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happygood420 于  编辑 

  年轻夫妇为什麽都那麽激烈的在做爱呢? 

  有一本专门报导色情的女性杂志就写说,以一年的时间来看,大概每天晚上都有一次。 

  但是我家里的兄嫂啊!几乎每天晚上,葚至只要一逮到机会,不管是早上、中午、还是晚上,就跟吃叁餐一样的一次也不肯错过呢! 

  我那个嫂子千江子啊!是一个对性事相当渴求的女人,她做起爱来的那份狠劲是会让人吓一跳的。 

  虽然她不是哥哥喜欢的那一种型,可是却有一副好材。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在床上很荡很耐干的女人,因此每天早上哥哥都会迟到。 

  「没事的,只不过迟到那麽一下下嘛....而且这样更能证明你对我的爱嘛!」有的时後我会悄悄的走到他们寝室外面,由半开的门缝偷偷地看一下。有时刚好看到哥哥正在对着梳妆台的镜子打领带,看样子正在忙着准备上班。但是他的裤子却是半脱着,嫂子千江子正跪在他的膝盖边,并从内裤里掏出哥哥的阳物,用两手握着,在自己的脸颊上不停的摩擦着,这一幕真是令人吃惊。 

  这时已经七点多了,这个时候对普通薪水阶级的人而言,是该出门上班的时间了。而像嫂子这无理的强留住哥哥,还有她那份嗲劲,我真是看呆了。 

  他们一点也没留意到正有人从门缝里看着他们,他们还这麽大胆的......。 

  千江子她捧着哥哥那已经充份膨胀的阳物,一会用嘴吸吮着一会儿又塞进嘴里咬着、亲吻着。那样子有点色情狂一样的激动吓人,但是这一幕太精彩了,我目不转睛的继续欣赏着。 

  这时哥哥怎麽办呢!哥哥眼看着自己的阳物不断地胀大,而且妻子千江子又不肯罢休的正搓揉着它,甚至於大声的啃着它。 

  此时眼光无限淫荡的千江子,突然站了起来并快速的脱去裙子及内裤,而且那粉红色的衬衫也一并脱了下来。 

  从梳妆台的镜子中,我看到千江子那浓密的阴毛,还有私处上似乎也溢满了淫水。这时我看到哥哥的手伸了过去,於是千江子她抬起一脚靠放在梳妆台上,然後弯腰抬起屁股,做出一副快来干我的姿态。 

  这时我听到哥哥说: 

  「就这样子,你不嫌不够力啊!就干了哟!」「嗳!是啦....就这样了啦....快快....快一点给我你的肉棒....快....快干......」「但是早苗已快起来了吧!万一.......」「没问题的啦!怕什麽....不会被....快....亲爱的....快啦....求你....快干我......」哥哥就以刚刚裤子及内裤都推脱到脚边的姿势对着嫂子千江子,并抬起嫂子那又白又大的屁股,然後插了进去。 

  当哥哥抬起千江子的屁股时,我刚好将她的私处看了个仔细。 

  原来在她丰满的身体里,竟也配着一副大号的性器,在浓密的阴毛下面,有二片厚的阴唇,真是令人惊心动魄的大号性器。 

  哥哥那凶猛的东西正在挺进进攻呀!因我看到千江子用一只手正在帮忙塞进去时,另一只手则压在梳妆台上以支撑身体,没错,哥哥正从後面干着她。 

  我看着千江子前面垂着的大奶子不停地激烈地晃动着,天啊!天崩地裂的淫叫声,不用看就知道他们干的有多激烈了。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於是小声地挣扎摸索的走到玄关,然後出门上班去。还好我只迟到半小时左右,当然迟到也是因为他们这对激动的夫妇的关系。 

  有时候哥哥也会因感冒而在家休息,可是那铁定是因为千江子的纠缠而来不及上班才这麽说的。 

  我有时也会想,哥哥居然有法子应付千江子的日日夜夜的求爱,哥哥他真是很厉害呢! 

  他们结婚这一年多以来,虽然一直都沉浸在热情的性欲当中,可是也有冷战的时候。 

  冷战的原因是哥哥参加公司的年度慰劳旅行时,不知是与温泉艺妓还是公司的女同事有温存激烈的一夜,而使嫂子醋劲大发,终至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大概冷战了大二个星期左右,大概彼此都耐不住没有性爱的煎熬吧!终於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了,而且比以前干的更凶呢! 

  据我的观察,嫂子千江子是个颐指气使的人,她时常命令哥哥,尽管如此较成熟稳重的哥哥也常常忍耐她的无理要求。 

  我忘了是什麽时候的事,有一天半夜里,我听到千江子发出了很大的声音,那时我正快睡着时,时间是午夜二点多了。 

  (发生了什麽事,这麽晚了!)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呀!我跟平常一样竖起了耳朵注意的听着。 

  我听到泼水声,这声音应该是来至浴室。这栋大楼有自动给水装置,是不需要自己烧热水的。 

  但是半夜二点中还在洗澡,真是令人不敢认同。睁开眼睛起身後,披了一件衣服,我走出房门朝浴室的方向走去。从浴室里传来了他们夫妇的声音。 

  有二个摇晃的影子,看样子哥哥醉得很厉害呢! 

  「........明白吗?所以今天晚上不干!」彷佛正在争论着什麽。 

  「那麽你的意思是你讨厌女人的月经嘛!所以你今天晚上也不跟我睡觉了!」千江子用她那高八度的嗓门大声的说着,又高又大的声音震着玻璃,也震撼着我的耳朵。 

  「我不是这个意思嘛!只是....我只是觉得既然是月经来了,那麽我们就利用这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且如果可以不要泡澡的话,就用淋浴的比较好。」「原来你也是个木头、老古板。那是已经过时的迷信哟!它根本就不影响你干我的。」气势凌人的千江子毫不服输的说着。 

  「我....我没有那个兴趣.....」「谁跟你谈兴趣呀!我是在跟你谈爱情,如果你还是无法了解的话,那你今天晚上到别的地方去睡吧!」「喂!你怎麽这样无理取闹呀!况且我们也没有别的房间啊!」「哼!有啊....你妹妹那间不是吗?」「哼!你这是......」「兄妹睡在一起也不是什麽大新闻呀!」嫂子她不怀好意的说着。 

  (终於战争结束,真的是一个无理的女人。)我不禁摇摇头,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 

  哥哥真是可怜,我这样的想着。 

  哥哥他该不会真的来跟我睡吧!我想着想着就倒在床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以後......我一睁开眼睛就发现我的旁边躺了一个人。 

  虽然我的床是双人床,可是一直都不曾睡过二个人,所以一旦躺了二个人在上面,就觉得床变小了。 

  终究哥哥是斗不过千江子,只好真的跑来我这里委曲一夜......。 

  (啊....是哥哥,那麽就不需要拘束。)我一边想着一边再度睡下,但是我决定背对哥哥,没看到脸的话就不会有邪念了,我想......。 

  尽管如此,我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哥哥跟我睡在一起,这是从出生到现在的第一次呢? 

  背对着哥哥躺着的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正睡着,突然「啪」的一声,有一只手随着大声的喘息而打了过来,吓了我一跳,当然我知道这是哥哥的手......。 

  他睡的正熟,也许他不知道自己的旁边......。 

  他的手抓着我,我的心跳快了起来。没办法既然他已经睡在我旁边了,我也就只有任他抓着了,反正是自己的哥哥嘛!接着发生了什麽,原来他是故意的,我想。 

  哥哥他慢慢的将我的手拉近了那里,他大口的喘着气,喉头里也 着口水。 

  哦!那时我的手有了奇妙而热热的感觉,原来接触到一个肉块。 

  (啊......这..这个....是什麽......)想也不用想,就是千江子时时刻刻离不开的宝贝....哥哥的阳具。 

  这个热烘烘的东西,我曾经在门缝里偷看到它,那一天的事又浮上了脑子里,我的身体不禁震了一下,然後我很自然的用力紧握哥哥的阳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