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一、夜影闪动,浣肠难耐夜凉如水,纪家别墅里传来阵阵树叶沙沙之声,一个黑影轻盈的没入夜色之中,悄无声息的潜入纪家大宅……此时的主卧室内,纪凌烟正将衣服脱下,准备进入浴室洗澡,浑然不知全开式的阳台上有个高大的身影。 

  突然被一个犹带着夜晚冰冷气息的大手扼住腰身,另一只大手捂住了他接下来的惊叫喝斥。半裸的纪家大少爷就这样被这个与黑夜融为一体的男人挟持了……“怎么?这么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洗干净让我吃吗?我可爱的宠物。”男人挑起怀中人儿的下颚,磁质感的嗓音说着淫乱的言语,调戏这怀中的人儿。 

  “还没洗呢!你,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今晚你有事情要办吗?”听见来人的声音,敏感的红了脸颊,纪凌烟声音暗哑的说。 

  “不希望我来?那我走好了!”大手放开了纪凌烟,人影一晃就来到了落地窗前。 

  “我没不希望你来嘛。”俨然一副小媳妇的口吻,纪凌烟跟到了窗前,却叫凉风吹出了寒意,身体不禁打起了寒颤。 

  “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男人一把抱住娇小的纪凌烟,另一只手体贴的关上了窗门,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涵,我要洗澡。”纪凌烟埋首于男人宽大的胸膛。 

  “我们一起洗吧!让我把可爱的你里里外外洗个干净。”夜涵不怀好意的说,打横抱起纪凌烟往浴室走,这让纪凌烟本来已红透的小脸显得更加娇羞。 

  宽大华丽的浴室里,朦胧的水汽让纪凌烟的脸颊染上了一层细密的水珠,润泽莹亮。浴池的温热的水面上洒着一层海棠花瓣,夜涵将纪凌烟抱到浴池中。 

  夜涵取过浴池上方的莲蓬头,打开了热水任水流浸透了衣衫,黑色的上衣紧紧贴在他身上,肌体的线条那么的性感,下身的粗大无比欲望昭示主人自豪的男人特征。 

  纪凌烟媚眼如丝,看到这情景已不能自抑的细细喘息起来,眸中含春,褪下自己仅有的一条稠裤,“涵,裤子,你不脱衣服,会湿的。”语毕已将皓颈依向夜涵,双臂缠上他的脖子,不住的婆娑着夜涵结实的胸膛。 

  “宝贝着急了?你来帮我啊!”夜涵调笑道。 

  纪凌烟似娇还羞的轻声应道:“好。”乖乖的为夜涵宽衣解带,纤细的手指似是无心的沿着夜涵身体的线条滑向腰际。 

  纪凌烟跪在夜涵的面前,双手拉开裤链,褪下了夜涵的裤子,片刻之后两人坦诚相见。看着夜涵胯下的硕大,纪凌烟眼波流转,顾盼生姿,小手挑逗般的在夜涵身上划着圆圈。 

  夜涵的大手抓住了乱摸的小手,另一只手拿过玻璃架上的浣肠工具,“这可是你自找的,那我就成全你。”说完将硬质的玻璃管毫不怜惜的插入纪凌烟的后庭中,引得纪凌烟一阵痉挛,无力地伏在夜涵的身上喘息,并放松着自己的身体。 

  “嗯……嗯嗯……啊……涵,慢,慢一点儿,好不好……嗯……”纪凌烟被调教得十分敏感的身体只要后庭被物体插入,前面的玉茎就会有反应。 

  管子深深地插入后庭深处,夜涵也跨进浴池,让纪凌烟趴跪在浴池中,抬起他那诱人的臀部,管子随着后庭一张一翕而蠕动着。夜涵将莲蓬头的水流开到最大,强大的水流顺着粗大的玻璃管直入纪凌烟甬道的深处。 

  “啊啊……唔……啊……嗯……”纪凌烟无力地扒住浴池的边缘,似痛苦似兴奋的呻吟着,整个浴室充满着淫乱的色彩。 

  “看你自己一副淫荡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后面的小口已经喝了那么多水都还没有饱的样子呢!”夜涵抚着纪凌烟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些隆起了,却根本没有停下了的意思,继续往里注水。 

  “不,不是的……唔……嗯嗯……好……好难,难过……都是你……是你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啊啊……”纪凌烟喘息着,不情愿地微微扭动着腰身,希望可以减轻痛苦。 

  夜涵没有理会纪凌烟的抱怨,只是恶意的将玻璃管向里按了一下,又是引得纪凌烟一阵惊呼,还没等他回过神儿来,夜涵又一下子将深埋在他体内的管子抽了出来,塞上了肛栓。 

  夜涵放下管子,舌头舔弄着纪凌烟的耳际,充满诱惑的说:“烟儿要好好的含住,不要掉下来哦。” 

  看着纪凌烟微红的双颊,夜涵狡黠的笑笑,不理会纪凌烟的不适,将他抱坐在腿上,开始给他洗澡,大手所到之处全部是纪凌烟的敏感地带,看着纪凌烟隐忍的表情,夜涵心情大好,吻上了那小巧的嘴。 

  “嗯,嗯……”纪凌烟无力的呻吟出声,身体扭动着希望可以摆脱夜涵的桎梏,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夜涵许久才离开那甜美的双唇,粗粗的洗过后,抱起纪凌烟走出浴池,来到便池处,像把小孩子上厕所一样将他的双腿大大分开,“今天烟儿还算乖,作为奖励,早些让你解放吧。”说罢拿掉了肛栓。 

  “啊,啊……啊……”纪凌烟因害羞而叫出了声,后庭如开闸的水倾泻而出。 

  纪凌烟有些哽咽,每一次的浣肠都让他极难为情,虽然二人的性生活已经有一年了,但这样的事情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还在害羞?还早呢?每次浣肠你都是这样可爱。”夜涵调笑道,冲完便池,夜涵再次回到浴池,拿过管子开始第二轮的灌肠。 

  “烟儿,今天给你用玫瑰精油吧。”也不等纪凌烟点头,夜涵就取过玻璃架最上层的一瓶精油,将精油缓缓的注入到甬道,整个浴室散发着玫瑰的芳香。 

  半瓶精油很快的注完,纪凌烟不由得送了口气,浣肠工作终于结束了,他最讨厌的就是灌肠。 

  刚要起身,纪凌烟忽然感觉到后面被塞入了一个冰冷的东西,惊呼声还没有出口,又是一个塞了进去,夜涵用手指将两个异物缓缓的送入甬道深处。纪凌烟回过头,看到夜涵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很鼓的黑色硬质袋子。 

  “涵,你刚刚塞了什么?往我的身体里?”纪凌烟有些惶恐的问。 

  “跳蛋啊!你不是见过嘛。”说着,夜涵又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银质的贞操带,这个贞操带前面是三个大小不一银环,用来缚住分身,后面的带子上是一个长12cm,直径为3cm的震动自慰器,贞操带的锁采用电子指纹认证系统,只识别夜涵的指纹。 

  在纪凌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夜涵就为他带上了贞操带,落了锁。纪凌烟大口喘息着,等他抬眼时就看见夜涵手上拿着一个银质手镯,色泽和图案和自己身上的贞操带一模一样。手镯是男款的,3cm宽的镯上面镶嵌着五颗钻石散发着耀眼的光彩,很是美丽。 

  “很漂亮吧!其实这个手镯是做这个用的……”夜涵按下了手镯上的一颗钻石。 

  “啊,啊……呜,嗯……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涵?”纪凌烟被这一系列的事情吓住了,夜涵和他一年的性生活里从来没使用过这些,对于体内强烈振动的异物感到害怕。 

  “让我可爱的烟儿尝尝鲜啊!怎么样?感觉不错吧!这只开了一个跳蛋而已哦,如果三个全开,会让你飘飘欲仙的。”夜涵恶劣的口味让纪凌烟一阵颤栗。 

  “嗯……嗯……”纪凌烟无助的扶住夜涵,后庭强烈的振动让他本就敏感的身体兴奋的颤抖起来,抬头的玉茎变得更大,可又被银环缚住无法解放的玉茎只能可怜的溢出几滴。 

  “你要是敢自己取下来,可要想清后果。”夜涵擦干了两人身体,见纪凌烟欲解下银环,不紧不慢的威胁道。 

  纪凌烟的手一下顿住了,想到夜涵的手段不禁的打了个颤,似撒娇的说:“可是,涵,人家……好,难受。” 

  无视纪凌烟楚楚可怜的模样,夜涵拿起黑色的袋子,搂着纪凌烟纤细的腰,不着一缕的出了浴室。 

  主卧室很暖和,即使不穿衣服也不会觉得冷,夜涵径自打开大衣柜,取出了干净衣服,一边穿一边命令式的说道:“坐到床上去。” 

  纪凌烟十分诧异夜涵今天的行为,但还是顺从的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坐下,可还是触动了深埋后庭的异物,让三个自慰器深入了些,碰触到了甬道最深处的某点,让纪凌烟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前面的分身也胀大了些许。让他又是痛苦又是兴奋。 

  夜涵整理好着装,看着纪凌烟趴在床上喘息呻吟着,说着露骨的话:“看看你自己这敏感的身体,后面有了感觉,前面都忍不住的要泻了。看来你果然适合让我上。” 

  纪凌烟摇着头,喘息着:“才,才不是,都是你,我才会……嗯嗯……”感觉到后庭振动的频率突然变大,纪凌烟再也说不出完整话来,只能大口的喘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