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一次来健美吧,却翻到很多戒色的帖子。趁今天清闲,说说我的经历和对“色”的看法,小子年轻轻,言论只代表一家之言,出身农村,学的工科,又是粗人,大家多担待吧。就算我的拜贴。

    我1986年生,山东人,我爹是个农民,后来到城里当了产业工人,从我小时
候开始做点生意,慢慢也算是个暴发户吧。

    要说我爹这个人的性格,就一个字:粗。不过我爹有一点好,非常注重儿子身体,他对我学习不太管,也管不了——他初中混毕业的,不过他从小就教我摔跤,扎马步,每天都要让我练石锁、石担,所以我在接触健美之前就有个好身板。
    小小子嘛,要说接触“色”字,应该是从小互相掏裤裆、比撒尿开始的,那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害臊,当着女生面还掏裤裆呢。不过,我真正压在女人身上是16岁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爹事业也忙,我妈老跟他吵架,再加上我也叛逆,就觉得浑身不得劲,浑身都是想发泄的力气。每天放学也不回家,跟着一帮子高年级的“混子”去玩,逐渐认识了几个大哥。我爹在我们那个小地方还有点名气,算是“企业家”,再加上我16岁的时候就175 、176 的身高了,跟他们出去打架,收拾个人都特狠
特卖力,所以这几个大哥都比较器重我,呵呵。

    混社会的要器重你,怎么办呢?请你玩女人,16岁快17的时候,我就这么在
一个大哥的“相好”

    身上破了处,不要惊诧他为何忍痛割爱,因为他相好的实在很多。我就记得那女的非常漂亮,长发,大奶子,浑身都很白。两个小时,我日了她至少三次,鸡巴都软不下来,当时感觉就太过瘾了。后来,大哥问我爽不爽,我说太鸡巴爽了。后来他说:“爷们长了鸡巴,就要享受鸡巴福。”

    这句话我记得很清楚,虽然它出自一个社会渣滓的口中,但是我仍然认为它是对的。不过我的观点按下不表,继续说流水账。

    后来我在这群“混社会”的中继续“成长”。和他们一起砍过人、收过保护费,也陪大哥去和一些官员吃饭、桑拿。那时候说我17、18岁没人信,因为我已经有络腮胡子了,而且脱光了桑拿,我比那些三四十岁的老爷们都壮。当然,我也和大哥、小弟们给女的打过“排子炮”(大锅炒),也嫖过,也尝过小弟送来的技校、职专的处女,不过改变我人生的是个女大学生。

    她什么大学的我就不说了,总之不是什么好大学。样子很清纯,但是其实被两个大哥骑了快俩月了。

    后来我大哥说这女的逼特好,你也尝尝。确实很好,属于那种吸得很紧的。我和她相好了有3 个月,几乎每天去她那里,后来她怀上了,我让她打了,她不愿意,非要跟我见父母,这事情说了很多次,让我也恼火了,那时候脾气冲,强逼着她去我认识的一家医院打了胎。

    女人之所以跟着混社会的,大多数还是为了钱,或是有了把柄在人家手里。女大学生打胎后,我跟大哥说跟她断了,而且把她家里欠的债免了,给她拍的东西也销毁。这女的最后告诉我,现在我想日她就日她,不过几年后,她大学毕业,我却可能进了监狱,那个时候我就是癞蛤蟆,吃不到她的天鹅肉。我想她是因为我强逼她打胎才这么说。

    不过这话对我触动很大,18岁那年,我基本上发育成熟了,我可能真的属于
那种好色的男人,尤其是睾丸很大,雄性激素旺盛,两天不日逼,鸡巴就痒,睾丸就涨得难受。走在街上看到女人就硬起来,龟头就流水,内裤上总是有亮晶晶的硬斑,即使是现在也是一样,我媳妇给我洗内裤时经常嘲笑我太好色。

    18岁的好色的我,听了女大学生的话,不由得想:难道我就一直要搞妓女和
太妹吗?难道我不想日天鹅肉吗?我想,我很想!像女大学生这样的鸡巴福,我最好天天都能享受到,而不是等她们欠债了,才捞上一把。

    后来我听说,弗洛伊德好像说过,人的内在动力和性有关系。哈哈,我不太懂,但我认为我高考的动力和我的鸡巴有很大关系。

    我马上回到学校高考,正好那时候我妈和我爸休战,我妈终于放弃了管住我爸的一切努力,老老实实地当一个家庭主妇。有她给我当后勤,督促我学习,还是有些效果的。不过当年高考,我依然惨败,刚上大专线。复读一年后,考上电子科技大学,211 ,985 ,你懂的。

    进入大学后我还是比较老实的,尽量摒弃原来那些“江湖习气”吧,很少打架。电子科大确实学生素质比较高,工科学校学业压力也大,学生们也都老实。在学校交过三个女朋友,不是我吹牛,确实都比较漂亮。不过我再也没有弄大他们的肚子,男人也不能一点成长都没有嘛。在大学期间,除了知识,我另一个收获是健美,爱上了健美运动,开始比较系统的训练。不过我身高183 ,要练得大块头真的不容易,我也不爱吃蛋白粉什么的,所以以本吧的语言来说——不算大鸡巴。好在我从小就浑身疙瘩肉,即使混社会的时候,也天天抛石锁,接触健美后,我感觉训练更科学了。从大学起,我的体重就保持在85-90 公斤,女人看了
我的身材都很满意。

    大学四年,成都的“桑拿洗浴”场所也让我逛了个遍,前面说了,这个可能是个体差异,希望大家不要以道德评判的眼光来鄙视我,在没有女友的空窗期,我真的憋不了几天。不过要说的是,我很不喜欢撸就是了。

    大学毕业,我选择来到北京,和同学一起开了一家汽修公司,希望未来能发展成连锁,并变成4S店。没错,启动资金是我爹资助的,不过在北京,并不是想开汽修就能开的,光各种手续,各种关系就跑了小一年,我同学也正是看中了我以前混过社会,才让我负责这一块,他负责技术。几个月下来,我压下暴脾气(有时候真想抄酒瓶砸人),顺利地打通各种关系渠道,和工商、税务、消防、**等等等等的大小头头混的超级熟,这才把公司顺利开张。

    关于公司,我就不多说了,设备先进,包括进口全自动设备,绝非一般汽修小厂可比,未来几年内应可拿到高端车的维修单子,现在运营良好。

    继续说我来北京和“色”的关系。其实我来北京闯荡,和我小县城农民心态有关,那就是“日北京姑娘”,“日大城市的娘们”。吧友们肯定要说我粗俗,可是这就是我的真实想法,我就是想让大城市的姑娘跪在俺的胯下,就是想让什么硕士博士给俺生个大胖小子。所以我才来北京闯荡,我爹开始不愿意,让我回去接班,不过后来他也理解了,山东汉子都敬佩敢闯的人——不过我真的是靠着胯裆里JB的驱动才来的北京。

    现在我媳妇(还没结婚)已经怀上了,准备回老家办事,她父母是公务员,祖籍江苏的,不过从小就在北京,是某大学硕士在读博士。

    其实写这么多,我就是想说一件事:男人,长了鸡巴就要用,别听那些戒色的屁话。老爷们就是要欲望强烈,有了色欲才有事业心,才敢闯荡。我爹一个五大三粗的农民,个子比我矮,但胳膊比我还粗,从小我对他印象就是体壮如牛,当时刚进城在工厂里抡大锤,后来改革开放,别人都不敢辞了铁饭碗,就他敢,就他敢下海去闯。不过我爹也是非常好色,有点钱以后二奶太多了,我妈开始还闹,后来就算了。好在我爹没在外面给我生个弟弟妹妹什么的,我家就我兄弟俩。
    我19岁考上大学的时候,我爹要我和他单独出去,结果带我去了一个洗浴城,
说要带我“见见世面”。我当时就囧了,我说爹俺早就不是处了,16岁就搞过女人了。我爹哈哈笑,还挺自豪,就告诉我一句话,要戴套。

    后来我大学暑假回家,早上经常和我爹一起打篮球,他体力还是相当好,我们爷俩也聊过女人的这些事儿,我爹的观点就是:老子反正管不住鸡巴,玩女人是要玩的,媳妇儿也要对得住。他对我妈还是不错的,金钱、肉体上都能满足她,也不愿意离婚,只不过他没法就几十年一个女人。后来我妈也默认了这种状态。对于他们的婚姻我不评判,因为涉及世俗道德,不过我看我妈现在也没什么不快乐,就盼我和我弟生娃呢。在谈女人的时候,我爹经常说:“长了鸡巴就要用!”
    其实这话没错,长了鸡巴就要用,男子汉日女人天经地义。尤其是健美吧的弟兄们,如果不是身板好,练不出疙瘩肉;如果不是雄性激素发达,也长不出疙瘩肉。不要憋着,男子汉就要对美女发起进攻,追求色欲没有错!也不要以为射精就会虚,我经常在射精后才去健身房,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该做几组就几组。一点水和蛋白质而已,没什么神奇的东西在精液里,一切都是心理作用!

    总之,男爷们,就要努力练身体,努力工作,努力玩女人。

    以上就是一个粗人的色欲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