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dqq4902 于  编辑 

. 
99年我毕业了,学的是国际贸易专业,这个在别人眼里很热门的专业毕业却很难找到工作,去了不知道多少次人才中心,发出去不知道多少简历,却连回复都很少,就这样过去了几个月,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 

  那些天我成了人才中心的常客,每逢周2周5我都到那里报到,最后自己都感觉自己皮了,TMD,什么狗屁国贸,都是虚的,最后一次去人才中心我索性把简历都塞给了几家酒店,做服务员总行吧? 

  青岛的服务员看样子真的很缺,上午刚刚从该死的人才中心出来,下午就有家酒店让我去面试,青岛XX酒店,在去的路上我差点哭了出来,怎么说我也是个专科啊,沦落到去酒店当服务员,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太正常了,大学生,大学生算个屁啊。 

  排队,填表,面试,总共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成了这家酒店的服务员,“你明天到康乐部报到吧”人事部的一个娘们很有礼貌的对我说。靠,这就行了?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然有些成就感,这么快就可以上班了,我马上也是一个有工作的人了,走的时候竟然还朝那娘们鞠了一躬,然后高高兴兴的走了,像TM捡了钱一样。 

  这家酒店的康乐部当时其实就两个部门,洗浴中心和夜总会,而我被分到了洗浴中心,也就是桑那部。换好了工服领班就带我熟悉环境和同事,前面大厅是迎宾和收银,后面是休息室,在休息室里我见到了当时我觉得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白皙的皮肤,小小的瓜子脸上戴着一副精致的无框眼镜,和久井法子一样发型,一身大红色的紧身连衣短裙,前挺后撅的,肉色丝袜,白色的长桶靴。“这是我们的公关部经理——陈燕”,领班说。“你好,”陈燕把手伸了过来,我赶紧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傻乎乎的说了句“你好,陈经理。”她的手好软好滑,撒谎是孙子,我下面当时就翘了,有这样的美女一起共事,还干什么国际贸易啊,当时真她娘的天真烂漫,其实陈燕就是那里的妈咪,第二天我就回过劲来了,但后来我很长时间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漂亮的女人要做这个。 

  就这样,我成了该酒店桑那部的一名小服务员。开始的一个星期内,我对里面的所有东西都很好奇,有时还觉得有些害怕,因为后来的很多事都只是在电影中见到过,现在真的在这种环境中却很不愿相信那是真的。 

  去洗浴中心找过小姐的人都知道,基本程序都差不多,在你换衣服的时候就会有人喋喋不休的向你推荐各种服务,介绍小姐,如果你装作不明白,服务员会隐隐约约的告诉你是怎样怎样,听的你心痒痒的。我当时就做这种工作——在给客人挂衣服的同时向他介绍服务。在开始的2个星期里,每次我向客人介绍各种服务的时候我的弟弟都会不由自主的翘起来,就像我要去做似的,呵呵,又怕被客人发现,着实让我难受了一阵子,然而这种感觉在2个星期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和客人介绍的时候侃侃而谈,好像商场里推销家电的差不多,脑子里也不再胡思乱想。但在桑那部还是有两个地方让我心跳加速——1是休息室2是按摩房。休息室,供客人休息,做足疗的地方,也是陈燕推销小姐的地方,为什么这个地方会让我心跳厉害,因为休息室里的背投彩电放的全到是A片,虽然我在上大学的时候看过不少,但还是控制不住我的小弟弟,加上陈燕,她和客人说话的时候老是翘着个屁股,让我想入非非。按摩房,也就是炮房,它对我的刺激是听觉上的,小姐放荡的叫床让我实在受不了,在更衣室的服务员是不允许在休息室和按摩房附近逗留的,这更增加了这两个地方对我的吸引,所以,有事没事就到这两个地方出熘,心里盼望着什么时候能调换岗位,让我看个够听个够。 

  二,熟悉 

  很快我来到这里1个多月了,在这一个多月里,我知道了很多东西,感觉自己上学的时候就是一表字,只要你有钱,在这里多漂亮的女人你都可以上,只要你有钱,你想要什么服务都可以满足:双飞800,冰火480,推油380,后庭580俄罗斯小姐800,,,其实,现在看来这些价位是有些高,但在当时青岛还没有这么多洗浴中心的时候,我们的生意非常火爆。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被调到了按摩房工作,也就是负责那里的卫生和服务,这里共有普通房间15个,VIP套房4个,小姐多的时候达到30几个,应该说在当时的青岛是规模比较大的了,生意好的时候10多个房间同时有人在打炮,小姐的叫床声此起彼伏,让我难受了好一阵子,几乎每天都回宿舍打飞机,想象着那些小姐的样子,可能人受这种刺激多了,就像你经常吃药对药物有抗药性一样,没多久,我就习以为常了,经过按摩房时听到那些声音像上学时听女老师讲课一样没什么反应了,我知道,我已经熟悉这种环境了,那个初来时看到小姐都脸红的我已经消失了。 

  三,陈燕 

  一直以来,我都对陈燕的印象很好,因为我到桑那部的半年里,我从没见过她上钟,只是在休息室推销小姐,因为她长的实在是太惹火了,很多客人都要求“做可以,但,是和你做。”每次都是客人自讨没趣,很长时间都是陈燕趴在客人的耳朵上说了句什么,几乎所有的客人就作罢了,因为隔的远我一直也不知道陈燕是怎么拒绝那些色鬼的。 

  一天,我在VIP外面拖地,看见陈燕和一个秃头胖子进了房间,我以为是和客人谈什么,因为经常有些常客不愿在休息室多说话,大约10多分钟吧,陈燕和秃头从里面出来了,秃头回到了休息室,可能是没谈拢,“小陈,把房间打扫一下”陈燕的声音老是那么软绵绵的。“好。”我答应着,半年了,每次陈燕和我说话我都还激动,不知为什么,这点激动一直都没有消失,我拖着拖布进了房间,还好,双人床没怎么弄乱,就在我检查垃圾桶的时候,我愣住了,TMD一只用完的安全套躺在里面,是刚才我打扫房间的时候忘清理了?不对啊,我都打扫干净了,很显然,是那个秃头用过的,奶奶的,陈燕居然也做啊,靠,妈的,都她娘的一样,现在想象自己真蠢,做她们这一行的都是为了钱,她自己亲自上马又有什么奇怪的,后来我从同事那里得知,陈燕很少上钟,因为她是提成的,怕耽误小姐们的生意,她一般是不做的,但如果碰到叫真的客人非想她,1000不叨叨,我靠,原来,她每次趴在客人耳朵上悄悄的说的那句话是她上钟的价格啊,怪不得很多客人都摇头呢,也太快了吧,10多分钟,1000元到手?她娘的,我辛辛苦苦干一个月还没她抽两根烟工夫挣的多,那天回宿舍,我痛痛快快的撸了把,想的是陈燕,真她妈爽,差点叫出声来,嘿嘿。 

  四,当上领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