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云回到家就把窗帘拉好,重新铺好床躺在床上等待着。 

  今天星期六,两个女儿今天要回家了,一个星期没见面,想必她们的屁眼也与他的老二一样饥渴了吧。 

  双胞胎女儿林儿与君儿自从十二岁就与他玩肛交的玩意。到读这该死的住读高中已四五年了。 

  不过,谁教女儿读书这么好呢!一个礼拜没碰她们了,今天一定刺激。 

  门响了,他闭眼装睡。忽然他的老二被一把抓住。 

  “哎唷”他痛的跳了起来。两个身材轻盈,曲线优美的少女站在床边。其中的一个正抓着他的老二在揉搓。 

  “君儿,你怎么这么粗鲁。”他抱怨道。 

  “爸爸,你想不想我们?” 

  “想!不然这里怎么会这么粗?” 

  “那是想我们的奶子跟屁眼吧?” 

  “难道你们不想这根大棒棒?” 

  君儿一面跟父亲斗嘴一面解爸爸的裤子,而林儿已经开始脱裙子了。林儿边脱边说道:“爸爸,我们学校里今天没水洗澡。你要么先让我们洗澡,要么先给我们舔干净屁眼。你选那样?” 

  范云几下脱光衣服:“给自己女儿舔屁眼又没什么大不了的。林儿你先来。” 

  林儿上床把屁股对着父亲的脸:“回来前我刚大便过,你还舔吗?” 

  他一把把女儿的屁股拉到脸前伸出舌头就往中间的菊花状的小洞里舔去。 

  一会儿,林儿就发出陶醉的呻吟。 

  后面的君儿也赤裸着把他的老二放进嘴里。 

  玩了一会他收起舌头,站起身让女儿们跪下撅起屁股让他玩弄。两个又白又圆一模一样的紧一模一样的滑爽一模一样的细腻一模一样的诱人的十六岁的少女的屁股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爱抚着两个屁股,屁股中两个圆圆的屁眼,下面的一丝细缝是少女的阴道,虽然他还不敢戳进阴道里,但有两个屁眼已够他玩的了。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这么娇嫩的身体怎么会任他玩弄? 

  他扒开林儿的屁眼就想往里戳。林儿却捂住屁股:“爸爸,你先戳妹妹的好吗?” 

  他有点迷惑:“怎么你不想吗?” 

  “一个礼拜,当然想。不过我跟妹妹打过赌,如果你肯为我舔屁眼,就算我输了,就先让她戳。” 

  他笑了,把老二顶在君儿的肛门口,然后把两个手指戳进林儿的屁眼:“那我就先戳君儿的屁眼,手指戳你。” 

  腰一用劲玉茎顶入二女儿的屁眼。老二在紧紧的屁眼里进出,他一手抱住君儿的细腰,另一手边爱抚林儿的屁股边用两根手指不停地戳入女儿的屁眼。 

  女儿们发出阵阵满足的呻吟。 

  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棒儿在君儿的屁眼中进出,每次进入时,君儿的屁股都往后顶过来,屁眼上的菊花瓣都被带入里面,而一阵紧紧的挤压就从玉茎的头部滑向根部,而前面则感到肛门里肌肤的滑爽与紧抱,而抽出时那菊花则被带了出来,那圈肛门口的挤压仿佛要把他的精华挤干似的。一进一出间给他无穷的快感。 

  不仅如此,君儿的浑圆的屁股与纤细的腰肢一前一后,一上一下阵阵臀波起伏,又给他带来视觉上的享受。而边上林儿却双手撑床屁股高翘随着他在屁股上的抚摸与屁眼里的揉动轻轻的呻吟摇动,一对乳房微微摇晃,诱人不禁想在上面咬一口。 

  而在大女儿屁眼里的手指则清晰地可以感觉到肛门里肌肉的收缩与开放以及里面皮肤的细腻。他兴奋地想:“臀波乳浪,今生何求。” 

  一会,他又换了戳林儿的屁眼。君儿却不甘让父亲摸屁股,起身背对父亲坐在林儿的屁股上把父亲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来,爸爸摸我的奶子。” 

  范云下面戳大女儿的屁眼享受着肛交的快乐,上面摸二女儿的一对浑园的乳房简直不知魂飞何处。他边亲君儿的面颊边说:“我不知前世修的什么福,今生有你们着一对好女儿陪着我,让我这么快乐!” 

  君儿是嗯嗯的享受,林儿却在下面接口:“……嗯……当然……是我们……孝顺啦……不然,哪家的……女儿会跟自己……的爸爸……玩性游戏……不过,要不是……你坏……在我们……小时候……就骗了我们……今天我们才不会……让你玩……” 

  他揉搓着大女儿的屁股小女儿的乳房问:“那你们今天后悔吗?” 

  两个女儿齐声回答:“不后悔!”在这一声回答中他把一股精液射进了林儿的屁眼深处。 

  叁个人搂抱在一起,彼此相互吻着,亲着,抚摸着。整个房间充满着爱意。 

  两个女儿一边一个紧贴在父亲身上用乳房揉搓着爸爸的胸膛,并把两条大腿夹着爸爸的大腿。 

  他忽然感到大腿上女儿的两腿根部毛茸茸的,伸手一摸,原来女儿们的穴上已经开始长毛了。 

  他笑道:“你们长毛了。”君儿伸手也摸了摸父亲的棒儿:“我们这儿跟你一样有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