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podongfeng 于  编辑 

  =================================== 

  角色介绍: 

  杨正德——故事主角。由於被流星(陨石?)击中头部,导致灵魂可以任意脱离身体. 

  杨惠欣——主角的姊姊。大学毕业后考取公职,身高165㎝,有着令人羨慕白嫩可爱的脸蛋跟美好的胴体,正德对姊姊有种近似崇拜的喜爱。 

  林秀芬——主角的妈妈。多年前因先生外遇离婚,现在在保险公司跑业务。 

  年轻时长得非常漂亮,虽然年纪已经45岁了,清秀的脸庞伴随着些微岁月的痕迹,但维持得还不错的身材,跑业务的时候让事情总是十分顺利。 

  =================================== 

  第一章 

  *********************************** 

  前言: 

  世上有许多千奇百怪的事,人都大多抱持着眼见为凭的态度,但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呢?当不同于一般人,人的行为想法将有什么改变呢? 

  *********************************** 

  “人类的科技文明成就今天又向前跨了一大步,为了研究慧星的构成物质,近日成功的将人造卫星‘撞击号’撞上慧星,根据美国NASA太空总署发言人表示……” 

  一边吃饭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人类真是无所不能,连在天上飞的星星也都可以摘到。”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杨正德,由于放暑假刚从学校宿舍搬回家住。我们家是单亲家庭,家中除了母亲,还有一个姊姊。 

  姊姊叫杨惠欣,在学校时成绩就很优秀,大学一毕业就去参加高普考,现在已经考上是个准公务人员了。 

  好成绩背后当然有所付出,每当同学们去联谊交游,姊姊总是默默的窝在书桌前。 

  也因为如此,虽然姊姊有着白晰可爱脸蛋,165身高加上一副凹凸有致的好身材,丰满的胸前令人垂涎欲滴,但知道我姊姊的人却很少,追求者也是寥寥可数。 

  付了饭钱,走在回家路上,一如往常的,没有人会注意我,也没有美眉来向我搭讪要电话,我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 

  “热死了,还是回家好了……”我伸手出来遮太阳,突然之间“啪!”的一声,有股水流从我头顶流下来,还是温热的。我伸手去擦了擦,赫然发现是我自己的血! 

  看着满手都是血,我的耳朵旁边嗡嗡作响。 

  头好晕啊……好多人围过来……他们在说什么呢……不要再讲话了,你们吵到我睡觉……妈的,安静点……好累……好想睡…… 

  …… 

  “从X光片上来看,患者的头部被一个高速坚硬的小石块击中,导致大量出血,还好脑部没有什么严重的损伤,输血之后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有一点麻烦是,那小石块目前还留在脑内,由于位置太深入取出十分困难,目前也只能再做进一步观察……”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医生正在跟妈妈聊些什么,坐在床旁边的姊姊发现我醒了,赶紧叫医生过来看。 

  医生问了我一些什么问题,有没有恶心呕吐的感觉,我叫什么名字,1+1等于多少之类的问题,一旁的护士也帮我做了一些检查,检查结果身体都很正常。 

  观察三天后,医生拆掉了我头上的绷带让我出院了,这次“飞来横祸”虽然没有让我变成痴呆或植物人,也在头上留下了一个凹下去的小坑巴,我用头发把他遮住了。 

  担心会有后遗症,医生叫我一个月后再来医院检查。 

  回到家后九点多了,妈妈叫我早点休息,吃完药躺在床上,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我飘浮在房间的空气中,感觉好轻松好舒服,在梦里我甚至可以凭自己的意思移动着。穿过房间门到了客厅,妈妈正在吃水果,看电视节目《超级大富翁》,这个梦好真实……我甚至可以听到电视里传来的笑声。 

  当我想飞到外面去看看,却发现快到了门口还有一段距离之后就过不去了,真奇怪?好吧,既然不能出去,到姊姊的房间去瞧瞧。 

  跟刚才情况一样,我轻易的穿透了姊姊的房门,却没看到姊姊的人影,正在纳闷着赫然发现原来姊姊正在浴室洗澡,这让我感觉兴奋。 

  国中之后,我一直梦想着看看女孩子的身体是长什么样子,尤其是姊姊的身体更是让我好几次作为性幻想的对象,我对姊姊一直有种近似崇拜的喜欢,而今天终于有机会可以实现“梦”想了。 

  虽然知道偷窥姊姊这是不对的,不过换个角度想想,反正是梦而已,做做春梦又不犯法。很快的我穿越了浴室的门,姊姊刚把裙子放到洗衣篮里准备要脱胸罩。 

  姊姊的手伸到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原来胸罩有扣子在后面),当白细柔软的乳房弹出来的时候,那真是历史性的一刻!原来女孩子的胸部是长这样子的啊,我除了兴奋之外还有股感动。 

  姊姊的胸型很漂亮,目测大概有C还是D吧,娇嫩的乳蕾呈现很可爱的粉红色,因为离开衣服的凉意微微硬起,随着姊姊的动作乳房轻轻晃动着。 

  手指头勾着内裤,一个顺利的动作脱了下来,现实中不可能看到的神秘地带呈现在我眼前,这个梦太真实了。姊姊的阴毛并不浓密,却也不显得稀疏,凸起的三角地带显的有点可爱。 

  女生洗头其实并不怎么撩人,不像广告洗发精般柔柔亮亮甩来甩去,就是很普通那样洗头。 

  洗完头之后开始洗身体了,纤细的双手将沐浴乳从颈部涂抹到胸前,细长的手指在乳房上按摩搓揉一番,接着往下探去,用手仔细清洗着自己的私处。 

  我觉得身体的血液沸腾,想冲上去抱住姊姊,突然之间眼前的景物一变,我的脚实实在在的踏在地上,我发觉身在浴室里面。姊姊呢?我试探性的叫了声:“姊姊?”浴室回荡着声音,回应我的是一阵寂静。 

  果然是一场梦啊……等一下!我的声音怎么又高又细?这时候我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姊姊——杨惠欣。这代表……?我伸出手扭自己的脸,镜子里的姊姊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会痛!这不是梦。 

  我变成姊姊了!或者更正确的来说,某些无法解释的原因,我附身到姊姊身上了。我的灵魂在姊姊的身体里,那姊姊的灵魂呢? 

  一时之间我心慌了,脑袋里一片空白,对于发生我身上的事情感到害怕。 

  “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面对着姊姊美好的胴体,却只想赶快逃离这一切,要怎么离开姊姊的身体呢? 

  正当我满脑子都是离开姊姊身体的这个想法,突然有股力量,就像只无形的手从前面推了我一把,我向后弹了出去,身体又浮在空中了。我看到姊姊倒卧在浴室的地板上,缓缓的撑起身子,睁开眼睛。 

  对于为什么自己会躺在地板上显得有点不知所以,转头东张西望了一会。 

  突然姊姊的眼光朝向我的方向,我很紧张,想赶快脱离这个尴尬的情况。赶快道歉吧!“对不起,姊姊,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的。” 

  可是她似乎看不到我,自顾自的把身上的泡沫冲洗掉。这根本不是什么梦! 

  我的灵魂竟然离开我的身体了,难道我已经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