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王之王



  烈日之下,一人急速行走于山区之间,此处名为「阴阳谷」,地势险要,崎岖不平,寸草不生,连绵数里,若非有极佳的轻功,一般江湖人物大都不愿行走这条道路,如若敌人在此埋伏,更是凶多吉少。

    这人似乎不在意地势凶险,只见他行进间步伐轻盈,显然轻身功夫不错,仔细一瞧模样,剑眉星目,竟是个俊秀的青年男子。

    忽然间,这青年停下脚步,向四下望了一眼,冷笑一下,朗声道:「诸位一直尾随在下至此,倒底有何目地?」

    四下无声,青年再次冷笑,过了一会,果然从四周岩石间走出人影,将他团团围住,青年向众人望了一眼,心下一征,只见对方有九人,竟全部都是身材高挑的美貌少女,有的眼中大有惶恐之色,有的向他冷冷瞪视,有的却向他怒目而视,当中一位女子嘴角下有颗痣,剑眉凤眼,双眼如电,显是内力不弱,冷冷的道:「阁下可是姓赵?」

    青年心下寻思:「那来的这许多美女,竟然不怕于我,难道她们不知道我的外号吗?又莫非有惊人之艺?」但见对方的装扮,一时猜不透对方的来历,缓缓点头道:「不错,在下姓赵。」

    这女子不再言语,只是冷冷的凝视于他,心下寻思:「想不到他竟是如此俊美男子,难道真是如传言般如此的人物么?」

    旁边一位身穿紫衣的少女,向他怒道:「你就是那位天下第一淫徒‘屌王之王’赵屌?」

    青年也不以为意,反而沾沾自喜,微微一笑,道:「不错,正是区区在下,天下第一不敢说,不过能胜过在下的,倒也不多就是。」

    原来这赵屌仍是近日江湖声名最响之淫林高手,曾在一日之间,连淫江湖上七大高手之妻,五大帮之女儿,连「天下第一堡」的堡主妻子,也给他干了,之后又在妓院连淫十日,被他「屌」的女子没有两百,至少也有一百多。此人不但色胆包天,房事之能力,更是震惊整个武林淫界。

    奇怪的是,这些被他淫欲的女子,事后不但没有责怪于他,反而处处维护于他,不但如此,日后更是经常愉愉的去找他「办事」,因此羸得了一个外号「屌王之王」,由于他做案时不限年长,只管美貌,也因此在女子之间口耳相传,称他为「不管老幼,赵屌不误,遇见屌王,只有被屌」,如此一来,武林淫界奉他为神,但武林正道却要捉拿他将他正法,被他淫妻淫女的更是一心要将他碎尸万段,只是一来他本身武功不弱,二来被他淫欲后的女子又不愿指证于他,三来除了好色之外,他本人若是路见不平之事,必定出手相救,江湖中得他帮助的人也不在少数,因此武林正道人士一时倒也对他莫可奈何。

    「天下第一堡」的堡主王天霸的妻子被他干了后,武林中人士在他背后改了个名,叫「天王八」,王天霸狂怒之下四处找他要将他杀了,他自知目前不是这位堡主的对手,更有七大高手追杀于后,只有游走于山区之路避走。

    这一日他在客栈用过膳之后,如往日般往山区行走,但很快发现身后有人跟踪,他不动声色的继续赶路,直到此刻才叫破对方现身,武林正道中除了七大高手,王天霸以及少数人之外,真能胜过他的,也不会很多,尢其是正经女子,一听到到他的名头,多半在他现身之前已奔散,此刻这帮美丽女子却将他围住,他暗自惊异,但自是不惧。

    众女子见他直认不讳,且自信满满,均脸色一变,紫衣少女怒道:「很好,那么今日此时此地,就是你这无耻狂徒葬身之处。」

    赵屌脸色一沉,冷冷道:「在下和诸位素未谋面,为何要为难在下?」
    紫衣少女怒道:「似你这等淫徒,人人得而殊之,又何必什么理由了!」
    赵屌冷冷道:「是么?敢问诸位是哪一派门下?」

    他想对方必定是有恃而来,一时倒也不敢出手,若在平时见到这许多美貌姑娘,早已动手大肆淫意一番,岂有放过之理。他这句话却是昔盯着那有痣美女子而问,只因他早已看出在这帮女子之中,以她的武功为最高。

    有痣美女子美人细腰,樱桃小嘴,皮肤雪白,水汪汪的眼睛,他虽然极力不动声色,但隔着衣裤,胯下鼓起了一大块,昭然若揭。

    众女子见了都是脸色大变,紫衣少女更是大怒:「你、你……你这淫徒……
    竟敢如此下……「下面的话却说不出口。

    有痣美女子一直是冷面平静以对,此刻见了也不禁脸上变色,但仍是淡淡的道:「很好,本来我还不愿真的出手杀你,如此一来,倒省得我找理由」当下运起内功心法,脸上出现黄金之气,缓缓向赵屌走去。

    赵屌心下一凛,暗道:「这是什么武功?脸现黄金之气,中原武林没听过有这门功夫啊?」

    他色高人胆大,毫无畏惧,淫笑着道:「人称在下是屌王之王,你道是假的么?」但也运起了「久淫真经」神功,运行一周,护住全身,神功一起,胯下更见鼓大,众女见了,都是脸色一红,脸色气白,那紫衣女子更是怒得咬牙切齿。
    有痣美女子见了也是脸上气红,心下暗怒,但在黄金之气下,别人见不到而已。她暗自寻思:「此人之屌果然非比凡物,只不知衣物之下的真品如何?」
    眼角微现春意,但立即惊觉,暗道:「哎哟!好邪门的武功,竟使人心生淫秽之意,莫要着了他的道儿,毁了清誉,那就糟了。」立即将心神守住,黄金之气更是运起到了十分功力,向众女望去,登时大吃一惊。

    只见众女子脸上均现是心神恍惚,嘴角生春,淫淫笑意,有的更是开始在解衣……赵屌在旁正不怀好意的淫笑看着她。

    这「久淫真经」乃是天下至淫至色之武功,是由昔日「全淫教」不世教主黄虫阳所创,如若练成十二关之后,阳物粗如手臂,坚硬如纲,刀枪不入,可与百位女子交合三日三夜而不败,更可怕的是,此功一但运起,周遭女子若内力稍差者,立即为并所迷惑,为对方为所欲为,武林中正道女子向来闻之色变。

    但「久淫真经」练成之后只能「阳物无敌」,对本身内力却毫无帮助,必须经由其他神功辅助,否则一遇高手,只能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黄虫阳虽创出此不朽淫功,但没有其他神功护体,在奸淫了三十几个女子之后,就被正道人士所杀,他一死之后,「久淫真经」被有心人士偷偷盗出,流落江湖,后来引至「东淫」「西奸」「南干」「北色」竞相争夺,四人武功平分秋色,于是约定在「化山」比武,经书归武功最高者得。

    四人比试了七天七夜,不料最后四败俱亡,惨死于「化山」,其时赵屌尚年幼,刚好在「化山」经过,见到四人死在一块,发现四人比武场中有一本书,他虽年幼,却已听过这本淫经的事迹,当下如获至宝,匆匆将四人葬了,连他们身上的「北色」之「降女十八插」,「西奸」之「蛤蟆舌功」,「南干」之「一阳射」,「东淫」之「浪指抚穴手」四套淫林绝学经书都带下山,隐居了一段日子苦学,五年后终于苦学有成,艺成下山。

    这时他的「久淫真经」只练到了八关功力,但他知道遇到真正的高手仍是不敌,因此倒也不敢四处做案,等待时机成熟。在一次偶然机会下,他出手救了一位小孩,因而得到「天罡老祖」的垂青,收他为徒,学得了正宗内功心法「天罡功」,一年后,「天罡老祖」寿终正寝,他知道时机已到,虽然「天罡功」也还差了几成火候,还是马上干下了惊骇淫林的大事,一举成名。

    有痣美女子心知此刻实是危险不过,正要以正宗内功心法大喝一声,换醒众受惑之女同伴,却见人影一闪,赵屌已趋身上前,一股淫秽至极的气息,夹带住一股浑厚的内力向自己逼来,不及思想,左手发掌,右手划圆,两股内力一撞,「碰」的一声,两人同时向后一退,各自佩服。

    赵屌不让对方有机会发功救同伴,左一招「东淫」绝学「浪指抓乳」,右一招「南干」绝学「一阳插阴」同时进攻,口中同时说道:「姑娘尚未告之在下名称,师承何人……」

    有痣美女子见对方招式下流,却也来势凶凶,唯有向后急退,正要回话,再次向同伴望去,眼前景气,令她又惊又怒又是脸红。

    原来赵屌这么一阻,她的其余同伴的衣衫已甩脱下了一半,只剩肚兜,但见八名女子倒在地上,口中发出淫淫秽语,呢喃呻吟,雪白的大腿在半空中乱踢,正在各自摸自身,不一会儿,衣物已全脱下,丰胸伟乳,大腿尽头萋萋乌黑的芳草,随着大腿的踢向,若隐若现,好不诱人,那本来紫衣的少女之前怒气匆匆,此刻没了衣物,身材却是傲人,尢其胸前一对豪乳,在八女中最是伟大……有痣美女子看在眼里,不由得心神荡漾,虽有心搭救,但在赵屌一轮狂攻之下,本身自保也已不足,而对方「久淫真经」所发出的淫息之气,初时尚可抵挡得住,但空气中传来众女同伴糜糜之音,后来渐渐无法集中精神,内息也渐渐无法凝聚,眼前开始一阵馍糊,「咚」一声,已被赵屌点倒在地。

    赵屌大喜,淫笑道:「哈哈,这可是你们自找上门,怪不得别人,少爷我这次可是艳福不浅了。」

    运起「天罡功」,内力到处,全身衣物尽碎,露出他那惊天骇地的……二、在「久淫真经」六关功力催运之下,只见赵屌的阳物迅速充血,毕直朝天,足足暴胀了二倍,粗状吓人,阳物通体鲜红,青筋盘根交错,似乎全根充满了力量,赵屌俊俏的脸,也因「久淫真经」而绿光闪耀,眼中的淫秽之意也越来越炽烈…
    …有痣美女子斗然间看见赵屌的阳物,登时花容失色,脸色煞白,几欲晕了过去,骇然道:「这……这……这是什么怪物?怎么会……如此巨大?……」又惊又急,想要自我了断却又无法动弹,心下呐喊:「师父救我……」

    此时全身赤裸的其他七名女子及那大乳女子,正在触摸自身,但越摸越感到全身火热难痒,忽然见到这巨屌,眼中立即放出狂喜之色,几乎同一时间奔上来围住赵屌,大乳女子更一把捉住赵屌的巨屌,一口含入口中,狂吸一番,这巨屌实在太大,她没能全部含入,只含到三份之一节,但几乎已快将她的嘴角撑破。
    「啧……啧……太……太棒了……好棒,好棒……」大乳女子一边吸,一边发出赞叹满足之声。

    其他七名女子见被她一人独占,忿忿不平,其中一人拉扯她的头发要将她拉开,大乳女子吸得正爽,头发被扯得大痛,只得暂时松口,另一名女子见有机可乘,立刻大口一含,她的口比大乳女子稍为大一点,但也只能多吞了一点入内。
  也是「啧啧」的吸吮起来,另二名女子也不甘落人之后,用口舔巨屌的四周,一时之间,八名女子争相吸吮他的巨屌,有的轻咬、有的狂吸、有的痴痴的舔……赵屌被吸被舔得神魂颠倒,飘飘然,快感爽遍全身,当真爽到了极点,口中直呻吟:「哦呜……太爽了……」

    斜眼望向那有痣美女子,见她面露惧色,裹在衣物下的胴体在微微的颤抖,赵屌盯着她那高耸的胸脯在起伏着,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将八名女子分别点倒在后,狞笑着一步一步向有痣美女子身上趋去,正要将她身上衣物扯破,忽然间脸色一变,全身一僵。

    只见一灰衣正站在前方不远处,冷冷的看着他。

    要知道他此刻虽然将全身功力倾注在阳物之上,但以他此时的功力,对周遭事物仍是非常精觉,这灰衣人却能站在他面前而他却一点也没有觉查到,单是这份轻功,已是骇人听闻,纵然是七大高手,「天下第一堡」堡主也没有这样的轻功功力。此人刚才若是出手,自是能轻易取他性命。

    赵屌心中虽然吃惊不己,但脸上却不露痕迹,仔细瞧那人,是个灰衣中年老者。暗自寻思:「此人是谁?当今世上,有这样轻功的人,只有」飞天淫狐「胡肥,但此人身裁不似……哪里钻出来这么一个如此高手……?」

    有痣美女子急急向那灰衣中年老者大叫道:「前辈救我……」

    赵屌盯着灰衣人,灰衣人却盯在他的阳物上直瞧,赵屌不由得眉头一皱,大思不解:「难道此人竟爱此调调而找上我?那可大大不妙!」

    正要出口相询,见对方额头上有一类似阳物的记号,斗然间想起一人,全身一震,脱口道:「你……你……前辈莫非就是白木崖‘魔屌教’的前任教主任我玩,任大先生?」

    灰衣人微感惊讶,过了一会,才淡淡道:「不错,老夫正是任我玩。」
    「魔屌教」是当今武林淫界的泰山北斗,教主任我玩凭着「吸阴大法」玩尽天下女子,女子固然害怕他的「吸阴大法」,而武林正道人士更是对他的「吸阳大法」恐惧莫名,「吸阴大法」令三贞九烈的女子也会疏放自我,纵情纵欲,但「吸阳大法」却可以令对方功力被他吸干、全身枯焦而死。

    任我玩有一结拜兄弟东方不爽,任我玩为扶植这位兄弟,把无意中得到的一本奇书「摧花宝典」传给了他,但东方不爽野心勃勃,一心想要当上教主之位。
    「魔屌教」每五年进行一次「比屌」圣事,教主并不是由武功最高者当,而是由「屌大」者得,十年前的一场「比屌」,任我玩被东方不爽设计暗算,中了天下第一奇毒「扶不起的阿斗」,从此便成了「不举男」,也因而丧失了「魔屌教」教主之位,一个「不举男」当然是不可能当「魔屌教」教主的。

    东方不爽轻易地从任我玩手上接任「魔屌教」教主之位。他武功虽不及任我玩,但他的荒淫比任我玩有过之而不及,在他的持教之下,「魔屌教」声势如日冲天,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势力已盖过了五大帮,隐隐有凌驾七大门派之上,而他的口号正是「日出东方,唯我最屌」。

    一个男人任你武功如何高强,一但成了不举,那比杀了他还令他痛苦万分,像任我玩这样的人,从「任我玩」变成「没得玩」,他遭此奇耻大辱之后,更是无脸见人,只得黯然隐退,但心有不甘,后来听到「久淫真经」神奇之事,心想或许可以医冶「不举之症」,于是重出江湖,争夺「久淫真经」。

    化山「夺经之战,他赶到时只见到了四人尸体,经书早已被人取走,经过多年探查,终于知道是落在赵屌手上。

    这一日他尾随在赵屌之后,赵屌却一无所觉,路上见一干美貌女子也在追赵屌,心中动了好奇之心,就跟随上来瞧个究竟,也可以在了解赵屌的武功深浅之后再出手抢夺,但见双方就不到几句就动起手来。

    赵屌的武功,任我玩在暗中只看了一眼就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一见赵屌露出阳物之后,不由得瞠目结舌,心理吃惊到了顶点,深深吸了口气,骇然道:
    「这……这……这是人所能拥有的屌么?」摇头喃喃念道:「这小子真他妈的太……屌……了,天外有天,屌外有屌,果然是名不虚传,当年我当教主之时,只怕也远不及他,‘久淫真经’,果然神奇!」又想:「这小子如果入教,教主之位只怕非他莫属,东方老贼也只有站到一边去的份。」

    他本来可以乘赵屌奸淫时取他性命,再轻易取走经书,但一来他自持一代淫林宗主身份,二来经书未必在赵屌身上,三来他可没有耐性在这里等赵屌奸淫完事,因而现身想要动武夺经。在见到赵屌显示超凡的实力之后,他夺经之心更是势在必得。

    有痣美女子以为来了救星,不料来的却是另一名更为声名狼藉的老淫徒,登时凉了半载,双眼失神的望着前方,脑中回旋着一个声音:「完了……」

    赵屌没想到竟然会碰上这天下人丧胆的「魔屌教」前教主,「吸阳大法」威震天下,他也是久有耳闻,自己不是对手,可也不愿露出害怕之意,心下暗自懊恼:「可惜我的‘天罡功’功力未达十二重天,否则也不惧于他的‘吸阳大法’了。」暗自镇定之后,缓缓吐呐了口气,道:「久仰任大先生之大名,不知任先生找晚辈有何事?」

    对方来意不明,他不敢托大,暗自收起「久淫真经」之功,将「天罡功」运起六周天功力,护住了全身,阳物逐渐恢复原状,但正常时候的大小,仍是硕大异常。

    任我玩暗想:「这小子看来是天赋异禀,倒非全部是那‘久淫真经’之功,嘿嘿,此屌不除,他日还有老夫混的地方么!」于是冷冷说道:「交出‘久淫真经’,自断一屌,饶你不死。」

    赵屌一怔,几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晚辈没有听错吧?自断一屌?」
    任我玩脸色一沉,道:「没错,不自断一屌,就——死!」

    赵屌大怒,随即明白了对方的心意,不怒反笑,道:「任先生是怕晚辈的巨屌吗?哦,对了,听说任前辈中了东方先生的暗算,成了不举先生,难怪任先生要痛恨晚辈的巨屌了。」

    他故意在「不举」二字上加长语气,这句话正是说中了任我玩的痛处,任我玩脸色大变,森然道:「小子找死,老夫就送你一程!」双手扭诀,一步一步走向赵屌,脚下踏过之处,脚印深陷。

    赵屌刹时间感到周遭一片炎热,热力从四面八方的向自己逼来,且热力不断的在上升中,知道这是「吸阳大法」的正宗起手势,等对方功力提升至十阳时,自己若不能突围而出,身体将会被对方内劲所发出的强大的热力烘烤焦枯,虚脱而死,而此时身上没有衣物阻隔,更是凶险之极……那时候,巨屌也要变成烤鸟了……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