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达达电子公司的铝制大门缓缓拉开,一台大货车开了进来,货车司机是个四十岁的中年男子,他穿了整洁的浅蓝色条纹衬衫和西装裤。 

  「老秦,送货回来啦。」警卫阿忠照例跟进出的司机打招呼。 

  「是啊。」名叫老秦的司机开了车门,说︰「好饿啊!」他伸手接过阿忠递过来的车辆进出表,签了个名。新竹厂临时要一批零件,老秦早上急匆匆的送货过去,偏偏路上塞车,多花了他一个多小时,错过了公司的免费午餐。 

  「福利社搞不好还有点东西吃。」阿忠说︰「现在已经两点了,你可以顺便去看看那个漂亮的老板。」「谢啦。」老秦把车停好,下车就看到班长老张,老秦跟他报备说要去福利社看看有没有吃的。 

  「哎呀,你想去看那个俏寡妇就去看嘛,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老张说︰「早上要不是你肯临时跑这一趟,我可就伤脑筋了。」于是这老秦就往福利社那方向晃过去,不过半路上烟瘾犯了,达达电子公司可是厂区严禁吸烟的,老秦于是往厂房后面的围墙走去,想说先抽一根烟。 

  老秦摸到了围墙边,正准备抽烟,却听见有女人在呻吟的声音,他东张西望了一下,眼楮看着厂房墙上的一个气窗,他想了想位置,那气窗下面应该是福利社的仓库。 

  这达达电子的福利社本来是两个中年妇人在看店,谁知道公司厂长因为要照顾自己亲戚,把那两个中年妇人弄走,让他死了老公的小姨子承包了公司福利社的生意。 

  这个小姨子叫做诗洁,年纪才廿八岁,是个名符其实的俏寡妇,个头不高,不过一张白嫩的瓜子脸配上一对杏眼,一对修得细细的眉毛和前凸后翘的身材实在让人流口水,完全看不出她是两个小孩的妈。 

  『一定是那个俏寡妇。』老秦心想,于是他烟也不抽了,连忙用小跑步的冲去员工餐厅旁的福利社。 

  下午两点多,福利社里面空荡荡的,平常坐在柜台边的俏寡妇诗洁完全不见踪影,老秦也不叫人,迳自往福利社后头的仓库走去。仓库的门锁着,老秦附耳上去,门后传来微微的声音,俏寡妇诗洁显然是极力压抑着声音,只有像猫叫一样的低吟,还有男人低沈的喘息声。老秦也不说破,就在外头餐厅等着。 

  过了一阵子,只见那诗洁先走出了门,东张西望了一下,看看没人,往里头招呼一声,里头走出来却是身为诗洁姊夫的厂长。 

  厂长一副眉开眼笑的从仓库里走出来,把一陀卫生纸顺手丢在垃圾桶里,然后贴在他小姨子诗洁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还趁势捏了捏诗洁窄裙下面的翘屁屁,然后就走了。诗洁见厂长姐夫走了,一个人走到柜台边,刚坐下来就叹了口气。 

  原来这厂长让诗洁到工厂开福利社的交换条件就是诗洁的身体,诗洁为了赚钱养育两个小孩,也只好让自己姐夫轻薄,况且她正在虎狼之年,死了老公,也需要男人,和姐夫是一拍即合,只是这厂长好色归好色,却是个自了汉,每次办事都只顾自己爽,次次都是匆匆来去,反让诗洁更是心痒难耐。 

  这一切都被躲在一旁的老秦给看在眼中,他见厂长离去,就从角落里走了出来,把正在柜台旁看电视的诗洁吓了一跳,却还故作镇静的说「你在这里干什么?又不是休息时间,还不快去工作。」「老板娘,别这么说,刚刚你和厂长在仓库里头难道就是在工作吗?」老秦死皮赖脸的说,他哈这个漂亮的小寡妇可是很久了。 

  「你胡说些什么,刚刚厂长哪有来这里?」诗洁兀自死不认帐,只是好事被老秦戳破,白晰脸上不禁浮起了一片红晕。 

  「别这么说嘛,事情传出去就不好了。」老秦把上半身靠过去︰「我听人家说厂长是你姐夫对吧?」「你……要作什么?」诗洁眼见老秦那张黝黑的脸凑过来,把身体往后退。 

  「你刚刚跟厂长作什么,我就想作什么。」老秦贼忒嘻嘻的说︰「你们刚刚 不是没作什么吗?」「你没凭没据的,胡说些什么!」诗洁还在嘴硬。 

  「我没凭没据?垃圾桶里头那团卫生纸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哦?」老秦说︰「那个拿去验一下,恐怕你的骚水还流了不少呢!」「你……下流。」诗洁红着脸说,都怪这个厂长姐夫,包着保险套的卫生纸乱丢。她从椅子上下来,准备把这证据抢在手上。 

  可是这老秦一个箭步抢到垃圾桶旁,把那团卫生纸给拿了出来,诗洁眼见证据被人逮着,一双秀目也露出了惊慌的眼神。 

  「来,我们来看看哦!」老秦把那团卫生纸凑在鼻子前闻了闻,尽是女人下体的酸臭味。「都是我们福利社大美女诗洁的味道耶,你自己要不要闻闻看?哎唷,这是谁用的套子啊?」「你……你到底要怎样啦?」诗洁又羞又气,一张俏脸涨得通红,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在仓库作司机兼捆工的壮汉,她也不知该怎么办。 

  「在这里开来看不好吧?我们进去里面怎么样?」老秦笑着说,扬了扬手里的卫生纸︰「哎唷,这卫生纸还有点湿湿黏黏的耶。」诗洁也不是笨蛋,她说「好吧,就进去里面谈,可是你不要乱来哦!」「好、好、好。」老秦跟在诗洁后面,看着她一头秀发随着动作摇摆,合身的黑色窄裙下面是漂亮的35寸美臀和42寸长的美腿,黑色镶金边的高跟鞋喀喀的响着,胯下的小弟弟早就立正站好,他咂了咂嘴唇,跟着诗洁进了仓库。 

  那仓库里放了一张普通的旧办公桌,其他地方都堆了些货品,可是就是那张办公桌上整整洁齐的什么也没有,水泥隔间的仓库里只有一盏暗暗的日光灯,另外就是墙上的气窗透进淡淡的日光来。 

  诗洁走到桌边转过身来,只见老秦一脸贼贼的笑着,便问「你笑什么?」「没有啊,我想刚刚你和厂长一定在这张桌上打炮。」老秦淫笑着说︰「只是不知道厂长的老二有没有我的大。」「你不要胡说八道,这么低级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其实刚刚她那厂长姐夫只顾自己爽,诗洁正有感觉时,就匆匆射精走人,把诗洁这个俏寡妇给吊在半空中,她心里还在埋怨呢! 

  「刚才我看在叹气,我想厂长一定没让你爽,对不对?」老秦欺了上来,诗洁只好靠在桌边。「让我的大老二给你爽一爽好不好?」老秦淫笑着说。此时老秦把裤拉链给拉开,一根粗大的红黑色阳具马上跳了出来,大龟头更是晶晶亮亮,一副怒气腾腾的模样。 

  诗洁看见老秦的大阳具,吞了口口水,一张俏脸羞得飞红,更增添了几丝妩媚,骂道「你……你不要乱来,还不快收起来。」老秦那玩意的尺寸实在超乎她的想像,她见到那鸽蛋大小的龟头,一颗心跳得飞快。 

  「别这么说嘛。」老秦见诗洁红晕上脸,便更进一步,把身体贴了上去,一根大鸡巴就顶在诗洁的小腹上,诗洁别过了脸去没有反抗。 

  「来,摸摸看大不大。」老秦把嘴放在诗洁耳边说,一边舔着她的耳珠。 

  诗洁伸出手去,摸了摸那根又热又硬的肉棒,她纤细的手指竟然不能一把握住,心里更是狂跳不已。 

  老秦趁诗洁心猿意马时趁势将诗洁压倒在办公桌上,手伸进她的白衬衫里,从胸罩的上方侵入,手掌罩住诗洁那34D的大乳房,那对乳头还硬梆梆的充着血,显然还处在刚刚和厂长的激情状态。 

  「好大的咪咪啊。」老秦说︰「平常看不出来哪。」「那是你不注重我啊!」诗洁骚媚的说道,她那双手也正抚摩着老秦的大鸡巴,希望呆会可以填满她独守空闺的寂寞骚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