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jy03644193 于  编辑 

我叫李照发,我有三个姐姐,她们都有着诱人的身材和美丽的容貌。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二姐李桂玲,她是一个大学生。最近刚与她的男朋友分手,所以姐姐很不开心,其实我亦是感到很不开心,内心总是酸酸的。但我亦要做好本分,不可以给我可爱的姐姐伤心的。我买了姐姐很喜欢吃但要排队等很久的芝士旦糕给她。她在房中接过旦糕的时候,美眸感动得发红,非常感谢我的阙怀。我说尽她喜欢听的说话。 

  我说:[姐姐,你今天穿的衣服很美呀,将你33C,22,34的魔鬼身材完全表露出来,所有男人都会为之着狂的。] 

  [那你呢…]姐姐冲口而出说了这话后,立刻玉颊霞烧并大窘地说:[哪有33C呀,得B咋。] 

  我说:[姐姐,我是不是男性呀?] 

  姐姐奇怪地道:[当然啦,你是个坏男孩。] 

  我笑嘻嘻地说:[我是男性当然为你着迷啦,姐姐是我朝思梦想的性感对象…哈哈…不要打我的头…] 

  姐姐脸红红的说:[胡说!] 

  我:[不是胡说的呀,嘻嘻!] 

  姐姐啐了一口:[讨厌] 

  我邪邪地道:[姐姐只有33B吗,没理由看错的,不信!快给我检验。] 

  姐姐立刻追打我并骄嗲地说:[大讨厌,连姐姐都讨便宜。] 

  姐姐娇嗔着挥动粉拳在我身上捶打了起来,就好象是按摩一样,好舒服啊。 

  我酸溜溜地说:[姐姐,那个人是不是你的真命天子啊?] 
  姐姐像感到我话里的醋味笑说:[什么真命天子,他只是我的朋友。] 

  我:[朋友都可以…可以…] 

  姐姐瞪大双眼望着我说:[可以什么?这只是礼貌,我经常见你和女同学都有goodbye kiss的呀。] 

  我立刻无言以对,我很想告诉姐姐我们男人学洋鬼子这种行为只是讨便宜的其中一个方法,唉!姐姐太天真了。 

  姐姐:[其实姐姐不是随便的女孩子,外人可以这样看我,但你要信姐姐呀。] 

  我连忙说:[我信!] 

  姐姐:[现在社会上的男人这样花心,令我对男孩子失掉了信心,所以就算是我的男朋友亦止于接吻,而我…而我…(姐姐越说越细声)而我还是处女呀…] 

  哗!经常打扮性感的姐姐还是处女?!天呀,真难相信呀! 
  我再次邪邪地道:[处女?!不信,要认真检查,(大叫)要立刻!…唉也…不要打脸呀!…] 

  我给姐姐再K了一顿后,很诚恳地望着她的美眸说:[姐姐,无论外人怎样评论你,你都是我的好姐姐,我会一生世都呵护你,爱惜你。] 

  姐姐感动得双眼红红的,将头挨在我宽阔的肩头上:[多谢。] 
  我们享受着这宁静的时刻,感受着我们情浓化不开的姊弟情。 
  过了很久我才幽幽地开口:[姐姐,究竟接吻是怎样的呀?和goodbye kiss有什么不同?] 

  姐姐瞪大眼惊奇地道:[你还未接过吻?] 

  我:[是呀,我还未接过吻(和姐姐),还未遇到像姐姐一样美丽的女孩吗!快说给我听呀。] 

  姐姐:[我介绍美丽的女孩给你好吗?] 

  我:[不用了,如你有孖生妹妹或孖生姐姐就给我介绍吧,姐姐快说接吻有什么感觉呀。] 

  姐姐双脸微红的说:[当接吻时会有一种很难形容的快感,两个接吻的人好像互相的灵魂连接在一起,还有的是有无穷无尽的舆奋感觉,就像…不说了,多羞人呀…你以后试过就知了。] 

  我装得很可怜约样子说:[但…但我想现在知呀,姐姐可以帮我吗?] 

  姐姐给我的话吓了一跳:[怎帮呀?现在荒原百里都没有一个女孩。] 

  我:[姐姐就是女孩吗,还是一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 
  姐姐在我不断的恳求下,她吸了一口大气然后玉颊霞烧地说:[一次,不可以有下次,我就应承你。] 

  我立刻说:[好,只是一次。] 

  姐姐:[你合上眼吧。] 

  我立刻闭上眼但又偷偷地张开一线,见到姐姐好像很紧张地用力合上眼,然后嘟起可爱桃红色的小嘴向我的双唇进发。 

  当姐姐的樱唇轻轻碰上我的双唇时,我们立刻像触电一般,快感直冲大脑,我感受着姐姐两片溥溥但多肉的樱唇,它们因主人的繄张而变得冷冷的。 

  姐姐的可爱小鼻子急急地喘着气,那暖暖的香气直喷在我的脸上,我用尽力吸着姐姐有如花香的香气,而肉棒急速地胀大。 

  但这吻只维持了两三秒时刻就立刻离开我的双唇,我立刻大叫抗议说这不是接吻。 

  姐姐无奈地再一次轻轻地吻我着我的双唇,然后微微张开樱唇,用她桃红色的樱唇包着我的双唇轻轻地吻着,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美好的感觉使我的头感到眩昏。 

  我手用力地紧紧抱着她,舌头迅速地伸入她的小口中,姐姐可能亦给热吻溶化了,她并没有抗拒我的热吻,她只是把眼睛羞涩的闭上,开始跟我的舌头挑拨、追逐,还发出「缀缀」的声响。我的舌头把姐姐的小香舌勾了进我的口中,吮吸缠搅着姐姐芬芳的唾液。 

  姐姐的纤纤双手紧回抱着我,见她黑黑长长的眼睫毛轻微抖动着,细小的眼睛咪成一线,嫩红的脸蛋像红太阳一般,娇慵无力,含羞带涩,楚楚动人,美得好像仙女下凡一样。 

  我不断狂吸猛吮姐姐檀口里的甘露津液、啧啧之声彼起此落,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我们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粗重起来...。 

  吻到呼吸困难,我们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分开的舌头还互相牵着一丝银丝…。 

  姐姐双脸酡红,一双美眸如梦似烟,还带着迷纲地像回味着刚才的热吻,她温顺的依偎在我的怀中并急急地喘着气。 

  姐姐细声地说:[你现在知道接吻的滋味了吗?] 

  我:[知道了,原来是这么醉人的感觉,姐姐感觉好吗?] 
  姐姐:[嗯…] 

  我:[姐姐不知怎样才算做爱呢?你可以…唉也…都说不可以打脸呀…不要打…唉也…] 

  我们就这样玩着、给她追打着,她的烦忧早己一扫而空了。 
  自和姐姐接吻后,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有几次无意的身体碰撞接触,都令到美丽的姐姐面红耳赤。她望我的眼神亦有些少改变,不像是只望着弟弟的眼神,而像是对男朋友的欣赏眼光。 

  星期六晚上,妈妈他们都出去旅游了,星期早上才能回来。我姐二姐桂玲在家看书。我看了一会儿书,正要上床体息的时侯,听到隔邻客房有些古怪的声向,我立刻过去看过究竟。 

  声响是在客房洗手间传出,像是吃东西的声音。在洗手间吃东西?!一定是老鼠!我立刻开门冲入去,但……洗手间里一只老鼠都没有,只有一个吓了一跳的美丽少女——我的二姐李桂玲。 

  姐姐惊惶地望着我,手里拿着芝士旦糕,嘴边还有些黏着。 
  我奇怪又好笑地道:[你为什么在洗手间吃芝士旦糕呀?香些吗?] 

  姐姐深呼吸了一下,双手按着刚发育完成的胸部说:[给你吓死啦,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我哈哈地笑着:[有你这样的大美人在,我能睡得着吗?] 
  说着,我抱住了姐姐。我的手传来她隔着T恤的小肚子之温暖,而鼻子吸着她少女的幽香,多醉人啊。 

  古人说色胆包天,我像不受控地移到她背后,繄繄地从后拥着她,她娇躯立刻轻颤并轻轻挣扎着,我不给她机会反抗,嘴立刻吻她可爱的小耳珠、她雪白的颈项。 

  姐姐无助地回头瞄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继续,我没有理姐姐,只是将姐姐手里的芝士旦糕放在一边。然后我的手从姐姐的T恤下伸入抚摸着姐姐幼滑的柳腰,然后爬上姐姐给半杯胸围包着的乳房,手指再由胸围边插入握着姐姐刚发育而成的小美乳。 

  姐姐被我的手掌抚摸得浑身阵阵酥麻快感从而令姐姐发出了一声美妙的呻呤。[啊…] 

  随着我在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揉搓,姐姐感到一丝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姐姐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我得寸进尺,摊开手掌心往下来回轻抚姐姐那双匀称的美腿时便再也按捺不住,将手掌伸入姐姐的短裙内,隔着丝质三角裤抚摸着姐姐的美臀。我爱不释手的将手移向前方,轻轻抚摸姐姐那饱满隆起的小穴。 

  我的肉棒兴奋胀大得微痛,它把裤子顶得隆起几乎要破裤而出。 
  姐姐默默地享受着被我爱抚的甜美感觉,似乎拿我这个弟弟没办法。 
  
 我衬姐姐意乱神迷的时候,扯下姐姐已经湿湿的小内裤,将姐姐的身子弓起,纤纤两手按在门上支撑着身体。 

  我蹲下身子,揭起姐姐的短裙,立见到丰满雪白的美臀,粉红色紧紧成一线的小穴。好迷人呀!我情不自禁地伸出舌头,贪婪地舔吸着姐姐的大小阴唇、阴蒂。我不停埋首在姐姐两腿之间伸出我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美丽的花瓣和充血变硬的肉芽,又用嘴狂吸猛吮姐姐不受控制而汹涌而出的花蜜。 

  姐姐的高潮突然来临,那乳白色透明的淫液弄得我满脸满嘴都是。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 巨大怒涨的肉棒被解放了出来,还翘动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