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第一章 性奴隶空姐 

  壹、 

  从成田机场出来的小森亚矢香,一手拿着皮包,一边往停在旁边的宾士轿车走去。 

  白蓝相间的围巾、宝蓝色的制服使得她格外好看。她本来就是个一流的模特儿,当她穿上一年前重新设计过的制服时,显得更有魅力。 

  以前大家都批评空服员的制服太过单调,去年年轻有远见的由多加社长接下棒子时才改为现在的式样。 

  首先就是把暗蓝色系改为宝蓝色,再把夹克及裙子改成窄裙,长度也所短成膝上十五公分,恢复了长久以来流行的迷你裙。 

  一经如此更改,使整个气氛都变得性感起来。 

  当初,也有正反两个意见,尤其是那些资深的空姐及对窄裙没有自信的空姐们反对得尤其激烈;而新社长强力支持的主意,却蠃得男顾客的大回响业绩提升了百分之百後,再也没有反对的意见了。 

  对於穿那样制服的亚矢香,除了一般乘客以外,连在机场工作的相关人员也会对她另眼相看。 

  除了她超一流的身材,再加上舒整乾爽的发型,戴上蓝色小帽後突显的面貌,气质高雅的微笑,以及空姐本身吸引人的知性感觉。 

  『真不愧是北东航空的空姐,又漂亮又吸引人。』 

  『当然嘛,她是北东航空年轻社长的未婚妻呢!』 

  『真是好眼光,假如我也能跟那位超美人空姐来上一手,那我死也甘愿了。』 

  『喂!声音太大了。』 

  亚矢香一边听着两位守卫警备如此的谈话,停在宾士车前面。 

  好不容易,司机保永才察觉到,他下车说: 

  『欢迎回来!我帮你提行李。』 

  他一边拖着快掉下来的裤子,一边来接皮包。 

  当手与手接触时,亚矢香急忙把手放开,那是一双出满汗的手,稍微碰触就引起全身的鸡皮疙瘩耸立。 

  (为什麽由多加会用这麽一位驾驶员呢?) 

  从以前亚矢香就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并不是保永有什麽特别无理的举动,只是从第一次见面,就有一种生理性的排斥感。 

  保永是个三十过半的矮小男子,一双眼睛好像随时都在窥视什麽似的,脸色惨白,与宽大的额头比起来,鼻子和嘴巴则稍嫌过小,大大的眼睛是茶浊浊的颜色。 

  只要被那双眼睛一看,就觉得寒意四起。 

  『直接送回公寓是吧?』 

  『是的,麻烦你。』 

  穿过後照镜与亚矢香的视线相对後,亚矢香反射性的浮起了空姐惯有的开朗微笑,然後把长脚翘了起来,当然那条超短迷你裙用手紧紧按着。 

  『飞累了吧?请奶休息一下。』 

  『谢谢了。』 

  的确一直装出笑容非常麻烦,而且很困了。 

  在飞行之後,腰部总是觉得特别酸痛。 

  而最有自信的足部,也因长久困於高跟鞋中而肿胀起来。 

  话虽如此,在这麽一位司机面前却丝毫没有睡意,只要一想到他那双眼睛偷偷地望着自己,就觉得不寒而栗,正确来说,在这麽狭窄的空间中只剩下两个人吸着同样的空气就已经令亚矢香觉得非常的难受。 

  虽然自己也觉得这种想法不好,但是对这种感情上的自然反应却无法说明。 

  过了一会儿,车行速度慢了下来,停住了。 

  『怎麽了,保永先生?』 

  亚矢香的声音有些慌张,因为周围并没有加油站,只有几间民房。 

  『等一下!』 

  保永的嘴边浮起一股不明的笑意。 

  『保永先生!』 

  『马上就开走了。』 

  保永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同时後车座两边的门被打开了,进来了两位黑人。 

  『你们要干什麽?』 

  车子又疾速开走,这时亚矢香的肩膀及胸上被大手一按。 

  『喂!保永… 』 

  一开口,突然感到一股强烈的药味扑上口鼻。 

  不一会儿,亚矢香就失去了意识… 

  贰、 

  眼睛被戴上眼罩的亚矢香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光线。 

  意识清醒後,才知道双手已被反绑在背後,眼睛也被戴上了眼罩。 

  车行一个多小时後,亚矢香被带到这间好像是仓库的地下室,而且整个房间没有一个窗户。 

  虽然拿掉了眼罩,但是亚矢香的身体却被绑在一张金属椅子上,而口中也塞着一条黑皮带。 

  『觉得如何?』 

  透过灯光,以及有三个脚架支撑的摄影机,可以看到保永站着张嘴淫笑。 

  『帽子掉了。』 

  他把手上的帽子戴到亚矢香的头上。 

  『你已经被组织选为奴隶候补,现在要来试试奶对做奴隶的反应测试。』 

  听到保永这番无理的话,亚矢香已经感受到一股绝望的气氛。 

  『假如奶发誓要成为性奴隶的话,我就帮你开锁,奶脱光衣服和我交媾;假如奶不愿意的话,就穿着这套制服让我慢慢玩弄奶。如何?要不要发誓?』 

  『不… 』 

  亚矢香全身颤栗着直摇头。 

  『哦… 那就没办法了。』 

  保永眼中露出兴奋的光芒,把手伸入铁炼之间的蓝色外套,将乳房拨出来。 

  『嗯… 』 

  亚矢香张大了嘴巴,身体因为被侵袭而不安地扭动着。 

  『好漂亮的乳房!』 

  从制服上也能感觉到乳房正被握在保永那双粗糙的手掌上。 

  他那双手正粗鲁地来回搓揉,像这种不知如何爱抚的男人,绝对不允许他霸占我的身体,也不和他交往。 

  『在衣服之上摸不够过瘾!』 

  保永开始解开衬衫上的钮扣,一个、两个… 然後露出了雪白的双峰。 

  『喔… 』 

  亚矢香拼命咬着皮带呻吟,只碰到手就觉得恐怖的男人,如果他的手来碰自己的乳房那真是不堪设想。 

  觉得自己快疯掉了的恐惧及羞耻、屈辱心,让她想大声地叫出来。 

  保永这时已把扣子完全解开,眼看着魔手就要伸进来了。 

  『噢… 』 

  亚矢香皱着眉头闭上眼睛。 

  但是她拼命忍耐,双手在椅後紧握。 

  这个男人就是想看自己的痛苦,想看到流着泪求他的姿态。 

  那只好继续忍耐下去了,我不想为这种小人抛弃自尊,不想成为小女子。 

  压抑住全身耸立的寒毛及开口尖叫的意念,亚矢香正面而视。 

  保永的指头攀上了乳头。 

  亚矢香睁开双眼,可怜地望着他。 

  如果不是这样限制了女人的自由,他根本是一个什麽都不会的卑劣男人。 

  终於他的手放开了乳房,然後在椅子前面跪下来,面对着制服的迷你裙他的眼睛直望向大腿深处,并且扯裂黑丝袜。 

  膝上十五公分的迷你裙坐在椅子上自然又短了十公分。 

  『好美的脚!』 

  保永流着口水,把手放到膝上。 

  『哦… 』 

  亚矢香的两条长腿紧紧地并拢着发抖,大家都说改迷你裙後,受益最大的就是亚矢香了。 

  并且私底下也有人说,新社长由多加一定也受不了那双美腿的诱惑。 

  那倒也是实情。 

  因为每次约会如果看到亚矢香穿迷你裙总会特别兴奋,在床上也会把她的脚从头到尾吻一遍。 

  若说谣言有错的话,可能就是指这双腿的事而已。 

  而这样的一双腿,现在正被保永爱抚着并用脸颊去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