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dqq4902 于  编辑 
  又到了王媛上夜班的时候了。 
   
  王媛和公司总机室其他同事不一样,她喜欢上夜班。丈夫忙于生意,结婚一年多来晚上很少回家,唐薇不愿意独守空房。 
   
  快零点了,“不会有电话了吧?”王媛想。上夜班有个好处,一般零点以后就可以休息了。 
   
  王媛正准备到里屋睡觉,电话铃突然响起。 
   
  “喂,您好。这里是吉兆公司客户服务部。”王媛的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是王小姐吗?”一个低沉的男声。 
   
  “是我。”王媛略感奇怪,客气地说,“请问您需要我什么服务?”    
  “我想要你,行不行?”男人流里流气地说。 
   
  王媛脸一红,她从未接过这种电话,又怕是客户开玩笑或自己听错了,依然礼貌地说,“先生,您说清楚点。” 
   
  男人说:“我想要你的性服务。” 
   
  肯定是骚扰电话了,王媛有些生气,“先生,您放尊重点!” 
   
  “我很尊重你啊。”男人说,“我也好喜欢你,你的美貌让我无法入睡。” 
   
  王媛稍稍平静,她对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最愿意听到别人的赞许。    
  男人继续说:“我真的很想你。从看到你的第一次,我就喜欢你。”    
  王媛有些欢喜,“我有丈夫了,先生。” 
   
  男人说:“他怎么配的上你,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王媛有些气恼,尽管丈夫忙于生意,婚后常常忽视自己,又性格内向,不会花言巧语,但王媛依然很爱自己的丈夫。“请您不要这么说。我……我很爱我的丈夫。” 
   
  男人有些诧异,“噢……他真是有福气,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妻子。”    
  王媛心里又有些高兴,丈夫从来没说过这种话。 
   
  男人又说:“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 
   
  王媛平时就喜欢丈夫说这些,可惜,丈夫似乎从未注意自己的衣着。    
  “不过,黄色上衣配黑色短裙更漂亮。”男人说。 
   
  王媛穿的正是黄色上衣,只是配了件蓝色短裙,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合适。“看来,这个人比较懂穿着。”王媛想,“他怎么看到我的?” 
   
  男人似乎知道她想什么,说:“我早上见过你。你总是很迷人的。”    
  “哦。”王媛想,“早上?他是谁呢?”她看了看对方的号码,并未见过。 
   
  “你的皮肤多么白,胸部多么高,臀部多么圆,大腿多么性感……”    
  王媛有些不自在,这么直接的赞美还是第一次听到。 
   
  “你知道我当时怎么想吗?”男人问。 
   
  “怎么想?”王媛脱口而出。 
   
  “我真想脱光你的衣服,吻你,抚摸你,啊……” 
   
  王媛脸上有些发烧,“你不要乱讲。” 
   
  “我知道你很需要,你丈夫从未让你达到过高潮,我可以的,想不想试试?” 
   
  王媛生气了,挂断电话,胸脯不断起伏。“胡说,胡说!”她想。    
  王媛来到里屋,脱掉裙子只穿着内衣内裤躺下,却久久不能入睡。    
  “高潮?”她想,“什么是高潮?”她和丈夫的性生活并不多,虽然每次都很激动,但王媛总觉得少点什么。“难道我从未达到过高潮?”她胡思乱想着,觉得有些空虚……“铃——”电话又响了。王媛犹豫了一下,还是起身接起电话。 
   
  “王小姐。”还是那个男人,“我睡不着,你也睡不着吧?” 
   
  “我……”王媛不知该如何回答。 
   
  “不如我们聊会儿?”男人说。 
   
  王媛想,反正睡不着,和他聊聊天也没什么损失,“好吧,不过,你不要说那种话。” 
   
  男人高兴了,“我就知道你心眼好,不同于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比如邵琪。” 
   
  邵琪也是话务员,性感泼辣,据说和老总有那种关系,工资比其他话务员高,王媛最讨厌她。 
   
  “嗯。”她说,心里奇怪,“你认识邵琪?” 
   
  “见过几次,比你差百倍。” 
   
  王媛心里受用,对这个男人有了好感,“你是我们公司的?” 
   
  “不是。”男人说。“我是外地的,后天就回去了。” 
   
  王媛心里觉得安全许多。 
   
  男人又说:“我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三吧。很强壮的!不是我吹,我很帅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我。” 
   
  王媛笑了,“你真是厚脸皮。”她逐渐放松,开起玩笑。 
   
  男人说:“真的!我不骗你。我骗你……天打雷劈。” 
   
  王媛有些相信了,“也许他真的挺帅。” 
   
  男人继续说:“我练过两年健美,浑身是肌肉。” 
   
  王媛移了移身子,她喜欢健美的男子,可惜丈夫身材瘦弱。 
   
  男人害怕王媛不信,说:“我给你练练,你听……” 
   
  话筒中果然传出“格格”的肌肉和骨骼的响声。王媛有了异样的感觉,“好……好了,我信了。” 
   
  男人似乎放心了,“怎么样,我强壮吧?” 
   
  “嗯……”王媛答应着,眼前似乎看到一个强壮的男子,正冲自己微笑。    
  “我不仅身体强壮,”男人压低声音说,“那里也很强壮。” 
   
  王媛一时未明白,“哪里?” 
   
  男人说:“就是你们女人最喜欢的地方。” 
   
  王媛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脸一红,“又说下流话!”但也并未生气。    
  男人受了鼓舞,“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 
   
  王媛脱口而出,“你不怕撑破裤子。”随即感到羞涩,“我怎么也说这种话?” 
   
  好在男人似乎并未在意,说,“可不是嘛,我想了好多办法都未解决。”    
  王媛心想,他有什么办法呢? 
   
  男人说:“后来,我只能裸睡。” 
   
  “哦……”王媛舒了口气,觉得下体有些不自在,就夹紧了双腿。    
  男人又说:“有时候,我老婆都受不了,干不了两下就求饶。”    
  “你结婚了?”王媛说,心中忽然有些失落。 
   
  “啊,”男人说,“不过,我老婆比你差太远了。黄脸婆不说,还特别凶。” 
   
  王媛心中感到一丝安慰,“那你还娶她?” 
   
  “没办法,”男人说,“我们是邻居,双方父母定下的娃娃亲。我父母身体不好,我不忍心看到他们不高兴,唉……” 
   
  王媛觉得他也挺可怜,又觉得他其实心眼也很好。 
   
  沉默了一会儿,男人说,“不过,我从不在外面乱搞女人。” 
   
  “你这样做是对的。”王媛赞许地说。 
   
  男人默默地说:“能让我喜欢的女人太少了。” 
   
  王媛又有些生气,“你也太清高了。” 
   
  男人接着说:“直到遇见你。” 
   
  王媛心中突突乱跳。 
   
  “我这几天每天都到你公司门外,就是想偷偷看看你。” 
   
  王媛心乱如麻,又有一丝感激和自豪,心想,“毕竟我还是与众不同的。” 
   
  男人说:“我知道,你有了丈夫。我们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就好。”王媛说。 
   
  “你能……”男人犹豫地说,“能满足我一次吗?就一次。” 
   
  “不行。”王媛坚定地说,“我有丈夫的!” 
   
  男人说:“我知道,我不让你背叛丈夫。” 
   
  “那怎么办?”王媛觉得这人有些自相矛盾。 
   
  “我们可以通过电话。”男人说。 
   
  王媛不置可否。 
   
  男人说:“我们又不见面,只是聊聊。” 
   
  王媛有些心动。 
   
  男人说:“满足我的心愿,好不好?” 
   
  男人说:“我们又不见面,只是聊聊。” 
   
  王媛有些心动。 
   
  男人说:“满足我的心愿,好不好?” 
   
  王媛想,反正不见面,就说:“聊什么?” 
   
  男人高兴了,“我先脱衣服了。” 
   
  话筒中传来脱衣服的声音,王媛不知该不该阻止。 
   
  “我脱光了!”男人说,“你也脱光,好不好?” 
   
  王媛脸又红了,“不行。”她果断地说。 
   
  男人有些失望,幽幽地说:“我不勉强你。” 
   
  王媛舒了口气。 
   
  “能告诉我你穿着什么吗?”男人问。 
   
  “我……”王媛有些为难,她只穿着内衣内裤。 
   
  男人说:“我猜猜,嗯……哈,你没穿衣服,像我一样光着身子!”    
  王媛没想到他这样说,怒道:“你胡说,我还穿着内衣内裤呢!”随即感到不妥,怎么能告诉一个男人这些? 
   
  男人又问:“你的内衣什么颜色?” 
   
  王媛犹豫着。 
   
  “我猜猜。嗯……是透明的吧?好性感啊!” 
   
  “不是。”王媛赶忙否认,“是……是桔红色的。” 
   
  “哇!”男人一声惊叹,“你真有眼光,桔红色,好漂亮啊!”    
  王媛感到一丝得意,她一直喜欢这种颜色的内衣,但丈夫居然说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