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那个卖催情香水的女人,本来想买她的产品,却没想到送上门来让我操。谁让她做的是那种产品,又那么骚?不过我到底也有付钱,所以也不算是白玩吧!再说她也享受着了,算是扯平。 

  现在想起那个女人的骚样子来,心里还觉得痒痒地,很想有机会再和她切磋切磋,希望她还能想起我这个意外情人,记得那天的爽。 

  在这里有一点经验告诉大家,以后遇到推销员,可不要一律拒之门外呀!说不定里面就有很好的货色呢!那天我的哥们要是知道黄慧卉是这样的,一定后悔没有干到。 

  我个人比较喜欢岁数大一些的女人,梨形的稍稍有点下垂的乳房和深色的、肥厚的阴唇,会让我特别兴奋,因为只有被人干过的次数多,才会有这种颜色的屄,肥软、多汁,叫床也很大声,那种浪劲儿很有特点,干起来特别过瘾。 黄慧卉的两个大屁股撅起来像两座小山,臀沟深深下陷,能轻易地夹住人的手指头。两个屄片就像最肥最厚的公鸡的冠子,里面不是很浅,但是越干越有握劲儿,叫春的声音响得恨不得你把她嘴堵上。 

  上个月25、6号,我哥们来了几个客户,一起吃中饭、唱歌。我们吃饭的时候,黄慧卉就在门口走过来走过去,快吃完的时候她敲门进来。 她穿着一件黑色的低领衫,斜背个小包,勒得两个奶像要跳出来。她很谦恭地每人发一张名片,当时谁都没搞清楚她是干什么的,也没有人搭讪她。 

  哥们身边没位子了,我坐门边儿,身边正好有个空座,黄慧卉就坐下来,讨好地跟我介绍什么催情香水,说很有效没有副作用,讲得高兴时,整个胸脯都快贴到桌子上。 让我眼光一直注视那对巨奶,什么都没听进去,只记得是性爱芳香剂,下面也开始硬起来。后来哥们结帐起身,黄慧卉还叮嘱要买的话打电话给她,她可以送货上门。 

  我心里一直记挂着黄慧卉,有点注意力不集中,没到两点就跑回家去了。 回到家里已是两点多,我拿了手机拨了0960520572,有人接了正是黄慧卉的声音,我问她在哪里,她说在公司值班。我说你可以给我介绍一下产品吗?黄慧卉的声音有点沙哑,假如是在半夜里听,绝对会让人性冲动。她说女人闻了催情香水以后,就会在15秒内兴奋起来,渴望性交,也更容易高潮。 她的声音让我一下子就硬起来了,我一边撸着不安份的老二,一边努力不让自己声音异样,问黄慧卉:「怎么个兴奋法,你给我描述描述。」 

  黄慧卉咯地笑了一下:「你还不知道吗?」 

  我说我当然知道,但是不知道女人用完什么感受,我得知道详细一点才好买呀!我用的好还可以给哥们介绍,多买几瓶。   黄慧卉嗯嗯地说:「就是浑身发热像洗热水澡那样子,舒服得特别想让人抱着、让人摸,不摸就难受,下边那里变得很热、很痒,胀得厉害,就是想让什么插进去……」 

  我说:「下边是哪里,让什么插进去呀!」我老二胀得更硬,手一下一下地使劲撸着,想象黄慧卉那丰满的身体,浑身像冒火一样,恨不得马上拉过来干上一炮。 

  黄慧卉说:「嗯……就是下边阴道想男人的宝贝呀!那个时候就是想让男人插呀!不插就难受。」 

  我说:「要是没有男人插你怎么办?」 

  黄慧卉说:「你真坏哟!反正胀得就是得放出去。你不知道女人胀起来一点也不比男人差,那个难受劲儿呀……哎!就是身边随便有个什么,就想捅进去算了。」这句话差点没让我喷出来。 

  我问她:「你也用过吗?真有那么好吗?」 

  「用过啊!舒服极了,每次都美得要命。」 

  「怎么个美法?你能给我形容一下。」 

  「就是整个身体像飘了起来,想让人狠劲儿地插,一直插到底,怎样狠都不怕,就是别人在旁边看着也不顾了,但是很快就能泄出去。完事后浑身像散架一样。」 

  「你说什么泄出来?我没听清楚。」我故意说。 

  「就是女人的淫水啊!」黄慧卉吭哧吭哧地说。 

  「能有多少?你的淫水多吗?」 

  「不跟你说了。」 

  「别呀!我是想买呀!对顾客怎么能这样呢!告诉我,你的淫水多吗?」 

  「很多。」黄慧卉很简单地说。 

  「多到什么程度,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用过?」 

  黄慧卉被我挤兑得不得不说:「有一次床单和褥子都湿了,半夜起来换。」 

  「你说得这么神我不信,你给我试一下,我在电话听你的声音,要是真有那么好,我就马上买一瓶。」 

  黄慧卉犹豫了一下:「你真想买吗?」 

  「当然,我还会介绍别的朋友买你的产品,他们都是很有钱的。」 

  「那好,你等着,我给你试,但是你可不能跟公司说呀!」 

  「你放心吧!我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实际效果,你说对女的这么好用,不试怎么知道呢?」 

  电话那边传来唏唏簌簌的声音,我还没听清楚她在干什么,就传来很清晰的呻吟:「来了……我好热,我好痒……哎呀!真难受……」 

  「你怎么了?」 

  「我吸了,头晕,想……」 

  「想男人,是吗?」 

  「想。」 

  「想我怎么样?」 

  「想你抱我、摸我、亲我,想你的手摸我下边,下边难受……」 

  「哪里难受?是屄里痒吗?」 

  「是,太胀,好想……」 

  「想我用鸡巴插你吗?我的鸡巴好大的。」黄慧卉哼哼地像个发情的母狗。我说:「别急,亲爱的,你脱了衣服吗?」 

  「没脱,我脱了裤子。」 

  「你在揉你的屄吗?」 

  黄慧卉大声说:「是的!」 

  「我告诉你,你手指伸进屄里去……」没等我说完,就听黄慧卉闷哼一声,就听到「咕唧咕唧」的水响,哼得越来越大声,就像真有人在干她一样。我被刺激得受不了,大力撸了几十下,就喷了,精液喷出有半米远。 

  等我喘过气来,电话那边也没声了,我大声问:「宝贝,你还在吗?刚才爽吗?」 

  黄慧卉气息微微地说:「我刚才也泄了,椅子都湿了。」 

  「坏丫头,记得擦干净啊!不然你们老板明天来问你这是什么,你要怎么回答他?」 

  「我就说,我和我男朋友在一块干了呀!」黄慧卉咯咯地笑着。 

  「说真的黄慧卉,我挺想你的,明天来我这里吧!我要买你的产品。」 

  「真的吗?我去哪里找你?是不是去公司啊?」 

  「谁在公司买这个?是我家里,怎么,你不敢来吗?」 

  「谁说的?你还能把我怎么样?我这么大了,我不会叫呀!」 

  「叫什么?叫床吗?恐怕你当时就想要我了。我告诉你说,我很大的,我吃过药,一定会让你爽。」 

  「那不行啊!真那样公司会把我开除的。」 

  我生怕她不来,就说:「你放心,我肯定买。来吧!」 

  第二天上午8点刚过,我还没起来黄慧卉就打电话来。一想到黄慧卉那风骚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又放了一枪。黄慧卉说她公司在北边,坐公交车过来要一个多小时,我差点忍不住让她包出租车过来了。 

  黄慧卉今天穿了一件从奶下边打个褶、底下散开的上衣,前胸差不多是半透明的,下身穿件七分裤,屁股和大腿都紧绷的。大概是昨天晚上在电话里爽了,一见面黄慧卉就给我来个自来熟,「嗨」了一声,眼珠就瞟过来。 

  她仍背着那个该死的小包包,细细的皮带勒进两个乳房中间,前边松松垮垮地正搭在两腿中间,走一步,半个包就夹进腿缝里。 

  「东西我带来了,是1500块一瓶,你买几瓶呀?快点把钱给我吧!我还要回公司交帐呢!」 

  「哎呀!你这个小姐怎么这么着急呢?哪有买东西不让人看货呢?总得让买的人满意了,卖的人才能拿到钱吧!」我让黄慧卉坐到椅子上,我拿起一把椅子坐在她外边,一低头就看见深深的乳沟,闻到到阵阵肉香。 

  「昨天你不是已听我试过了吗?你不是说肯定买吗?」黄慧卉拿眼睛剜了我一下,声音透着嗲,一说话胸前就一颤。 

  我往她旁边靠一靠,手搭在椅子背上:「电话里谁知道你到底试没试啊!我要看你实际试给我看,我才能买。」 

  黄慧卉还是急于卖东西给我,只好同意:「我试的时候你可要规矩点。」 

  「什么叫规矩呢!」我故意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