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dqq4902 于  编辑 

  遥远的阿涵阿涵是个容易让人心动的女人。其实我们不常在一起聊,偶尔QQ上碰见了也只是发个笑脸问个好就各干各的,对彼此的熟悉了解全来自于彼此空间的文字。 
   
  她的QQ空间里帖着她真实的照片,清艳脱俗,一看就知道是个招人爱的美女。我的一些男网友从我的空间无意逛到了她的空间,眼睛都会一亮,对她大献殷勤,卖力地在她的院子种上一片又一片的玫瑰花,任我百般取笑仍痴心不改。我和阿涵对男人的这种讨好伎俩私下里都是付之一笑的,更不会肤浅到为此争风吃醋。 
   
  阿涵是美丽的,可却不快乐。只因自古多情女子空遗恨,美丽的阿涵同样逃不过情劫! 
   
  阿涵28岁,和刚上幼儿园花儿般可爱的女儿住在一起,老公在孩子刚出世不久就出车祸死了。我在网海里遇见她时她和一个有老婆有儿子的男人已经爱了四年了。这种见不得光的爱能坚持这么久,足见阿涵的执着和勇敢。她在篇篇日志里记录了她对那个男人热烈而哀婉的爱,那个男人似乎对她也是倍加疼爱,生活上常常照顾她,关心她。他对她说他怕儿子受伤害所以不能离开那个没感情的家,阿涵说她不在乎名分,只要有爱就行了。虽然阿涵嘴上这样说,但我还是很容易地从她的文字中感受到她心底的那一丝丝挥之不去的隐痛。 
   
  一天早上,我打开QQ空间看见阿涵的留言:“姐,我怎么办?” 
   
  我心一紧,出什么事了?由于平时我们都是网上联系,现在她又不在线,真是急死人了! 
   
  我马上留言:“怎么了?速回消息!”我留下了手机号码。 
   
  在不安的等待中,消息终于来了:“姐,我怀孕了。怎么办?” 
   
  我顿时傻眼了,马上问:“他怎么说?” 
   
  “他说最好不要。” 
   
  一股愤怒的情绪瞬间充溢着我的心,什么纯洁的爱啊?什么伟大的情啊?此刻不就原形毕露了吗!我能想象阿涵伤心欲绝的样子,她是怎么也料不到痴痴爱了这么多年的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可是我很想要。”阿涵说。 
   
  我立刻劝道:“阿涵,你可不要冲动,千万要想清楚了才决定。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个年幼的女儿,你一个柔弱的女子,能行吗?” 
   
  “我不靠他,我行!” 
   
  我无语。 
   
  几天后,我在我QQ空间的留言板上看见了阿涵的留言:“姐,别担心我,我离开这个让人心痛的城市到远方去了。你保重!” 
   
  随后一直没阿涵的消息,手机关机,QQ头像不亮,我一直为她担心,不知她怎么样了。 
   
  高手果儿第一次对果儿有印象是在本地的一个QQ群里,他一进来就大呼小叫的,看见美女就抱着香吻一个,问看见他“亲爱的”没有,搞得几个娇滴滴的妹妹忙不迭地躲闪,这架势倒把我逗乐了,我凑上去问:“你‘亲爱的’是谁啊?” 
   
  “一个美人儿,刚被爱情骗子骗了,我带她来这里找骗子呢。” 
   
  “呵呵,那你看我像骗子吗?” 
   
  “你啊,”他咧嘴不怀好意地笑笑,“像要被骗子骗的下一个美人儿。” 
   
  我一个炸弹扔过去,他哈哈大笑地跑开了。 
   
  我和果儿不打不相识,以后一遇上他就粘上来,嘻笑着说:“若尘姐姐,你做我‘亲爱的’好不好?以前的那个我不要了。” 
   
  “好啊。那你就成了骗子了哟。”我漫不经心地答道。 
   
  “骗子就骗子吧,我才不怕呢。”随着就发来一大地的玫瑰,一大摞不知从哪复制的古今中外的情诗。 
   
  “感动没有啊?” 
   
  “感动呢,眼睛都哭坏了呢!呵呵。” 
   
  ......其实,我们彼此都知道,这种嘻笑怒骂,全不当真的,就突轻松开心一下。而且,不知怎么我总有种感觉,果儿是个女孩子。 
   
  一天果儿给我发了个视频请求过来,我点了接受,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梳着短马尾的圆脸女孩,20多岁,左手拿着几串烧烤,右手敲着键盘,嘴里吃得正香。 
   
  她朝我做着鬼脸:“没想到吧?亲爱的。哈哈” 
   
  我一楞,一点儿也不意外,以前的怀疑得到了证实:“你这黄毛丫头,我早知道了。” 
   
  她满脸愕然。 
   
  随后的聊天,果儿在我面前更是肆无忌惮,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有时还脏话连篇,根本不管什么语法字的正误。她还得意地给我发来她在网上勾到的美女照片,说迷得别人神魂颠倒,电话打来他就叫老公接,还威胁老公不接的话她就找别人接。她酷爱网络游戏,有时玩起来整晚整晚不睡觉。 
   
  有一天,我无意看到我爱的那个男人手机上有条消息:“夜里,我好想你!”可惜,这消息不是发给我的。 
   
  我心情特别沮丧,和果儿聊天没精打采的。果儿问我怎么了,我说了我和他的故事。 
   
  在正儿八经的感情上,果儿知道我的秉性,她不敢造次。她小心翼翼地试探我:“姐,我去给你侦察下。如果他真是那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你要做什么?”我不解地问。 
   
  “你别管了,你只把他的QQ号告诉我就行了。呵呵,这方面,我是高手呢!” 
   
  我犹豫着:“这样不好吧?” 
   
  “没啥。真金不怕火炼嘛!” 
   
  一连几天,我不敢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