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刑犯都是关在地下三层的。冯诗诗和赵猛自然是关在那里。二人被制住内功,跟平常人一样,但还是重兵把守,加上只有典狱长和吕文德两个人的钥匙才能打开的巨型石门,要想从这里逃出去,简直是妄想。

  朝廷已经下了御旨,斩立决,并且要派钦差大臣前来督斩。

  钦差大臣要来,吕文德可有的忙了,这可是攀关系的好机会啊。直到钦差大臣快到了,他才得到消息,这次来的是皇帝的亲信,赵德凯。这赵德凯也是贾似道的爪牙,在朝廷里作威作福,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被派来做钦差大臣,看来朝廷对这事,很是重视。

  其实,吕文德知道赵德凯的真正目的,赵德凯是出了名的好色,据说连后宫的妃子,他都敢勾引。他肯定是听说了黄蓉在襄阳,而且被誉为武林第一美女,所以才会在这个时候,主动前来督斩。

  搂着赤裸的黄蓉,吕文德一边想着该如何讨好这个赵德凯,一边抓捏着黄蓉的乳房。黄蓉很喜欢被他玩弄奶子,手法力度都恰到好处,揉的她很舒服,每次乳房在他肥胖的手里一揉,黄蓉的身子就软的不行,立刻就有了感觉。「靖哥哥怎么就学不会呢。」黄蓉感慨着,闭着眼享受这男人的爱抚。刚刚疯狂的大战了一场,吕文德总是在事后,会温柔的爱抚亲吻,安抚黄蓉激动的身体,使得她很是享受,和吕文德做爱,竟然让她觉得很舒服很快乐,这也是她自愿和他发生关系的一个原因吧。

  感觉到吕文德有点心不在焉,黄蓉呢喃道:「你想什么呢?」

  吕文德感受着黄蓉青春活力的肉体与肌肤:「还不是为了钦差大臣的事。现在襄阳城这么乱,这个钦差如果招待不好,朝廷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
  黄蓉对政治完全不懂,也不喜欢,不愿意掺乎,慵懒的道:「谁不知道现在襄阳战乱啊,他非现在来。不就杀个奸细嘛,何必这么费劲,耽误时间。这两个人,都非同一般,时间拖得越久,越容易生变。」

  吕文德亲吻着黄蓉圆润的肩膀:「话是这么说,但我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朝廷的旨意我必须服从啊,而且,朝廷对襄阳重视,就会增加兵力物力财力,咱们才能更好的守住襄阳啊。这个赵德凯又是皇帝的亲信,如果他能在皇帝那里美言几句,对咱们也是有好处的。」说着话,另一只手伸到了黄蓉的下体,抠弄着黄蓉的小穴。

  黄蓉呻吟了一声,双腿微微打开,方便他的玩弄,淫水不自觉的流了出来,她现在被调教的非常的敏感,只要轻微的挑逗,就会极其的淫荡。

  「哼,你还是想着借助他来升官发财。啊……讨厌……哦哦……舒服……死鬼……啊啊啊……」黄蓉在吕文德的挑逗下,扭动着光滑的身体,在他肥胖的怀里发情的淫叫着。

  吕文德哪里受得了如此淫荡的勾引,翻身上马,黄蓉自然的分开双腿,粗大的鸡巴,用力的插入淫水泛滥的小穴,狠命的抽插起来。

  黄蓉兴奋的浪叫着,配合着男人的索取,吕文德玩弄着她迷人完美的肉体:「你这个小骚货,越来越骚了,干死你……爽啊……。妈的,到时候,你给我好好伺候那赵德凯,只要他爽了,老子就飞黄腾达了,到时候,亏不了你的。」
  黄蓉惊讶的叫道:「你打算让我去伺候那个钦差,你~ 你~ 啊啊啊……你太坏了……竟然要出卖我……啊啊……你以为我是妓女吗?啊啊啊……」在责问吕文德的同时,黄蓉竟然更加的兴奋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一想到自己像妓女一样被那个钦差奸淫玩弄,她的身体竟然不受控制的更加兴奋起来。
  吕文德感觉到了黄蓉的变化,他当时那么说,只是脱口而出,说完有些后悔,但是发现了黄蓉的反应,他都感到吃惊,这个黄蓉竟然可以如此的淫荡,难道她真的期待被赵德凯奸淫吗?

  其实,黄蓉的反应属于心理暗示的表现,不一定是她真的可以接受自己出卖身体来讨好男人,只是一向高高在上的她,在性爱的过程里,幻想着自己下贱的出卖肉体来讨好男人,心理的那种反差,会使得她达到一种不一样的快感。所以,如果真的让她去出卖肉体,估计不是那么容易的。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s1991lsok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