摇头说道:「老二 你多心了,这次没有问题,她要是不欢迎我们,刚才趁我们只有三个的时候,就可以将我们都收拾掉,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你不会以为大名鼎鼎的沈霜雪,会打不过我们其中三个联手?」

  「那她既然肯放过我们,就是愿意和我们一同行动了,自然就不会偷偷溜走,我们安心等着就行了,要是你们想看她洗澡,继续去看吧,我看她也未必会介意,不过能不能发生别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老大说的也是,据说我们的燕统领,以前和沈霜雪交过手,三百招都没有奈何得了对方,刚才的情况就凭我们三个人,确实不是她的对手。」那老二便点点头说道。

  「哼,我们兄弟六人联手,未必就会输给那女人,只是刚才不小心,被她抢先动手,才会大败亏输的。」老二说完之后,就有一个人不服的说道,听声音却是之前说过话,后来被沈霜雪制服的老三。

  老三一说话,那老四紧跟着就说道:「哎呀,输了就是输了,老三你也不是第一天在江湖上行走了,哪里来那么多的公平较量,要在江湖上立足,武功高是一方面,但是也要有着头脑,靠阴谋诡计能赢人,也是实力的体现。」

  「不错,我们兄弟六人唯一的缺点,就是要六人联手才能够抗衡当世绝顶高手,刚才明显是栽了,老三你也不用死撑着不认。」老四说完之后,便有人接口说道,这个声音之前没有出现过,显然就是那个还没开口,就被沈霜雪制服的老六。

  老四和老六这么搭档着一说,便让老三再也开不了口了,过了一会那一直没开口的老五说道:「我们要不要再去和沈霜雪斗一次,这次她两手空空,我们却是能够联手施为,说不定就能够将她拿下了。」老五说着就瞄了一眼,那被沈霜雪放在衣物旁边的佩剑,显然意思就是沈霜雪没有带着佩剑,实力不能全部发挥,现在过去便能够占到便宜。

  「啧,老五你想多了,刚才那女人离开的时候,你没见到她轻功多强么,我们就算能够占据上风,她要是想要逃走,也不一定能追上,若是和她游斗,阵法的威力就发挥不出来,岂不是又要输了。」老二撇了撇嘴说道。

  「嗯,老二说的对,我们就算现在去,也最多就是占个上风而已,并且我们这次的任务,又不是捉拿沈霜雪,而是跟踪监视她完成任务,以及在她遇到棘手问题的时候给予帮助,既然她愿意我们跟着一起行动,就不要多事了。」老大在一旁点头说道。

  听了老大和老二的话,那老五也不再说话,这样又过了好一会,六人就分头找了个地方,纷纷躺下睡起觉来,并且也没有一个人,再去沈霜雪洗澡的地方看上一看。

  不过虽然没有人去看沈霜雪洗澡,六人中却是有几个人,在躺下之后,不自觉的将右手伸进裤裆里撸起了肉棒,也不知道他们正在意淫的是谁。

  如此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等到天大亮之时,第一个睁开眼的就是老大,他刚刚一睁眼,就有一具雪白的胴体出现在他的眼前,正是沈霜雪无疑。

  「额……沈捕头洗完澡不把衣服穿上么?」老大看着阳光下那具美丽的身体,只感到身下的肉棒开始肿胀了起来,毕竟昨天半夜天色很暗,比不得现在大白天,因此以老大坚强的意志,也不由得被沈霜雪的裸体吸引住了。

  随即沈霜雪淡淡一笑:「怎么……我的身体很难看,你不喜欢看么?」这时候其余的五个人,也陆陆续续醒了过来,他们刚刚醒来,就见到沈霜雪的身体,然后听到了她的话语,顿时有几个不争气的家伙,肉棒瞬间就挺立起来,把裤子支起了一个小帐篷,看的沈霜雪又是一笑。

  那老大见到小弟给他丢脸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是他如今见了沈霜雪的裸体,也是舍不得她继续穿衣服了,因此脸上涨成红色之后,半天也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好在一会之后,沈霜雪看着六人的窘态,不由向着树下的衣物走去,同时开口说道:「算了,看你们这幅样子,我还是去把衣服穿起来吧,不过现在穿上,等会还要再脱,唉……」

             第四章天法教总坛

  等沈霜雪和那御前六煞星,来到了天法教总坛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午时了。
  看着天法教总坛的入口,躲在一旁树林里的老大率先说道:「这个邪教的入口,怎么没有什么人在把守?」

  「这里乃是大华国南疆,不但地处偏僻,更是有着无数的瘴气,这邪教的门口,其实就有着许多瘴气保护,不认识路径的人,随便乱走只会中瘴气,必须要有人引导才行,因此就不需要护卫了。」沈霜雪在一旁解释道。

  「那我们如何进去?」老二接着问道。

  「无妨,如今这个邪教声势浩大,很有一些没眼光的家伙,以为这个邪教能够统一天下,所以这里时不时的就有人前来投靠,其中以江湖豪杰居多,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点进入。」沈霜雪随即又说道。

  「好的,既然这样,那沈捕头一个人进去,还是我们兄弟六人也陪沈捕头一起进去?」老大听了沈霜雪的解释,便知道这个任务沈霜雪做足了许多功课,便也不在多话,而是问起了之后的安排来。

  老大问完之后,沈霜雪便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倒是想一个人进去,这样目标小,我一个人行动也方便,不过你们愿意放我一个人进去么?」沈霜雪说完,老大就没有话说了,毕竟他们六个的主要任务,是看着沈霜雪,次要任务才是协助其 获得药物,如今若是放沈霜雪一个人进去,老大却是担心对方会觉得任务困难,而半路放弃掉,因此老大是肯定不可能让沈霜雪单独行动的。

  于是老大想了想就说道:「那这样吧,我和老二、老六跟着沈捕头进入邪教总坛,老二、老三、老四则是在外面接应如何?」

  「这邪教总坛外面全是瘴气,你留三个人在外面有啥好接应的,反而你们六个人一分开,那还有什么用,还是一起跟我进去,到时候好歹有个合击阵法可以帮我一下。」沈霜雪摇了摇头,然后开口说道。

  「额……也好,那我们兄弟六人,就陪沈捕头一起进去吧。」老大在沈霜雪说完后,沉默了一会,才点点头说道。

  于是七个人计议已定,便在直接向着天法教的总坛走去。

  这天法教的总坛,远远看去就是一座山,在山脚下有一个小小的山洞,若是不知道的,只会以为是寻常的山洞,里面有着野兽而已。

  而沈霜雪由于有着许多资料,却是知道从那个山洞进去,在山腹里面别有洞天,那山腹里面便是天法教的总坛了,只是山洞里面路径极多,好似一个迷宫一般,所以就算有外人进入山洞,也只会在其中迷路然后被擒捉。

  如今沈霜雪和御前六煞星,光明正大的来到了山洞前,接着她也不说话,只是扭头看了一眼老大说道:「你实话实说就行了,就说我们是脱离朝廷,前来投靠的。」顿时老大会意的点点头,然后朗声说道:「天法教的诸位,我们兄弟六人乃是朝廷的御前六煞星,如今朝廷崩坏,贵教在南方风生水起,因此前来投靠……」这一连串的话,老大都是用内功逼出,所以向着山洞里面直接冲去,并且借着里面的回声,使得整个天法教的总坛里,人人都听到了他的喊话。

  随后沈霜雪和御前六煞星,只等了一小会,就见到一个妖媚至极的女子,带着四个男子,从山洞里面走了出来,只见这女子只穿着白色的轻纱,里面却是全身赤裸,曼妙的身体看上去若隐若现,而她身后的四个男子,则是人人穿着一件斗篷。

  这女子一边走一边扭动着腰肢,双臀在走动之时不停摆动,看上去却是诱人无比,好在御前六煞星,在昨天晚上被沈霜雪调教过一番,暂时对于这种阵仗,有着比较强大的抵挡能力,因此才没有露出丑态来。

  等到这女子走到沈霜雪和御前六煞星跟前后,就见到她看着沈霜雪,微微露出嫉妒的表情,毕竟沈霜雪不管是容貌还是身材,比这女子都要强上甚多。
  不过这女子的嫉妒表情,也不过就是一闪而过,随即就见到她轻笑说道:「诸位就是御前六煞星么,小女子在这偏远之地,也听说过诸位的鼎鼎大名,不过诸位不在御前当差,跑到我天法教来,难道是想要捉拿我们?」

  「不不不,这位姑娘多虑了,如今朝廷风雨飘摇,谁都不知道它还能够再撑几年,我们兄弟六人虽然吃的是公家饭,但是公家就要没了,自然也要另谋出路,所以前来投奔贵教,还请姑娘不要误会。」老大知道对方没那么容易相信,当即就开口解释道。

  「哦?诸位也是赫赫有名的大内高手,朝廷待你们也一向不薄,怎么说叛离就叛离了?」这女子果然没那么容易上当,而是紧跟着说道。

  听到这女子的问话,老大就想要考虑一下应该如何应答,却不防一旁的沈霜雪紧接着说道:「自古良禽择木而栖,虽然我们领着朝廷俸禄,但是也不是迂腐之辈,知道乱世之秋,投奔明主的重要性。」

  「贵教能够让南疆诸多官员俯首称臣,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而且南疆地处偏僻,更是易守难攻,别说现在朝廷发不出大军,就算是朝廷发了大军,也不一定能够攻下,因此我们才决定加入贵教,以后也能做个开国之臣。」沈霜雪这一说话,顿时就将女子和她四个跟班男人的目光吸引过去,此时那四个跟班男人,才有时间仔细打量沈霜雪,只见沈霜雪此时一身白衣,由于南疆天气炎热,以及沈霜雪内功深厚,所以她穿的衣服倒也很单薄,根本不能够遮掩住她那玲珑的躯体。
  于是那四个男子,见到沈霜雪之后,眼睛瞬间就直了,虽然现在沈霜雪的身体被衣服遮住,比不上天法教的那女子,几乎已经算是全裸了,但是就算如此,现在沈霜雪仍旧比那女子略胜一筹,若是沈霜雪裸体的话,那女子怕是直接可以找个洞钻下去了。

  然后那四个男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各个眼睛里露出贪婪的目光,盯着沈霜雪身上扫来扫去,看的御前六煞星各个眉头皱起,只有沈霜雪若无其事。
  天法教的那女子,看到她带出来的人,一个个都要流出口水了,不由的皱起眉头,来回看了沈霜雪几眼,就开口说道:「这位姑娘是谁?」

  「沈霜雪……」沈霜雪当即报出了名字。

  那女子和她身后的四个男子,听到沈霜雪自报名号,顿时各个大吃一惊,随即那女子手腕一翻,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四根钢针,直接夹在手上,而那四个男子,也是纷纷从斗篷里拿出来钢刀来,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在他们紧张的取武器的时候,御前六煞星就看到那四个男子,斗篷之中也是赤身裸体,只有腰上系了根绳子,腰刀就挂在这根绳子上面。

  「你就是沈霜雪?果然你们是朝廷派来,想要捉拿我们教主的……」那女子看到她身边的人都摆好了架势,便直接开口说道。

  「咳咳……诸位不要激动,我虽然是沈霜雪,这 一次却不是来抓你们的,而且我为刑部工作,只是因为我义父的关系,如今义父已经身死,我却已经是自由人了。」沈霜雪看到对面各个紧张无比,只是淡淡一笑的说道。

  同时沈霜雪这一次倒也没有说谎,毕竟她的主要任务时取得药物,至于捉拿天法教的众人,却不是她必须完成的事情,而且如今朝廷的形势,抓了人也没处关,因此沈霜雪就算要对天法教的众人下手,也是就地处决为主。

  听了沈霜雪的话,那女子显然是不相信:「你以为我会信么,朝廷已经派过两个捕头来了,只是他们如今都已经喂了狗……」

  「啧……那两个家伙都是偷偷潜入的吧,这说明他们有着其他目的,而我们七个人是正大光明来到这里的,你们看到我们,会没有防备么?既然如此,那你们还担心什么,就算我们有着别的想法,也只是自投罗网么。」沈霜雪不等女子说完,就开口解释道。

  顿时沈霜雪的一番话,让那女子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接着她稍微想了想,就向着身后打了个手势,随即就有一个男子,转身又跑进了山洞之中,想来应该是回去请示了。

  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回去请示的男子,再一次的从山洞里跑了出来,然后咬着女子的耳朵,叽里咕噜的说了老半天,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那女子听完男子的话,顿时脸色一变,收起了她的钢针,然后笑着说道:「刚才是我们太过紧张了,诸位既然从正门来到了天法教的总坛,那我们自然也不惧诸位使坏,那么诸位这就随我来吧……」于是那女子说着就转身走进了山洞,其余的四个男子也收起了武器,接着沈霜雪看了御前六煞星一眼,当先跟着女子后面,也进了山洞,而御前六煞星看到沈霜雪进去了,自然那也是紧跟而入。
            第五章观光隧道(上)

  众人跟着女子行了很久,期间七转八绕的,走的御前六煞星晕头转向的,到了最后他们都没记清楚路径,而暗中观察着他们的女子,则是暗中得意非凡。
  只是沈霜雪太过美丽,使得女子下意识的就不去看她,因此倒也不知道,这一路上沈霜雪双眼灵动的来回扫视,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等到走了一个多时辰,众人就来到了一扇大门之前,看到这全部由钢铁铸造的大门,老大顿时开口说道:「就这一扇门,怕是有着千斤之重吧,若是没有机关,只凭人力根本不能够打开……」

  「没错,就凭这扇门,我们天法教就不惧朝廷大军的围攻,好了,既然诸位是来加入天法教的,那一切就要按照天法教的规矩来。」那女子听了老大的话,更是得意的说道。

  「按照天法教的规矩,我们应该如何做?」老大接着就问道。

  那女子点点头说道:「好,我这就给你们解释一下,我们天法教的宗旨,就是要救济天下苍生,因此教中所有人包括教主,本质上都是平等的,只是为了天下大业,每个人的分工不同,才会有着各种职务的区别。」

  「而我们天法教,整个就是一个大家庭,大家要相亲相爱、坦诚相见,所有教众平时也不得相互猜忌,所以在教中行走,不需要穿多少衣物,同时想要加入天法教,也要通过观光隧道,以示各位对我们没有任何秘密。」

  「观光隧道?那是什么东西?」老大看了一眼沈霜雪,顿时又开口问道。
  「观光隧道就是观看光溜溜的东西的通道么,你们就在这里脱光衣服,然后赤身裸体的走进去,只要能够通过隧道,便是通过了第一重考验,接下来我就会带你们去见教主了。」听到老大发问,那女子轻笑一声说道。

  在那女子一说完后,果然御前六煞星各个都是脸色一变,只有沈霜雪淡淡的说道:「嗯,我们脱了衣服,那武器也是交给你们?」原本那女子等着沈霜雪面露为难之色,结果她发现沈霜雪听到要脱光衣服,根本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反而问出了武器的问题,不由满脸失望的回道:「武器你们可以随身带着,若是没地方放,我们也有绳子可以给你们系在身上,就像他们四个一样。」

  「不过我再说一次,是要脱光衣服喔,一件都不能留下,身上一块布都不能留的,你别想着到时候围几件衣服在身上,就想要进入观光隧道,而且天法教之中,很多重地都是要全身赤裸才能进去的……喂喂,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那女子看沈霜雪没反应,不由心中不太甘心,才在解释之后,再次强调了一下,必须要全部脱光才行,结果她没说几句,御前六煞星则是各个现出一副怪异的表情来,而沈霜雪仍旧是面色不变,好似完全不在意她说的话一般,因此那女子实在不能理解的喊了起来。

  不过那女子在那里喊,沈霜雪却是完全不理会,她问清楚了之后,便原地将衣服都脱了下来,一旁的御前六煞星,因为早就经历过了,倒也见怪不怪了,只是天法教的那四个男子,则是满脸惊容,接着就贪婪的盯着沈霜雪的身体看。
  只见沈霜雪没一会,就把全身衣服脱干净,一副美妙的身体,就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看到这一具美妙的胴体,那四个男子眼睛都发直了,甚至还有直接留下口水的。

  而那女子则是惊讶莫名,等了好半天才说道:「你……你竟然就这么脱光了……」

  「咳咳……你们六个也可以脱了。」沈霜雪看了那女子和四个男子一眼,也不理他们,只是转头对着御前六煞星说道。

  老大听了沈霜雪 的话,当即脸色发苦,不过他也知道如今既然来了,若是不进入天法教,必然会惹的对方怀疑,这样对于之后的行动,则是更加不利,因此想了想他还是慢慢的开始脱衣服,用了不少时间才脱光。

  看到老大脱衣服了,剩下的五个人,也只是互相对视一眼,紧跟着便也脱了起来,这样不久之后,御前六煞星也彻底脱成了全身赤裸。

  天法教的那女子,在说完话之后,发现沈霜雪根本没有理她,不由心中更加恼怒,而且她看着沈霜雪的容貌,以及美妙的身体后,心中也是越发的嫉妒,所以等御前六煞星脱完后,只是冷着脸说道:「我现在去开门,你们等会自己进去吧。」说着那女子就离开了这里,过了一会那扇大门,便慢慢的打开了,显然那女子是去开启机关,并且机关的位置非常隐秘。

  门开了以后,沈霜雪便提着佩剑,第一个走了进去,御前六煞星紧随其后,等到七人全部进入那观光隧道,打开的门又瞬间关了起来。

  那门在「轰」的一声关闭之后,御前六煞星不由各个回头看去,只有沈霜雪镇定无比,不但不回头,反而开口说道:「好了,不要看后面了,既然你们六个已经来到了这里,那如今已经没有了回头路,还是和我一起努力,争取早点完成任务出去吧。」

  「不管那些天法教的人说什么做什么,沈捕头总是表情不变,果然还是沈捕头的定力足,我们兄弟六人甘拜下风。」老大听到沈霜雪的话,顿时赞叹的说了一声。

  「好了,这观光隧道既然是考验,你们也不要太过轻视,说不定里面会有瘴气之类的东西,若是不小心吸入,最后倒地的话,我可未必会救你们。」沈霜雪对于老大的话只是笑笑,然后她又开口警告道。

  御前六煞星在沈霜雪说完之后,顿时齐齐答应一声,随即七人就开始缓缓前进,毕竟这里乃是天法教的地盘,就算是沈霜雪,也不敢随便乱走。

  如此七人走了一阵,渐渐的摸清楚了这观光隧道的构造,这观光隧道其实也是一座迷宫,和天法教总坛外围的迷宫比起来,区别只是天法教总坛外围的迷宫是天然形成的,而这个观光隧道的迷宫,则是人造的。

  在这个观光隧道里,凡是走到死路上,便会出现一个石室,整个石室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张床,以及许多的壁画。

  这些壁画却是画的栩栩如生,好似真人一般,内容则是各种赤身裸体的男女,在用各种姿势进行交合,看的御前六煞星各个血脉膨胀,想要直接找个女人好好干一场。

  不过虽然他们的身边,就有一个顶级大美女,但是他们此时脑子却还是清醒的,知道身边的美女,并没有那么容易能够干到,若是有些不适宜的动作,怕是倒霉的会是他们,因此就一直老实的走着,只是他们的肉棒,却忍受不住,全部挺立了起来。

  于是七人走了将近半个时辰,就见到沈霜雪在前面前行,其余的六个人,挺着六根肉棒,不停地跟着沈霜雪行走,六根肉棒在走路之时随意的晃动,前面又是沈霜雪那雪白的大屁股,看上去可谓是诡异无比。

  「诶哟……老大,我有点忍受不住了,能不能先停一停,然后我撸掉一次再走啊。」这时老四有些受不了,就悄悄的向着老大问询。

  「啧,这种事情你问我干嘛,如今领头的又不是我,而是前面的那一位,你去问问她么,反正沈霜雪性感开放,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估计她不会介意你当着她的面撸鸡巴,或者还会帮你吹一吹呢。」老大顿时脸一拉的说道。

  「我还知道沈霜雪不是随便就会和人干的,而是会挑男人,据说对男人的要求还很高,要是直接问她,我就怕不但撸不成了,鸡巴反而被割掉,那不就糟糕了。」老四听了老大的回话,顿时撇了撇嘴说道。

  「你小子还说……」老四说完就见到老大把眼一瞪,顿时吓的老四再也不敢说话了,只能够挺着肉棒继续前行。

  却说老大其实也有些忍受不住了,只是他也不敢跟沈霜雪说这件事情,因此听了老四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只能够摆起老大的架子,借机训一下老四,顺便发泄发泄。

  「你们……想要撸鸡巴的话,等会走到死路的时候,可以在尽头的石室随便撸,我可以等一会,只是暂时没什么心情帮你们。」沈霜雪突然回身,一边笑着一边说道,「不过这一次任务若是顺利完成,有些事情倒也不是不可以商量,我在任务完成后都是很大方的哟。」沈霜雪话一说完,御前六煞星里的老三、老四、老五都是两眼放光,只有老二和老六稍微矜持了一下,只是看他们身体微微抖动,显然也是意动不已。

  只有老大在那里说道:「沈捕头放心,不会耽误很久的,我会看着这些小子,敢拖时间我来收拾他们,而且让他们一定盯着墙壁,坚决不让看你。」

  「这倒不用……我倒是可以在你们身边的……」沈霜雪又是一笑,然后回答道。

            第六章观光隧道(下)

  「嗯……嗯……哦……哦……」在观光隧道某条死路的尽头,正有一间石室里,有着六个男子,不停地对着墙上的壁画撸着肉棒,这六个男子便是御前六煞星了。

  他们在沈霜雪同意的不久之后,就进入了这间石室之中,当即那老大便不管不顾,直接躺在地上开始不停的撸肉棒了。

  看到老大的行为,那剩下的五个人,自然也就跟着做了,一开始其中还有几个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等他们发现一旁看着他们的沈霜雪,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便也渐渐放开了,因此六个人的喘息声,便开始此起彼伏起来。

  这六个人中,有人就是一直盯着墙壁看,对于一旁的沈霜雪,看上去像是视若无睹,也不知道是不愿意看,还是不想看。

  但是也有人,比如老大就时不时的回顾一下沈霜雪,并且在看了沈霜雪的身体之后,他手上的动作越加的快速起来,整个人的脸上也呈现出满足的表情。
  面对御前六煞星的样子,沈霜雪倒是没有任何不适,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还是不是的整理一下秀发,使得她看上去更加诱人。

  这样过了大概小半个时辰,御前六煞星的老三和老四,都是纷纷怪叫一声,随即就看到乳白色的粘液,从他们的肉棒里面喷射了出来,等到射完之后,老三和老四都是仰面往地上一趟,并且大声的喘气起来。

  「诶哟……这一次射的真爽……」老三一边说一边偷偷的看了一眼沈霜雪。
  老四听到老三的话,当即吓了一跳,他先是瞄了下沈霜雪,发现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才悄声说道:「老三你有病么,这种事情就在这里说出来……」

  「啧……老四你和沈霜雪处了这么久,还没有了解这女人的性格么,她虽然做爱的时候会挑男人,但是平时却很开放,我们拿她撸鸡巴,就算当着她面说,她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甚至她还巴不得我们这么做呢。」老三不等老四说完,当即撇了撇嘴就说道。

  「……额,你这么一说,好像也是这样啊。」老四听老三说的有道理,又悄悄的看了一眼沈霜雪,便微微点头说道。

  老三和老四正说的欢快的时候,就听到旁边又是三声大吼,却是老大、老二和老六,也是纷纷忍不住射精了,顿时这间石室的地上和墙上,又多出了三处痕迹。

  随即老大、老二和老六,在射完之后,也是直接躺在地上喘息起来,这一下只有老五还在坚持撸肉棒了。

  「哎呀……真看不出来,这老五平时不怎么炫耀,竟然能够这么久还不射?」等老大喘息完之后,就听到他开口说道。

  「撸鸡巴而已么,说不定塞女人身体里,瞬间就射了呢,两者本来就不一样的么。」老六听了有些不服气,顿时也开口说道。

  老六话一说,就见到正撸着肉棒的老五,回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顿时让老六也不敢再说了,而周围的四个男子,则是哈哈大笑起来。

  过了一会看老五还没有射的动静,那老二就有些无聊,只见他站起来走到墙边,仔细看了看壁画说道:「这里的画真是栩栩如生,就好像真人一般,不像是用墨汁画上去的。」说着老二就伸出手来,向墙壁上摸去,显然是在研究这个壁画是什么构成的,就在老二的手,即将要触摸到墙壁的时候,一般正微笑看着众人的沈霜雪,却是脸色直接一变:「别碰那墙壁……」沈霜雪在说话的同时,突然双腿猛的发力,整个人就好似一只大鹏鸟,在瞬间就越过了老大、老三、老四、老五、老六,一下子便落在了老二的身边,只是沈霜雪的动作虽然快速,但是那老二毕竟离墙壁很近,因此他的手还是触碰到了壁画。

  就在老二的手刚刚摸到壁画,就见到整个墙壁瞬间反转了过来,同时从周围射出了数个小孔,无穷的雾气就从小孔之中喷射了出来。

  「走!」看到这个变故,沈霜雪也顾不得多说,只是右手一探,一把抓住了老二的身体,然后运气劲力用力一扔,就将老二直接扔了出来,同时本身向后飞跃,顿时两个人就直接落到了石室的外面。

  而一旁的五个男子,好歹也是大内高手、皇家护卫,因此反应也各个不满,尤其是老大,在看到沈霜雪已经救援老二的时候,便当先翻出了石室,也落到了外面,随后其余的四个人也各展手段,纷纷向着石室外面冲去。

  其中老五还能够再撸一会,但是受到这种惊吓,他自然直接就射精了,并且当时他也顾不得太多,就直接翻身向石室外面冲出,因此他肉棒随着跑动乱晃起来,无数乳白色的粘液,就随着他的肉棒乱晃而乱喷,有一些都喷到了老三、老四的身上。

  就在众人离开石室的一刹那,就见到一道门从上方落了下来,正好将整个石室封闭了起来,见到这个情形,御前六煞星各个都是吓了一跳,暗道一声「侥幸」。
  随后就见沈霜雪俏脸含煞的说道:「我说……你们知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如今在邪教总坛,你们却随便乱摸,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这不是天法教给我们的考验么,我怎么会想到还有这种陷阱……」老二顿时解释道。

  「老二……闭嘴!」老大看到老二不但不承认错误,还在那里强词夺理,担心激怒沈霜雪,当即大声喝道。

  听了老二的话,沈霜雪就揉了揉额头说道:「我还说我是来投奔天法教的,他们说只是考验你就全信了,说不定是想把我们引进来,然后无声无息的干掉呢,或者就算是考验,也是机关重重,若是不小心就会死在这里。」

  「额……沈捕头的意思是,对方没有信任我们,这是一个陷阱?」老大接着问道。

  沈霜雪摇摇头说道:「你慌什么,真要是坑我怎么可能进来,天法教的那些人,应该是不确定我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因此才会出这么一个考验,若是我们不进来,那肯定有问题了,所以进来是必须进来的。」

  「但是我们也要自己小心,不要在这里随便乱碰,不 然一不小心被人捉住,那不就是任人宰割,只能等死了?我估计那教主,其实也就是想把我们先捉住,然后慢慢审问,若是真心投靠的话,到时候再任用也不迟。」

  「哦……」随即御前六煞星就纷纷点头表示明白。

  经过这一次教训,沈霜雪和御前六煞星又再次前行起来,不过由于一次惊吓,使得御前六煞星各个欲望大减,倒也是顺利无比的走了半个时辰,这期间他们还是数次走进死路里,不过沈霜雪仗着记忆超强,完全不靠任何外物,就一点点的接近了终点。

  「诶呀……我明白了,怪不得要我们把衣服都脱光了,不然的话走这个迷宫简直太容易了,可以有好多东西用来做做沿途的记号,而如今我们全身赤裸,又不敢用武器刻下记号,以免引动机关,可是走的真辛苦,多亏了沈捕头记忆超群。」老三突然说道。

  听到老三说话,老四就斜视了对方一样,然后开口说道:「这道理我早就明白了,也就是刚刚想通,你看老大他们,显然都知道了,只有一个人一惊一乍的,真是丢人现眼。」

  「你……」于是按照惯例,老三就要开口反驳,只不过他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打断了。

  「我们到了。」打断老三的正是沈霜雪,她只是轻轻的说了四个字,便让御前六煞星各个神经紧绷起来。

  果然随着沈霜雪的话,这六个人就见到了前面也出现了一扇大门,所用的材质和他们进来的那扇完全一样,区别只是颜色不同,好在这扇门的颜色,和进来的那扇门颜色不同,不然御前六煞星还以为他们走了一圈,又绕了回来。

  而在那扇门前,赫然站着的就是领他们进来的那个女子,甚至她身后的四个男子,竟然也没有任何变化,只见那女子见到沈霜雪等人,脸上稍微变了下颜色,然后就开口说道:「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你们就能够走了出来……」

  「好了,可以带我们去见教主了吧?」沈霜雪不等女子说完,抢先就说道。
  「好吧,你们跟我来吧。」听到沈霜雪的话,顿时就见到那女子一脸无奈,显然有些心中不甘,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够答应道。

  然后那女子就转身离开了这里,估计又是去机关处开门了,果然过了一会,就见到那扇门也开始缓缓打开,那跟着女子来到的四个男子,也纷纷散开,站立到了两侧。

  同时门开了之后,在门后面,也出现了同样装束的另外四个男子,这四个男子也是分开两边站立好,不知是防备还是在欢迎沈霜雪等人。

  随即沈霜雪自然当先就走了过去,只是她没走几步,身后的御前六煞星就纷纷倒地,接着过了几个呼吸,沈霜雪也是身体一摇,摔倒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在七个人全部倒地之后,就传来了一阵娇笑声,听声音正是那刚才离开的女子。

               第七章牢房

  随着笑声渐渐接近,就见到那离开的女子,和一个男子慢慢的走了过来,等两人走到了沈霜雪等人的前面,就听那女子说道:「哼……观光隧道里面那么多的机关,竟然也没有让他们中招,还真是了不起,只是终究棋差一招。」

  「行了……这次沈霜雪和御前六煞星突然来到,教主还是非常重视的,先把他们带进牢房,稍微问一问,最好能将他们的真实来意问出,若是问不出来的话,过几日教主就要亲自审问了。」那女子刚说完,那和她一起过来的男子就开口说道。

  「是,洪护法。」这个男子开口说话之后,就见到那女子非常恭敬的说道。
  那女子说完后,只是右手挥了一挥,那分开两侧站立的八个男子,就直接走了过来,其中六个每个人都扛起了一个人,剩下的两个则是一个托着沈霜雪双肩,另一个提着沈霜雪的双脚,然后便走进了那扇门之中。

  等到这八个人走的没影子了,那个洪护法又说道:「我知道沈霜雪容貌身材都在你之上,所以你心中嫉妒不已,不过这个人不但武功高强,而且心思机敏,若是肯辅助教主的话,价值也在你之上,因此我劝你不要搞鬼,不然后果你承担不起。」

  「洪护法说笑了,我哪里会有别的想法。」那女子当即说道。

  「没有就最好……」洪护法看了那女子一会又说道,「我不过事先提醒你一下,免得你做错事情,到时候后悔就晚了。」于是那女子只能唯唯诺诺,看着说完话的洪护法离开了这里,等到洪护法走的没影子了,便见她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接着她也转身离开进了门。

  却说那八个男子,将沈霜雪和御前六煞星一路带到牢房,路上那两个扛着沈霜雪的男子,实在忍耐不住,就各自伸出一只手,在沈霜雪身上摸来摸去。
  两人这么一边走一边摸,自然速度就慢了下来,看到他们渐渐落后,剩下的六个男子,便也发现了他们的行为,顿时就有一个不满的说道:「喂,我说你们两个在干嘛呢,没听到洪护法说要把他们先弄进牢房么。」

  「摸一摸又不少你一块肉,你激动个毛啊。」顿时摸着沈霜雪胸部的男子,也反驳说道。

  「好了,这女人生的太美了,我看着就想要好好上了她,不过这是教主指定的人,我们要是动过手脚,万一以后教主上起来发现了,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这时候又有一个人开口说道。

  「诶呀,王哥啊……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听说过沈霜雪的名头啊,这女人可早就不是处了,而且据说她的男人很多,每天晚上不被人干 就睡不着,我们就算把她轮一遍,教主以后也发现不了的。」随即那个摸着沈霜雪胸部的男子又说道。
  「咦?是这样么……那这样的话,我们干一干她,教主还真的发现不了,反正这女人放荡的名声在外,不过这里人太多了,万一被人看到,我们还是要倒霉,还是先弄到牢房里,然后找个僻静的地方再说。」那个叫王哥的,听到那男子的话也是心中一动,然后才说道。

  「没错,王哥说的真对,我们还是快点走吧……不过这女人下面的水真多。」这时候摸着沈霜雪小穴的男子紧跟着说道。

  于是八个人就加快了速度,那两个随便乱摸的男子,也将手暂时停了下来,这样只过了一会,他们就来到了天法教总坛的牢房之中。

  这八个人就将御前六煞星往一个房间的角落里一扔,然后他们就将沈霜雪抬到了牢房最深处的一个房间里,接着八个人进去把沈霜雪放在地上,便开始纷纷脱衣服,由于天法教的教众,女的都是身着轻纱,男的就是一件斗篷,所以很快这八个人也全身赤裸了。

  脱光之后一个男子就要翻身扑上,结果被旁边的人一拉,顿时这人就恼道:「喂,你干什么,现在这里根本就没人,也不可能有人经过,我都忍半天了……」
  「咳咳……其实我也忍了很久了,我入教比你早,年纪比你大,做你老哥哥没问题吧,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先想着老哥哥么。」拉他的那个男子,只是淡定的说道。

  「做哥哥的就该让弟弟先来才对,哪有你这种抢先的哥哥。」被拉住的那人满脸不高兴,顿时反唇相讥道。

  「好了……你们两个安静一下,又不是处女,谁上不一样么。」这个时候就有第三个人插嘴说道。

  「那行,这次就是你最后上了,没问题吧。」被拉住的人听到这话,当即又说道。

  「额……算我没说过。」接着第三个人也瞬间缩了。

  「好了,你们都安静吧,争来争去的时间都浪费的没了,这样吧……我们八个人就猜拳来绝顶谁先谁后。」就在三个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就听到有第四个人建议道。

  听到这个人的话,其余的七个人都纷纷想了一会,便全部同意了,随即就见到八个人走到一边,开始猜拳来决定先后顺序。

  等八个人猜拳完之后,便见到有的人高兴无比,有的人则是满脸沮丧,但是他们走回来,便各个愣在当场。

  只见此时沈霜雪已经翻身坐起,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随即这八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好一会,才有一个人说道:「你……你怎么会醒过来的,按照道理至少要超过两个时辰,你才有可能清醒过来。」

  「哦,这个啊,其实我就没中招,所以一直醒着,那两个摸我摸的很愉快的家伙,倒是小小赚了一些。」沈霜雪微笑着说道。

  「这不可能……」听到沈霜雪的话,就有人直接大喊起来。

  沈霜雪伸手就从两个鼻孔里拿出两个塞子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其实观光隧道里面,最险恶的一关,便是壁画上有着无数的催情药物涂抹,若不然那六个家伙,也算是大内高手了,不可能这么点定力都没有,那些催情药物,一方面的作用是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