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我注视着手握着这枚粉色的玉石,只见它略呈水滴型,玫瑰红的条纹色带滚落在玉石表面,又隐约着有些青色气息,让人感觉到几分的神秘色彩。从手心里透过来的冰凉,又让这炎热的夏天舒爽了不少。

  「嗨,伟国,你在看什么呢?这玉石不错……那儿拣的?」同事李汉把头凑了过来。

  「去去去,这可是我虔诚拜佛求来的。看看也不像是拣的呀。」我一把把玉石收了起来,并打了个哈哈,「据说这能给我今年带来好运气,没准明天就能中个500 万。」

  「切,依我看这不像是运气石,就这靡靡粉色而言,多半是桃花石啊,哈哈……下班下班」李汉一脸淫荡的模样。

  其实我也深同于李汉的这话。中午的时候我从银行取钱出来后路过一乞丐讨钱的地摊时,见他衣衫褴褛,脸露菜色便给了二十块钱。平常我是连看都不看一眼的,今天也不知道是那根筋搭错了,居然给了钱给乞丐,还是二十的,后来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意思。乞丐却一把拉着我哆哆嗦嗦的说了半天,大概的意思是好人有好报,今年发大财之类的话,临走时还把他胸口的这块石头送了我。
  本来我是扔了这石头,张兮兮的,没想我用力擦了擦石头表面的污垢,居然是粉色的玉石。无论是形状,色彩还是质地,一下子便抓住了我的心。

  我不紧不慢的收拾着东西,心里还是想着这块石头,「明天去找个地方鉴定鉴定?没准还是个文物,说不定就发达了……嘿嘿。如果没有惊喜,我就把它包装包装,送给老婆,她肯定喜欢。只不过不能让她知道这玉石的来历。」突然手机传来了悦耳的铃声,「伟国,晚上一起喝酒去。」「还有谁?」「几个老脸色,钱荣生,赵家平啊,反正七八个人。」……

  当我晚上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半斤的白酒外加三四瓶啤酒,早把我的灌的晕头转向,勉强摸到了床边,扯开了衣服,没几分钟,我便响起了愉悦的呼噜声。


                第一章

  夏天的江南早晨总是来的很爽,鸟叫,清新的空气,还有晨练的声音。而这一切与我都是无缘的,我每天都是习惯于被手机的闹铃吵醒。我撸了撸硬得不行的二弟,「妈的,这个钱荣生,喝酒不要命,改天一定要把他拿下,昨天被灌惨了。」喝了两口水后,我才慢悠悠的拿起手机,看到上面有十个未接电话,七个是老婆打来的,其它三个是昨天晚上的酒友。我想了一下托词,这才给老婆打过去「老婆,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都是钱荣生那个狗日的,对……什么?这周不回来啦?不会吧……加班?我们快一个月没有在一起了,你看我二弟都快废了……好吧,就这样吧」此刻,我颇有些沮丧。老婆在S 市工作,距离我有三个小时的车程吧,对于这种两地分居的生活,很多时候我都是鞭长莫及。

  「对了,今天我去找个玉石行看看,那块石头没准……完蛋!」我头脑一下子清醒了,那粉色的玉石居然不见了。

  靠!难道是我昨天喝酒的时候丢了?相当的有可能。在我把床上、衣服上所有可能存在的地方都翻了个遍后,得出了结论。

  一个早上遇上两件不顺心的事情,虽然外边的阳光明媚,我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爽。

  刚出门,我便听到有人在招呼,「帅哥,什么时间有空啊?帮我看看家里的电脑吧。」我抬头看去,原来是住在我旁边一幢楼里的张兰璐,一个近四十岁的同事。

  「家里的电脑怎么了?」我有些心不在焉的应答着。

  「就是电脑进入桌面的时候特别特别的慢,打开什么东西都慢,有时候会蓝屏……」

  「应该是中了什么木马或者病毒吧,估计问题不大。中午我在食堂吃完饭,回头就去你家看看吧」

  「那就多谢了」

  「没事,我回头给你打电话。我先去食堂吃早饭,快赶不上点了……」话没说完,我就骑上电动车走远了。

  「多谢你了,丁工!」张兰璐看着我快速远去,还是热情的招呼着。

  「咦?这是什么?」张兰璐刚扔完垃圾回到她楼道口时,居然发现一枚粉色且带着玫瑰色带的玉石,看上去很有质地。原来居然是我落下找不见踪迹的宝贝。
  我是一名电脑工程师。所谓的工程师,还是自己的自封的,起码名片上是这么印的。说白了,就是一个网管,平常在单位也就是弄弄服务器,什么网站啊,文件服务器、邮件服务器之类的我还是熟悉的。客户端这边就是经常装装系统什么。工作内容简单,收入也简单,所以在家里面,我基本属于没有地位,没有钱途,没有声音的三无人员。

  可是我也曾胸有大志,曾经立志于怎么怎么着,结果因为现实的骨杆很快就热情消散了。用现在流行的词来说,我是一名合格的「屌丝」。平常里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帮同事家里弄弄电脑,因为老婆不在家,吃饭总是很成问题,所以帮别人弄电脑其实也是一张饭票。我老婆很看不起我这样的举动,而我却是沾沾自得,说是用劳动换取的报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中午在食堂里吃完饭后,我便打电话给张兰璐,然后直接去她家了。因为晚上我准备一报昨晚血仇,所以张兰璐家的电脑必须中午弄好。

  张兰璐家其实距离我家只有50米,很近。不过她家的地理位置相当不错,一是楼层好,二楼;二是客厅正对着小区绿化广场,视野相当开阔。虽然我家与她家的直线距离只有50米,户型和面积一样大小,但这居住的感观绝对不一样,含金成色明显不同。

  我是第一次进她家,虽然大家都很熟。我仔细地打量着她家的东东,「真不错,装璜的很有感觉,看得出来你们装璜的时候没有少花心血」我啧啧的称赞道。
  无论是客厅的沙发电视,还是餐厅的桌椅餐盘,无不透露着精致。墙壁上开关外围罩着的防尘套,还有窗台上的窗帘,都体现着这家女主人的温馨。

  「那里那里,都是瞎摆弄的。你先喝口茶来」张兰璐热情的招呼着。张兰璐虽然快四十了,但因为皮肤白晰、化妆得体,且保养有方,穿着打扮都是一副都市丽人的模样,所以看起来还是挺养眼的。

  我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我还以为她刚结婚不久的呢,后来才知道她有一个上初中的小孩,而且是初三。我立马无语的,这个女人可真会保养啊。当知道她老公的工作后,我才得出女人是三分姿色,四分打扮,三分保养的结论。

  「额,还是先看看电脑吧」

  「电脑在这边」,张兰璐直接把我带进去她的主卧房。电脑是一台老式的机器,放在靠墙的书桌上,看配置应该是06年左右的,大屁股的显示器,还有「嗡嗡嗡」吵杂的风扇声音,启动不是一般的慢。

  「你怎么没有换一台啊,这个机器可是有年龄了呀」我一边等待,一边和她闲聊着。

  「平时工作都在单位里,我老公单位也有电脑,家里的这台也就是给儿子学习查查资料。可不敢用好的,儿子今年初三,得让他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才行。」
  「可怜天下父母心,呵,能理解,能理解。」我笑着说道,「你可以买个上网本的,方便也轻巧,便宜的也没多少钱。」……

  我们就这样不咸不淡的闲聊着,电脑的问题倒也不复杂,主要就象我早上判断的一样,中了木马病毒之类的,然后造成的系统运行速度缓慢。大概过了五十来分钟便处理的差不多了。我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便站起身来,「应该现在能用了,不过最好还是找个时间重做下系统,那样更好。」「你看你那天有空吧,再帮我弄弄,回头我让我家娄权陪你喝上一杯。」「不用了,都是邻里邻居的,这么客气……」我笑道,立起身边刚准备走,眼角视线突然发现书架上一枚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我昨天遗失的玉石,怎么会有这里?奇怪呢我指着粉色玉石,问道,「咦,这块玉石好漂亮,粉粉的,在那里买的?」我也不好意思说是我丢的,说不准人家自己在那里买的。

  「哦,早上就在和你说话的地方拣到的,觉得挺漂亮的,我就拿回家放这儿了。」说着,张兰璐拿起玉石,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这样啊,我前些天刚买了和这差不多的一枚,结果不见了,我看看是不是我丢的那枚……」我颇有些厚脸皮。

  张兰璐吃惊的看着我,「不会这么巧吧,」一边把玉石递过来。当玉石在她和我手间接触的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热流汹涌而过,从我和张兰璐的指间滑过。只听得「叭」的一声,一道强光闪烁,玉石化为了粉色浓烟,而我打了大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床上,而张兰璐直接就昏迷,倒在了地板上。

  当我缓过神来的时候,房间里粉色浓烟很大,几乎看不见什么东东,我以为是电路短路了,很害怕。虽然我是学理工科的,但我最害怕用电了,总感觉这玩意儿不安全。于是我捂住口鼻,把窗户打到最大,包括客厅的窗户。

  然后看到张兰璐还昏迷,赶紧的抱她到窗口。刚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感觉细润如脂,粉光若腻,只不过抱的时候发现有点沉。我不及多想,深吸了一口气,把她抱到窗口,然后搞了条湿毛巾擦擦她的脸,看看能不能醒了。

  「千万要醒过来啊,不然我可就说不清了,孤男寡女的。」我祈祷着。说来也怪,这粉色浓烟没一分钟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但张兰璐的昏迷是事实,这让我相信绝对不是一场梦。

  正当我迟疑要不要打120 的时候,张兰璐醒了,我很开心,心里的巨石终于落下了。而她刚开口的一句话让我如晴天霹雳般,久久不能拢嘴。


 第二章

  「老公……」听到张兰璐幽兰若兮的般的声音,而且文不对题的称呼,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难道她的脑子烧坏了?」张兰璐面若桃花,看到自己躺在客厅阳台处,娇声道:「你中午什么时候回来的?还把我抱到这儿来,丑死了。下面人来车往的,看到多不好。」「我……」我真的无语,不知道是我的问题还是别的什么问题,此时此刻我大脑处于极度的短路状态。

  「对了,刚刚丁工在帮我修电脑的,你回来时有看到吗?」张兰璐立起身来,径直走到主卧,过了几分钟又过来说,「这个丁工也奇怪的很,电脑修好了,也不打招呼就走了,工具包还在我这儿。对了,老公,早上我在楼下拣到个漂亮的玉石,黑色的,好漂亮……你看」我很惊诧,玉石?不是已经变成浓烟了吗?怎么又出来了?而且还黑色的,不是粉色的吗?怎么回事儿?

  我吃惊的看着她手中的玉石,分明就是我几分钟前看到的那个,只不过由粉色变成了黑色,而且黑得发亮,几缕粉色的气息若隐若现的飘浮在其中。很诡异。
  张兰璐看我发呆的模样,说:「你发什么呆啊,你说好看吗?我觉得配上前些年买的那条项链,肯定不错,来来,看看。」她一边说一边从主卧中拿出一条白金的链子,链子的尽头则有一颗水滴型的白玉,只是看起来明显的没有这黑色玉石来的有质地和温润。

  张兰璐把那水滴白玉轻轻一拨拿下,换上这黑色玉石,大小正合适,「来,帮我戴上……」此时,她轻轻的背向靠上我的身体。

  怎么办?我惶惶不定的将项链给张兰璐戴起来。由于我比张兰璐高约半个头,且现在处于零距离状态,我很轻松的看到了她的两只小白兔,相当的粉嫩,比我老婆的还有感觉,我几乎能听到我口水下咽的声音了。

  张兰璐转过身来,跑到卫生间的镜子旁左照右看的,说:「真不错,很好看。」当她觉得好看的时候,我却怎么也觉得诡异,换谁谁都会这样想,居然莫名其妙的成了她的老公,那她原来的老公呢?变成我吗?还是都是老公的角色?一见面打起来?

  我心神相当的不宁,「我,额……一会儿要去上班,时间点快到了。」我说话现在都有些语无轮次了,「额……丁工的工具包,我带给他吧,刚刚他走的时候关照我的。」我决定赶快闪人,此地不宜久留啊。

  张兰璐抱着我的脖子,双脚踩在我的脚上,轻声道:「老公,晚上一定要早点回来,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别忘记了……」说完,她便一个热吻与我再次零距离。

  我双手此时已经很自然放在了她的细腰上,根据我的判断,应该在2 尺1 ,最多不超过2 尺2.此间,我几乎是被动式的吻,只感觉她的小尖舌调皮的钻入我的口腔,挑逗着我的舌头,略带甜味儿的口水滑入我的咽喉,我快窒息了。
  如果男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冷静,绝对是性无能。我肯定不是,因为我的二弟早就扯起一面大旗,宣誓着主权,坚守在阵地,随时听候命令准备出击。
  我的一只手立马滑向了她的美臀,很精致也有饱满。我仔细的搜索着这陌生的阵地,感受着熟妇的魅力,如丝般的光滑,如玉般的温润。当我准备深入勘查敌情的时候,张兰璐松开了我,娇声道:「老公,别……再弄人家就要了,我收拾一下也快上班了。晚上早点回来。」当我看着她迷离的眼神,桃花般春红的脸腮,还有沾染着我口水的红唇,莫名的点了点头。突然间,我只感觉我的二弟走火了,一股股热流无情的喷在了内裤上……,我逃跑了,逃回家了。

  我回家冲洗了私部,换了条内裤,回味着。「怎么回事?一下子我怎么成了他老公了?不过张兰璐的味道真不错,那美胸,应该有34D 吧?那水蛇腰,哎哟,
二弟又硬了。

  不过这应该都是和那块玉石有关系,粉色的,黑色的?难道还会变色?这石头可以让女人产生幻觉吗?反正一会儿她也要上班,我去公司看看张兰璐什么情况,如果在公司里还叫我老公怎么办?疯了,肯定会成为全公司的笑话,不行……「我走进主卧,开始穿戴,上班的时间快到了。当我一切完毕的时候,我居然再一次看到了那枚粉色的玉石,它正静静的躺在了我枕旁,还是那样的平淡无常。此刻,我立刻拿出手机:」喂,领导,下午我晚一个小时去公司吧……嗯,我有点事情,弄好了就去……行,谢了。「我决定还去那个乞丐那边看看,问清楚了情况,再说我也害怕再与张兰璐见面。对于不确定的情况,我虽然很期待但也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

  当我来到昨天乞丐行讨的地方时,那儿人来车往,没有一个乞丐,就连周边的平常的垃圾都不见了,唯一有的是有几位身穿桔红色环卫大嫂在劳碌着。我连忙拉着一位,问:「请问您有见到昨天在这儿乞讨的那个人吗?就是……」我一边说一边笔画着。

  「乞丐?最近这段时间肯定没有,没见到我们忙着吗。现在上级要过来检查,说是评审国家级卫生城市,别说乞丐了,就连小商小贩现在也必须在规定的场所规定的时间进行活动。」大嫂有些愤愤道另一名大嫂插嘴问:「你有什么东东丢了吗?如果你真想找,你去收容所看看,说不定有收获。不过也难说的,人家肯定是去了周边的几个县城了,难找。」完蛋了,没结果了。这国家卫生城市早不评晚不评,这个时候来可真会挑点。我手插在裤兜里,轻轻抚摸着那枚玉石,那温润的感觉很实在,没有虚幻的成分。

  我回到公司的时候,象做贼一样的,尤其是路过张兰璐所在的部门。

  「鬼头鬼脑的干嘛?」李汉一声询问象是惊雷,把我的一颗心震的颤颤的,「做了什么亏心事儿?」「没什么,只是刚刚看到人力资源部的人,所以有些怕怕。」我喝了口水,随口一个谎言出门。

  「嗯,人力资源部的那帮孙子,整天以考勤为乐,娘的,听说今年还要实施KPI 考核,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KPI 考核挺折磨人的,拿个工资都不安稳,
操蛋了。」此时我那里有心思在人力资源部上啊,只听到这李汉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反正觉得很吵。「今天我要把服务器搞搞,一般的电话就说我不在。」我找了个理由准备把自己关进了机房。

  话音还没落,电话铃声突响。「喂?找谁?丁伟国啊?在,你等等……」李汉一脸委琐的把电话递过来,说:「找你的,大美女。」「操,不是说我要弄服务器嘛」我很不爽,但只得把电话接过来,「喂?马丽呀,电脑有问题?现在?额,我手上有点事儿,过一会儿吧……」马丽何人?与张兰璐一个办公室,真是莫非定律啊,最担心什么它就来什么。我决定拖一拖,过了今天再说吧,反正以前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如果不是很急的话,拖一拖应该没事。反正今天也是周五,然后双休。

  我躲进机房,胡乱的看着网页,消磨着时光,可实际上是心痒却又不敢挠的境地,为难啊。就在我找了个小说快进入状态的时候,手机响了,「马丽啊,额……快了,今天要报价?额,我十分钟后到……必须的,你放心吧。」看来是躲不过去了,必须今天得去,怎么办?
        


 第三章

  我在办公室里又磨蹭了一会儿才去了马丽的办公室。马丽和张兰璐是在同一个办公室,但是分两个小间,马丽在左侧一间,而张兰璐在右侧一间。我怀着忐忑的心情,以几乎是一个箭步的姿态闪到了马丽身边。

  「哎哟,今天怎么了,动作这么敏捷?」马丽年龄与我相仿,平时大家处得都比较来,说话也随意的很。

  我吱吱唔唔的,生怕被另一间的张兰璐知道我到这里来,万一她在公开场合也叫我老公怎么办?所以一直没有说话。如果说我什么时候业务技能表现最出色,今天肯定最是酣畅淋漓。

  我几乎以最快的速度把马丽的电脑诊断了一下,发现无法报价的原因是某个网页的端口被路由封锁了,所以故障,而这个问题我可以在机房来处理,于是我记下了网页地址,告诉马丽十分钟后可以正常访问。

  当我在逃离马丽办公室瞬间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下张兰璐的座位,居然是空的。那颗揪起来的心便放下了,整个人也同时舒出了口气,笑问道:「咦,你们张姐呢?怎么没看到啊?」「下午来了会儿,说是家里有事儿,上了一小时班便走了呀。怎么,你有事找张姐吗?」「没,没,随便问问,随便问问,嘿嘿……」提前走了便好,只要不在公司里见面,至少我今天下午是安心的。于是我又恢复了往日的劲头,一摇二晃的回到了办公室。「如果从现在起张兰璐打电话给我,我就过去看看。不然我就顺其自然了……」我心里暗自盘算着。
  其实我这人色心不小,色胆不大。在大学的时候看到别人成双成对出现的时候,自己简直就是羡慕妒嫉恨啊。曾经有宿友指点我时说过,其实女人也是人啊,她也有三情六欲,你自己做事太保守。泡女人,千万不能太要脸面,一定要主动再主动,不然肯定没戏。不过这么多年来,自己基本还是没变,所以我老婆对我倒是放心的很。宅男嘛,闷骚而已。

  一直到下班都没情况,于是我又约上了几个老脸色,在老地方热闹去了。
  晚上八点多点,我骑着电瓶车快回到家时,感觉尿急,于是在小区公厕解决问题。在我出来神清气爽的时候,突然听到有电话声音传来,「晚上不回来?中午不是和你说好的吗?没有?晚上有手术?值班?……」好像是张兰璐的声音,我的脚步顿时放慢了。怎么办?出去吗?反正晚上也没人看见,见招拆招吧。
  我刚出来便碰上了路过的张兰璐。张兰璐显然也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了一跳,定神一看,「老公?」声音中充满了惊喜,「刚刚还打电话说不回来,还值班,手术,全是你骗我的呀……你真坏!」张兰璐满脸的喜悦,声音充满着娇柔。
  「我……,我是刚回来,正准备回家呢。」黑暗中,我分明是看到了张兰璐颈项中那黑玉白金项链闪烁了几下,而且我也感觉到了自己裤兜里那枚粉色玉石在发热。肯定是这玉石在起作用。

  「我们一起回家吧!我都准备好了,我要给你个惊喜。咦,对了,你的车呢?」张兰璐看到我的电瓶车,感觉有些奇怪。

  我知道她家有辆现代的索那塔,「哦,我没开回来,晚上怕不安全。你先回去,刚才丁工让我把他的电瓶车送回去,他喝多了。」「哦,那好,我等你。」张兰璐一脸幸福的模样,丝毫没有考虑到我言语中的逻辑,看来这玉石还有降低智商的作用。

  我看着她上楼的身影,嘴角也挂上了几分笑容,从现在起,我就是张兰璐的老公了,我将拥有他们的一切。当然,这里面还有几个小问题,但我确定这玉石的作用后便有了具体的做法。搞电脑的最重要的就是要有思维逻辑能力,这话一点都不假。

  我以最快的速度把电瓶车放进库棚后,便疾步进了张兰璐家,当然也是我的家。门只是虚掩着,我犹豫了下便掩身而入,关上防盗门。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写了这样的一段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屋内并没有开灯,闪烁的烛光倒映着兰璐的艳丽。此时的她,长发被细致而紧密的卷着,下垂至颈部,有点像埃及艳后那般的发型。身着紫色系脖深V 领褶皱开叉长裙,两只大白兔显然被衬托的饱满而精致,那条白金黑色项链彰显神秘而高雅,右胸有些金黄色的蝴蝶胸花,高腰系有碎白金彩带。

  我咽了咽口水,妈的,这样的场景我可从来没有体验过。虽然中午的时候二弟已经打过空炮,但此时此刻它显然又是戎装待发啊,隐约间我感觉到一股热流在我体内涌动。

  兰璐面带笑容,轻轻走到我面前,莺声说道:「怎么了,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吗?今天可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我怎么会忘记呢,我只是被你的美貌吓呆了。」我肯定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但从现在起我肯定会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的确是结婚纪念日啊。我一把把兰璐搂在怀里,狠命地亲吻着她的脸蛋和玉颈,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搓揉着她的乳房。乳房和我老婆比稍有松驰,但依旧有结实有手感,而兰璐身上若有若无的熟女体味,我肯定这是我老婆身上所没有的。

  「不,老公,轻点……不,用力……」兰璐说着些前后矛盾的话,呢喃的话语象发酵的春药让我全身热血沸腾。

  「老婆,你好漂亮,我想要你,现在就要。」我此时已经完全没有理智,我把兰璐抱到客厅沙发上,以最快的速度解除了自己的武装,然后举枪进入了兰璐的体内。

  幽林深处,那早已经是一片热带雨林,浓密的灌木丛和泥泞的草地告诉我这里是怎样的需求。当我的枪炮进入丛林时,丝毫没有任何阻力,一炮到底。太湿润了,太舒服了,我粗鲁的抽动着,双手在她的胸脯上肆意的驰骋,两颗紫色的葡萄在我手指间出没,而两只大白兔则表演着七十二变,一会儿成压扁了的馒头,一会儿又成了平缓的山丘。

  「老公,你……好……棒,嗯……,再……用……力,」兰璐娇好的面容此刻在昏暗的烛光下显然有些迷糊,呢喃的声音像是从远古传来的靡靡之音,她那不算太大的臀部正努力的配合着我的节奏,那纤细的美腰此时看起来坚韧而有力。
  我的龟头明显感受到了兰璐阴道的收缩,看来她快高潮了。「不,快……再……用……力……些,再……快……些,用……力,不……行……了,我,不……」兰璐的玉手狠狠的揪着我手臂上的肉,腰间的动作显然是加快了许多,我也感觉到龟头的阵阵酥麻。

  「不行,我……射……了……,老婆。」我已经完全进入了角色,在我射出十来股精液后,我趴在了兰璐身上,和她紧紧的舌吻在一起。



第四章

  「老公,我今天好舒服,你看看……」兰璐拨开紫色长裙,露出修长玉腿,上面显然有些红白相间,那是人体在极度兴奋后留下的印迹。

  我刚想起身,用纸巾擦拭下体,阴茎已经完全没有之前的雄姿,我都几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有的只是温暖湿润的丛林。

  「不,等等,老公,我喜欢你这样压着我……」兰璐双手环抱着我的腰,「这样我才能找回我们从前的时光。你今天好勇猛啊,就象二十五六的小伙子!」
  「你猜的倒挺准的,我的确就是二十五六的小伙子,可惜现在扮演的却是你老公的角色,一个四十三四事业有成的中年男。」我心里一边暗自盘算,一边问道:「之前我不猛吗?这说的什么话!」「你还说」,兰璐假意嗔怒说道:「每次就动了那么三两下,弄得我上不上,下不下的。象这么酣畅淋漓的表现,你说说有多长时间没有了?」我肯定不知道她老公之前的表现,不过听说男人到中年十有六七都是性生活下降的行为,这倒也不奇怪。现在社会一是压力很大,工作上你我间的勾心斗角,生活成本节节增高,二是这做医生的,压力本来就大,现在医患矛盾这么突出,稍有不留神会出现事故。如此,性生活质量下降也是情有可原的。

  「以后我肯定天天如此,放心吧,老婆。」我好言安慰道。看着兰璐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又忍不住的和她亲在了一起。此时,我感觉彼此间,肉欲少了很多,情欲则增加不少。

  「我们一起去洗澡吧」「好」

  当我们起身时,兰璐已经彻底的把长裙以及内衣解脱了,我这才有机会第一次彻底完全的观察我现在的老婆。我随手打开客厅的灯,柔和的吸顶灯光普洒在每个角落,屋角边缘恰有几道粉色的射灯灯光罩在兰璐身上,猛然间象是一尊女神在我身旁。

  突出傲立的乳头上还晶亮着光芒,不知道是我的口水还是她的汗水;下体私处的阴毛还尽是我们方才泥泞的痕迹,没有擦拭干净的精液还粘乎在丛林上;白皙光泽的皮肤还有残存的红色,淡而可见,那是高潮退后留下的印迹。

  兰璐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一下子用双臂抱紧自己以防走光,嗔道,「干嘛呢,不怕被前后人家看见呀……羞死了,快关了。」「怕什么呀,在自己家里」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也意识到这般不妥,连忙关上。万一让别人看到我和她在一起,倒也挺麻烦,毕竟都在一个小区。

  「嗯,一会儿在房里,想怎么看都可以,我永远都是你的……」兰璐立起身向浴室走去。

  「都老夫老妻了还害羞啊,」我装出一副老到的模样,也跟着走过去。
  卫生间倒也不大,因为装有透明环状的玻璃浴室,显得时尚而又宽敞。两个人洗略有嫌挤,我双手沾着沐浴露,在兰璐全身游走,丝绸般光滑的感觉让我心情很愉悦,看得出她也很享受。

  我不停的照顾着她的玉乳,一副34D 的玉乳。紫色的葡萄成熟得让我有些爱不释手,玉乳的轮廓优雅的画着圆弧状,上面并没有留下多少岁月的痕迹,只有逃不出重力而略有下垂。

  兰璐看我有些乐此不疲,羞涩的笑了下,开启莲花淋浴器冲洗着彼此的泡沫。
  然后缓缓蹲下,双手拨弄着我的二弟。

  此时的它,一副乖巧的模样,无论兰璐如何摆弄,就是害羞的不行,搭拉着头,不肯抬头看兰璐一看。

  「老公,你看它刚才还挺凶的,现在不言语了。」兰璐轻轻拍打着它,然后婴唇吮吸住了我的阴茎,快速的套弄着。

  我根本没想过兰璐会在这个地方给我口交,只感觉阴茎进入了温暖的腔道后,一条美丽活泼的精灵在不停的围绕着它舞蹈着,时而停留在根部休息,时而在鸡冠处嘻戏,残存的精液完全被精灵精彩的舞姿所吸引,香齿也调皮的有意无意的嗑碰着龟头。

  漫步秋风里,日丽彩云稀。天高心情爽,惟有余自知!天堂也不过这种感觉,我如此感叹道。

  转眼间,精灵显然已经换了战场,两枚精蛋已经成了它的新宠。一会儿如老龙戏珠般吸入吐出,一会儿又如彩凤逐日般调戏着。如此不久,我二弟再次雄姿英发,怒目看着精灵。

  兰璐托起自己的玉乳,将二弟夹在玉乳间,来回搓弄着。我顿时不停倒吸着咝咝冷气,那种感觉让我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兰璐已经感觉到了阴茎上输茎管的抽泣,迅速的将其放入自己的口腔深处,并不断的来回蠕动,用胫腔来刺激二弟的怒发。

  「传说中的深喉?这个她也会?」我十分惊讶兰璐的技巧,如果不是确信她是我的同事,我几乎可以确认她是性工作者了。但此时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刻,我已经控制不住子弹的喷发,虽然在十分钟前我刚刚喷射过。

  「唔……唔……唔……」,兰璐满脸胀得通红,双眸含着泪水,并不是精液太多呛着,而是因为精液喷发的速度太快一下子被她咽下去了。

  「老婆,你……你真是太好了。」我抚摸着她的脸,这话我是衷心而发。我自己老婆也没有如此给我投入的举动。

  兰璐努力的咽下口中的精液,又干呕了几声,在清洁了口腔后她又紧紧抱上我,和我一阵舌吻,娇喘嘘嘘的说:「今天你的精液味道一点都不好,晚上喝了太多的酒,还有太多的肉,很腥。」对于这方面我没有一点了解,只是戏言说:「是么,下回我喝酒吃肉一定先向老婆你请假」。我颇有些羡慕或者妒嫉娄权了,也就是她的前夫了。这么极品的又懂风情的女人可不是那里都能找到的。

  我到公司也有三四年了,从前丝毫没有感觉出来张兰璐的风情,只是感觉她衣着有品味,女人味儿十足。从今天她的表现来看,公司之前的传闻还是有道理的。以后必须给她上上紧箍咒了。突然间我发现自己有些变化了,虽然只是一点点。

  擦拭好,我穿上了兰璐事先准备好的睡衣,丝绸的,贴身且很舒服,只不过尺码不对。很明显,这是她老公穿的。我躺在床上,随意的拨弄着遥控器。
  「明天,帮我买几身全新的衣服吧,从里到外的,只要41码的。」兰璐正坐在梳妆台带,电吹风发出嗡嗡的声音几乎覆盖了电视的声音。「你好像身材突然变好了呢,我喜欢你现在的模样,精壮的,明天我们一起去选。」我看着兰璐的背影,粉红色的绸缎睡衣早把她美妙的身材掩盖的完好,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欣赏。
  突然我从梳妆台镜子中看到床头墙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那还是一个十几年前的照片,年青而又陌生的男女合影。只不过现在这个女人却睡在了我身边,这一切都象是梦。一切太突然了,太美妙了。

  手机响了,从声音来看应该在客厅,我的手机。我跑过去打开一看,原来是自己老婆。「喂,爱芳?唔,我今天在外边吃饭了,酒有点多,唔,没事,有点困而已,明天给你电话吧……」我三言两语的把自己老婆打发了,生怕话长梦多。
  还没等我走到卧室,又有一个手机响了,是兰璐的手机,就在我的床头前。
  我拿起来一看,居然是娄权来的,她老公的电话……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