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我是厂长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我是一家国有企业的人事副厂长,去年在企业进行机构调整、人员分流的过程中,我终于尝到了当领导可以猎色的美味。 

  去年年初的一天,我刚下班回到家,就听见手机响,接通后才知道是机关里一个年轻女职员。 

  她在电话中问我能不能去她家一趟,我说电话里说吧,她说电话里说不方便,于是我就匆匆地吃了点饭到了她家。 

  进门后她让我坐在椅子上,她则坐在床沿上,我看屋里就她一个人,就问她丈夫和孩子怎么不在家,她淡淡的说:「他们出去了!」于是我俩就随便聊了起来。 

  她先是问了一些下岗分流的政策,然后又聊起机关里一些人事琐事,言谈中我发现她的情绪很低落,就关心地问她是不是心里有不兴奋的事,并说若有什么难处我可以帮助。 

  没想到她听了这句话后眼圈一红,竟有些哽噎,我连忙安慰她慢慢说。 

  原来她的母亲不久前刚去世,去世前在医院里治疗了很长一段时间。 

  花费了一笔不小的医疗费,而她的兄弟姐妹们却借口她当年接父亲的班进城工作,都拒绝为医疗费摊费用,无奈她只好自己全掏。 

  而她自己的小家又因为要买房子,经济上本来就十分紧张,为此丈夫也与她翻了脸,她说她丈夫已有一个多月没跟她说过话了。 

  说到伤心处,她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我急忙起身到卫生间给她拿了一条毛巾,并一再安慰她不要太伤心。 

  她擦过泪痕后将毛巾放回卫生间,回来后给我倒了一杯水,顺势坐在了我的身边。 

  坐下后她继续述说丈夫对她的不理解,并又一次流下了眼泪。 

  我出于关心的表示,用两手轻轻地扶住她的双肩,谁知她竟顺势将头靠在了我的肩头。 

  身体随着抽泣剧烈地抖动。 

  我有些迷惑,就用手一边在她的双肩轻摩,一边劝她想开些。 

  我心里想,她为什么要靠在我身上,我要注重事情的下一步发展。 

  她絮絮叨叨地说着,头慢慢地歪到了我的怀里,这样一来我俩成了四目相对,这时我已经有了一种预感,但还是不太放心,就装做不经意地在说安慰话的时候将手滑到了她的腹部,她好象没有感觉到似的还在喃喃述说着。 

  我于是将手在她的小腹上轻摩,并将脸下俯,使嘴唇接近她的额头。 

  我轻柔地说:「别太难过了,要注重你的身体呀!」说完不失时机地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她马上把眼一闭,不再说话了。 

  我这时已明白了一大半。 

  就大着胆子将手上移到她的胸部并继续轻揉,嘴贴着她的脸轻声地说:「我一直挺喜欢你的,你伤心的时候我也不好受,让我替你分担一些你的忧愁吧!」说着又轻轻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她虽然还闭着眼睛,但脸色已变的十分红润,呼吸已经明显有些急促,我这时已断定她不会拒绝我的进一步抚摩,于是一边继续轻轻亲吻着她的嘴唇和脸颊,一边将右手伸进她的内衣里面,穿过起伏波动的热呼呼的肚皮,将她的胸罩向上推开之后,我终于摸到了她温软的乳房。 

  就在我摸上她的乳房的一瞬间,她的身子明显抖动了一下,鼻腔里也发出「唔、唔”的呻吟声。 

  我轻声地说着:「我喜欢你,我爱你!」将手在她的左乳上旋转轻摩,这时候我明显地感到了她那已经高耸坚挺的乳头在我的手心下晃动。 

  她虽然闭着眼睛,但我猜到她已经春心荡漾,便将手掌的抚摩改为用拇指与中指轻捻她的乳头,同时低声地问她道:「这样是不是好些啦?请原谅我的冒犯吧!」谁知她这时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忽然用双手搂住了我的脖子,在我的脸颊上重重的吻了一下并羞笑着说道:「我要是不原谅你呢?」说完她摆脱了我站起来就往屋外走,我一时感到十分迷惑和慌乱,不自然地起来站在屋子的中心,此时就听见大门处传来「咔嚓”的锁门声和她走回来的脚步声,我这才放了心。 

  她回来后见我站在那里,就底着头说:「站着干嘛?来坐这边!」边说边拉着我的手让我坐在床沿上。 

  随后她走到另一侧床沿背对着我,脱去外衣和外裤。 

  露出一身贴身的长袖长裤内衣。 

  然后拉开被子坐了进去,又拉出床头柜的抽屉拿出一盒香烟和一个打火机放在床头柜上说「这有烟,你想抽就抽吧!」。 

  我正在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她又低声说道:「脱掉鞋子坐到我这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