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时温水一碰到我秘部的肉体,身体就自然地抽动。 不久,在阴核里就充满了水滴。 

  我尽量地使自己腔口内的男性液体排出,仔细地清洗一番。这时却有说不出的快感,便自然地舞动起身子。 

  女人或许是性欲的动物吧!就在刚才被挟於二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夫妻之间,经过一场凄惨至极的做爱。人类常被说右表里两种颜面。外表的招牌是贤淑,且共同努力赚钱的年青太太。但是内面却是有如单身时代,为了额外的收入,而与有钱男人做爱。 

  而这种现象到了结婚的时候,则會停止。但是世间之事,非完全如自己所想像。 我被我们经理的女老板给纠缠了,若为平日对象一个月一次或两次,她将會保守我的秘密。 

  今天则是约定好的当天。 不过,我说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和当初约定的不同。 却说对方是想要做交换夫妻。 

  我却只想的是舞會而已。在新宿的一家高级旅馆内,某公司的社长夫妻与我以前的女老板和我,如此的组合。不过,男人都是要年轻的,因此我这年轻太太,就当然是男人的对象了。 

  一开始便无所顾忌地向我攻击过来,已经是五十好几的社长,体力倒遇是蛮好的。当我在洗澡的时候,那位社长就鲁莽地闯了进来,我正想可能已来到我背後了吧,两手就触碰到我的乳房,便开始搓揉了。 

  这乳房的触感,让人无法忍受,真是好胸部呀! 不是我在自夸,但是我对我的胸围很有自信。朋友常说叫我去做为体模特儿,无论是大小或形状,让人看了并不足为耻。 

  那位社长的搓揉方式,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较有经验的关系,控制女人倒是挺拿手的。 不要再揉了,我::快要湿掉了。 

  我再次地去冲身体时,女老板田泽小姐来了,并站在我面前。真树子,也将水冲到我身上 

  我的身体被挟在社长和田泽小姐的中间,宛如三明治一般。後面有社长的勃起物撞击臀部,前面则是老练的田泽小姐,将温柔的手指砷入秘道中,在火红的阴核前端不断地刺激。 

  可是我较偏於阴核派的,因此在平常也可以做的,可是....。田泽小姐因在平日中不断练习,而有了超群的技术。 只是稍微的爱抚而已,我却早已湿透了。 

  哇!已经如此地湿润了,真树子可真是敏感度好呀! 说著说著,她就突然地吸住了我的唇部。她将舌头放入我日中,并挑弄我的舌头,此时阴核的爱抚仍持续著。 

  另外,在我後方的社长,以单手正旋转我的乳头,正想将他已变硬的阳具插入我秘道时,将我的腰部抬起描准了部位後,可是并没有很顺利。 

  因此他便将一手弄滑,并用一支手指慢慢地往最深处进入。此时从我的腰部到背部,有说不出的快感。 咧....啊.. .. 已经.. .. ..不行了,那里不行。 

  此时的我想要从他们两人中逃走,但是前後被挟的紧紧的,身体完全不能够自由地活动。 

  此时社长的手指慢慢地伸入我的秘道中,阴核和秘道的快感混合其中,这时从我腔囗中的爱液,如瀑布般地正流动著。 

  因此在我後面的社长,就蹲在浴槽中,雨手将我的两腿张开,就开始用舌头舔我流出来的爱液。 

  整个舌头舔了我的腔囗到秘道间,此时又再度地呈现了高潮。嗯!这个好,很好吃喔!你的爱液:: 

  於是社长边说些奇怪的言语,边舔著我的秘唇,发出了猫喝水般的声音,社长的舌头慢慢地伸入内部。 我::已不能站起来了::。已经::不来了:: 我气喘著求饶。 

  那麼,接下来的快乐时光,就在床上继续吧!於是两个人就从我的身体上离开了。 我的秘唇已湿润,在刚才的高潮申,身体还有些许汗水。 

  特别是老练的田泽小姐,已使我的身体筋疲力尽了。地点转移到了床上,首先田泽小姐就迫了过来。 

  由於刚才在浴室中的疲惫,身赠就扑了至床上,两脚就自然地伸直了,田泽小姐将我的两脚抬高,舌头就开始舔起了我的大腿内侧。 

  只是也群的热度,舌尖的触感再次地刺激了我的欲望。特别是当舌尖舔於秘道周围时,就像鱼儿一般,舌尖叫入秘道时,其喜悦与手指尽是完全地不同,并且遍布於全身。 

  啊,嗯::啊::好::好舒服哦::﹂舌头从秘道伸了出来,简直是捕抓性感带的动物一般,田泽小姐的舌头可真能震憾女人啊1 

  还是女人较容易了解女人,容易受刺激的部份。舌头从裂缝处往上舔,很容易地就滑到了阴核处。真树子的这里特别好舔。尤其是阴核比一般还要大。 

  我自己只觉得是普通而已,没想到其实是很大。 田泽小姐的舌头,花了好一段时间舔了我的阴核,我的身体便仆通仆通地跳动著,如此一来我的腔囗,又开始如洪水一股了。 

  啊,那里,不要::啊::拜::托:: 轻俘的言语反而使对方更加不能停止,对於田泽小姐的舌战,我已完全地麻痹了。 

  她将舌头离开阴核後,接著是腹部,慢慢地又到了乳头。此时已抑制兴奋的社长,竖立起他巨大的阳具,往我口中贴近了过来。 

  我完全没有试探的机會,阴茎里侧的青色血管靠紧了舌头,从龟头就开始舔了起来。 

  算起年龄来,却有如此般的勃起力::。如此大的龟头连我漱V夫都比不上哩。遂舔著图圆的肉轮,边用嘴挟持而起。 嗯::嗯::嗯::嗯:: 

  我口中塞满了勃起的阳具。虽然如此但还是用我的舌头舔我囗中的阴茎,於是社长的眼便笑了起来,尝到了欢愉的滋味。 

  阴茎的脉膊正跳动著传至我舌头,好像有要发射至我囗中的感觉,社长将阴茎拿开时,社长夫人就将我的两腿打开,抓住湿透的阴茎,摩擦我的裂缝处。 

  社长的阴茎摩擦我裂缝处三、四次後,慢慢地试探腔囗的入口处,然後插入约一半左右。 完全湿透的门口,比第一次还轻松。 

  我不知不觉地发出了喜悦的声音。於是腰部做了一个大的转动,此时阴茎就 

  完全伸入了,头发之间互相擦撞著,并紧密的贴性对方腰部来回的转动著。龟头在子宫中来回旋转著,此时更觉得有恍惚的感觉。 啊!已经,不行了,我...出 

  从我囗中发出了,如呻吟般的声音,田泽小姐就吸住了我的唇部。 而另外一张嘴又从我的乳头处过了过来,於是展开了三人的游戏。 

  我的三个地点被攻击,按说不出的快感,於是身体就扭了起来。此三人仍不断地持续著拔起插入及舌战中,我的身体就好像不是我的一般。当男人的肉茼碰及我子宫时,便达到了高潮。 

  !我::已经::不行了! 我尽全力的咆哮著,於是便结束了此场游戏。 

  包括我在内,总共四人在一张大型图床上,稍微躺了一會儿,於是又再展开了另一攻势,此时田泽小姐变为主角了。 我可是处女喔:: 

  虽然是这麼说著,但是被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所逼迫,也就没法子了,当社长的阳具靠近她脸颊时,就好像很好吃似地,来回舔著很满足地。 

  我也还以颜面地彻底地向阴茎逼了过去,马上就发出如女高音般的愉悦声音 再::再来,啊,再来::如此地乞讨著。 

  结婚後丈夫的幼稚的做爱方式,总是不能满足我。但是却不能说出来,总是在别的地方来满足自己的我,可是我却认为我是一个坏妻子,虽然如此可是我还是屡次地寻求满足。 

  如此的乞求方式,便想起了田泽小姐的痴态。 或许田泽小姐是真的处女,那可不一定。 

  我将舌头伸入她的裂缝虑时,二肉片是悽然地黏贴。裂缝处的外面是暗褐色,里面是粉红色是很鲜明的颜组合。滑溜感非常好,我将伸入的舌头抽了出来,接著舔了女性最敏感的地方。 

  啊!好哇,好棒喔!好舒服喔! 田泽小姐好像已经湿润了。将她两腿伸直增加她的刺激,气喘声便又开始了。好,真树子,好舒服喔:: 

  我的舌头上滴满了她洪水般的淫液。还好有你的制止,还好:: 

  阴核的刺激过後,接下来将舌头伸入了田泽小姐的秘道。全身的快感只有我了解。总是在相同的裂缝上舔著,也是没有什麼新鲜感。认为有时刺激一下不同部位较好,於是舌头才滑入秘部的。 

  啊,不,不要::那里::真树子。嘴里虽拒绝事实是相反的。我的口便押入了秘道。舌头的前端较敏锐,於是将舌头尽力地用力押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