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恋姬(1-13)

字数:65126
排版:scofield1031
TXT包:   (70.99 KB)   (70.99 KB)
下载次数: 64


    
    
    
    
             里之卷1狐媚生香

  在大雪纷飞的夜里,在阴暗的乡间小路上,一位身着雪白和服的美少女持着一把油纸伞,提着一只灯,在雪地上局局而行,慢步踏出一串足迹。

  空中突然出现一只金色光球,在她的身边绕了一圈,持伞少女见到金球时面露惊容,视线跟着光球飞转,直到它落在另一位曲条修长美少女的纤纤玉手中,她正低着头斜倚着路边一株枯树干上,正是在这精灵村中的火族公主龙女奈美,现出了自己的真身等在路上。

  在这寒冷的冬月中,她仍身着黄金色的短袍,胸前一片缕空处,突显着丰富双峰的伟大,露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好像丝毫不怕寒冷的天气似的。她转过头来向着持伞的美少女温柔的打了声招呼。

  而持伞少女一见到她,可爱的面容也嫣然一笑,正是雪女公主真雪,身着雪白的长袍,晶蓝色的秀发及腰,头上插着一支冰花,眼睛晶蓝、雪色肌肤显得冰清玉洁,此时两眼笑得瞇了起来,十分高兴的样子。

  两人结伴继续前行,前方容然滚过来一颗彩球,追着彩球的是一位童心未泯的娇小美少女,正是那屋敷公主小杏,身上穿的像是过大的绿色短袍,一头深绿色俏丽短发,娇小玲珑、活泼可爱;她似乎正在等着两人过来。三个人会合之后,共同走向村里的神社。

  来到了通往神社阶梯的下方,在牌楼的下方正等着身着白色短袍及红色背心,一头火红长头结成马尾垂在头后,正是那英姿勃发的风族公主天狗孙女朱雀。她对着三位美少女做了个噤声的姿式,一只眼眨着的神秘一笑。

  四位美少女三更半夜相约在神社中,正是为了她们共同的情人,那位呆呆帅帅傻气又可爱,在城里念大学的佐佐木武藏,每到刚过满月的下弦月时分,四人就会偷偷的来到神社中,对着一座庞大的铜镜,启动与武藏之间的精血烙印,来看看四个人日日夜夜思念的武藏。

  而这一天夜晚,她们除了想要看到武藏之外,还想要利用本源灵力启动精血烙印,趁着武藏在寒假期间,将他召唤来精灵村中相会……好一解相思之苦……
  这个讲法好像太文雅了,摆明着说,就是美少女在这严严冬季发起春来,忍不住想要将武藏召唤前来交欢做爱一番,用他那又热又硬又粗又长的热情阴茎,好好安抚一下美少女们又冷又软又窄又小的孤寂蜜穴。

  四人在一盏微弱的灯火下,纷纷伸出双掌,对着巨大的铜镜送出灵力,结果似乎出了些问题,铜镜受到灵力之后,出现云雾般的白色纹路,接着由淡淡的白色转成橙红色的光芒,愈来愈亮,最后似乎从中间发出了一道冲击波,自铜镜镜心向上冲出,直透神社屋顶在高空爆开。

  四位美少女受到冲击波的影响,东倒西歪的倒卧在铜镜旁,不知所措的相互对看,再看看那铜镜,里面仍是空无一物,看起来这一次的施法失败了。

  第二天早上,一位身着冬季登山服的青年,肩上背着背包,在往精灵村的山路上,困难的在及膝的积雪中挣扎,当他蹒跚的走上了山顶鞍部,眼前突然开朗,群山环绕之中,一片银色大地,几条田野小径通向数户人家,青年终于看到了幼时熟悉之寒冬景色。

  「终于到了」满脸结成冰的眼泪与鼻涕的青年,一副完成壮志的表情,说了一句:「差点以为要在山上遇难。」,说完居然就直直硬趴下去,跌出了一个人形雪坑。

  下了山坡来到了一间茅草屋,青年遇到了一位满脸皱纹又神态慈祥的老婆婆,正是武藏的奶奶。

  「你怎么会来这里?」奶奶惊喜的问他。奶奶在屋里煮了茶与武藏喝着茶,武藏告诉她学校放寒假了,自己突然想要回来幼时故乡。

  「难得你能回来。」

  武藏喝了一口茶后感叹着说:「这是小时候长大的村子,离开后却从没回家。」
  奶奶慈详的笑咪咪说:「已经15年了。」

  「怎么觉得好最近来过……」说着抬头望着天花板呆呆的想了一下,自己也觉得怪,摸着后脑勺自言自语的说:说:「不可能有那种事的。」

  怎么不可能,就在不到半年前,不仅回来过,还破了四位精灵公主的处女身呢,只是记忆被封印起来,记不起来而已。

  正在思量之中,纸门突然「哗」的一声被打开,一位娇俏美丽的青春少女,一头过腰的金色长发绑成马尾,额前留海飘染成橘红色,穿着如十分新潮的辣妹,在这大雪严冬,穿着短衫仅仅覆住了胸部,露出了整节白嫩的水蛇腰,短衫上套件蓝色牛仔背心,下身配着同色牛仔裤,一边在膝盖上方剪去,留着一条白生生的修长小腿,一边则是沿着大腿根部切齐剪掉,其余部分套着一只红色不透明丝袜,露出一小截白嫩的大腿,一种穿着不对等性的野性美。

  见到了武藏,很兴奋的尖叫连连,口口声声的武藏、武藏,冲进了房里,直奔武藏而来,飞身扑到他身上。

  「啊!」武藏一声惨叫,仰身倒在木板地板上,少女压在他身上,对着他的脸仔细看了一番,又激动的叫了声:「武藏」,然后就毫不顾忌一旁的老奶奶,如扭股糖般的黏在他身上扭个不停。脸颊则贴在他脸上,口中兴奋的直叫着:「我好想念你,我好想念你。」

  武藏十分吃惊的躺在地板上,心想这女孩子到底是谁呀,怎的不由分说的就往人怀里送,还扭动个不停,胸前丰满双乳弹性十足,在自己胸前上下磨弄不已,搞得自己心痒痒的,胯下阳具竟然蠢蠢欲动的开始做出膨胀实验。

  老奶奶瞇着眼笑迷迷的看着这一幕。

  武藏被压在下面,急着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怯怯的问:「妳是青梅竹马的……」

  女孩一听,登时放开他跪坐在一旁,有点吃惊的说:「你认得我?」

  武藏仔细看着她,皮肤雪白,水汪汪的碧绿大大眼睛,趐趐的玲珑鼻尖,一张嘴儿红润润的,耳柔上挂着数只小小金耳环,长得十分冶艳、狐媚,有一种在荒原中不受拘束的小母马之野性。

  脑中突然冒出暑假时刚回家时,小杏扑上来自我介绍的嘴型片断,「名字叫小……」

  美少女怒目而视,武藏一惊,前额冒汗,隐隐觉得胯下会被踼暴的预感……
  好可怕啊。

  武藏愁眉不展的头偏一边,呆呆的想了一下食手伸出说:「不是吗?那么是奈……」

  美女对着他咆啸「奈?!」武藏吓得手指赶紧收回,免后被她咬到,武藏想起了另一个,「朱……」女孩则嘴角勾起,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真……呃,呃」武藏歪着头,已经做出准备接受处罚的模样。

  美女见他这么不经吓,就不再逗他了,平静的说:「我是玉桃。」

  「对对,玉桃、玉桃,太怀念了」为了避免受到惩罚,只好假装熟识。伸出双手准备来个熊抱,可是玉桃却爬起身来。

  玉桃一副怪怪的表情,带着红色长袖套的双手叉着腰,一副大姐头的模样问:「你在做什么呢?」

  那具青春健的娇躯,在武藏身上的不断磨弄,早已引起他胯下顶起了个帐蓬,这是很自然的反应。武藏顺着她的目光,回看到自己的胯下,赶紧双手掩住那丑样,十分的尴尬。

  玉桃见他收起丑态,便双手抱胸,身子侧向一边,像是拷问罪犯一般的说:「你真的有记得我吗?」

  心思单纯,不太会说谎的武藏摸着头说:「实话是……」

  接着以一副预备接受责罚的模样低着头说:「对不起,我完全不记得。」
  知道实情的美女,听到他诚实的坦白,便笑瞇瞇的对他说:「我才没有在意。」
  其实玉桃怎么会在意呢,她也是才第一次见到武藏呢。

  说着跪坐下挽着他的手说:「因为你回来了嘛。」呃,好假。

  接着将那娇美的脸儿靠在他肩上说:「好高兴。」呃,更假。

  奶奶:「感情这么好,跟以前一样。」呣,知道实情的人快要吐出来了。
  武藏傻傻的笑着说:「伤脑筋。」,这句话可一点也不傻。

  于是玉桃就紧紧挽着武藏的手,依偎在他的身边,三个人围着火堆又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这时的武藏真的十分紧张,靠在他身旁的玉桃,一只丰满的玉乳,透过薄衫紧紧的抵着自己的手臀,那原觉真好,但是也搞得他的身子连动都不改动,双手紧紧掩着下体的丑处。

  老奶奶捧着一只香炉过来,白磁镶着金边,盖子上装饰着九条金尾,一爪按在金球上的狐狸,放置在厅堂中,然后说:「我这个老人该睡觉了。」

  一面收拾茶具一面说:「记得要把火弄灭哦。」

  老奶奶发出「嘿咻。」一声的挺起腰站了起来,臀后突然露出了一根毛绒绒的长尾巴。

  老奶奶自己发觉了,赶紧急着将它收起来,武藏只觉得眼睛一花,问了一声「怎么了,奶奶?」

  「没有没有。」奶奶姿式不雅的将尾巴收好,说了声:「那么晚安。」
  「晚安。」武藏及春桃齐声对奶奶道了晚安「好像有种怪味道。」武藏嗅了嗅空气中,一种甜甜的香气,令人感到麻麻的、醉醉的,嘿嘿,这正是从香炉中飘出来狐族特制的催淫香。

  「武藏,我……」,玉桃紧紧的靠在他的肩上,娇滴滴的轻声说:「说过今夜要住在这里的。」一面说脸色有些羞红。

  武藏很惊讶的望着她,玉桃满脸深情状的望着他,幽幽的说:「我一直在等你耶,武藏。」

  「等我?」武藏满头雾水的问,这这这,这要从何说起呢?

  玉桃站起身来,在武藏面前站定,一面脱着衣服一面说:「我从很早以前就决定第一次要献给你。」,说到这里时,已解开了牛仔裤的腰带及扣子,正在拉下拉炼,弯下腰将裤子脱去,露出了里面穿着的,是式样单纯的浅绿色少女内裤。
  然而当玉桃很豪放的将外衣外裤脱去,上身只剩下一件单薄的小可爱,下身只剩下半透明的内裤时,似乎有些害羞的双手抱胸的背过身去。

  武藏看着她曲线玲珑的苗条背影,一脸诚恳以平静的语调问:「玉桃,妳这么喜欢我?」

  听到武藏这番问话,她的身子轻轻的抖了一下,身子扭了一扭,微微转过头撇了武藏一眼,羞红着脸,蹲了下去,小声的自言自语:「怎么办,真要做的时候还是不好意思。」一面说着一双大眼睛紧紧的闭了起来。

  看在武藏的眼里,一副中了大奖的表情,眼角中含着一滴感动的泪水,心里直吶喊着:「太可爱了,这么可爱的女孩,说等着把第一次献给我,简直像是在做白日梦……」想到这里,「不!等等、等等!」个性谨慎懦弱的他他突然脸色变得很严峻。

  猛的摇了摇头,转过身开始暗自思量着:「不管怎样,事情未免好过头了。」
  「她说是那样说,但是我可是什么都不记得,一定是大家联合起来,想要骗我。」越想越紧张,脸色越来越凝重。

  「对!一定是,说不定有人偷偷带着摄影机,想偷拍我出糗的那一刻,然后……」越往坏处想,右边的眼皮还不断的跳动,一定是个凶兆!

  越想心里的感觉越坏,这时那九尾狐香炉中传过来的气味越来越强,武藏深深的多吸了一口,终于那催淫香打消了武藏的最后的谨慎及胆小。

  背着身跪坐在一旁的玉桃,双手抱胸的瑟瑟发抖着,正在等着目标物上钩,也说是等着武藏这个陌生男子对她的下一步行动。

  「怎么办,脑袋空空的,什么都不能想了。」武藏深深叹了一口气,既然没办法想了,那就动手做吧。受到催淫香气的影响,鼓起平常不应有的勇气,来到她的身后,一只手搭在她的肩上叫了一声:「玉桃。」

  她转过头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武藏,轻轻的唤了一声:「武藏,」然后头靠在他的肩上继续说:「求求你,抱住我,我的身体一直颤抖,而我又不觉得冷。」说完将身子更是紧紧的贴上去。

  武藏将玉桃整个人轻轻搂住问:「这样吗?」

  「要抱得更紧。」玉桃要求更多。

  「发抖成这样,难道真的是第一次吗?」武藏原本从玉桃先前海派捞女的模样,直觉认为她是敌军派来骗他是处女的专业人士,存心要来让他出糗的,如今看到她紧张害羞的样子,不由得有点相信她真的是想要给自己第一次的处女了。
  只是自己从来不记得幼时与青梅竹马有这种约定。

  在这个时候,下半身的那一条已在举牌,抗议着武藏的不干不脆,担任这条硬里子的后援会,那两袋子的亿万只精虫则是蠢蠢欲动,一直想要冲到脑部,以取得思考的主导权,最后终于成功的精虫上脑,武藏低下头来想着:「被捉弄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