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迷迷糊糊中仿佛闻到了阳光的气息,我睁开眼晴,看到了透过窗帘的缕缕光线。身边亲爱的她还在熟睡中,像一个婴儿一样依偎在我的身边。 

  和她在一起已经一年多了,她身体的每一部分我早已熟悉,但我却很喜欢看她熟睡时的样子。略显得零乱的头发,诱人的嘴唇,若隐若现的身体曲线。这种样子对男人才具有最大的诱惑力吧。 

  我不想吵醒她,悄悄的爬下床,帮她把被子轻轻的拉上。我倚在床头,出神的看着她。 

  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吵醒你了?再睡会吧。” 

  我对她讲:“没,自己醒的。” 

  她坐起来,缕了缕有些零乱的头发,又整了整自己的睡袍。 

  我笑着对她说:“跟你说过了,不要穿衣服睡好了,裸睡可以美容的,这种衣服皱了很难弄的呀。” 

  “色鬼。”她的粉拳打过来了。 

  我一闪,把她抱了起来,“你老实交待,你到底胖了多了?” 

  一听这话她一把就拧起我来了,好痛啊,我连忙向她讨饶,然后又把她扔回床上去了。 

  她还是不放过我,拧着我的耳朵问:“我胖了,你就不要我了吗?” 

  “要要,当然要丰满我最喜欢了。” 

  她不依不饶,还在拧我的耳朵,被她捏着生痛,我一用力挣脱了。 

  “小傻瓜,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明白的很啊!”我轻轻的捏着她的耳垂对她讲。 

  “真得爱我啊?怎么爱,我要看你的行动。”她撅着嘴问我。 

  “嗯?!行动啊?当然是做爱啦。”我一下子用自己的嘴唇堵在她那圆润的小嘴上了。 

  “嗯,没刷牙臭死了。”她挣脱开了。 

  我把她抓回自己的怀里,“亲热一下嘛,反正今天休息啊。”手也不安份的往她怀里摸去。 

  “不要,昨天玩得还不够吗?”她瞪着大大的眼睛问我。 

  “你赖皮,昨天说好早上继续玩的。” 

  “我什么时候说的?”她开始装傻了,呵呵。 

  “装傻啊你,不会饶你的。”我开始挠她的痒痒,顺便手也可以在她的身体上过过瘾。 

  受不了我这样的折腾,她讨饶了,“受不了你了,我们一起玩,不过你得先去洗澡。” 

  其实我心里很明白,她只是在吊我的胃口罢了。经过我近一年的调教,她也算一个床弟间的高手了,呵呵。 

  “一起洗好不好?”我问她。 

  “好久没有一起洗澡了,来玩玩嘛。”她不作声,只是对我傻笑。“你就来吧,嗨嗨……”我把她拉起来,三下五除二把她身上的睡衣除去了。 

  她本来就没有穿内衣,这下子一对圆润的乳房就跳了出来。和她发生了关系之后,我渐渐发现她的身体有了微妙的变化,尤其是身材上,她比以前丰满了不少,尤其是这对乳房,感觉上比以前大了些。 

  看来还是我一直摸啊、捏啊、挤啊的功劳,呵呵呵。以前看杂志上讲,规律的性生活对女性的身心有益,可能确有些道理吧。她也开始不老实了,一只手抱住我,另一只手却往我的裤衩里抓。索性我也把她的三角裤也脱了,自己的裤衩也不要了,两个人赤条条得到也公平。 

  她抓着我那已经涨开的小弟弟吃吃在笑,“死鬼,那么着急干什么啦。” 

  她还用力的抓了两把我的蛋蛋,我把她抱进了浴室,打开了莲蓬头,我们两个人一下子就湿了。我从后面紧紧的抱着她,抚摸着她的乳房,实在是太爽了。 

  “不要急,亲爱的。等会我们好好玩。”她对我说。 

  我一只手捏着她的乳头,另一只手在她的下面玩弄着她湿露露的阴毛。 

  “我现在就想要嘛……给我好不好啦……”我亲吻着她的脖颈。 

  她的手伸了过来,抓住我顶在她屁股上的小弟弟,一下一下的套弄起来了。 

  我也不示弱,手指往她的洞里探,她下意识的夹紧自己的双腿。我们相互刺激着对方,她套弄的越来越快,一下子我就射了。好多的精液射在她的身上……她也被我弄得快不行了,小声的呼着气,可能也被我弄得高潮了吧,呵呵。 

  这下子反而好了,我们都可以安心的洗澡了。不一会我们都洗完了,我把她抱回床上,正式活动才算刚刚开始。 

  我看着她刚刚洗完光溜溜的胴体,有些地方还没有擦干,就像一个剥了皮的水蜜桃,好诱人哦。我开始吻她,法国式的亲吻。我们的舌头绞在一起,我的脑膛紧紧的压在她的双峰上,很清楚的感觉到她两个圆圆的咪咪豆。我下面那又开始涨大的地方在她的黑森森处也开始慢慢的磨蹭开。 

  她的敏感点我已经很清楚了,她的耳垂特别有感觉。我含着她的一片耳垂,轻轻的吹吮着。她的感觉上来了,开始轻轻的哼哼了。 

  我的嘴一路往下,就像吃葡萄一样,把她的一个乳头含在了嘴里,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捻着她另一个乳头。我轻轻的咬着她的乳头,给她稍强一点的刺激。整个手掌也开始用力抚弄着另一个乳房。 

  我知道这么做她最舒服了,她以前和我说过的,呵呵。亲手感觉她的乳房变硬变大实在是很爽哦。 

  “舒服不舒服,亲爱的?”我明知故问道。 

  “坏死了你……” 

  说是这么说,当我把她往怀里搂的时候,她还是紧紧的靠过来将胸前的两个球球顶在我的胸脯上,呵呵呵。我的手抚着她的后背,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她的皮肤显得特别滑嫩,真想扑上去咬上两口。 

  我把头埋入她的乳房间,尽情地呼吸着她的体香。女人的身体对男人就是有着无穷的诱惑啊。 

  “亲爱的,玩不玩那个?” 

  “什么那个?” 

  我握住她的手按在我那涨得大大的弟弟上,“实在涨得好难受,弟弟要你的嘴了。” 

  “不要,好脏。” 

  “刚才洗得很干净了呀,不是你帮我洗的吗?” 

  她不说话,一把把抚弄着我的蛋蛋,突然还捏了一把。 

  “坏了,被你捏坏了,现在你看怎么办。” 

  我把她像小鸡一样抓进怀里,装着生气的样子问她。 

  “不知道。”她笑了。 

  “来,帮我舒服舒服,等会我也会让你舒服的。” 

  她低下头来,把我的阴茎含在了嘴里。 

  实在是好舒服,她不是第一次做,在我的调教下她口交的水准已经相当不错了。 

  先是轻轻的含着,再用舌尖挑斗那小小的泉眼,再时而轻轻的上下套弄着。 

  不得不承认,男人有机会享受到女人纯熟的口技实在是三生有幸。她的手也没闲着,抚摸着两个蛋蛋。我轻轻抚着她的脸,爱怜看着她为我做的一切。 

  她对我的阴茎有一种奇怪的爱好,有时晚上她睡不着时总是把手伸过来抓着它,然后才在我的怀里悄然睡去。这是一种本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