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美母

                                                     

***********************************  本想写之前那篇文章的,但是曾经写了6000多字却不知道文档放到哪里去了,也怕是误删了,而且反应也不好,大家似乎不喜欢看,所以干脆先另写一篇。这篇是6000多字,当作铺垫,介绍一些人物,没肉戏,仅仅有些暧昧情节。
***********************************
                                     第一章

      又是一个周末,下午我照常去家里附近的健身房锻炼。

  本来是妈妈的会员卡,后来少去了就被我拿来用,结果现在倒是习惯性地去健身,不去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一般周末我都是进行力量训练,极限深蹲加上硬拉弄得我筋疲力尽,于是就想去洗一下澡,谁知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健身房洗澡间的供水系统坏了,正在抢修,修理人员让我等下,大概20分钟后才能用。我本想在大厅的上网消磨时间,但转念一想,家就在附近,干脆直接回家了。

  就是这个决定,改变了我很多东西,或许我那天不回家而在健身房等的话就不会出现后来那么多的事。

  我回到家,大厅里空荡荡的,楼上也没有声音,估计妈妈出去了,于是就往洗澡房的浴缸放水去了,准备好好地泡一泡。我脱下衣裤,舒舒服服地躺进浴缸中,随手把浴缸上面的浴帘拉上,脑袋惬意地靠在浴缸边上闭目养神。本来无比疲倦被这热水一泡却觉得疲劳在这一刻被冲干净了。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在我耳旁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我记得没带手机进来啊。」撑起身子一看,原来是妈妈的手机,估计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泡澡又忘记拿出去了,而这手机刚好被沐浴露遮住,难怪刚才没发觉。待我擦干手拿起手机准备接听的时候,电话却断了,显示一个未接来电。「算了,待会告诉妈妈算了。」我拿起妈妈的手机一边泡澡一边玩起来。按开手机里的照片库,翻看图片,里面基本都是妈妈的照片。

  我的妈妈叫孙茜,曾经是部队的文艺团歌手,后来结婚了就退出文艺团在家里相夫教子,今年虽然38岁了,由于注重保养,有空就去做下有氧运动,身材皮肤仍像20出头的女生,岁月只是让妈妈看起来更添妩媚成熟,说起妈妈就想到她那修长的美腿跟那双巨乳,一直以来部队文艺团的团员都以端庄周正为要,妈妈虽然五官的确端庄秀美,但是那对巨乳却有点打破部队的传统了,当然这个我也不好意思问妈妈。

  我一张张翻着妈妈的照片,忽然我呆住了,看到一副让人血脉喷胀的图片,一个女人躺在床上,双腿张开呈M型,微微抬起小腿,露出其娇嫩的下体,上面竟光滑如镜,没有乌黑的阴毛遮盖,蜜穴正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撑开,龟头已经进去那水流潺潺的仙人洞,更让我震惊的是那个女人就是我妈妈,照片视角从上往下,显得妈妈更是娇羞艳丽,虽然是自己的妈妈,但是我的肉棒已经不受控制,自己抬起了头。我继续往下翻,一连十几副图片,全是妈妈的淫秽照片。「难道是妈妈跟爸爸的房事照片?」

  我有点奇怪,「不对,这床单是白色的,家里可没有,这一般都是宾馆的床才会如此。难道妈妈真的出轨了?」我查看了一下照片日期,上两个星期的,我顿时被吓得差点松开了拿住手机的手,爸爸是承包建筑工程的,就是大家所说的包工头,一般在其他市开工。一般一年就回来个10趟左右,上两个星期到现在爸爸可还没回来过啊。此刻我还真是呆住了。「妈妈真的出轨了。」

  这照片在camera文件夹,应该是当场照的,不会是在电脑或者其他地方拉过来的。此刻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妈妈会出轨。虽然妈妈异常漂亮,但是家里都是过得去,妈妈跟爸爸关系也没大碍,一切虽是普通但也正常啊,妈妈为什么会出轨?

  我翻看一下妈妈的短信,竟然也在里面找到了不少淫言糜语,而且多是去市里的明珠酒店7楼淫乱,刚才那个未接电话就是这些短信的接收号码。这个时候我不知道是愤怒还是悲哀,一直以来在自己心中地位崇高的妈妈却行这种淫乱之事,一下子我似乎失去了意识。

  忽然我听到脚步声正往浴室这边传来,「吱吾。」浴室的门被推开了,我刚才以为家里没人就顺手带上门,却没锁上,仅仅虚掩着,难道是妈妈回来?
  我轻轻撇开浴帘下沿只看见一截雪白的美腿。穿着一条浅紫色的吊带睡裙,下面赤着一双完美的玉足直接走过浴缸旁边,正是妈妈。随即听到马桶的盖子被掀起,应该是妈妈刚才洗澡就去房间睡觉,现在醒来上厕所罢了,回来的时候那么静还以为没人,原来妈妈是睡觉去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喊停妈妈了,而我却有鬼使神差地继续轻轻掀开浴帘,眼睛一直盯着妈妈。只见妈妈慢慢地讲睡裙下摆拉起来,里面竟然没穿内裤,难道妈妈真的是一个淫荡胚子吗?

  只见美丽动人的躯体露出了其光滑的下半身,圆润细腻的美腿微微弯下,那蜜穴处却是一片雪白,果然妈妈是个白虎,那照片上的女人真的是妈妈了。我只能窥视那丰腴细嫩、令人心颤的美穴一秒钟,妈妈便坐下了马桶,而那睡裙刚好遮住了妈妈那撩人心房的动人春光,随即传来水流撞击马桶的声音,让我面红耳赤,虽然得知妈妈跟外人出轨,但是我们确实是母子,而我此刻竟在偷窥自己的母亲如厕撒尿,更盯住妈妈那羞人的神秘地,真是禽兽不如。

  随着尿声,妈妈弯起了嘴角露出笑意,看来这尿也憋了很久,现在得以释放出来,好不舒服。随着水声减弱,妈妈扯下纸巾轻轻探手到自己的睡裙下一阵擦拭,我此时真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一团纸巾,能跟妈妈的美人洞来一番厮磨。
  立刻我被自己这个邪恶的念头震惊了,为什么自己忽然变得这样,虽然自己也曾经意淫过妈妈,第一次遗精的时候,梦中就是对着妈妈撅起的肥臀喷射的,但后来这念头一直隐忍下去,手淫的时候都不敢想妈妈,现在为什么对妈妈又生起这种淫秽的心理,难道是因为那些照片的事?我现在潜意识认为妈妈就是个淫秽的女人?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妈妈却往我这边走过来了,「唰」的一声,一下子把浴帘拉开,顿时间我们两母子呆住了,我惊愕地望着妈妈。

  妈妈似乎还没反应过来,目光直勾勾地看着我,只见自己的儿子赤身裸体躺在浴缸中,更要命的是,胯下一根粗大坚挺的肉棒露出紫红发亮的龟头,妈妈似乎脑袋一下子模糊了,瞪大那美眸盯着我的大肉棒。

  喃喃道,「小华,洗澡呢?」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妈妈,随口应了句,「是啊。」刚落音,就听到妈妈不断咳嗽,「妈。你怎么了。」我翻起身,不断拍着妈妈后背,好不容易妈妈才缓下气来,咳嗽了一阵,妈妈的脸都红了,更添娇美,本来软下来的阴茎又重新坚挺地指向妈妈。「唉,也不知道着凉,赶快擦干身子。」妈妈反应过来,看了一下重新竖起来的肉棒,娇羞地说了句头也不回逃出了浴室。

  这下子闹了个大红脸,我讪讪地躺回浴缸,脑袋却清醒过来了。一定要查清楚什么回事。我记下妈妈手机里面那个电话,然后擦干身穿好衣服把手机拿出去还给妈妈。

  妈妈正在大厅看电视,仍是穿着睡裙,蜷着身子在沙发上,露出了白皙的美腿,嫩白的小脚丫搭在沙发边上,秀气的脚趾不断摇动,让我有种跪在地上轻抚妈妈的美足,然后逐一舔妈妈的玉趾的冲动。

  妈妈看见我大概又想起浴室那一幕,脸上一红,接过我递给她的手机。
  「妈,刚才有个人打电话来找你呢。」

  妈妈抬起绝美的脸庞,「谁啊?」

  「嘿嘿。」我挤眉弄眼,「有人请你去明珠酒店呢,或许请你吃饭哦,这可是市里最高级的酒店啊。」我故意试探一下妈妈,果然妈妈脸色大变,「什么?他还说什么?」

  果然有问题,「没有啦,骗你的,我还没听他就挂掉了,都不知道是谁。」妈妈听此,舒了一口气,故作轻松道。「我还以为是真的有免费饭吃呢。」说完按开手机看了看,这一看,妈妈脸色又变了一下,起来走到卧室去了。

  我猜想妈妈应该是回电话去,便悄悄走到妈妈的卧室,耳朵贴着门,偷听妈妈的电话。片刻的安静之后,传来妈妈的声音。

  「是我啦,李书记有何贵干呢。」

  我从没听过妈妈如此娇嗲的声音,既是对爸爸都没如此过。「又有酒会啊,可人家今晚还有点事呢。」

  妈妈半推半拒,就这样推脱几句,最后还是答应下来,今晚大概又去明珠酒店跟奸夫鬼混了吧。我决定今晚尾随妈妈去一探究竟。

  果然傍晚7点钟的时候,妈妈就说有朋友找她,今晚不回来了,让我自己在家,早点睡。我在楼上阳台看着妈妈驾车开出车库后,自己就跟着出门,打车到了明珠酒店。

  明珠酒店是市里最大的酒店,实际上也可以说是省里最大的酒店了,秦市是秦省的省会城市,经济中心,所以明珠酒店不仅是大富豪的消遣之地还是宴请省里领导的地方,可谓全省最奢靡最豪华的地方了。

  在停车库里我果然发现妈妈的车停在那里,看来这次猜对了,地点大概也是酒店7楼吧,我坐上电梯到达7楼,电梯门口右边就是一扇暗红的大门,大门紧闭,门前站着两位侍应。我直了直身子,故作镇定向门口迈去,谁知刚准备推开大门的时候,被侍应拦住,「先生,请出示您的会员卡。」什么?还要会员卡?
  我顿了一下,装着样子,找了一下衣袋,「不好意思,忘记带了,这个我都是熟人了还不能进去?」我装模作样,肯不能被瞧出破绽啊,这衣服还特地穿了老爸的来了。「不好意思,先生,酒店规定没有会员卡,谁来也不能进去,麻烦您请人回去取好吗?」听到此言,我板起脸。「什么?我都要验身份?我都不认得了?」

  两位侍应都点头哈腰,却不为所动,「要不我帮您请经理过来,经理认得所有会员,也只有他才能做主。」经理?这可不行,一来我就穿帮了,「好,好,你们胆子倒是大了,经理不用请了,哼!」人虽然没本事,但是总得装点气势出来,我装出生气的样子挥袖而去。看来今晚是进不去了。

  我失望地离开酒店,忽然想起那个电话,于是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过去看看究竟是谁。「不行,妈妈可认得我的电话。」我担心妈妈在旁,就到公共电话亭按照那个电话拨了过去,电话接通就传来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喂,你好,我是李京。」

  李京,李书记,能担起这两个称呼而又有资格出入明珠酒店7楼的,只有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李京!天啊,难道是同一个人,妈妈的情夫竟是省委领导?我一下呆住了。「喂?」电话筒传来疑惑的一声,看来李京应该是奇怪谁打他的电话,应该也是私人电话来的,知道的人没几个了。我忽然玩心大作,想吓一下李京,便压低声音。

  「李京啊,我是陈庆隆。」陈庆隆是秦省的省委书记,电话那头李京果然慌了下,「啊,陈书记您……啊,你到底是谁?」败露了?吓人不成反被吓,省委领导一发怒,那气势立刻压了过来,我立刻挂了电话。到底知道了妈妈的情夫是谁。

  但是没道理啊,妈妈也就一个普通妇人,长得即使漂亮,也没理由能跟一省大员搭上关系啊,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一边想一边在路上徘徊。

  「喂,请问一下,广源路怎么走啊。」不知什么时候,旁边驶来一辆丰田霸道,还挂着军牌,我转头一望,竟是一名看似20岁左右的美女,看来不是超级富二代就是官二代了,但我仍被她的美貌吸引,柔美的大眼睛,挺翘的琼鼻,粉红的樱唇,洁白无瑕的玉颊,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看起来活泼灵动,却又不失娇美秀丽。「啊……这个你的方向错了,广源路离这里比较远,你要……」
  我说了一大堆,估计她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最后不耐烦挥了挥手。「这样吧,你上车,你先为我指路,你要去哪我再载你去行了。」

  这个美女倒是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正好,我也是要去广源路。」美女一皱眉,随则一脸欣喜。「怎么不早说,这下可好办了。」

  「就是这里了。」

  我终于把她带到目的地,「你要到哪,我直接送你到吧。」我也不好拒绝,也干脆让她送我到家了。「喂,谢谢了。」我正准备关门,倒是那美女虽看起来脾气挺大,但人倒是挺不错。「不用客气。」我笑着挥挥手,关上铁门。我当时当然还不知道,这美女以后却跟我有很大联系,在处理妈妈出轨的事情上更是有很大的影响。

  第二天一早起来,跑到妈妈的卧室看看,妈妈已经回来了,穿着一套粉色的真丝睡裙,裙子已被压住一边,露出了下半段屁股,妈妈还是没穿内裤,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妈妈的阴唇。妈妈只在腹部盖了一张薄薄的毯子,蜷曲着身子,侧着身子背对着我睡得正甜。

  我悄悄地靠过去,把头凑在妈妈的双腿中间轻轻闻着来自妈妈臀沟的香味,看来妈妈应该回来洗过澡了,身上不止有淡淡的体香,也有沐浴露的香味。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地在妈妈的两块臀肉之间探进去。

  忽然妈妈动了一下小腿,也许痒着妈妈了,吓得我赶快站了起来,看到妈妈还在熟睡才松了一口气,我目光随着妈妈美腿,落到妈妈的天足上面,把手放在那小巧玲珑的玉足上,来回慢慢的摩挲,然后伏下身子,低头轻轻舔舐着妈妈的小脚,然后一直向上舔去,经过了妈妈光滑的脚背一直舔向那白皙迷人的小腿,最后又回到可爱的脚趾上面,含住了妈妈如玉珠般晶莹的美趾,不断吮吸着妈妈的脚趾。

  待我离开妈妈的躯体,妈妈的玉足上早已全是我湿漉漉的口水了。我依依不舍移开目光,走出妈妈的卧室,要去上学了。

  坐到座位上百无聊赖,大家都在早读,我却一点都提不起劲来,我碰了碰旁边的王胖子,王胖子的妈妈是市里的副书记,王胖子学习成绩不好,考试基本抄我的,平时有什么事基本都是互相帮一下,关系挺铁。「华哥,干嘛。」胖子奇怪地看着我,「胖子,你知道明珠酒店7楼是做什么的吗?」

  「明珠酒店7楼?」

  胖子有点诧异我文艺这个地方,他想了想,「哦,我好像听我吗跟我爸聊天时说起,听说都是大人物去的地方,好像都是搞些派对让大家聚一聚,一般那些派对的内容都好不到哪里去,你问这个干嘛?」我眼前一亮,「胖子,你能不能进去?」

  「好像我妈有一张会员卡,不过我妈也不用,当时扔在家里,到时被我捡起来了。」

  胖子嘿嘿笑道。「下课我去你家,给我那张会员卡。」

  我直接跟胖子说。「你要它干嘛,好吧,反正我也没用。」下课就跟胖子去他家里取卡,只见会员卡制作得异常美观,上面写着白银会员,那应该还有黄金会员什么的了,拿到卡见时候还早,就顺便跟胖子在他那玩一下游戏机,然后准备一起出去吃饭。正要出门时胖子却突然说肚子疼,让我先等着,他去趟厕所。无可奈何我只好坐在厅里一边等他,一边看电视。

  忽然「咔」的一声门却开了,只见一位妇人走了进来,「嗯?你是?」妇人看见我在厅里,奇怪地问我,妇人一头短发,微微卷起,脸颊丰腴,额头较宽,黛眉凤眼,显得十分端庄,极具富态和威势,看来应该是胖子的妈妈陈晓琳了,还真想不到胖子的妈妈竟然还挺好看,虽然在官场浸久了,装扮显得比较古板,但是本来样子就好看端庄,这下子更是显得大方。

  「哦,伯母,我是成佳的同学,正准备和成佳出去吃饭呢。」我连忙应了一声,「哦。」陈晓琳久居官场,而且还是高位,养成这个惜字如金的习惯。陈晓琳走到另外一张沙发前坐下,脱下她的平底皮鞋,露出了一对芊芊玉足,想不到陈晓琳年纪虽过40,但是保养得还不错,这一双美脚看来还特别嫩白,让我有种想上去捏一捏的冲动。

  「咳!」陈晓琳咳了一声,我赶紧别开目光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注意着陈晓琳,只见她翘起嘴角,即古怪又似乎很好笑地望着我,然后轻笑一声,却抬起脚放在茶几上,美艳的脚丫子刚好对着我,我这个角度刚好能看见她那粉红色的脚掌,我大吃一惊,胖子他妈不是发骚了吧,好端端怎么会这个样子,难道看我长得俊俏想让我当面首么,我可是胖子同学啊。

  「妈,你回来了。」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刻胖子终于出来了。「嗯。」陈晓琳终于收回双腿,穿上了沙发旁边的拖鞋。我赶紧拉着胖子走出去,始终不敢跟他妈对视一眼,这下丢人可丢大了。

  跟胖子来到翠羽楼,翠羽楼是市里比较高档的地方,一般我只有跟胖子在一起出来吃饭的时候才来这里,平时可是基本不敢来这个地方消费,一个月也就敢来3、4次体验一下腐败的生活。

  刚找到位置坐下。

  「胖子,你妈平时不是基本不回来么,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想起刚才那一幕,还一阵后怕,「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回来了呢?」胖子最怕他妈,也是一阵郁闷。

  「唉,你妈几岁了,看起来还挺年轻啊。」

  「42啦。」

  「42岁就正厅?前途无量啊。」陈晓琳才42岁就实权正厅,胖子才是前途不可限量,忽然听到旁边一阵吵闹声,「我就要这个位置,识趣就让开点,兴起我还不跟你计较。」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跟我计较。」

  两个声音都嚣张无比,我转头准备看热闹却想不到这里都能碰到认识的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