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梦缘》 又名《恋情人》、《迎风趣史》 

  目录: 
  第一回 二试神童后必达 
  第二回 雏儿未谙云雨事 
  第三回 娇娘大战少·年郎 
  第四回 才郎误入迷魂阵 
  第五回 群奸设谋倾寡妇 
  第六回 书生塔下且藏形 
  第七回 天桥楼北读书声 
  第八回 才女持身若捧玉 
  第九回 俏郎君分身无计 
  第十回 贤郡侯有心拔士 
  第十一回 大登科罢小登科 
  第十二回 这场喜事天来大 

  第一回 二试神童后必达 

  晴丝漾碧东风袅,九十风光易老;何处闲花闲草,耽搁人多少。 

  欢娱忽复生烦恼,恰遇落红啼鸟;刚把新愁却扫,又是愁来了。 

  右调《桃源忆故人》 

  这一首词,大概说春色恼人,眠不得,坐不得,也只为春风一吹,人人骨里就有无情的也动情。何况多才情种,为此千古才人,伤春悲秋,总是春气秋气,使他骨酥神颤;如今要说一个极风流、又极贞洁的女儿;先说一个极有才、又极有情的男子。这两个生在何府何州何县,做出那样事来。 

  且说山东东昌府,临清州地方,明朝成化年间,设立了钞关,天下客商聚集于此,是一个大大码头。凡是官船、粮船、货船到这所在,必定停泊几日。故此开行开店的,都做了人家。南边游学、处馆的,来来往往,本地读书的人,都比前越多越好了。原有新旧两个城,旧城读书的多,却没有客商,觉得冷静些;新城三街四巷,都是富商大贾住着,十分奢华。 

  偶然有读书的,却又敏而好学,会得中举、中进士。有个丁字巷的王秀才,名唤文人,生得一表非俗,娶了妻房李氏,说不尽她的美貌,只是眇了一目,王文人却爱她得紧,常常对她说道:“我看天下妇人,都只该一只眼,就是我也标致,反觉多了一只眼,倒不更俏了。” 

  因此朝弄夜弄,弄成了怯症。做了三年亲,才养了个儿子;为这年是辰年,乳名唤做辰哥,长成三岁。王文人怯症再发,日重一日,烧纸服药,一些无效。 

  腊月廿五日复病,廿八日就呜呼哀哉死了。 

  李氏守着儿子,苦苦的度日。况兼娘家父母俱亡,又无兄弟;只一个妹子,嫁在天桥冯家,是个万金的财主。妹子时常送银送米,照管姊姊一家。妹夫是个廪膳秀才,唤做冯士圭;平日与与王文人会文吃酒,极说得来的。因此也凭娘子周济那孤孀穷姊。 

  就在王文人死的那年,八月中秋,冯家养个女儿,乳名桂姐,又叫做桂仙,取蟾宫折桂的意思。李氏守节,真个是冰霜坚操,人人闻知,皆都敬重于她。 

  不觉过了三年,辰哥已六·岁,送与一个蒙师施先生,教他读些《三字经》、《神童诗》,他只消教一遍,就上口了。学名唤做王嵩。施先生见他聪明,与众不同,就替他取个表字,唤做高山。 

  朝去晚回,不消两个月,《三字经》、《神童诗》,就读熟了。 

  一日,先生出一个两字对,命他对。道是:“举人。” 

  王嵩应声对道:“进士。” 

  先生十分欢喜,来对他母亲说了。竟买《大学》、《中庸》与他读,增到每日四行,又每日五行。只是午时就背,再不忘记了。 

  一日,先生又出一五字对,命他对。道是“只有天在上。” 

  王嵩应声对道:“更无山与齐。” 

  先生惊问道:“古诗原有这两句,你小小学生,如何知得?” 

  王嵩道:“我只觉有先生上句,就有我的下句,连我也不知道。” 

  先生道:“这等看起来,你前世必竟是个饱学,再来投胎的了。再读几年,必然是个神童。” 

  从此,不时讲几句《大学》教他,复讲也都明白。一连读了三年,四书读完了,又读些诗。这年九岁,先生教导他做破题。不消两月,竟有好破题做出来。 

  又教导他做承题,越发易了。只有起讲,再做了半年,方才有些好处。 

  先生道:“我虽是秀才,却已老了。”兹对他母亲道:“令郎十分聪明,必成大器;明年须送与考得起会做文字的先生去。学生我过时的了,不可误了令郎大事。” 

  李氏道:“先生说那里话,小儿还是蒙童,求先生再教导他几年。且待他十二三岁,再作区处。只是束修微细,明年再议加些便了。” 

  先生道:“学生岂为束修多少,只因令郎忒聪明了,是个伟器。恐怕学生过时的学究,误他大事。既承王奶奶美意,学生领命便了。只是令郎聪明,又肯读书,可在大寺里卖书的去处,买一部南方刻的小题文字,待学生精选它一精选,一面与他读,一面与他讲,或者也当得明师了。” 

  李氏欢喜不胜,就在头上取一根小金簪子,递与施先生,道:“求先生在书店里抵他一部,说定了多少价钱,过日去取赎。” 

  正是: 

  卖金买书读,读书买金易。 

  施先生接了簪子,道:“如命。”即时辞了出去,果然取了一部小题文章,把与王嵩读,又讲与王嵩听。 

  倏忽光阴又过了二年,王嵩已是十一 岁,竟开手作文字了。不但四书五经读得烂熟,讲得明透,连韩柳欧苏的古文,也渐渐看了好些。此时窍已大开,夜间在家里,毕竟读到一更才睡。 

  但有个毛病,小小年纪见了小丫头们,他便手舞足蹈,说也有,笑也有。偶然邻舍有小女儿,到他家顽耍,他悄悄躲在门背后,看前后没人,就一把搂住,或是亲个嘴,或是扯开那女儿的裤子,摸她那件东西。略大些的,知道害羞,被他搂了搂、摸了摸,飞跑去了。若是六七·岁的,不知缘故,他便左搂右摸,不肯放她。立待她喊叫起来,方才放手。 

  有一日,邻舍金家一个十一·岁的闺女,生得俏丽,也有些知觉的了。被这王嵩甜言美语,哄到自己读书的小房里,扯掉她裤子,把自己笔管粗的小阳物,在她两腿缝里只管搠;再搠不进,一般两个都流滑水,只是都不曾破身。 

  有一曲《挂枝儿》为证: 

  小学生把小女儿低低的叫,你有阴,我有阳,恰好相交。 

  难道年纪小,就没有红鸾照;姐姐,你还不知道,知道了定难熬。 

  做一对不结发的夫妻,也团圆直到老。 

  且说王嵩把金家的女儿,正擒倒着弄,被李氏撞来,不管三七廿一,一把揪着头发,扯过来乱打,骂道:“小贼囚!你爷因为贪色,早早的去了,你这个贼囚,又这等不长进。” 

  金家女儿提着裤腰飞跑去了,再也不敢上门。 

  从此,母亲防备着儿子,除了先生那里去,不轻易放他出门。朝也读,夜也读,又读了二年,已是十三 岁了。做的文章,不但先生称赞,连别人见了,真个人人道好,个个称奇。 

  适值提学道按临东昌府,先打从州县考起。临清州官出了告示考童生,一般纳卷保结,到这日五鼓,已冠、未冠约有千人,齐赴试场。点名领卷,州官见王嵩矮小,只好十一二岁光景,问道:“你这小童生,也来捱挤做什么?” 

  王嵩道:“童生小,文章不小。” 

  州官诧异,便道:“口说无凭,你立在我身边,待我点名散卷完了,便要面试。” 

  王嵩不慌不忙,答应了一声,立在州官案桌边。 

  不多时,点完了名,散完了卷,州官吩咐各去静坐听题。登时出了个题目,都去做了。王嵩立着不见州官发放,知他事忙忘了,向案桌前,跪下禀道:“求老爷面试。” 

  州官笑道:“我一时倒忘了,你小小年纪敢求面试,也罢,我另出一题,你在我桌边先做一篇。若好,我当另眼看你,若不通,先打发你出去。” 

  沉吟了一刻,道:“求面试,求面试,我就出《如不可求》,你去做来。” 

  王嵩不慌不忙,伸纸和墨,顷刻成篇。递上与州官看,州官展开一看,字划端秀,已自欢喜了。 

  看了题,起句道:“夫求,则未有一可者也,而况求富乎?”州官提起笔来密密圈了。又看到中间,更加警妙,句道:“天下贪夫百倍于廉士,而贫人百倍于富人。……”州官拍案叫绝,道:“世间有这般奇才,小小年纪,出想灵快,一至于此。只怕你是记诵得来,偶合此题。你再把本日试题去做,若果与此作一般样好,定然首取。”因问:“十几岁了?” 

  王嵩道:“童生名虽十三 岁,不得年力,还只得十二 岁。” 

  州官道:“神童二字,可以相赠。” 

  王嵩一面同人做了两篇,午后先上堂交卷。州官看了越加称赞。及至出案,竟是第一。 

  因年小才高,得能面试。府考时,州官在场中散卷散完了,带了案首小童生王嵩,上前禀道:“知州取得一名神童,求老大人面试。” 

  太守看了一看,问了年纪,就教在堂上给桌凳,另出题考他。 

  州官辞了自去。太守将信将疑,故意出三个理致理目,分明是难他一难。第一个是《小德川流》;第二个是《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第三个是《且谓长者义乎》。这三个题目,不要说小小童生,凭他那个饱学,也须费力。 

  那知王嵩记性高强,读得时文,何止千篇。这三题都有好文记得,提起笔来略略改窜,一挥而就。 

  日才正午,太守看了道:“果是神童,只怕一府之中,更无敌手。” 

  吩咐库吏,领去赏了酒饭,依旧补做本日考题。说道:“取你第一。” 

  王嵩谢了,去领过饭,又补做了两篇,案出,又是第一。 

  提学道到了东昌府,先考童生,后考秀才。临清是首州,头一日,就考临清童生、聊城童生。一等童生点名搜检进去,到提学道案前领卷。领卷至王嵩,灯光之下,愈觉矮小。 

  提学道叫:“住了!”问道:“大大一个州,偏是你一些孩子领案。” 

  王嵩作揖,禀道:“只论文字,不论年纪。宗师老爷,若以年纪取人,岂不失之。” 

  提学笑了笑,道:“小时了了,大未必然。从第二名派卷,留这夸嘴的小童生,在我案前面试。” 

  不消一个时辰,唱名散卷完了,各依号数坐定。提学道先出了众人题目,才唤临清小童生到面前,出一个题目是“童子见”三字。 

  王嵩就立在案桌边,磨起墨来,也不起草,提笔就写。 

  提学道见他写过了破题,叫:“取来看。” 

  只见破题道是:“圣人之见童子,见以童也。”提学道点点头,道:“有些意思。发与他,做完了拿上来看。” 

  不消一个时辰,王嵩已做完了,送与宗师看。看到中间二句,道是“童子之互乡,则习相远;习相远,不可见也。互乡之童子,则性相近,性相互乡,不可见也;互乡之童子,可见也,童子之近,可见也。”提学道不由大加称赞,便吩咐:“天色尚早,可归本号,做完了本日二题,若果如法,仍当首取。” 

  王嵩领了卷子,照号坐定,去做那两篇文字,还是他头一个纳卷。 

  提学道看了,叹道:“神童!神童!”就面取第一。 

  有诗为证: 

  谁道童心乍离胎,居然锦标尽入怀;文章处处逢青眼,报道神童得意来。 

  且说王嵩连考三个案首,谁个不知,那个不爱。喜得母亲李氏,手舞足蹈,姨夫冯士圭也道:“外甥大才,不久必成大器。”对他娘子与女儿道:“此子果好大才,但从来神童每每夭折。看他五六年,若像个有福禄寿的,便把我家桂仙配他。” 

  这个口风,冯家娘子传与姊姊李氏知道,故此临清势利的人家,常常央媒人来说亲,要招王嵩为婿。 

  李氏道:“我只得一个儿子,又且年幼,还不是定亲的时候。”就大家停住了。说便这般说,冯家看得王嵩比前大不同,心里愿招他为婿,凡攻书赀本、进学使费、谢师礼仪,都从这姨父家送来。 

  迎送了新秀才入学,王嵩领了谢礼,先到施先生家叩拜了。次日就去拜见姨娘、姨父,拿一个愚甥名帖到冯家来。先让姨父、姨娘请坐,以孩儿晚辈叩见。 

  夫妻二人不肯坐,却也同受了他四拜。王嵩又请表妹见了,冯士圭只为要招他为婿,回言道:“那有不相见哩!桂仙尚未梳洗,贤甥且到书房里少坐。” 

  王嵩随了冯士圭到书房里过午,不题。 

  且说桂姐已十一·岁了,读了几年书,通文识字,也是一个女中才子。听得说表兄是个神童,一连考了三个案首,心上已抵慕他,又听得父亲前日的话,巴不能够见他,便看看近来长成如何了。那知冯士圭回了,不得一见。 

  桂姐叫大丫头露花,吩咐她看王家小官人,在哪里留饭。露花去不多时,回覆桂姐道:“在书房里留饭,只得老相公独自陪他。” 

  桂姐年小,还不晓得什么,只是爱才的念头,却比私心反急,忙忙叫露花跟随了,走到书房门口去张望那表兄。只见: 

  眼含秋水,肌映春花,清素之中,微流丽藻,风尘之外,独秀瑶林,叹天骨之多奇,喜人姿之偏挺。 

  行见士林耀彩,百尺无枝。但逢笔阵交锋,一战而霸。 

  桂姐看了一看,叹道:“两三年不见,长成得恁般俊伟,他日定是个举人、进士,我爹爹却愁神童每每夭折,岂不是过虑?” 

  露花问道:“王家小官人,今年几岁了?” 

  桂姐道:“大我两·岁,今年十 三岁了。” 

  露花道:“桂姑娘嫁了这样一个姐夫,也不枉了聪明美貌。” 

  桂姐笑道:“这丫头坏了。” 

  那知笑得响了些,被王嵩耳快,已听见了。举眼往门外看,但见: 

  四尺身材,十分颜色。腰如约素,肩若削成。皓齿内鲜,丹唇外朗。如池翻荷而流影,宛风动竹而吹衣。 

  忽露面,则出暗入光;乍移身,则含羞隐媚。 

  有情有态,如合如离。安得夜托梦以交灵,敢望昼聘心以舒爱。 

  王嵩本是多情种子,见了这般美貌,魂飞天外,魄散九宵。心上想道:怎得表妹这样女儿为妻,也不枉了人生一世。 

  只因姨父冯士圭日前的言语,母亲为有“夭折”两字,不曾对儿子说,所以心神恍惚,惟有羡叹。两下里正看个不了,姨娘走出来,叫了女儿进去。 

  王嵩一心对着娇姿,不觉手里酒杯,竟脱落在桌上了。冯士圭回头一看,桂姐已去,并不见人,也就大家不觉了。王嵩辞以不能继饮,用了午饭,起身又入内里,谢了姨娘,告别前去。 

  回家思思想想,只恋着表妹桂姐,还亏未知女人情趣,想了几日,也就丢开了。只是桂姐心里时时刻刻,指望爹爹心回意转,招表兄为婿。 

  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