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是一个难得的假期,俞隆华由美国加尼 尼亚州,搭上往英国的六三四班机,到伦敦作为期一周的度假。 

  到伦敦希斯罗机场的飞行路线中,乃从东到西掠过这座首都上空,初看下去这城市似乎美的惊人;下面是一大片高大而显得矛柔美的住屋大楼,那斜埠排屋和工厂,边缘处有相当苍翠的树木和草地,一公里又一公里的奇特景色,间杂着欧洲特有的风C接着那些历史名迹就一一呈现在眼前,褐色的伦敦塔蹲伏在泰晤士河边,在所有着名建筑物中最像玩具和最复杂的议会大厦,耸立在西敏斯特旁。 

  闻名国际的白金汉宫即座在广大的青 花园中。 

  俞隆华休息於英吉利大饭店,当一切清理完毕,即一人散步在伦敦桥边。 

  如今在伦敦最富诗意的已不是那林荫大道,而是伦敦桥在新伦敦桥的半中腰观看,那是第四座的伦敦桥,刚造好没几年,它跨过泰晤士河。 

  在十八世纪时,诗人屋茨华斯从河上另一座桥上观赏伦敦的景色,看得如痴如醉。他说:「世界上没有更美的景色了。」今我俞隆华站在这座桥边,竖立在河边的铁栏竿,在那浪漫而神秘的浓雾消逝之後,这城市已经用水气洗刷一新,只是恰逢冬季,那空气中犹存着些几许的寒意,比起定乡台湾东部花莲,这是容易感觉得出的。 

  偶而阵阵的寒风吹起,使得虽身着大衣的俞隆华,禁不起胡思乱想今如有位女伴来温存,那可是件惬心之事。 

  想着想着突然,「先生!你是否见到一位三、四岁的小男孩?」那娇声连连,使得俞隆华迅速即回头望了去。 

  只见一位上身穿白色的毛衣,下穿黑色长裙,而脸上扬溢着春色,秀发飘飘,风韵十足的淑女。 

  「喔!有何需要我帮忙吗?」俞隆华一时情急,忘了那小姐的问语,而又故意讨好地问道。 

  「是的!先生!我叫袁嘉佩!」她首先先自我介绍自已道,望了望俞隆华那充满性感的胡子又道:「刚才,我姊姊的小孩宝明走丢了,不知先生看见了没有?」「没…没有,真对不起,但我愿帮你寻找,对了,我叫俞隆华,从美国来贵国游览。」「咿?你的腔调似乎是亚洲人。」袁嘉佩问道。 

  「对,我的家乡是台湾东部花莲人,我觉的你面熟,好像是香港某个的演员吧! 

  」俞隆华反问着。 

  「是呀!我以前在香港专演三级片还算小有名气,现在来这里是想重新塑造自己,学一些国外演戏的技巧。」袁嘉佩着说。 

  「那等事情一办完,我将可作你的免费向导,这孩子早晨我姊姊托我带上托儿所,结果一吃完早餐即溜了,我家两位姊姊都嫁到这里,我姊夫在印度总督府办事,真好笑,刚见面,竟似乎是一见如故,告诉你这麽多。」「我喜欢听,尤其长期在海外能听到家乡话,而你那声音更是动人,且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喔!对了!我先打电话到我二姊处,问这小家伙是否跑到她家去。」 

  於是俞隆华像见老朋友般,与袁嘉佩互相环绕着手,走向公用电话亭。 

  「是嘉芬吗?大姊的小孩宝明在那里吗?」对方即传来声音道:「是小妹吗?」「是的!」袁嘉佩回答。 

  「宝明刚来,可真是人小鬼大,单独一人来呢!」「这小家伙真会开溜!」袁嘉佩有点抱冤的说。 

  「要过来吗?」「过一阵子吧!先让他陪小丽玩一会儿吧!拜拜!」袁嘉佩说完挂了电话。 

  真把站在身旁的俞隆华听得乐坏了,心里忙打着主意,下步该怎麽作。 

  「袁小姐,这下免费向导可是当定了!」望着那英俊的脸庞,那黑丛丛的胡子充满着男性的魅力,心中不觉猛跳不已,口中兴奋地道:「是的,我极愿为你服务,要到白金汉宫去看御林军 操演呢!还是去观赏温莎国王的花园,我会为你作一切的服务!」「一切的服务!」俞隆华心中一听到这句话,迅速即覆颂了一遍,心想她久离香港,难得碰到中国人,又太久没与男人作爱,素为玩家的俞隆华那有不明白袁嘉佩言下之意呢!又接着道:「我不去参观白金汉宫,也不到温莎国王的花园,我有点累,我今只要你陪着我,到我休息的英吉利大饭店,好好的聊一聊」袁嘉佩一听,虽正合她意,然居於女人颜面,故作犹豫态。 

  於是俞隆华牵起袁嘉佩的手,走向英吉利大饭店的方向走了去。 

  伦敦这名字一向声来回声震荡,雾气重重,所以好莱乌每一部有关这地方的影都充满了浓浓的雾,而英吉利大饭店耸立在这雾中,更有如直上云霄。 

  当俞隆华带袁嘉佩上饭店大门时,袁嘉佩心中已晓得要干什麽事了,久未作爱的她,似乎像少女般第一次与男朋友上饭店开房间一样,脸上一阵一阵地热,心中更是猛跳不已。 

  而俞隆华在伦敦这寒泠的天气,心中就渴望着一个女人来温存。 

  似乎上帝对他特别的仁慈,对他又特别的了解,当他心中有所求时,马上送来一个可人的袁嘉佩,光看她那喷火的身材,且又风韵十足,那性经验可是丰富,这份易见的条件,就足把俞隆华看得心中大痒。 

  一进入房间,那温度加上俩人心中的兴奋感,使得俞隆华及袁嘉佩均把外套及大衣脱了下来。 

  等袁嘉佩坐在床上时,俞隆华早已迫不及待 靠坐在她身旁。 

  俞隆华那双似乎已看透袁嘉佩的心,令她脸颊一阵红晕,不由自主轻轻地为袁嘉佩御下白毛衣的扣子及裙子上的拉练。 

  袁嘉佩全身细皮白肉,白的就像雪般晶亮,妙的是还微透着那苹果般的粉红,衬上那洁白的天鹅绒床,映成她全身的肌肤呈粉红色。 

  她那坚挺的双峰,己经作着那不规则的颤动了。 

  袁嘉佩忙着躺了下去,面向着俞隆华,欲火如焚,眉眼如丝。 

  俞隆华就在袁嘉佩躺下的时刻,双手齐来,轻轻地拉下她身上唯一的黑色薄莎三à壳C此时一股像火般似熔岩一样,滚热的烧遍袁嘉佩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持帝C全身不留片物,那光滑柔润的胴体,就有如伦敦最突出的模特儿,色香肉嫩那粉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及那丰满而肥大的阴户,围绕在周围的黑色毛茸癃撼堡颉C俞隆华亦不顾身上衣服未脱,移动全身对准袁嘉佩的阴,他即压了上去。 

  左手与袁嘉佩的右手紧紧地握着。 

  袁嘉佩慢慢地把双眼闭上,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吻!热吻……她的香舌又嫩又软,尖尖地在袁嘉佩的嘴中有韵律的滑动,俞隆华亦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袁嘉佩口内,她便立刻吸吮起来,她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渐渐地袁嘉佩狂吻着俞隆华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她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般。 

  她轻微地颤抖着,诗样的艺语:「好…好哥哥…我…我那小穴……真真是…痒……痒到了极点……」袁嘉佩呻吟的声音如鸟鸣一样的迷人,听得叫俞隆华阵阵肉紧。 

  於是俞隆华以最快的速度将他身上所有的衣服褪了下来。 

  他俩的体温亦不断地升跃着,颤抖着,他们已忘了自我的存在,连这天地之事也不记得,俩人完全尽情地享受。 

  那性欲之火,由舌尖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且兴奋不已,俞隆华及袁嘉佩失去理智全身沸腾开始冲动了。 

  只听袁嘉佩又在浪叫着:「真…真美啊…好……好久……没如此……这……这般舒服……俞……隆华……你…你赶快…吸吮…我那双乳…那乳尖……痒……哼……」。 

  这时着声音使得俞隆华不知不觉地照着袁嘉佩的话去做,并且使自已的大鸡巴尽量地摩擦袁嘉佩的阴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