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一、《钟丽提篇》 

  (上) 

  我是在十年前读完书(其实是演艺的课程,又无钱进修……)出来见识(世界)与工作的(新人)……十年后,与我同『课程』的各同学,今天已是大制片公司的『BOSS』或『监制』……反而自已就『苦海游沉』,苦泳不见岸…… 

  现在,我在一间专拍摄三级片的制作公司做导演!(从前全班同学,『编导』成绩我至高……,『以为』读书好,未来有前途……怎知经济差……,『片市』仆直,『全行』无工作可做,……为了『食饭』,马死落地行……别说三级片,『X』级片导演也一样做,……唉……FUCKXXG董见哇! 

  数月前,接到『旧同学』查可生电话……他说要我助他为一套『泰片』补拍一场『床上戏』,女角为钟丽提……因原导演本是擅拍鬼片,所以拍『床上戏』就『有心无力』……至有找擅拍三级片的我秘密『补拍』(……听到此一句『『擅拍』三级片』,我即心下一『痛』),为了『食饭』,立即答应…… 

  时间:数月前的一个下午 

  地点:三级片制作公司名下一间位于郊外的实景拍摄场地 

  人物:我,钟丽提,公司万能工人彭鑫(秘密『补拍』,人越少越好……) 

  导演:“呀鑫,灯光,布景……处理『好』了吗?”(要跟『足』查可生套『泰片』……) 

  彭鑫:“导演请放心!全部做妥……” 

  导演:“好……呀鑫,看看钟丽提准备好了没有?……你也顺道『化妆』……”(因男主角是个黑皮肤『泰人』,而彭鑫是『白』人,所以要全身涂上浅黑的『化妆品』) 

  彭鑫:“知道……”呀鑫说完就走向三楼的化妆室,自从呀鑫与公司女替身特约演员深田麻衣『走在一起』后,竟『连』怎样化妆也学会,又开始学日文……看呀鑫努力进修,就觉『年青』真好…… 

  我准备好了『拍摄镜头』之后,坐下来构思怎『拍』的时候。发觉彭鑫已上了三楼超过半小时……导演:“呀鑫!你这个没用男……用半小时已可抹匀全身三次有多(浅黑的化妆品)!”说着我也走向三楼的化妆室…… 

  我在三楼的化妆室门外,听到由化妆室内传出『奇怪』的声音时我兴起偷窥的念头,透过窗户,我看到—— 

  钟丽提:“……啊……呀鑫,你……啊……喔……呀……喔……呀鑫,你……快……喔……你快……『插』……我……呀……『挫』……我吧!” 

  彭鑫:“啊……好……快来……了(指『插』钟丽提……)……” 

  只见钟丽提与彭鑫两人全身赤裸裸地双双坐在化妆室的『沙发』上……(我要你化妆,你就与钟丽提做爱……虽然我非常『乐意』地偷窥……)彭鑫大胆地用双手用力地搓捏钟丽提那一双充满弹力的乳房…… 

  彭鑫恣意地狠揉狠搓她另一面那好大好挺的豪乳中之大乳晕上的乳头,另一只手在钟丽提私处中快速地抽送着,钟丽提同时间伸手到彭鑫的阴茎上……上上下下地套弄着,彭鑫低头吸允着钟丽提的豪乳,用嘴唇夹着她的大乳晕,只见彭鑫狠狠地吸着钟丽提的豪乳中大乳晕上的乳头! 

  钟丽提:“呀呀……啊……呀鑫,你……啊……喔……呀……太爽……了……喔!”彭鑫一面恣意地用双手用力捏着她的豪乳,一面低下头吸允着钟丽提的阴穴……但见他用嘴轻轻的吸着她的阴核,发出啾啾的吸允声…… 

  钟丽提:“啊!啊……呀……喔……呀鑫,你……啊……我……很……好久……没有……与……男……人……做爱了……呀!太……好……了……呀鑫,你……喔……你快『插』……我……呀!” 

  彭鑫伸手去把钟丽提的两腿分开,他全身『轻压』过去。只见他伸手握住他的『巨物』套弄着,然后朝钟丽提的阴穴『对准』…… 

  钟丽提:“噢!?噢!呀鑫,你……喔……你……呀!” 

  (中) 

  彭鑫伸手去把钟丽提的两腿分开,他全身轻压过去。只见他伸手握住他的巨物套弄着,然后朝钟丽提的阴穴对准…… 

  钟丽提:“噢!?噢!呀鑫,你……喔……你……呀!” 

  彭鑫握住他的巨吊对准钟丽提的阴穴上的阴核……轻压过去,以阴茎上之龟头撩拨着钟丽提的阴核。只见他一上一下快速的拨着钟丽提:“……呀……噢!?噢……喔……你……” 

  只见钟丽提不断的摆动着腰,而彭鑫握住他的巨吊在钟丽提的阴核上左左右右来回移动着,彭鑫用另一只手搓捏钟丽提那一双坚挺的乳房……钟丽提的阴穴内非常潮湿,穴水由她阴道里流出,流至『沙发』上……,一滴滴地从『沙发』滴满一地。 

  钟丽提:“……啊……呀鑫,你……啊……太爽……了……喔……呀……呀鑫,你……快……快……『插』……我……呀……快……『挫』……我吧!” 

  彭鑫用一只手分开钟丽提的两片阴唇,用另一只手握住他的巨吊……把巨吊放在阴道口,然后上下快速撩拨着钟丽提:“喔!?……啊……呀……”只见钟丽提不断交替地面露痛苦与享受之色。 

  彭鑫在阴道口一轮撩拨后,只见他重新握着肉棒及扶正……瞄准好后大大力地插进钟丽提的阴道中! 

  彭鑫:“……啊……喔……很兴奋!我……终于都……呀……『上到』妳了……我实在太兴奋太HIGH……”(哗!你当然兴奋啦!被你的巨吊狂插着的是香港的性感女神钟丽提……) 

  钟丽提面露痛苦地呻吟:“噢!?噢……啊……很……痛……喔……呀……太痛痛!呀!”彭鑫大力晃摇着他的屁股把巨吊向钟丽提的阴道内送前送后…… 

  钟丽提合眼折眉面露痛苦的大声呻吟:“很……痛痛噢……啊……很……痛……喔……呀!呀鑫,你……啊……的……太大……了!呀!”彭鑫不理她的悲呜,竟展开更快速的攻击,不停的让他的巨吊在钟丽提的阴道内里抽送着…… 

  “……卜……滋……架……滋……滋……架……滋……架……”阴茎抽送的声音和『沙发』动的声音夹杂其中。 

  钟丽提痛楚地:“……啊……噢!?噢……太痛……了……喔……呀!。”钟丽提一边大声呻吟,一边用双手一左一右的分别抓着彭鑫那大力晃摇着的屁股……彭鑫仿似对钟丽提的『屁股攻击』报仇一般,展开超快速的攻击……用腰力『连射』……大力晃摇着,整条硬巨吊在钟丽提的阴道中狂力地抽送着! 

  钟丽提面露痛苦与享受之色:“噢!?噢!痛……喔……喔……呀!”彭鑫在抽送之余,也仿似报仇般向钟丽提一双大力晃摇着巨大豪乳『出击』……只见他伸出那对『好色』的手,『抓』着两个大豪乳用力搓捏着!(啊……噢!?……我也想出力搓钟丽提那双弹手的巨大豪乳!?) 

  钟丽提合眼折眉痛楚地:“喔……你……呀……啊……噢!”钟丽提在大声呻吟之余,用双手一左一右的伸向彭鑫……分别抓着他头两边头发,钟丽提一边呻吟,一边双手用力晃摇着彭鑫的头发! 

  彭鑫:“噢!?噢……啊……很……痛……喔……呀……太痛痛!呀!” 

  彭鑫钟丽提『一同』合眼折眉面露痛苦与享受之色地大声呻吟:“噢……痛……卜……滋……架……喔……滋……滋……架……喔……滋……架……呀!”阴茎抽送的声音与二人之痛苦呻吟和『沙发』动的声音夹杂其中。 

  彭鑫:“啊!?……呀呀……啊……啊……就……出……就……”(这么快??……我未看够……) 

  (下) 

  彭鑫:“啊!?……呀呀……啊……啊……就……出……就……”(这么快??……我未看够……) 

  钟丽提一面痛苦之色:“噢!?啊……呀……我……还……啊……未有呀……啊!”彭鑫的巨吊在钟丽提阴道内恣意地不停的挫弄,狠狠的抽送……抽送十多次后。 

  钟丽提:“快啊……彭鑫……求求你快……一……点,我……噢……喔……啊……??” 

  彭鑫:“啊!?……呀呀……啊!我……忍不……了……啊……啊……出……了!” 

  (啊……由彭鑫的巨吊相交中的钟丽提之阴穴仅余的空间内涌出(射出)许多淫液与精液……射至满『沙发』面也……) 

  只见彭鑫全身抖了几抖,就把巨吊由钟丽提之阴道内抽出……(彭鑫走至钟丽提背后一边用双手把钟丽提双脚一左一右的分别抓着……一边由后用腰力提高钟丽提的阴穴……呀呀……呀鑫……你竟然……学习……日本……的……『中出片』……) 

  但见由钟丽提的阴穴内慢慢流出余下的精液与淫液……,彭鑫:“啊!?……啊!还有这么多流出来了!” 

  钟丽提一面红红之色:“噢!?啊……呀鑫……我……还……未有呀……啊……啊!” 

  彭鑫:“啊!?……还……未有什么呀??”(孬种,那淫货还想你插插她的流水淫洞……) 

  钟丽提:“啊!啊……呀鑫,快来……嘛?!” 

  彭鑫:“啊!?……啊!先前妳还不绝地呼痛……现在不怕痛了吗?!”(孬种,那淫货就是你越插得她痛……她越有快感呀……快快插她的淫穴吧……) 

  彭鑫:“想要,……就令它再硬吧……”,但见他伸手握住他的巨物套弄着,然后朝钟丽提的口……钟丽提伸手去把彭鑫的两腿分开,她全身轻压过去,再用一双玉手握住他那将软的巨吊套弄着,钟丽提伸出舌头轻扫彭鑫的阴茎上的龟头…… 

  钟丽提:“啊……好味……”(淫货……呜……我也想妳含我的老二呀……呜……)只见钟丽提低头把彭鑫的阴茎含在口中后,把阴茎套弄抽送着…… 

  “晤……唷……卜……滋……架……晤……滋……晤!。滋……架……唷……滋……架……晤……”阴茎在口中抽送的声音和『沙发』动的声音夹杂其中。 

  钟丽提:“晤……啊……成……了……晤……呀鑫,……FUXY……ME……快来……呀!”(钟丽提这淫货一手在套弄着呀鑫的老二,一面在淫叫……) 

  彭鑫伸手握住他的巨吊……由钟丽提的口中抽出,彭鑫正要有所行动之时……(哇?……这淫货……)钟丽提已在背对着彭鑫的情况下坐在阴茎上。 

  钟丽提一面享受之色:“哦!哦!”但见她全身前后的动着……(……钟丽提……妳……这超淫货……啊!?呀鑫开始主动了……) 

  彭鑫把坐在身上的钟丽提全身推前,令她全身前趴,以『狗仔式』趴在『沙发』上,彭鑫立即伸手抓着钟丽提那好圆好大的屁股……然后以『后入式』地狂力抽送着……(对了!就是这样……呀鑫……出力……很好。……你快……插……她……呀……出力……挫……她吧!) 

  只见钟丽提一双充满弹力的乳房前前后后的摆动着……钟丽提:“啊……很……痛痛啊……很……痛……喔!”(痛???……淫娃……痛会是有这么快乐的表情吗???……) 

  彭鑫越插越大力……钟丽提面上苦与乐夹杂其中:“呜呜……哦!哦!” 

  钟丽提上身抖震了几次(竟然『痛』至流泪……),彭鑫急急地把阴茎由钟丽提的阴道中抽出,接着把钟丽提全身反转……那知心急的他被在『沙发』上先前由钟丽提的阴穴内流出的精液所『滑』,连人带吊『滑』出『沙发』外……狠狠的『挫』在地上(唉……果然是没用男……竟被自己的精液所『滑』!?……)! 

  彭鑫:“呀!”不知是『痛』到流精,还是刚到高潮……但见彭鑫急忙地边走边射着(不是足球『术语』),一边射着精,一边急急地走回钟丽提身上(啊?……孬种,原来想『乳交七』……) 

  彭鑫把夹在钟丽提一双坚挺弹手的豪乳内的红(受伤??)吊抽送几次后,射(流?OR滴?)出余下精液…… 

  只见钟丽提与彭鑫满面泪水(一个乐泪……一个痛……)相抱而吻…… 

  之后补拍的『床上戏』……在两人极高合作『性』下,顺利快速地完成了。(各位所看之『泰片』的床上戏内,看不到男角面容的……都是彭鑫所『替』的补拍片段,而在补拍戏中的『过火』动作,都是钟丽提与彭鑫在『打真军』(干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