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女教师上床的事情,也有多半年了,一直懒得写,上次写了和同事表妹的经历,大家评价还是很高的。楼主还给了20个金币。我就想找个时间把这个事情也写一下,和大家分享。

  小标题:相亲认识阶段

  老规矩,还是介绍来历,这个女教师,今年27岁,小学数学老师,三年前吧,我们的一个朋友给我们俩介绍,当时我还是一名单身汉,希望我们能成,理由是,我和她人都很好。

  唉,这中间人很不靠谱,难道人好就会在一起吗?但是碍于面子,还是见了一面,说实话,我第一次就没有看得上,身材稍稍丰满,164厘米,约120斤了,身材说得过去,但是脸蛋不成,尤其是嘴巴不好看,嘴唇有点香肠嘴,当时我意淫了一下,如果鸡巴插进这个嘴巴里,可能感觉还成,裹得面积应该大。
  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爱笑,我这个人最受不了这个,一定得爱笑,那样我看着才新华怒放。整天哭丧着脸,难受不难受?

  小标题:丈夫援非洲我援助他媳妇

  没成,吃了顿饭,然后就在Q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有时候会说见个面之类的,感觉有点寂寞的那种,但是几乎不成,碍于中间人的面子啊,不能上也不好看,算了吧。

  去年下半年,联系猛然多了,我才知道,他结婚了,老公去了一个非洲国家做工程师支援去了,剩下他独守空房,还是有点寂寞的,感觉对我还有点想法。
  我就文史哲史地生的跟他聊,反正聊天我擅长,也不花钱。说起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慢慢引导她,有时候,我想上一个文质彬彬的女教师,应该征服感比较强。又一次我看她Q签名改成了了「酒入愁肠」,就劝她要想开啊,不要悲观啊。

  她说为什么总是觉得高兴不起来,我说你放不开。她说怎么放开,我说让我过去吧,一起喝点,我让你从来体验从来没有的笑,从来没有过的照相蹦起来。
  她说,去你的,都是快午夜了,我舍友还在。呵呵,有点意思,潜台词就是如果早点,没人,就可以,不着急,慢慢钓,鱼儿你慢慢吃。

  小标题:首次吃饭没搞到手

  后来,就说请我吃饭,我也懒得去,主要想起她的香肠嘴。又一次,实在无聊,就去了,饭桌上给我讲学校的关系深啊,江湖大啊。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眼睛却在他的小脚丫上,别说,腿挺不好看吧,脚还不错,白白嫩嫩,又小,小脚趾甲修的整齐,还做了透明指甲油,看来也不是完全的一个土老帽。

  去她的主吃完以后,天黑了,说要去看鸟巢,鸟巢的灯好看。我说,好吧,你换个裙子,我还没有见过你穿裙子,她说,你出去我就换。

  上次说到,我是有车的,泡妞还是有车好,行在四环上,城市已经华灯初起,她在那故作忧郁,我的手不自觉放在她的腿上,她马上给我拿开,我再放,再拿开,但是不说话,那就意味着半推半就,我就喜欢这样的,有感觉啊。

  看了一圈,就从五环回去,到楼下,我说送你上去吧。她说好吧,楼道有些暗,我顺势拉着她一起爬楼,六层,到了最上一层,还是没灯,她摸索钥匙,我就有点按捺不住,身子紧贴着她,鸡巴明显硬了,在他屁股上蹭来蹭去。

  进了房间,他没先开灯,先去拉窗帘,我靠,太明显的意思了,我在后面跟着,鸡巴也跟着蹭,坐在床上,我搂着她,向压倒她,她不让,我就搂着,手在下面摸,刚才没有摸到的大腿根,这次也摸到了,但是不让进内裤,也看不清内裤啥颜色。

  不让摸内裤,就摸乳房,手在上面也不闲着,一会就伸进乳罩里去了,乳房还真不小,一只手抓不过来,柔软,乳头比较小,不知道颜色如何。

  『不行不行,你赶紧走吧。「僵持了几分钟,她突然不让动了,我有点尴尬,兄弟们,熟人就是这点不好。她开灯了,我都没怎么看她的脸,匆匆走了,只记得好像是一条水绿色裙子。

  这一次离开,就两三个月,有点没意思,总是在上与不上之间徘徊,不漂亮还是熟人介绍,爬出事,还有那个在非洲的回来怎么办?上她老婆,不会砍我吧。
  直到天有点凉了,才又约了吃饭。

  小标题:再战寂寞女小弟立功

  有一天突然打电话来,说房子没到期就要被房东收回了,烦的厉害。我说,我请你吃饭吧,饭桌上只有她向我吐槽,在北京混着难啊,没个男人啊,声音低沉,我也弄得挺烦,又解决不了。

  饭后,就八九点了。上了车,脑袋看着窗外,一直闷闷不乐。我说别这样了,回去好好睡,找地方搬家,我给你帮忙拉东西。

  下车时候,我说来吧,抱一抱,安慰一下。她就胳膊上来了,我就在耳朵旁边吹吹气,据说女人最怕这个。

  她抱上瘾了,也不愿意撒手,我手不老实了,向上走了走,放在了一个地方,柔软的地方,嘴巴也慢慢搜寻,没一分钟,嘴唇就粘在一块了。

  这寂寞的女人有点难搞啊,吻的我那个时间长,那个疯狂,我有点走神,我想要是白天看着吻,估计也就把我吓跑了。

  我说,去找个地方休息会吧,她说,嗯。我说,你舍友在不在,她说,不在,回老家了。

  我靠,原来有准备啊。我说,那咱们上去吧。

  依旧在门口,我的鸡巴就在后面磨蹭,陈小春说了,什么时候最激动,就是给小姐开门的时候,有点侮辱女教师了,但是确实是将要到手,没有到手的时候,可惜这次又牛仔裤,小弟弟被磨得够呛。

  进了屋子,女教师给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式,原来对门还有一户。我照办,这时候开了灯,小屋子真不让人恭维,只有两张床的位置,一张大的,一张小的,屋里家具都是老式的,地上还有碗筷和锅,这个女教师就知道省钱买房,还好她住大床,大床上的衣服被子都是女孩的暖色,看着还行。做爱需要环境啊,没有环境,没意思。

  坐在床边,我的手就不老实了,开始搂着,一会伸进去,她说关灯吧。我说好吧,其实我还是有点怕香肠嘴。

  关了灯,就自由多了,上次不让我脱裙子,这次脱牛仔裤,上面他自己脱,有点藕色的乳罩,我来帮她脱裤子,这种事情都是男人来做,我就喜欢看女人的三点。

  藕色的内裤,我深吸了一口气,手在内裤上划过,感觉已经有点湿气了。
  我上前,抱住,一把从后面把乳罩解开,她有点害羞,不敢睁眼,我感觉还是给点爱好,就主动去吻她,女教师与我紧贴的柔唇渐渐发热,她口中的吸力突然增强,由她颈部吞咽的震动,我知道她在啜饮着我口中的津液。

  我仔细想想当时的动作,给各位楼主一点美的享受,毕竟我也是搞文字的。
  我的手轻轻由她的乳房往下抚去,她如蛇的身躯又开始轻轻扭动。她的大腿缓缓磨动着我压在她身上的大腿,充满弹性滑腻的肌肤与我的大腿轻磨着,肉与肉的正面相贴厮磨,舒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胖了就这点好,很容易零距离。

  我的手终于滑到两人紧密相贴的胯下,触摸到湿漉漉的阴毛。不着急插进去,我的手先在她大腿上轻轻揉动,指尖轻刮大腿的内侧,我明显感觉她的抽搐,她全身泛起了轻微的颤抖,他把我的舌尖全部吸入了她的口中。

  我轻轻将她被淫液沾得湿透的大腿张开,终于就要上女教师了。在我身下张开大腿的同时,似乎生理需求,主动的挺起了她高耸的阴阜,使沾满了淫液又湿又滑的阴唇与我的阳具贴得更紧了。

  我却慢了下来,我最喜欢的是她的香肠嘴吃鸡吧,这点不能忘却,我的手扶向阳具,抬起大龟头,冲向她的嘴边。

  没想到,她一点不拒绝,直接抱住我屁股,就开始吃鸡吧,香肠嘴真不是盖的,鸡巴被裹得那个紧,鬼头那个舒服,闭着眼睛吃着,我轻轻抚弄他的头发。女教师也是人啊,也有欲望啊。

  吃了有五六分钟,我感觉不能再吃了,再吃就会爆出来。

  把她放在床上,湿润滑腻的粉红肉缝用力一顶,鸡巴顺势进入他的阴道中。
  她全身发抖,将我的头用力压在她的胸脯上,胯下水淋淋的阴道的肉壁猛烈的蠕动收缩,我一阵狂风暴雨,抽插,她紧皱眉头,身子一挺一挺,配合着我的动作,不到十分钟,一股滚烫的阴精泄了出来,浓稠的白浆顺着犹在她阴道中抽插的阳具流到我浓密卷曲的阴毛上,我也忍不住射了出来。

  躺在床上,两个人就聊天,有了肉体关系,就好多了。聊点他老公,走了八个月了,经常视频,她一次都没有出轨,只能忍着。

  摸着乳房,问她为啥不跟老公电话做爱,她说她每天都打过来,但是那边经常有同事在没法弄。我就想,要是这会打过来就好了。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性,他老公是个工程师,做爱两个人都不开灯,也没什么花样,甚至连口交都很少,我说你有高潮吗?她有点不好意思,说不知道什么是高潮。我说,你刚才舒服还是和你老公舒服。她说似乎是刚才舒服一些。
  我靠,说着说着我的鸡巴就硬了,决定再大干一场。有点累了,不想写了。我把台灯打开,怕太亮了,她接受不了,好好看看,她鼓涨的两个乳峰上,两颗粉红色的乳头早已挺起,像是含苞欲放的花蕾,随着急促的喘息而上下起伏;一片浓黑的阴毛向两腿间的三角地带延伸;轻轻蠕动的两片大阴唇一开一合,里面粉红的肉缝就约显露出来,因为湿润,还闪着点点亮光,还不错,至少操过人不多。

  挺直的」小弟弟「再次伸向他嘴边,她知趣的含在嘴里,开始吞吐,我看着她的大白屁股,示意他转过来,我看着她,没去舔,用手摸来摸去,一会就黄河泛滥了。

  这种女教师经不起挑逗,转过来,我狠狠地捏住那两片臀肉,狂暴地使两处耻部能更加靠紧她大腿细嫩的皮肤紧夹着上下摩擦我的龟头。男上女下,全身压上去。一边咬住她绽放的乳晕,使劲吸住。

  鸡巴插入阴道,大鸡吧使劲刺激小肉核和阴唇,她也忍不住快开始呻吟,嘴巴叼着一块毛巾。

  大战十分钟,再让她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来个老汉推车,我从后面插,很快,我的鸡巴就受不了了,她也高潮了一次,我直接射出了万千子孙——在避孕套里。我这个人是有原则的,留情不留种。

  休息了一会,一看快10点了,找个理由,出门了。腿有点软。软了就有点怕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来和她发生关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