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女友在男校的日子
                 


  字数:2.7万

  2012/02/1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一)

  八月炽热的阳光撒在校门前的斜坡上面,空气中弥漫着末夏郊区特有的干燥味道,一位身着连身裙的女子正缓步爬上那在烈日下显得有点漫长的斜坡,她身后还跟着一位年轻的男士。

  「到底到了没有呀?以后不会每天都要爬这座山吧?」女声娇嗔的问着。
  「快啰!快啰!爬习惯就好了。下次记得不要穿高跟鞋来呀,这里虽然只是海拔两三百公尺的小丘陵,对于我们这种城市弱鸡也是够喝一壶了,你没看我早有准备,在山脚就买了一大杯的杨桃汁,这可是我们这有名的呢!我也从小喝到现在了。」男声一边走一边轻声的安慰着。

  「那还不拿来!」女生把手一伸,侧着脸等着男生把贡品献上。因为运动而红润的脸颊配上额头上细致的汗珠,在阳光下闪着微微了亮光,看得男生不禁一呆,又被多瞪了一眼之后才赶紧奉上手中的饮料。

  这个女生的名字叫做孟娟,孟娟是我大学时代就开始交往的女朋友,毕业之后我们双双回到故乡准备开始我们下一个阶段的人生。她是一个师院的学生,经过实习之后她在我的高中母校找到了一份老师的工作,今天是他第一天报到,所以我这个男友兼校友当然义不容辞的带他来熟悉下新环境。

  通过了门口的警卫哨之后,我走在已经将近十年没有进来的校园之内,慢慢地缅怀旧日的时光。因为还没有开学,学校里面并没有人,而新进学生的新生训练早在数日前结束了,现在学校处于一个真空状态,除了少数的留守人员,其他人都休假去了。

  我陪着孟娟走到教务处的门口,就放他一个人去跟留守的办事员处理报到手续了,我一个人在校园里面闲晃着。走着走着,来到了高年级的教室,话说本校是一所男校,除了少数所谓的特殊资源班,学校里面清一色都是男生,所以……你能了解的。

  学校里面的设备总是呈现一副废墟的状态,倒不是学生们的素质不好,只是男孩子做事总是粗手粗脚的,门窗桌椅的损坏率总是高了点。学校在经过几次整顿之后也看开了,每班发个大铁柜,把贵重物品像是计算机、投影机等贵重物品锁在里面,至于门、窗这些「消耗品」就随它去了,能用的就顶着用,想用新的?

  行!自个儿掏钱修理吧!就因为这样,教室里面的门窗总是呈现一个摇摇欲坠的状况,久而久之也没有什么人认真的把它关好,所以教室里面还是可以自由进出的。

  我才刚踏上了二楼楼梯就听到教室里面传来一阵嬉闹声,心里一阵好奇,虽然知道小男生不会有什么太稀奇的事物,还是蹑手蹑脚地走到教室的后门定睛一瞧。呵!原来是几个返校打扫的小学弟凑在一台笔电前面在看A片,几个人推来推去的,一边批评片子里面的女主角姿色不够,但一双眼珠子还是忍不住往屏幕上飘去。

  真的岁月不饶人呀!想当初我虽然也是这样偷偷在学校看片子,但是还得用教学用的播放器,再偷偷接上学校的电视,一边还得在走廊上派人把风,以防教员从哪突然窜出来。

  现在这些小子可好了,只要带一台笔电不说,这笔电好收好藏、好携带,有人来了,把屏幕这么一阖、往抽屉这么一塞,屏幕还自动上了锁呢!包准怎么查都查不到蹊跷。

  看他们桌上还摆着照相机、录像机等器材,八成是哪个社团的干部来学校开会。不过嘛,开会从来不干正经事,这点倒是从来没变,从高中开始就是这样,到了现在我公司开会也是一个样。

  离开了这间教室,我继续信步在走廊上走着,忽然背后被人一拍,一转头,我女朋友站在我的背后,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跑到哪去了呀?你们这学校这么大,人这么撒就没影了,刚刚还爬了那么长的一个斜坡,你不是存心捣我浆糊吗?说好要陪我来办手续的,怎么自己就跑了呢?」

  我赶忙回道:「哪个话呀?我不过就这么转转,缅怀一下青春岁月嘛!手续都办完了?」

  「办完了呀!学校办事人员都没上班,也就交了点基本数据跟证书,剩下的还得等开学之后再处理。对了,这学校的女厕在哪呀?」孟娟低下头红着脸问。
  因为是男校的关系,整间学校找不到几间女厕,又没有女生,建女厕干么?
  你说是吧?所以厕所多半集中在教职员办公室那栋大楼,而且现在又值暑假,以公务员的心态,八成为了省麻烦还把它锁着。这可难办了,我把这情况跟她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啥……那可怎么办?刚刚太阳下走了这么久,又灌了你的祖传杨桃汁,什么祖传,我看只有顾摊子的老头是祖传吧!现在肚子隐隐作痛,我可不想陪你满世界乱走去找厕所呀!」孟娟委屈的说着。

  「不然你委屈一下,在这走廊尽头就有男厕,我站在外头帮你守着。反正现在学校里面也没有多少人,没关系的。」我这么跟她说道。

  「好吧……也只有这样啰!」孟娟虽然不愿意,但肚子一直「咕嘟咕嘟」的叫,从我手上接过卫生纸就往厕所里面走去。

  我瞇着眼站在走廊上,一边享受着夏天的微风,一边漫步,惊心的担任这个守卫的工作。女生上厕所总是比较慢,再加上孟娟跟其他女生一样爱漂亮,怕自己变胖,吃得又少,平常总是排便不太顺畅,现在虽然吃坏了肚子,估计还是得好一阵子。

  不过就是这么的凑巧,刚刚的那个教室里面走出来了两个男生,一边聊天一边往厕所这边走了过来,我急忙上前挡住了他们:「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在里面上厕所,可以请你们多走两步路到另外一间去吗?抱歉抱歉。」

  「蛤……这么麻烦。」那个矮个子的男生说道。

  另外一个个头较高的男生赶忙拉了拉他的袖子:「没关系,没关系,反正厕所又没有很远,我们去别间上吧!」说完就拉着另外一个往教室里面走回去,也不管另外一个嘴里还不断地碎念着:「他女朋友上厕所关我们什么事呀?为啥我们就得让……」

  想当初我高中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看什么都不顺眼,只能我麻烦别人,不准别人麻烦我。还好有另外一个比较明事理的,不然争起来虽然不怕他们,倒也是挺麻烦。

  处理完了这事,我倚在厕所外面的栏杆上面,继续享受这浮生半日闲,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压抑的呻吟声,我转念一想,不由得莞尔,想必这小妮子在运化的过程中遇到困难了。孟娟的声音本来就娇娇嫩嫩的,呻吟起来也更加令人酥麻,虽然在这煞风景的场所,但是听到这样的声音也不由得让我下腹感到一阵暖流。
  忽然间,厕所里传出了一声木头撞击的声音,感觉好像是什么打扫用具倒了下来。我脑子里面好像想起了一件事,刚刚那两个小子不是要上厕所吗?怎么走着走着就回教室里面去了,厕所可不往那走呀?

  我又翻了翻自己的陈年记忆,这个厕所的格局是这样的:前面是男生的小便斗,最后面有两间蹲式的厕所,后面的那间墙上有个小木门,里面放的是打扫用具。如果光是这样就好了,在多年以前,我记得我也在这排教室上课,那个扫具间的后面被人踹破了一小片墙,可以直接看到外面;如果这样还无所谓,墙的外侧有着一片跟教室后面连在一起的女儿墙,当年逃课可没少从那走过。

  我一想这坏了,那两个小子一定在搞什么坏事!这时厕所里面传来孟娟的一声惊呼,接着「乒乒乓乓」的一阵乱响,我赶紧问道:「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探头,孟娟神色紧张的站在厕所里面,她说道:「没事没事,只是站起来的时候有点头晕,不小心跌倒了。」然后神色紧张的跑到我身边抓着我的手臂。
  我心里虽然纳闷,但也不好说什么,就问她:「上完厕所了吗?那么我们走啰?」

  她又急急忙忙说道:「刚刚跌倒的时候好像有点弄脏了,我去清理一下。」
  「厕所外面就有水龙头呀,我帮你清吧!」我说道。

  「不,不,不用了,我去借点清洁用品吧!」她话还没说完就下了楼,往刚刚教务处的方向跑去。

  我皱了皱眉,探身从厕所旁边的小道往厕所后面看去,果然看到一个人从厕所后面墙上的小洞钻出来。他奶奶的,过了这么多年,那个洞不但没有补起来,四周还被修整得挺整齐的,上面还钉了块帆布,敢情已经是个经营已久的秘密通道了。

  我转念一想,计上心头,就往刚刚那个教室走了过去。进了教室,里面剩下两个人神色紧张的望着我,我一句话不说拉了张椅子在教室后方的窗户旁坐下,还把窗户拉了过来遮住自己。果然没有多久,刚刚那个要去上厕所的高个就从窗户跳了进来,一手拿着相机,一手还拿着一条紫色的女用内裤。

  我趁着他还没站稳,往他后颈一叉,一个扫腿把他按在地上了,他抬头一看是我,吓得腿都软了,连忙跟我哀求。我瞪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后面跟着跳进来的那个矮个子,恶狠狠的说:「你们什么时候过去的?老实说清楚,不然大家看着办!」他们两个才颤颤巍巍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跟我想的一样,他们一扭头回教室就往厕所出发了!等去到扫具间的时候,孟娟才刚好把裙子撩起来。今天天气本来就热,孟娟穿的是一条薄纱的连身裙,可能是嫌男厕所脏吧,她一直把裙子卷到胸部下缘才停了下来。

  孟娟的肤色不算白,是健康的小麦色,不过脚却是十分匀称,不同于东方人的西洋梨体型,她有一个十分紧实的翘臀。为了怕弄脏了裙子,她一只手压住裙子,一只手拉下了内裤,今天她穿的是一件贴身的莱卡运动内裤,平常为了活动方便,她反而比较少穿有蕾丝的内裤。

  拉下了内裤之后,她小心的蹲下,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臀部已经暴露在摄影机的前面了,再加上她把裙子拉得太高了,光滑的背脊和胸部的下缘都隐隐约约的露了出来。孟娟的胸部并不是大得夸张,不过因为有运动的关系,上胸的部份十分饱满,今天穿的一样是比较薄的内衣,再加上蹲着的时候上半身压在膝盖上,有不少肉从罩杯的下缘溢了出来。

  那两个男生手拿着摄影机躲在扫具间,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只有拿着摄影机从扫具间的百也门中轻轻的看着。我女朋友蹲了一会,不见肚子有什么动静,又揉了揉肚子,好像难受得厉害,摇摇头叹了口气,从包包里面拿了个橘色的透平塑料胶囊出来。

  原来平常就不顺畅的她为了怕对身体不好,一旦太长时间没有上大号,就会自己浣肠,但她也知道这样对于自己身体的正常排泄还是会有不良影响,因此也是很少用,通常还是尽量吃些蔬菜、水果帮助消化,但是今天吃坏了肚子,前端的秽物又卡着出不来,只好出动这个秘密武器了。

  她拿了另外一条软膏,挤了点透明的胶状物在右手食指上面,仔仔细细地把浣肠球的注入口润滑了一遍,又弄了一些然后轻轻涂在肛门口,并且轻轻的按压了几下,然后把注入口抵住菊穴的入口,缓缓地施力往内推。

  「咿……呀!」推到底了之后她不禁松了一口气。我女朋友的身体本来就十分敏感,特别是后庭的地带,但是之前跟我燕好的时候因为害羞,顶多让我从外面抚摸就足以让她瞇着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现在在厕所对自己做这种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

  那两个小鬼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这次居然捡到宝了,本来只是简单的厕所偷拍,没有想到竟然拍到了美女自己浣肠的画面,不由得打起精神全力开始录像。
  喘了一口气后,该做的事情还是要继续,孟娟她右手往后伸,轻轻的挤压胶囊,把内含的甘油注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嘤……哼……」当冰冰凉凉的甘油触碰到因为刚刚的行为而火热的肉体时,她不禁又发出了一阵呻吟声,然后缓缓地把浣肠球从直肠里面退出来,放在一边的卫生纸上面。

  等了一阵子,甘油开始发挥它的威力,女朋友她总算顺利地解除了这个心腹之患,把下体清理干净之后站了起来。这个时候那两个不知足的小鬼赶着要乔角度,竟然把一只拖把给碰掉了,这一下当然惊动了我女朋友。

  孟娟也吓了一跳,转身往扫具间那里看去,但一下子用力过猛,内裤又斜斜的挂在脚上,竟然就被绊倒斜靠在厕所的墙上。这时候她一边心急的想要拉起内裤,又急着站起来,没想到内裤就这样卡在鞋子的装饰上了,扯了两下扯不开,只好用力地把内裤踢掉,抓了包包就往外跑,然后就跟我碰上了。

  因为心里惊慌未定,而扫具间里面又太暗,看不出什么东西,怕是自己反应过度。我女朋友也不敢声张,反正掉在地上的内裤也不可能捡起来再穿了,于是就找个理由匆匆忙忙的离开。

  我听完了事情的经过,虽然心中气愤,但是还好女朋友并没有真正受到什么侵犯,如果把真相告诉她,搞不好反而造成她心中的阴影,因此我把录像机的记忆卡抽掉了之后,只把他们的学号及姓名记下来,并恐吓他们不得声张之后就赶紧前去找我女朋友了。

  作者的黑色小天地

  话说我潜水的时间还真不是普通的长,从我还是个小小朋友的时候,那个时候上KISS不用啥条件就可以看文章了。后来到了风月看文章需要风月币,不过你知道吗?批评总比建设容易,一个人写文章总有些不到位的地方,随便挑个意见回复回复,虽说不是什么精辟见解,但也总不会让人认为是灌水然后扣分,那太难看了。

  但是在这里可就没那么好胡混过去了,一切手工加分,不够份量的完全逃不过法眼。不是说哪种制度比较好啦,所诉求的东西不一样呗!因此今天第一次开张大吉,一下就喷了四千多字,有点欲罢不能的感觉。

  当然写这些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积分,麻烦管理员大大给我点个分数,好让我给自己排个时程表大概要写多少东西才能达到进入其它论坛的标准。这个题材看来可大可小,小的话今天离校就结束了,大的话,写到一年结束,这些学生毕业还会有新的学弟进来。

  但是总归依据,这是一篇迎合大众口味的文章,有什么想法尽量提出来,我也尽量给你写。但是话说在前面呀!我最痛恨进行得太快的文章,以前看文章的时候老想着叫作者慢一点,别做傻事,因此我自己的文章当然不可能会犯这种错误,短时间之内女主角不会和男主角之外的人发生性关系。本文口味清淡,个人认为情色文学的最高境界是淫而不俗,因此一切慢慢来,共勉之、共勉之。
  PS:之后也会发在风月那边赚些辛苦钱,毕竟写篇文章还是要花点心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