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友小琴相识了三年多,情侣相处久了,感情愈来愈浓,有时也会互叫公、婆,可是有些感觉却慢慢在消退中,因为彼此太熟悉、太亲密了,已如同是自己身体的一部份,就连情侣间的性爱,激情依旧、甜蜜依旧,但脸红心跳的悸动、肌肤相亲的触电、羞涩矜持的挣扎,全都没有了。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事实上,这些感觉是非常美的,如果能够,我希望小琴能再有一次全新的感受。我们在讨论之后就处在这矛盾挣扎的交战中,於是我下了更大的决心——我们初嚐了交换的滋味。

  我女友小琴才二十二岁,有160公分高,长发披肩,皮肤很白又细细嫩嫩的,长得有点像明星贾X雯。她的三围是33?23?34,她的身材仍然是无懈可击,那么匀称的修长双腿、白皙酥胸和臀部,小的地方小,大的地方大,纤细的腰和白里透红的柔滑细腻可人的雪白肌肤,常让人想入非非。

  前一阵子接到了个ICQ,对方是一对优质夫妻在找其他类似的伴侣,当跟他们在网路上聊天的时候,觉得他们还算不错,蛮健谈的。男的四十岁(我称他为林兄),173公分;女的三十二岁(我称她为林嫂),168公分,有一个小孩。

  虽然没看到面孔,但在跟他们聊天的时候,就知道是一对跟我们有相同理念的同伴。因为年龄有一些差距,我二十四岁,所以我犹豫了很久才回他们的信。

  之后又常常在网上聊天,在网上聊天的那一段时间有时会聊到深入的话题,他们的经验可以说是相当丰富,有过和两对夫妻和一个单身男性联谊的纪录,又常游说我接受不同的看法。

  对方尊重我们的决定,先交朋友,再考虑交换。慢慢地小琴喜欢在网上跟林兄聊天,因为林兄很幽默,也常会聊一些私密的话题让小琴面红耳赤,就像好朋友般的那样轻松。将近三个礼拜的聊天中,小琴有时会挑逗林兄,而林兄也会回以爱抚她,她会因此而觉得兴奋。但至今为止,他们都只限於聊天。

  有天晚上回到家里已经十点多了,看到小琴全身上下只剩一件半透明内裤的躺在床上听电话并不时地自慰,丰满的身材加上香喷喷的香水味道,我被眼前突发的影像吸引住了,哪一个男的可以受得了这种诱惑呢?

  我很快地放下身边的东西,开始脱她的小内裤,小琴兴奋地告诉我,在电话那端的是林兄。我一时兴奋了起来,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如此反应,我挑逗性地问小琴:「是否愿意让林兄上你呀?」此时小琴的害羞已不见了,取代的是欲念,她大方地对电话说:「林兄……快给我……」这让我大为吃惊,因为小琴当初并不是很认同联谊的,我只能很佩服林兄的口才及说服力,让她此时变成一个淫荡的女人。我希望看到我美丽的女友做出最放荡的事,反正林兄在电话的那端,於是我匆匆把阴茎插入小琴的阴道,然后抓住她细瘦的腰不停地抽动摩擦,并狠狠吸吮她粉红色的乳头,令小琴的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

  她紧闭双眼,同时还说:「林兄,那就是我心里想要的东西,你全射进来好吗?」听着女友淫荡的对话,於是我忍不住立即爆发了,在她的淫声浪语中把精液全射进了最危险的地方。

  现在的小琴就像和我们的朋友林兄在做爱一样,太真实了,当下我便决定要见面向林兄讨教一下,顺便看看他长相如何?在我了解了小琴的界线与需求后,一切就变得简单多了,我开始跟他们聊一些见面的事,和我希望他们怎么帮我完成小琴的性幻想。而我们只有两个要求:

  第一、做爱的时候一定要戴保险套,或吃事前避孕药。

  第二、小琴不喜欢吞精液。

  而上个周末,小琴为了见面,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她特别换穿了一件浅色紧身套装,把丰满的胸部几乎完全衬托出来,上身只有两条细如发丝的细带绕过她的脖子,挂着两个罩杯撑着她丰满的乳房;衣服后面是露背的,裙子长度正好只能盖住她的臀部;衣服的质料相当薄,露出修长的双腿和一双六寸高跟鞋。

  到了旅馆,我们终於见面了。他们才刚洗完澡,我们就已经到了,小琴看到林兄,居然有说有笑的还打情骂俏,说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后来得知原来林兄常在深夜与小琴网交,让她很想要却又要不到。

  林兄看起来约172公分身高,成熟且带有皱纹的脸孔,听他说是在做业务的,而且是经理,或许是常应酬的关系,林兄有个啤酒肚。而林嫂虽然有168公分,但是以我目测,她三围的结果是36?27?38,但毕竟三十二岁了。

  林嫂看见我便非常满意地笑,林兄也不例外,打从一开始就瞪大眼盯着可爱的小琴上下打量,嘴角微笑,我发现林兄的下体已膨胀起来了。

  我请他们坐下来聊天,问他们要喝些什么?跟他们解释我们今天很累,可能抱歉了,没想到林兄却提议不如不要交换,只是同房做爱观摩,为了要让尴尬的气氛赶快结束,我和小琴就答应了。

  我和小琴因为此次同房观摩连续喝了好几杯不同的酒壮胆,紧接着我们就进去洗澡了。这个洗澡间真的很大,又有按摩浴缸,真是太棒了!我们将水加满,又加了一点香料,并放起音乐制造情调。

  我和小琴一起跳进缸里去做按摩浴,不久便在水中玩起来了,小琴也毫不避讳地将她全身上下的衣物都脱去,真是美极了!由於浸在温水中,也可能是酒精及门外还有人的关系,慢慢地我们变得兴奋不已,我很快地将自己的小弟弟放进小琴的嘴巴里,而她也很兴奋地帮我含着。

  我伸出手指轻柔地在小琴的阴部爱抚,一下子她已经开始在呻吟了,淫水都从下体流了出来。突然林兄及林嫂赤裸裸地走了进来,一起站在小琴后面看着我们,我想反正是观摩嘛,就让他们观看我美丽女友的身体。

  林嫂比较开放,她一边看着我,一边屈膝蹲下,用右手抓住林兄胯下已经勃起的阴茎轻轻地搓揉并吸吮着,上上下下的舔了好几回;林兄则按着林嫂的头,把她正面向着我,在我的眼里,林嫂的身材不错,奶子很大,但略呈下垂,乳头是枣红色的。

  这些撩人的激情举动,小琴看了使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我也不甘示弱地把小琴扶起来面向着林兄及林嫂,从背后把我挺立已久的肉棒向前一挺,进入小琴的体内抽插。

  当林兄看到小琴胸前一对白皙的乳房,在如此近距离随着我的抽插而左右摇晃时,哗!他的肉棒胀硬得简直就像根大木棍,并不断在抖动,包皮退尽,露出硕大的龟头;整条阴茎布满了粗壮的血管,根部是整片黑黝黝的阴毛,身体健壮得看不出是四十岁的人所拥有。

  小琴脸红红地看着林兄巨大的肉棒,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身体微微地颤抖,真是美丽极了!

  当我的肉棒快速抽插着时,我问小琴:「你平常网交时是不是像这样被林兄玩的?」小琴回答说:「嗯,而且平常林嫂也会从分机那端舔我。」说完,我请林嫂过来舔小琴的乳房。眼前景况让我感到异常兴奋,这种感觉真是美极了!从前是幻想,现在却如此的真实。

  林兄站在小琴前面,伸出手抚摸着她白皙的乳房及捏弄着粉红色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握着自己的鸡巴在打手枪。小琴对林兄说:「你摸得我好舒服,比网交还要好。」我听了也伸手去揉弄林嫂的阴蒂。此时小琴可说是完完全全地享受着视觉、听觉和触觉三种刺激。

  林兄对小琴说:「你的奶子好软好绵,乳头却开始硬起来了。」我听了都快脑充血,太令人兴奋了!小琴一边让我操着小穴,一边被林兄玩着乳房,洗澡间里充满了她「嗯……嗯……嗯……」的呻吟声。

  在这么刺激的场面感染下,我抽送的速度加快了,肉棒用力撞击着小琴的阴道深处,快速的摩擦让我感觉到她小穴内有一股力量吸啜着我,是那么的强烈,让我知道她高潮要来了,小琴全身涌出来一阵阵香味,刺激着我和林兄。

  林兄打手枪的速度越来越快,小琴看着看着,突然低下头用舌头在林兄的龟头上舔来舔去,又用手帮他握着鸡巴上下套动。

  林兄老练地说:「嗯……嗯……好舒服……往下一点,小琴。」小琴听话地把舌头往下移,绕着他两个长满阴毛的卵蛋打转,林兄两只大手完全包围了小琴两个坚挺美丽的乳房,不时地用力捏着奶头,张大的嘴巴表现出他此刻非常享受的样子。

  像梦一般,女友一前一后两根大肉棒在飞快穿梭,我从后面进入,而她在前面帮人口交,我从来没想过漂亮的女友会在初次见面就前后都享受着。我一时兴起,又挑逗性地问起说:「小琴,是否愿意让林兄上你呀?」小琴大力地点头,一上一下的深喉咙正好吞吐着林兄的肉棒。

  看到女友淫荡的一面,我实在太震惊了,在小琴紧穴中下下插到底的激烈动作下,我很快就射精了,肉棒还没抽出来,已可以看到一大股浓浓的白色精液从小琴的阴唇中挤了出外。

  联谊该结束了吧!我蹲到旁边洗涤,站在一旁观战的林嫂也过来帮我按摩颓废的肉棒,期望它雄风再现。我听到林兄对小琴说:「我想上你好久了,今晚终於可以如愿以偿。」甫一回头,林兄已戴好套子代替了我原来的位置,改采「坐怀吞棍」的面对面姿势,手嘴并用享受着我女友年轻的身体。

  林兄起初进入时显得有些困难,事实上小琴鲜嫩的小穴何曾容纳过这么巨大的肉棒,她被撑绷得鼓胀的小阴唇紧紧裹住林兄那根鸡巴,两条小腿自发性地紧紧勾住林兄的屁股,让他可以把自己干得更随心应手。在这紧张的节骨眼上我还是没有叫停,整个人完全溶入在这个淫糜的场景里面。

  林兄挺着硬直的鸡巴从下面抽入小琴的阴道,双手毫无顾忌地托着小琴的屁股上下移动,肥大的啤酒肚顶着小琴的肚子,使她弓着身体趴在他肩上显得有点驼背,嘴唇则在她雪白的乳房上任意吸吮,吸到奶头都红肿了起来。

  小琴哪里是林兄这个老鸟的对手,小穴被他快速抽插着,两粒奶头又让他轮流吸吮得酥麻难耐,只懂「嗯……嗯……」的浑身打颤呻吟着,根本叫不出声。

  林兄说:「这个长发美女的小穴竟然这么紧,比我上过的所有女人都紧太多了!」被这么一说,小琴张开嘴还来不及喘口气的同时,美丽的身躯已淫乱地摇摆,大量淫液也从阴道口泄出,一直顺着林兄的大肉棒流下他的卵袋,看来我女友已被他干到了高潮。

  每次看着林兄捧住我女友的臀部,将她的小穴用力按落到自己那根巨大的肉棒上时,我都担心她漂亮的阴唇会不会被擦破,因为看他那股狠劲,把小琴的两块臀肉都掰开了,连屁眼都清楚地暴露了出来。

  果然,因为长时间的强烈磨擦,保险套也被插破了,只剩下一圈残缺不全的橡胶膜裹在林兄的鸡巴上,龟头已赤裸裸地整个露了出来。突如其来发生的事情让林兄大吃一惊,他那根大肉棒也缩得变小了些,动作亦停了下来。

  小琴看着林兄脸上讶异的表情,却显示出意犹未尽的欲望,同时还说:「你累了吧?那让我们换个背后的姿势再干好不好?」我不可置信地望着小琴,结果她竟然说:「你不是一直想让林兄上我吗?这次就让他玩得尽兴点吧!」看着小琴哀求的眼神,我默默无言,想想既然林兄之前都已经进入过了,也不差欠再让他干多一会,於是便点点头答应了小琴。

  小琴起身趴在林兄胯间,用手扯掉那个破烂了的保险套扔开后,马上就含进他的肉棒作一阵香舌服务,之后林兄慢慢将小琴的身体挪转过去,当她以狗爬姿势跪在地上,弯腰挺起乳房、屁股翘得高高的向着林兄时,我真的看呆了,没有注意到林兄已经把小琴的两片臀肉大大分开趴到她背上,将硕大的龟头直接对准她的阴道口,屁股一挺,没有任何阻隔的肉棒便缓缓地向前进入小琴的身体里。

  望着林兄粗长的鸡巴一点点地消失在眼前,直至他毛茸茸的卵囊与小琴粉红色的阴唇紧贴在一起,从小琴微皱眉头的表情得知,林兄的龟头前缘已触碰到她子宫颈了。小琴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彼此都心知肚明林兄的鸡巴这时已毫无隔阂地与我女友的阴道作着亲密接触,接下来将会发生的是……很快地小琴便习惯了林兄把大肉棒深埋在她阴道中的胀满感觉,并再度呻吟了起来。林兄开始在小琴的小穴中出入抽插,用疯狂的速度向小琴的屁股不断撞击,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啪啪」巨响。似乎这种后进式的姿势更为直接,因为林兄能完全掌控抽送动作,让小琴发出喘气与呻吟交杂的声音,他也操干得挥洒自如。

  由於林兄一边干着小琴的阴户,一边又用手指不停抚摸她的屁眼,令小琴爽得像疯了一样浑身乱扭,最后他还把中指插入小琴的屁眼里,另一只手则由后往前伸去抓握乳房,由小琴呻吟的颤抖音调中显示出,高潮又再度朝她袭来了。

  林兄边抽插边问小琴:「你觉得如何?」小琴呻吟道:「啊……舒服……很棒……你不戴套子,我能完全感觉到鸡巴的坚硬……烫热……而且很刺激……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射精……」林兄臀部前挺时,肉棒深深埋入我女友的小穴内,阴道口「滋」的挤出一小股淫水;臀部后退时,抽出的肉棒闪闪发亮,沾满了白花花的潺浆;有时肉棒拔得太多好像要掉出来的时候,小琴又把屁股重重地后挺,把肉棒重新套回自己的阴道内。

  林兄和我女友此刻陷入了疯狂的交欢之中,小琴一次又一次地让林兄的肉棒享受着自己年轻、紧凑的嫩穴,而林兄却只顾着欣赏她性感的臀部及屁眼。小琴显然现在流出更多淫水了了,丰沛的润滑液令肉棒每次出入的时间愈来愈短,而且两人的交接部位不断发出「噗滋、噗滋」的水声。

  看着看着我又硬起来了,我不停地搓弄着肉棒,观赏着他们在旁若无人地性交,好像小琴并不是我的女友,而是林兄的情人一样。

  林兄这时招手示意我过去,一走近,小琴便急忙把我的阴茎含进嘴里吸吮,彷佛这样便可以抵消林兄在她小穴里的冲击力度。十几分钟后林兄开始作最后冲刺了,他用力抓住小琴的细腰把肉棒不停向她阴道深处粗暴地撞去,而柔弱的小琴只能靠双手扶着浴缸边以平衡身体。

  紧张关头林嫂也加入了,她站在林兄背后扶着他的屁股帮助推拉,让丈夫的鸡巴在我女友的阴道里抽送得更加快捷、有力。小琴被林兄干得爽翻了,她无法再专心含吮我的肉棒,全部精神都集中在用劲夹住阴道内林兄的阴茎。

  这时小琴呻吟得很大声,闭着眼睛,浑身不断地打着哆嗦,看来又快要高潮了,林兄藉机问:「我射在你里面好吗?」小琴还没来得及回答,林兄已当成她默许,狠狠抓着小琴的屁股来回快速抽动了十多下后便全身猛抖了数下,把他的精液毫无保留地完全射进小琴的阴道里。

  射精期间,林嫂还揉着她丈夫的阴囊,刺激他确保将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灌注入我女友的身体内,林兄这才拔出阴茎扭头对我说:「下次再联谊。你女友的穴真好操,我老婆没她紧。」这下我才意识到还没上他老婆,不过林兄说下次还有机会,盥洗完后付了旅馆费便走了。

  回身望望小琴,她还全身无力的软绵绵摊躺在浴缸旁边的地上,只有小穴仍像处在高潮中般微微抽搐不已,每收缩一下,便从阴道里挤出一股林兄射进去的浓白精液,毫无疑问,我女友已在这次难忘的经验里体会到了好几次高潮。

  我后来问小琴:「你被林兄射进去了,怎么办?」小琴说不要紧,她早就吃了事前避孕药。因为在网交时林兄就一直想要单独约她出去见面,但是小琴却坚持要我在场,林兄很爽快的答应了,因此她知道迟早会被林兄上,并让他把精液射进小穴里,所以喽……不过,因为上次联谊后,我女友却爱上3P了。

          【完】
        1189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