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特种兵之唐心怡

  屏幕上唐心怡站在落地窗前,身后章鱼靠了上来,伸手绕过唐心怡的身体,把唐心怡手里的酒杯接过来放在一边。然后顺手把唐心怡抱住。

  章鱼从唐心怡身后亲吻唐心怡的耳朵,并逐渐向下亲吻脖子。同时手从唐心怡的肩上伸进了她的吊带裙里面,开始在她的胸前揉搓。

  从监视器里听不见任何声音。只看见唐心怡闭上了双眼,脸上流露出十分无奈的表情。但是同时这无奈中似乎又掺杂了一点点享受的感觉,微微张开嘴唇,呼吸开始不平稳起来。

  何晨光呆呆地看着监视器的屏幕。

  突然唐心怡张开双眼,脸上流露出的神情似乎是做出了重大的决定。她把章鱼的手从衣服里面拿了出来,并回头对章鱼说了句什么话。

  何晨光暗地里出了一口气,拳头松了开来。

  章鱼走到落地窗前,唐心怡转过身对着章鱼跪了下去,两个人侧面对着窗户。

  她动手解开了章鱼的裤子拉链,并从裤子里面把章鱼的肉棒掏了出来,用手开始套弄起来。只见章鱼的肉棒在唐心怡的抚弄下迅速地立了起来。

  何晨光大吃一惊。

  唐心怡把头靠向章鱼,把章鱼的肉棒放进了她的樱桃小嘴。

  她的头不停地运动,让章鱼的肉棒前端在她嘴里进出。时而她把肉棒吐出来,用舌头去轻轻地舔章鱼的马眼。时而她把头侧过来,用嘴唇和舌头舔肉棒的侧面。时而她又把章鱼的两个蛋蛋温柔地含在嘴里舔。

  何晨光目瞪口呆。

  章鱼把唐心怡拉了起来。唐心怡站在章鱼的对面。章鱼伸手把唐心怡的裙子吊带从肩膀上拉往两边。

  裙子从唐心怡的身上滑落,唐心怡美妙的身体完全裸露在了外面。完美的腰身,高耸的双峰,和背上的伤疤构成了强烈的对比,给人更强烈的视觉冲击。
  何晨光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章鱼把唐心怡推倒在地上,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扑到唐心怡的身上。他压在唐心怡的身上,先与唐心怡接了一个长吻,然后开始从上往下亲吻唐心怡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当亲吻到胸前的时候,章鱼伸出舌头在唐心怡的乳头上绕着舔。唐心怡的乳头迅速涨大并挺立了起来。

  章鱼张开嘴,把唐心怡一边的乳头咬在嘴里,另一边用手揉搓唐心怡乳房。唐心怡的眼神开始迷离起来。

  何晨光的头上开始冒出汗珠子。

  章鱼继续往下,他抬起唐心怡靠窗户的腿,把那条腿靠在了窗玻璃上。
  唐心怡的另一条腿还在地上,于是她就被摆成了一个双腿大张的姿势。从摄像机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从侧面一点的角度看见她美丽的阴唇。

  唐心怡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羞涩又一点无奈的神情,应该是想到了她心爱的男人正在透过监视器看着她这淫荡的姿势吧。

  何晨光呼吸变得更加急促。

  章鱼把手伸向唐心怡的下体。他熟练地用手指翻开唐心怡已经有点涨大的阴唇,把一根手指伸了进去。

  唐心怡肌肉僵了一下,似乎轻轻的惊呼了一声。

  章鱼的手指开始在唐心怡的阴道里动起来。

  唐心怡的下体开始渗出爱液。

  何晨光的裤子顶起了帐篷。范天雷和其他战士也目瞪口呆地看着监视器,裤子被顶得高高的。

  章鱼把手收了回来,把嘴凑了上去,开始给唐心怡口交。他的口技显然很好,唐心怡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身体开始不规则地扭动。下体的爱液开始往下滴。

  章鱼停止了口交,把肉棒放到唐心怡阴道口上,在阴道口上蹭着。

  何晨光屏住了呼吸。

  唐心怡对章鱼说了句什么,章鱼微笑着还了一句。唐心怡羞涩地又开始说话,似乎是在求章鱼什么。

  章鱼一挺腰,把肉棒狠狠地插入了唐心怡的下体。唐心怡上身一下子挺直了,然后又软下来,脸上露出十分舒服的表情。

  何晨光捏紧了双拳。

  章鱼开始活塞运动,唐心怡十分享受,不停地扭动身体去迎合章鱼的抽插。
  一个战士忍不住把裤子解开开始自己用手套弄起来。

  章鱼在唐心怡高潮前停了下来,把肉棒拔了出来。唐心怡着急地用手抓住章鱼的肉棒要往下身塞。章鱼说了句什么,唐心怡很不情愿地从地上爬起来。
  何晨光眼神困惑。

  唐心怡转过身去,跪在地上,然后把双手放在地上,整个人像狗一样趴着。雪白丰满的屁股高高翘着,还不停的扭动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下体的爱液不停的流出来,拉出晶莹的细线滴落在地板上。

  飞行员悄悄问四眼:「这是要干嘛?搞完啦?」

  四眼声音颤抖地说:「我也没见过。不过从我看的成人小说来看,这好像是要从后面搞?」

  飞行员:「这也行啊?!」

  章鱼在唐心怡屁股后面跪下,从后面把肉棒插入,双手抓着唐心怡的腰开始前后运动起来。唐心怡也前后运动地配合着章鱼的动作,一对丰满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运动前后摆动着。

  唐心怡把头仰起来,微微张开的小嘴急促地呼吸着。

  章鱼又一次停了下来,然后拉着唐心怡站了起来。他把唐心怡转了过来,让她脸朝着落地窗。章鱼转到唐心怡身后,把唐心怡的双腿分开,让她弯腰,上身斜靠在窗玻璃上,双手撑着玻璃。

  章鱼站着又把腰一挺。虽然从监视器的角度看不见唐心怡的身后,但从唐心怡脸上享受的表情可以知道章鱼又插了进去。

  何晨光痴痴地看着监视器上唐心怡美丽的脸庞。

  章鱼在唐心怡身后前后运动着,时不时用手去抓着唐心怡摆动的乳房捏几下。唐心怡双眼微闭,嘴唇微张,似乎在一下一下地呻吟。

  唐心怡的眼神越来越迷离。终于唐心怡爆发了,她张大了美丽的小嘴,发出无声的大叫,整个身体都绷紧了,似乎全身都在痉挛。

  几乎同时,章鱼在她身后也身体猛地一挺,然后就站着不动了,脸上露出十分满足地神情。

  唐心怡正对着摄像机的脸上,极大的满足与痛苦和无奈交织在一起。

  何晨光牙咬得紧紧的。

  章鱼从唐心怡身后退出来,走出了屋子。白色的精液从唐心怡两腿间滴落到地板上。

  唐心怡站直了身体,靠在窗玻璃上,对着摄像机的方向幽怨地看了一眼。
  何晨光眼角留下了泪。

  王艳兵对何晨光说:「我一定要宰了他!」

  范天雷说……以下关于党性原则的讨论省略X字。

  章鱼又回到了屋子里,手上拿着一根绳子。

  四眼说:「还搞SM啊?」

  唐心怡横了章鱼一眼,伸手接过了绳子。

  她先把绳子中间挂在自己脖子上,垂下来在乳沟处打了个结。然后她把绳子围着身体绕了几圈,分别从乳房的上下两边绕过,这样本来就高耸的双峰更加得挺立起来。

  唐心怡把两只手背到身后,分别抓着另一只手的手肘。

  章鱼拉住绳子,把唐心怡的手在背后绑住。

  所有士兵都奇怪地看着监视器。

  章鱼侧对这窗户站着,把唐心怡转过去面对着他。

  唐心怡再次跪下,把章鱼的肉棒咬到嘴里吸起来。很快章鱼的肉棒又一次站了起来。

  章鱼抓着唐心怡的头发,把她的头往自己胯下靠近。长长的肉棒似乎顶得唐心怡的喉咙挺不舒服。

  唐心怡开始变换角度,逐渐把章鱼的肉棒吞了进去。章鱼开始在唐心怡的喉咙里抽插起来。

  又有四个士兵忍受不了,解开裤子开始自摸。

  范天雷看了一眼五个在自摸的士兵,满脸地不屑。

  章鱼在唐心怡的嘴里爆发。唐心怡把精液咽了下去。多出来精液的顺着唐心怡的嘴角流出来。

  唐心怡伸出舌头先把自己嘴角的精液舔了回去。然后又用舌头清理章鱼的肉棒。

  何晨光满脸的痛苦。

  章鱼似乎准备离开。唐心怡跟他说了什么,两个人交谈了几句。

  突然唐心怡站了起来,飞起一脚踢在章鱼胸口。章鱼连退几步,正好坐倒在窗户边的一张躺椅上。

  何晨光精神一振。

  唐心怡扑了过去,又开始用嘴舔弄章鱼的肉棒,直到肉棒又站了起来。
  何晨光刚放松的表情又僵在脸上。

  唐心怡爬上躺椅,两腿分开跪在章鱼上方。她扭动屁股把章鱼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肉缝,一屁股坐了下去。

  唐心怡开始自己上下运动起来。

  五个士兵自摸越来越快。

  从摄像机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章鱼的肉棒从唐心怡的肉缝里抽出来,又随着唐心怡坐下去而完全消失在唐心怡身体里。

  章鱼伸手抓住唐心怡上下跳动的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门打开,一个大汉走了进来。他似乎要跟章鱼说什么,但是突然看见了唐心怡,顿时睁大眼睛站住。

  温总介绍说:「这是章鱼的副手海马。」

  章鱼对唐心怡说了什么,唐心怡犹豫了一下,转头看海马一眼,点了点头。
  章鱼扶着唐心怡的腰把肉棒从她身体里退出来。海马脱掉自己的衣服。
  章鱼拉着唐心怡,让她把上身倒在章鱼胸前。海马跪到唐心怡身后,把已经挺立的肉棒插进她体内抽插了几下,然后又退出来。

  章鱼又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唐心怡体内。

  唐心怡扭头看了海马一眼,满脸的困惑。

  海马把挺立的肉棒抵到唐心怡的屁股上。

  唐心怡连连说着什么,满脸的惊慌。身体不停地扭动着躲避。但是唐心怡被反绑着,上身又被章鱼抱着,所以她的动作什么用都没有。

  海马把腰一挺,肉棒插入了唐心怡的体内。唐心怡身体一僵,张嘴似乎大叫了一声,满脸的痛苦。

  何晨光双手紧紧握拳。

  海马和章鱼开始慢慢抽动,渐渐地唐心怡脸上的痛苦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分享受的表情。

  何晨光的双拳越捏越紧。

  三个人同时爆发。唐心怡仰着头大叫着什么,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精液从两个洞里的肉棒旁边渗出来,顺着唐心怡的腿流下去。

  五个士兵也同时喷发出来。

  何晨光面无表情。

  海马离开了屋子。唐心怡一脸满足地瘫软在章鱼身上。章鱼伸手抱着她,两个人在躺椅上睡了,章鱼的肉棒还留在唐心怡的体内。

  何晨光在黑暗中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