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激情文学  »  游子的艳事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我当年在国外半工半读的时候,赚的钱只够支学费。露宿街头总不是办法,于是到处找个合适的地方住下。终于在“搭上搭”的情况下,我住到一个女同学的宿舍里,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房子。她答应不用我给足租金,只要我尽量做多些家务就可以在她客厅的沙发上过夜。 

  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个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半夜里给人弄醒了,原来是我那个“包租婆”同学。当时她身上一丝不挂地骑在我身上,我正想问她干甚麽,她突然一举手,“咯”的一声,竟然把那支比利达自动手枪带到我床上。上次她生日,我陪她去枪会玩时,我曾经见识过那支小家伙的威力。 

  她的手隔着薄薄的运动裤,抚摸着我的阴茎,并说道∶“是时候交房租了吧!不是吗?喂!咬着它。” 

  说着,她就把枪杆塞进我口里。她褪下我的裤子,使劲地揉搓着我的阴茎和阴囊,半带粗暴地命今我道∶“快勃起来,快勃起来!再这麽个死样,我开枪了!” 

  她把手指戮进我的肛门。我出声抗议着,但她并不理会,径自挖弄着,说也奇怪,这麽一来、小弟弟反而完全勃起。 

  “好了,很好!”说着,她略为坐後一点,将我的阴茎套进了她的阴道里,她己完全湿润,“泊、泊” 

  的声响在小小的住所显得特别响亮。 

  她闭了眼睛,一副忘我的模样。我越来越觉得不妥,如果她高潮来临的时候,可能会无意识地开枪,那我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心里的不安始终支配着我,即使我的阴茎怎样被她剧烈收缩的阴道所吸吮,我也不能达到高潮,我感到她的阴道越来越热,液体从凹方八向涌出来,使我的小弟弟像在洗热水澡一般。 

  “怎麽啦!我己经高潮了,你还没有吗?我数叁声便开枪了!” 

  “啊!她来真的了!”我立即去拉她手臂,但已经迟了,只见她手指一动。 

  我一阵眩晕,身体一下抽缩、像失禁般猛烈地射精。 

  待我惊魂稍定,才明白枪中并无子弹,她只是恶作剧,要吓唬我一下。 

  “原来你们男人只要可以造爱,就是被人用枪指着也不抵抗的。” 

  後来,我虽然不要每个月交租,但不时要陪她上床。 

  印象最深的,是我二年级时的圣诞节,我正在楼上温习,忽然,她和一个金发女郎来叫我下去那个有火炉的温暖大厅。 

  “脱光你身上的衣服吧!”她说道。 

  我看着那个金发女郎,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不大好吧!” 

  “那也可以,你现在就搬出去,我不再租地方给你了。” 

  我无奈地宽衣解带。她们已经迫不急待地扑过来,“包租婆”同学又把玩着我的阴茎,她把手指戳进我的肛门,我很快已经兴奋起来。他们高兴地笑了,然後她们要我躺下来,和她们接吻。接着“包租婆”同学想了一个主意,她对金发女郎说道∶“我们轮流跟他干,谁先让他射精就算输。如果一个钟头後他还未射精、我们便赏他一份圣诞礼物,好不好呢?” 

  金发女郎拍手叫好。她们两人郁摆出一副风情万种的样子,但当我快要射精时,她们便会捏痛我的睾丸,如果我的阴茎软化时她们又搔我的阴囊,挖我的肛门。 

  一个钟头过去了,金发女郎边拨弄我的乳头边说∶“他应该得到礼物哩! 

  “来吧,先让他看看礼物再说。”她们把我带到“包租婆”同学的睡房。原来有一位中国女孩早已被她们绑在床上。 

  金双女郎温柔地摸着我的阴囊说道∶“她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还是个处女,现在就让你去替她破身吧!” 

  我爬到那个中国女孩子的身上,她呻吟着说∶“我好怕!” 

  我轻抚她已充满汗湿的黑发,安慰她说道∶“不用怕,我已经让她们弄得快要射精了,待会没几下就好了。” 

  其他两个女人的四只手开始刺激我和中国女孩的下体,我们就在扭动中湿吻起来,“包租婆”同学”拍拍我的屁股,说∶“快点插进去,看样子你就要发射了。” 

  我扶着胀得快破的阴茎,让龟头顶着那个女孩子的私处,她大声呻叫起来,令我更冲动,于是一口气向前疾刺,虽只插入一半,但她已痛得死去活来。 

  她姐姐吻她的嘴唇,捏着她娇小的乳房,设法让她安静下来。“包租婆”同学就大力拍击我的屁股,促使我更用力地抽插。 

  中国女孩不禁疼痛而尖叫起来,在这细小的房间中,叫声倍觉响亮。我好像忘了她刚才还是处女,每一下都插进最深处。终于,在狂乱的光景下,我将浓浓的精液丢在她的肚皮上。但发射之後我还意犹末尽,于是便将另外两个女人抓起来大干特干。 

  那天晚上我干了八次、最後一次我已经射无可射了。这是我生中最淫乱的一次。 

  回香港後,我赚钱供了一层屋来住,再也不敢再随便租房子了。 

  我仍记得让我开苞的那个中国女孩子,但自从那次之後,我就没有再见过她一面。 

  有一天下班後、和老友阿德一起从公司出来,阿德问我道∶“喂!老赵,有一样好东西益你、千万不要说不答应哦!” 

  “甚麽事呀!你说出来听听嘛!” 

  “我想你和我老婆一齐去澳门玩几天,去到那里,你们怎麽玩都没问题。” 

  “你讲甚麽呀?叫我和你老婆去澳门玩,而且玩甚麽都行,你想戴绿帽吗?你知道你老婆都好漂亮好吸引人的,你不怕我和她玩上床吗?你是不时神经有问题啦!” 

  “我就是要你和她上床,你不去才是神经病。有天晚上我和老婆讲了,说对她的女朋友有性幻想,她就就说除非公平交易,如果不是就休想!” 

  “怎样公平交易呀!你拿我和你老婆交易吗?” 

  “不是我提议的,是我老婆选中你,她说你够型,够男人味。” 

  “你两公婆真是一对活宝贝,你们这样分明是要我做男妓,我不干!” 

  “算我求你啦!”阿德说好说歹,又答应一切旅费由他出,还说会将她老婆那个女朋友介绍给我。终于,我受不住他的诱惑,答应了他。 

  老实说,阿德的老婆真是好诱人的,有一次我们一齐唱卡拉OK,她坐在我侧边,一条雪白粉嫩的地大腿和我互贴,搞到我小弟弟都站起来,还被她发觉。不过她就没有出声、只是对我阴阴嘴笑。後来,我就经常幻想她是一个淫妇,猛挑逗我,同我做爱。想不到,今次就要幻想成真,而且可能会由她作主动来桃逗我。 

  第二天晚上,我的艳遇就开始精彩了,阿德、阿德的老婆、阿德老婆的女朋友、同我,四个人一齐吃晚饭,说是预先培养气氛。 

  吃饭的之时,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还不算好开放,到吃完饭到酒吧饮崎时,就融洽得多了。那时我揽住阿德的老婆、阿德揽住那个女朋友罗。原来,阿德两公婆以前就已经玩过换伴游戏、所以他们并没有甚麽顾忌、而我始终系第一次,所以有点儿尴尬。 

  饮了几杯酒後、阿德的老婆阿丹低声对我说道∶“不如我我们现在就到澳门去吧!我好想哦!” 

  我笑着说道∶“你真的这麽心急吗?” 

  阿德更心急,他亲自开车送我们去码头。临分手前、他还和对老婆说∶“阿丹,玩得开心一点!” 

  开船的时候、我和阿丹就已经眉来眼去、我的小弟弟更加有大部份时间是在亢奋的状态。如果我们锁搭的是有房间的大船,恐怕要在船上就干起来了。 

  好辛苦先忍到澳门、进入酒店的房间,我和阿丹就抱住不放了。我对阿丹幻想过好多次,但真正贴身、口对口的亲热始终是第一次,真的好刺激。 

  我们互相接吻和抚摸了一大轮之後,阿丹就脚软软身绵绵地跌到床上、我将她身上那件外套脱掉,拉高她的圆领恤衫,剥开个胸围,一下子就含住她奶子上的小红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