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一}美艳少妇   
{二}淫欲巧戏
{三}烈火奸情   
{四}淫戏偷窥
{五}情挑少年   
{六}春戏绵延
{七}女体猥亵   
{八}性奴美畜

  「一」美艳少妇
        
    「小杰┅┅这位是关阿姨┅┅赶快跟人家问好啊┅┅」「哼┅┅」李英杰故意转过头,不愿去看父亲身边的女人,低头独自吃着饭。

  「巧蝶┅┅对不起┅┅小杰这个孩子就是这么不听话┅┅」「没关系┅┅以后相处久了,比较熟悉后,也许就不会这样了┅┅」关巧蝶虽然感到有些尴尬,但还是先帮小杰圆场,三个人就在这样尴尬的气氛下,一家人吃着特意为小杰回家所准备的晚餐。

  今天是关巧蝶头一次以继母的身份,陪着小杰跟丈夫一起吃饭,她对於始终怀着敌意的小杰,还是以充满耐心的心情,希望能博得小杰的好感,必竟她还是深爱着丈夫宏远。

  今年才25岁的巧蝶,要当做16岁的小杰的母亲,确实是太年轻了,正确的说法是当他的继母,丈夫李宏远的原配(小杰的亲生母亲)贞贞,在一年前自杀死了,她因为受不了丈夫李宏远的风流成性,外遇不断,夫妻俩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之后,气愤的吞下整瓶安眠药,虽然紧急送医急救,无奈发现的时间太晚,医生也回天乏术,小杰的母亲最后还是香消玉殒。

  「都是爸爸外面的狐狸精害的┅┅妈妈才会死掉┅┅」小杰实在无法原谅父亲身边的女朋友,对於母亲才过逝一年,父亲马上就娶进新妈妈,更是不能原谅自己的父亲,所以,小杰实在无法接受巧蝶这一位新妈妈,如果不是因为学校放暑假,他实在不愿意回家,宁愿住在学校宿舍打电脑。

  「宏远┅┅你看小杰这样子┅┅是不是因为我┅┅」「别胡思乱想了┅┅小杰暑假一结束,九月马上就会回到学校上课,相信这二个月的时间相处,他会了解你的啦┅┅接受你当他的新妈妈的┅┅所以别想那么多┅┅」宏远的一双大手拍在巧蝶的肩头,轻声细语的安慰着她,鼻子闻到巧蝶迷人的发香,又看见她穿着一套真丝性感睡衣,诱人的乳峰若隐若现的露出来,蕾丝锈花裙摆遮不住雪白的双臀,忍不住把手伸进去摸她的大腿,在光滑细嫩的肌肤上面,无限爱怜的又摸又揉。

  「讨厌啦┅┅人家在说正经事情┅┅」「巧蝶┅┅我一看到你那美丽的身体┅┅就控制不住我的鸡巴┅┅」宏远一说完,马上从抽屉里头拿出一条绳子,将她的双手捆绑住。

  「啊┅┅讨厌┅┅又要用绳子啊┅┅我会怕┅┅」嘴里这样说,眼角却含着春意。

  「嘻嘻┅┅等一下就会让你舒服的┅┅」宏远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床头上,然后将嘴堵上,舌头钻进巧蝶的口中滑动,双手伸进胸襟叉口进去摸索着双乳,玩弄一对发硬的乳头,当他嘴巴一分开后,立刻在她雪白的细脖子上面轻轻一咬,温柔的留下爱的戳记。

  「巧蝶┅┅我爱你┅┅」宏远把她的大腿用力向二旁扒开,利用手上的绳索,非常熟练的绑在她的脚踝上,然后将她的娇弱身躯,往上一推对折成二半之后,用绳索分别固定在床头二旁,让巧蝶下体的腿根迷人之处,强烈的曝露出来,只见她的阴阜耻丘上,仅穿着一件黑色丁字型内裤,细小的窄布完全遮不住整个阴阜,浓密的卷毛从裤缝二旁跑出来,大阴唇因为太兴奋,而把长条状的细布吸进阴唇里头,形成她的大阴唇裂缝,自己夹住细窄布的情形,潺潺的淫水很快的溢满整片裤子。

  「哇┅┅好美啊┅┅」宏远看着老婆下体美丽的景致后,他用双手指头勾着丁字裤的前后两头,沿着阴唇裂缝用力的上下滑动,让丁字裤底激烈的磨擦着阴阜穴,巧蝶兴奋的快要昏厥。

  「啊啊┅┅哦哦┅┅哦哦┅┅」看到巧蝶高潮近了,宏远更是卖力的玩弄阴阜,他利用丁字裤的长条窄布,尽力的压在阴核上头磨擦,有时前后抽动,有时左右翻搅,巧蝶在他巧妙的拨弄下,下体舒爽的快要扭成一团。

  宏远利用丁字裤的磨擦,让巧蝶高潮了好几回,趁她还在喘息的当口,从枕头下面拿出一根黑黝黝的按摩棒,他打开开辟后,用力拨开裤缝边缘,就把按摩棒抵在阴道口,按摩棒沾着淫水,慢慢旋转滑进阴道里头,很快就把棒身完全吞噬进去,按摩棒发出低沉的马达声。

  「啊┅┅哦┅┅好粗哦┅┅」「怎么样啊┅┅这是你最爱的玩具喔┅┅好好玩吧┅┅」宏远将一根电动按摩棒,使劲的往阴道里面插送,忽快忽慢的插着蜜蕊心,按摩棒发出忽高忽低的震动声,按摩棒身有一根摇摆不停的软须毛,他就用软须毛去搔着阴核,让巧蝶马上起了个冷颤,阴道里头又马上喷出水来。

  「喔┅┅啊哦┅┅我要飞了啊┅┅啊┅┅啊┅┅啊啊┅┅」巧蝶因为有按摩棒的催情滋味,让她兴奋的全身泛起红光来,娇媚的脸庞充满含羞带怯的春意,眉头一紧一皱的呻吟着,她的白臀左摇右晃的好不快乐,宏远看到她被按摩棒操的很喜悦的模样,鸡巴一下子就翘着老高,赶紧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一根黑鸡巴来,他的龟头前端的马眼,马上兴奋的流下透明泪。

  「啊啊┅┅」宏远一根粗大的鸡巴,用力插入巧蝶的阴道里头,结合的那一瞬间,二个人都愉快的呻吟起来。

  巧蝶虽然四肢都被捆绑在床头无法动弹,但是在宏远激情的插入下,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扭动起来,巧蝶下体的窄洞就像是会吸人的蚌壳般,把宏远的一根大鸡巴紧紧的吸夹住,又热又紧的美妙滋味,让他忍不住冲动起来,奋力的摆动下体让阴茎更深入,一进一出的猛干着阴道,卵蛋也陪着敲白屁股。

  巧蝶主动的送上香舌让他吃进嘴里,二个人的舌头纠结在一起,宏远用他的双手尽情的揉搓在乳房上面,把她一对丰满的乳房挤成一团变型肉球,下半身快速的做着活塞运动,粗大的鸡巴在窄洞里头翻搅不停,带出一沱沱黄白泡沫,快把她的阴道嫩皮给干翻到外面一样。

  「啊┅┅我要喷了┅┅我们一起去┅┅哦┅┅快┅┅啊啊┅┅」在宏远的一声低吼下,对着巧蝶的肚脐眼射出精液来。

  一对狂蜂浪蝶,经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情之后,二人紧紧相拥而眠。

  「干┅┅这对狗男女┅┅那么激烈的摇着床┅┅不会累吗┅┅」睡在隔壁房间的小杰,突然就在要临睡前,听见父亲与继母做爱的呻吟声,让他好奇的合不上眼睛,还是处於发育阶段的下体,因为听见做爱的声响而主动勃起。

  (如果我也有女人可以做爱的话┅┅不知道该有多好啊┅┅)小杰边偷听父亲做爱,边磨擦自己勃起的阴茎,脑海里想像着继母赤裸裸的画面,等到隔壁安静下来之后,他才加快自慰的速度,才一会儿功夫时间,他舒舒服服的射出精液来,心满意足的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