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四年前的春天,LP因在老家侍候她坐月子的大嫂,留我一个人独自住着空荡荡的房子,当时别提有多孤寂了。 

  她是来我公司实习的应界本科生,高高的个子,魔鬼一般的身材,皮肤虽不是很白但却极为细腻。那时候她成天穿一件浅免费电影的风衣,一条艳丽的丝巾把她娇好的面容衬托的更为诱人。她说话的声音柔柔脆脆的,好听极了。那会儿公司为了扩大发展,提倡全员做业务,她本是做设计的,却在公司老总的鼓动下,也要出来闯闯。 

  但必竟是新手,于业务方面太过生疏,老总就让她自己找个合适的老业务员做师傅。因为她来之后那几天,我正好有笔业务需要设计部给客户做效果图。平日里我虽然主抓业务,但设计方面还是喜欢自己动一下手的。于是在设计部里天天见到她,但也就打个招呼,简单地聊上一两句。没想到的是,她竟选我做了她的师傅。 

  (这里暂且叫她小鹭吧!因为她在我心里已经化做一只飞翔着的洁白的白鹭)小鹭随着我出去见客户,因为顾忌到女孩子的体力、精力,头一天我没敢带她跑太远。小鹭表面给人的感觉很冷很冷的,一幅拒人千里的神色,但真正相处下来,你会发现她其实是很热情很温和的一个人,而且很好强,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当她知道我是因为她才减少拜访量的时候,她歉意地告诉我说没关系的,她能行。于是我恢复了第二天要见客户的数量,并提前做好了计划。 

  路上有一个美女相伴着,再远的路程也觉不到累。第二天我在小鹭的陪伴下去和约定的客户签了约,趁着兴头,下午我将去见一位准客户。两天的单独相处,让小鹭与我之间有了更多的了解。但大多是我讲她听,她对我这几年南漂的经历极为感兴趣。当我讲到曾经有一次在湖南的乡间见到了飞翔的白鹭时,我一边用尽赞美之词,一边情不自禁的怀念那天所见的那幅绝色山水画。而这时她看向我的眼神明显多了一些很复杂的东西,我虽然有所察觉,但并没太过在意。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外婆家就在湖南,她最喜的就是白鹭鸟了。 

  因为上午斩获甚丰,加上晚上回家后一个人又寂寞。我提出晚上请她吃饭,(当时也没有任何想法,就是想请她吃个饭,完了各回各家),她高兴的说:“好啊好啊!”。于是路上的话题就自然而然地转到了吃的上面。 

  我说我在家常做饭的,没事儿就喜欢做条鱼来吃,我做的鱼味道还是蛮可以的。她听了之后就随口说了一句: 

  “如果有机会能尝尝就好了!”我看看时间还早,说:“要不晚上就去我家吧!我做鱼给你吃。”没想到她极爽快的就答应了。 

  因为美女当前,我那天手艺发挥的极为超常,做的几个小菜都让她称赞不已。晚饭吃的很愉快,时间也很长,饭后什么时候天黑的,谁也没注意。在沙发上聊天聊的太过投机了,当意识到该送她回学校的时候,竟发现时间已经10点多了。她着急的说,过了10点半就进不了校区了。从我家到她学校起码得40分钟以上的路程,于是我很礼貌留她住我家里,她思量了一下后同意了。 

  不用再为回不去学校而着急了,我们便接着聊天。我不知道她当时怎样,反正接下来后,很明显的我的心里有了一些波动。而聊天也不像先前那样极兴了,老感觉心里有点儿什么似的,一股莫名的冲动与这种冲动带来的莫名的亢奋越来越强烈的冲击着我的神经。聊着聊着话就少了,进而更是没了话说。当看到我看她的时候,她低下了头。紧接着一阵长时间的沉默,房间除了两个人沉重的呼吸声之外,静的异常怪异。不知过了多久,我鼓起勇气,颤抖着将自己的右手伸了过去,轻轻的把她揽住,同时用着同样颤抖的声音和她说了一句:“我很喜欢、我很喜欢你!”她一下子瘫软在我的怀里。 

  我抱着她轻轻的吻她的脸她的唇,她羞涩的闭着眼睛,脸上火烫火烫的。当我用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时,她矜持着,不肯让我的舌头继续深入。我也没敢太过用强,闭上眼嗅着她身上少女的体香,一边继续吻着,一边把手伸到她的胸脯上面。我轻轻的在她丰满的胸上按揉了没几下,她就像被抽去了骨头一般,软软的紧紧的贴着我,也不再推拒我的舌头了,任我在她的口腔里长驱直入。少了抗拒后,我的脑子里也“嗡”的一声,血一个劲儿地猛往上涌,而肾上腺素更是以奇快的速度在向上提升着。我用另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她,这只手就钻进了她的衣服,可当我的手要推开她的乳罩的时候,她推开了我。 

  一阵尴尬之后,彼此都冷静了下来。我把我的床留给她,我要到客房的小床上睡。洗漱过后,她没脱衣服在床上躺着,房间的门也没关。而我因为还没有彻底平息心里的那股火,还坐在客厅里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里杂乱的节目。她就一直那样躺着,一只腿耷拉在床外。过了一会儿,她叫我进去,说是睡不着,问我能不能再陪她说会儿话。我轻轻的躺在她旁边,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她娇好的面容,凸凹有致的身躯,禁不住又把手伸过去……当我用手去解她的腰带时,她拒绝了,可又挡不住我另一只手与舌头的强大攻势,几番推拒之后也就不动了。 

  而我这时却遇到了有生以来最糗的事情——打不开那条腰带。 

  足足有近20分钟,我一边极力维持着不让她身上的热情减退,一边费尽心思地去解那条该死的腰带。终于,也不知道碰到哪儿了,腰带松了些,紧接着被彻底的抽了出来。(那种被我咀咒了N遍的腰带后来我也买了一条,简单的一个小机关却把我差点儿困死)她不是第一次,这让我后来的负罪感多少少一些。但从她的生涩来看,她真的是没有真真正正的经历过。她告诉我,在教室里,曾经让男朋友进去了,但因为疼痛和血加上怕被人突然进来看见,就没敢往下继续,而后来和男友的分手多多少少也因为这次不成功的经历。从分手到现在还没有半年,她还没能从分手的伤痛中走出来。 

  那天是我认识她之后的第7天,之后她就偷偷的住进了我家。整整47天,在尝过ML的美妙后,她天天晚上都在和我做,甚至有时候比我还为疯狂。而看着她深深迷醉的神情,我也更加的迷恋她了!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很善良很解人意。她也曾问过我,如果我LP知道我们之间的事儿了怎么办?我说,我去死!她说:“我不是个好女孩,但也不是个坏女孩。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喜欢你!我不会去破坏你的家的,我不会那么J……” 

  知道我们不会长久,在第48天的时候,她狠心坐上了南下的火车,到厦门投奔同学去了。她走后留给我的无尽思念天天在折磨着我。这种忍受煎熬的日子过了没几天,同样放不下的她,从厦门打回电话来。就这样,我们每天都要煲着电话粥互道相思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