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邻家少妇

作者:alfred0205

  昨晚熬夜看了场臭球,一大早的又被电话叫醒,张南的心情非常烦躁。
  他开了罐啤酒,踱步到阳台,希望这五月早晨的清冷空气能让他舒服些。
  那场比赛让他一夜之间丢掉了借来的二十多万,偏偏债主竟然神通广大,没过几个钟头就来了电话——当然不是来安慰他的。张南知道这帮人惹不起,可拿什么还呢?但凡有别的办法,他又何苦找高利贷借钱赌球?

  天已经开始亮了,空气很新鲜,张南喝着啤酒,睡意全无。从阳台上可以看到这个小区内部的全貌,零零星星的晨练者中,一个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女人穿着一套运动衫裤,像是要出去跑步的样子,脚上的运动鞋让她的步伐显得格外有弹性,末梢焗成褐色的马尾辫一甩一甩的。张南喜欢这种装扮。
  张南认识这个女人,她就住在楼上,三十多岁,长得挺有风韵的,不过只知道姓李,好像是一家什么外企的行政,典型的OL。张南住401,这女人夫妻两个住502,张南夜晚趴阳台边抽烟时,常能看到她身穿睡衣在楼上晾晒衣物,一副贤淑主妇的样子,那薄薄的布料下熟透了的身姿总惹得他心猿意马无限遐想。

  他感觉到裤裆里头有点热,不单单只是酒精的作用。女人出了小区大门,一转身不见了。

  张南仰头喝光了啤酒,若有所思。他疲惫的眼神里忽然闪出一丝异光。张南摸出手机,打通了麻三的电话,他只说了一句:「晚上开车过来。」

  麻三只是个外号,没人知道他到底姓什么叫什么。事实上麻三是这一带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地下人口贩子,从婴儿到徐娘大小通吃。

  张南也绝非善类,他凭借自己那天生讨女人喜欢的嘴脸和三寸不烂之舌,通过网络等途径勾引外地的寂寞女性前来见面,伺机用暴力手段控制对方,劫财劫色后再把人转手卖给麻三,从中获取利益。

  最近风声紧,张南已经有半年多没找过麻三了,但此刻他的嗅觉在巨额债款的刺激下又陡然敏锐起来。

  「妈的,逼着老子再干他一票!」

  二十分钟后,那个姓李的少妇回来了,她显然对即将到来的噩运毫无察觉,完全不知道一个阴谋已经在不远处悄悄向她张开了口袋。

  张南转身回屋。

  他们住的这栋楼已经有些年头了,一梯两户的老式商品房,楼道很窄,张南估摸着时间,推门而出。

  他算的很准,女人正要经过他家,两人打了个照面。

  「呦,李姐,出去锻炼啊。」张南佯装出门。

  女人没说话,仅仅客套地笑了笑,一边走一边继续低头翻一本杂志,封闭的楼道里充斥着一股甜腻的香气。

  张南有点尴尬,眼看女人就要上楼了,他一眼瞥见对方手里拿的是本美容杂志,灵机一动:「哎对了,李姐,麻烦等一下。」

  「你有事儿?」女人终于停下了,但口气冰冷,居高临下的漂亮脸蛋上满是那种肤浅的傲慢。

  「啊,是这样的,」张南酝酿了一下表情,开始编故事,「我一个朋友欠了我几千块钱,他弄了批进口化妆品搁我这儿,说是抵债,可我这光棍一条的哪懂这个?您能不能,帮我参谋参谋?这样,要是东西您看得上的话,拿两盒走,就当咨询费了。」

  「呃,那……那怎么好意思呢?」女人有点意外,但随即脸上就由阴转多云了。

  张南心头暗喜,行了,也是个贪小便宜的主,有门儿!「没事没事,咱们楼上楼下的谁跟谁啊,大不了,您给个成本价得了,呵呵。那什么,我屋里正好有样品,要不,您先进来看看?」

  「这个……我……那好吧。」女人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张南把女人迎进来,大方地说:「李姐你随便坐啊,家里头乱,见笑见笑,哦对了,不会耽误给您先生做早餐吧?」

  「他呀,」女人大大咧咧在客厅的沙发中间坐下,自然而然翘起二郎腿,「一天到晚就知道他的公司,早就出门了。」说着,又开始低头翻杂志,斜刘海遮住了半边脸。

  「唉,男人事业为重理所应当嘛,哪能都像我似的这么瞎混,呵呵……」张南关门的时候,不易察觉地落了锁。随后,他从厨房端了杯橙汁出来:「李姐,先喝点饮料吧。」

  「谢谢。」杯子不大,也或许是慢跑过后确有些口渴,女人接过三口两口就喝完了。

  一丝笑意在张南嘴角闪过,稍纵即逝。

  「我再给您倒点儿。」

  「不用了不用了,小张啊,你快把东西拿出来吧,我看了就走,一会儿还上班呢。」女人说完,顺手把空杯子搁在茶几上。

  「哦哦好,瞧我这记性,李姐您稍等啊,我这就去拿。」说着,张南钻进了里屋。

  女人似乎有些热,她挽起运动衫的长袖,松开了马尾,及肩的烫发披散下来,她把黑色的皮筋头绳穿到白皙纤细的手腕上,将右侧鬓发夹到耳后,露出一枚精致闪亮的耳钉,修长的手指随意梳理着秀发。她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杂志,眼帘低垂,长长的睫毛不时扑扇一下。晨曦透过半拉的窗帘,将狭小的客厅渲染成柔和而又妩媚的橙色,把慵懒闲适的美少妇映衬得分外撩人。

  张南在里面翻箱倒柜。

  就在他找出两捆尼龙绳和一卷黑色封箱带的同时,张南听到客厅传来「哗啦」一声。

  只见女人斜靠在沙发上,手边的杂志掉落,似乎已经没了知觉。

  「嘿嘿,运气不错,想不到放了这么久的东西还有那么好的效果,我还担心会不会过期呢……」

  毫无疑问,果汁里头加了料。那并不是普通的安定,而是张南从黑市弄来的速效迷药。

  他拨开散在女人脸面前的发丝,虽然干这勾当张南早已是老手但此刻他仍难以控制心头的喜悦和兴奋,他的手都有点发抖了。

  尽管看起来像是睡着了,但是张南知道女人只是动弹不得,这会儿她的意识非常清醒。在手指碰触到额头的时候,女人的眼皮甚至很明显地颤了一下。
  换言之,女人看不到但是听得见,感受得到张南的所作所为却无力抵抗。这让张南觉得万分刺激,也正是他始终喜爱这种药的原因。

  女人的表情看似安逸,但是胸脯剧烈的起伏却表现出了她的不安和恐惧。
  张南凑到女人的耳边:「别怕,美人儿……」说着,用舌头轻轻挑起柔软的耳珠,含在嘴里吮吸了一遍。女人似乎轻微地抖了一下,随即耳根子立马红了。
  张南感到嘴唇很干,他舔了一下,一只手已经伸了上去。褪下拉链,敞开女人的外套,粉蓝的运动服里面衬了一件稍显紧身的黑色吊带打底衫,正被丰满成熟的一对肉球高高撑起。翻起短衫,下面竟是一条性感的黑色深V文胸,罩杯及其边缘还缀着精致的蕾丝和刺绣。

  黑色的蕾丝团团紧簇在雪白粉嫩的双乳上,吸引力比起完全裸露更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张南看来这就是成熟女人与黄毛丫头的典型差别。

  楼上这对夫妻尚未生育,女人也自然没有哺乳过,不小于C杯的乳房保养的很好,圆润紧实,散发出女性特有的体香,张南反复揉捏着这对黑白相间的尤物,爱不释手,直到无意中用力过猛导致女人弱弱地哼了一下,这才作罢。

  他俯身把女人的双腿抱起来,让她躺倒在沙发上。

  同样粉蓝的运动长裤下一双白色阿迪达斯慢跑鞋看上去干净整洁,张南解开鞋带,轻轻褪掉鞋子。

  女人小巧玲珑的双脚上穿着纯白色的运动袜,袜底细腻,只不过可能由于晨练的缘故微微有些潮湿,加之袜子的弹性很好,洁白的棉袜紧紧包裹着主人秀气的玉足,勾勒出美妙的轮廓。女人右脚的裤管滑落,露出半高的袜腰,袜口边缘两圈桃红色的条纹,中间是清晰的阿迪达斯标志。

  不用看也能猜到,这身夹杂着白色的粉蓝运动衫裤多半也是同一品牌,「真是精致的女人,出来跑个步都要穿个一套牌子」张南心里一边念叨,一边把鼻尖探入女人袜底脚掌和脚趾根交界的凹陷处,隔着绵软的白袜狠狠嗅了一把。
  棉织物特有的气息混合着女人幽幽的脚香,闻上去就像淡淡的奶酪味,张南的鼻孔贪婪地翕动着,仿佛不愿放过一丝一毫。他的手指摸索进裤管,迫不及待剥掉了女人脚上的一只袜子。

  出乎意料的是,在白色的运动袜里头,女人竟然还穿着一双黑色丝袜。她三十六码左右的小脚在通透的黑丝包裹下,脚弓现出优美而圆润的弧线,加深的袜尖下修长的脚趾错落有致。张南忍不住把那细滑的脚底放到脸上,闭上眼睛用口鼻忘情地摩挲。

  闷在棉袜内的丝袜味道更加浓郁,凭借多年恋足的经验,张南判断这丝袜显然已经有一定的穿着时间了。

  「这么讲究的一个女人为什么同一双丝袜好多天不换?太奇怪了,」他心里直犯嘀咕「也许他男人也有同样嗜好吧,管他呢。」他把一黑一白两只脚掌并拢,脸深深埋了进去。

  片刻后,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三两下拉开女人的裤子,白花花的大腿根告诉张南她穿的是长筒袜,一条小的可怜的黑色内裤艰难地保护着那隐秘的地带,却掩映不住一片浓密茂盛的毛发,两根吊袜带把丝袜和内裤连成一体。和文胸一样,吊袜带和内裤上也都做了蕾丝边设计。

  这俨然就是一套情趣内衣嘛。真没想到,看上去如此保守矜持的女人背后竟然有如此奔放的一面,「原来也是个骚货啊,呵呵,」张南故意嘲笑着,他知道女人能听得清清楚楚,「还老装得正儿八经的,骨子里还是一样浪呢……」若不是迷药的关系,他倒是很有兴趣看看女人现在会是什么窘相。

  张南一手钳住女人双脚的脚踝,一边继续轻薄两只秀美的玉足,另一只手熟练地在女人的阴道口和阴蒂间游走,隔着内裤时而揉捏,时而抚弄,过不多时,纸头就潮了。

  他把手指伸到嘴里嘬了一口,兴冲冲地开始解自己的皮带。他的下体早就已经支起了帐篷,急于把这堆毫无反抗能力的媚肉就地正法。

  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张南冷不丁被吓了一大跳,他猛然起身,欲望也给赶到了九霄云外。

  当发现那只是女人裤兜里手机的短信铃声时,张南的惊惧立刻转变成了懊恼与愤怒。

  他想砸了那东西,或者理性一点来说至少是关掉,但出于好奇,他点开了那条短信。

  「在干吗呢?想你。」发件人是一个典型的男人名字。

  张南转了转眼珠,扫了一遍通讯录,在「老公」一栏中显示着一个不同的号码。他嗅出一种暧昧的味道,本着狗血的好奇精神,他开始翻看女人和这个男人的短信往来,在看到不少诸如「我老公出差了,晚上我去你那儿……」「昨天你真厉害……」之类的只言片语后,张南确定,对方必定是女人的情夫。

  那个看似温婉贤淑的女人又一次让张南对她产生了新的认识,「难怪里头要穿成这样,八成儿是赶不及要会情人去呢。」

  这时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闪过,他迅速回复:「我也想你,今天老公不在,一会儿我去你那儿。」

  只几秒钟功夫,对方的回音就来了:「好!」虽然只有一个字,但是感叹号还是传递出了他那溢于言表的喜悦。

  「呵呵,算你倒霉。」张南嘲弄似地笑笑,关掉手机。他拦腰抱起软成一团的女人,向房间里走去。

  这会儿他的欲望已经减退,他急于要做的,是另一些事情。

  十分钟后,502室的门被悄无声息地打开。确定房间里没有人后,张南蹑手蹑脚进了屋。

  他用的是女人身上搜出来的房门钥匙,还刻意戴上了医用的乳胶手套。
  房间设计的很漂亮,装饰也很豪华,张南一直不知道这家的男主人是做什么的,但现在看起来毫无疑问也是个有资本的人。

  他踱步进了卧室,从口袋里掏出女人的手机,那上面已经被他用酒精棉花擦过了,张南四下里仔细看了看,最后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他打开衣柜门,就像电视上演的一样,女人的衣服一件件挂的整整齐齐,琳琅满目,眼花缭乱。
  张南挑了一套浅色的西装制服裙,一件白色前胸带有花边设计的长袖衬衫。这是他每每在阳台上目送女人上下班时非常欣赏的一种搭配。

  他的目的很简单,事后女人家里报警在所难免,他要造成女人是在与情人幽会后失踪的假象,混淆警方的视线。

  令张南庆幸的是,他在一个抽屉里无意中发现了女人的身份证,如果缺了这小东西,麻三在价格上可是会毫不客气大大杀上一笔的。

  女人的大名,叫李静娴,是个和她一样温柔贤良的名字——至少外表看起来是这样。

  临走时,张南无意中瞥见门口鞋柜上有一双亮蓝色的漆皮高跟鞋,他从鞋窝里抽出一大团的东西来,那是条杏色的连裤丝袜,通体带着蝴蝶图案的提花,从上面仿佛还能隐隐闻到女人的体香。

  他捂到鼻子前闻了一番,满意地塞回鞋里,然后提起高跟鞋,夹着衣服,轻轻打开房门,左右望望,趁着没人,迅速溜之大吉。

  李静娴一直处在浑浑噩噩中,她怀疑自己在被这个男人猥亵后是不是短暂昏迷过,以至于记忆产生了断档。

  当她终于能睁开眼皮的时候,发现自己似乎是身处在一个肮脏简陋的浴室中。

  嘴巴里被柔软的布料塞满了,她试着用舌头推了推,脸颊上立刻就有东西勒缚的触觉。

  她感到双手被高高举起,在手腕处紧紧捆绑,动弹不得。

  定了定神,李静娴观察了一下四周。开放式的浴室,带着洗漱台盆和马桶,台盆上一面镜子正对着自己,虽然有些脏,但还算能看清楚。

  镜子里的女人一丝不挂,身材凹凸有致,凌乱的长发披散着,从鬓边自然垂下两股,褐色卷曲的末梢正好挡住了前胸的两颗红葡萄。

  她的嘴里堵着一团白色的东西,外面用黑色的什么长布条勒着,想必是防止其吐出来。不过她显然没有看到布条尾端鲜明的蕾丝痕迹。

  她看到双手捆绑后是被挂在了屋顶的一个大金属挂钩上。

  「这到底是什么人家?为什么会在浴室里安挂钩?」

  在台盆边堆放着自己的衣物和运动鞋,李静娴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张南推门而入,带出一阵冷风让赤身裸体的女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呦,你醒啦,」见女人似乎已经恢复了神智正瑟瑟发抖,张南在那显然是因保持锻炼而翘挺的臀部上摸了一把。

  「呜呜!」女人躲了躲,身子缩成一团。她并拢膝盖双腿微曲楚楚可怜的样子,并没有让张南产生恻隐之心,反倒激起了他的欲望。

  「装什么装?明明是个浪货。」张南说着,径直把手探入女人夹紧的勾股间,粗糙的手背快速摩擦起女人肥嫩的外阴。

  「呜!呜呜!呜呜!」不知是出于疼痛还是兴奋,女人涨红了脸,被堵住的嘴大声的呜咽着。她撅着屁股想往里躲,却苦于双手被吊,移动范围有限,根本逃脱不了魔掌的侵犯。

  过不多时,张南的手上就带出了晶莹浓稠的汁液,眼见女人的呼吸开始急促,他索性解开皮带褪下裤子,现出早已高高抬起头的阳具。

  他抬起女人的一条腿,用手托住膝盖窝处,露出淫水泛滥的私处,略微一扶,坚挺的阴茎长驱直入。

  「呜呜!」李静娴感觉一根滚烫的东西直接刺进了身体,她的脚尖不自觉踮了起来,手腕上的绳子深深陷入了肉中。

  女人熟透了的身体包围着张南的命根,「啊……」张南长出一口气,腿脚都差点发软了,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开始有节奏的一波一波冲击女人温软的娇躯。
  李静娴从来没有过这种性体验,即使是和情夫在一起的时候。紧捆的双手和被严密堵塞的嘴巴使她产生一种任人侵犯的屈辱感。她的头向后仰起,眼神迷醉,男人的每一次碰撞,都让她难以自拔得心驰荡漾。

  三十多个回合后,张南缓了缓,他把李静娴从吊钩上解下,女人这会儿已经缴械投降,随他把自己面朝下摁倒在台盆上。张南把女人的双腿打开,屁股撅起,在白皙嫩滑的臀部上狠狠抽了一巴掌,上面立刻就现出五条血印。

  「呜!」这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女人大叫了一声,话音刚落那粗壮的阴茎已重新杀到。

  张南一边从后面抽插,一边不时重重拍打女人的臀部、大腿、后背等处,每次打击都会给他带来对方阴道骤然紧缩的快感。而女人虽然忍不住泪水直流,但是在疼痛和刺激的双重作用下,早就如坠云里雾里,不知东南西北了。

  「呜!」「呜!」「呜!」「呜!」

  ……

  随着张南一阵轻微的痉挛,大团白色的液体从两人相交部位的缝隙中渗透出来,挂到地上。女人绷直了小腿抽搐几下,便如同烂泥一样瘫在了台盆之上。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李静娴发现自己已经被重新吊了起来,张南正蹲在自己身下不知道干着什么,她低头一看,自己三角地带原本浓密的毛发已然不见了踪影,不远处一把沾满肥皂泡沫的剃须刀似乎是在向她做出解释。

  震惊之余,一阵温热传来,原来是张南用浴室里的淋浴喷头在做最后的清洁。水很暖和,李静娴感到男人扒开了自己的阴道口,如注的水流冲洗着两人刚才的战场,李静娴不禁双腿一酸,身子又软成了一团……

  麻三是那种一般身高一般长相一般穿着,在人堆里看一眼就懒得看第二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天擦黑的时候,他敲开了张南的家门,随身携带的,还有一个大号的旅行箱。

  他满面红光,看起来心情不错。

  「你老弟可是有段时间没给我信儿了,这么样?这次喊我过来,有什么好货色?」麻三的声音洪亮,中气十足。

  「我弄来的你还不放心?」张南递上李静娴的身份证,「怎么样,32岁,外企职员,正宗的良家少妇,正点吧?」

  「呦,盘子挺靓的,不过嘛货还是得验,这是规矩。」

  张南指指后面,做了个「请便」的动作。

  卫生间内,麻三看见一个身着浅色西装制服套裙的女人被五花大绑捆成驷马倒攒蹄的样子吊在中央。

  外套前襟敞开着,白色衬衫里隐隐透出胸衣形状的黑色,本已不小的胸脯因为反弓起来的身体显得更加饱满,双乳之间恰到好处地修饰着一道荷叶花边。
  长及膝盖的直筒裙前部被朝上翻起,折进横向束缚在女人纤腰处的几道绳索中,小指粗的尼龙绳从中间引出两条,呈T字形紧紧勒住她仅穿着裤袜的下身,朦胧的丝袜下,女人被清理过的私密部位一览无遗,两瓣肥嫩的阴唇间还恰到好处地嵌进了一个故意打上的绳结。

  杏色的丝袜点缀着白色蝴蝶提花,配上女人修长的一双玉腿,显得别致而素雅。她的脚踝被弯曲到身后,交叉捆在一起,使得膝盖无法并拢,更不用说夹紧大腿来掩盖裙底风光了。一双本该穿在秀足上的亮蓝色高跟皮鞋用它细长的鞋跟挂在绳结上,鞋窝里塞着条黑色的丝质内裤。

  绑缚脚腕的绳子和反捆在背后的双手拴在一起,拧成一股后穿过天花板上的挂钩,被拉到卫生间另一头的支架把手上,牢牢固定住。

  女人就这样被吊在半腰高的地方,由于受力的缘故,兀自悠悠旋转着。
  麻三抚摸着那双仍在不断拧动脚掌,薄如蝉翼的丝袜包裹下,脚底光滑洁净,白里透红,不似其他穿惯了高跟鞋的女人那般布满了老茧和死皮,看得出来勤于保养,匀称的脚趾上涂着淡粉色的指甲油,左脚第二个脚趾上,还戴着一枚小巧的银质脚戒。麻三凑上去闻了一下,玉足上散出的,竟是淡淡的花香,让人心神愉悦。

  女人的头耷拉着,麻三拢起她面前披散的乱发,把脸扬了起来。

  「呜呜!」女人可能是被拉疼了,白皙的脸颊上两行热泪夺眶而出,划过了紧紧勒住嘴巴的黑布,梨花带雨中一双美目仿佛在哀求着什么。

  「真是个美人儿,比照片上更漂亮。」麻三心里嘀咕,身体也就有了反应。
  他解开女人嘴上的布条,从口中掏出一团白色的棉布,细看之下,竟是一只女式短袜,已经浸透了女人的唾液。

  「咳!咳!」女人狠命咳嗽了两声,「救……救命,我被人绑架了!」她显然还不知道麻三的身份。

  「嚓——」麻三拉开了裤裆的拉链。一根黝黑粗壮的阳具伸到女人面前,拍打了几下她的脸颊。

  「张开嘴!」麻三边说,边嗅起那温热潮湿的堵嘴物来,上面的味道很奇怪,但却刺激得他下面涨得难受。

  李静娴被弄得不知所措,她睁大了一双杏眼目瞪口呆。

  「叫你张嘴,骚婊子!」麻三粗鲁地掰开女人殷红的小嘴,把家伙狠狠塞了进去。

  「唔?呜……呜!呜呜!」

  麻三肆意在女人绵软的口中抽插,李静娴几乎呼吸困难,但身体悬在空中,不由自主的摇摆却仿佛在配合着麻三的动作。

  不一会儿,麻三就吃不消了,他抬起头伸出舌头,手上一使劲,把女人堵嘴袜团里饱蘸的香津全部挤到了口中,与此同时,李静娴感到大股黏稠的东西喷进了口腔,一时间上颚牙床舌底都充满了这种腥臊恶臭的液体。

  麻三拔出已经疲软的阴茎,一只手迅速掂起女人的下巴抵住,另一只手用那只白色袜团简单抹了抹唇边的痕迹之后,一股脑用脏袜子把满嘴黄白的精液堵在了里面。他从衣兜里掏出一个红色橡胶口球,塞到女人口中,压住了嘴里的袜子,狠狠扣在脑后。

  女人的喉咙滚动了几下,她的抗议就逐渐变成了嘤嘤的抽泣声。

  麻三捡起原先勒住女人嘴巴的黑色布条,那是一双叠在一起的长筒丝袜。麻三用它们擦拭自己的阳具后,直接拿来蒙上了女人的双眼,黑色的丝袜上立刻就映出了水渍。

  他打开自己的皮箱,把女人解下来,用小刀割开双手双脚间关联用的绳子,将女人侧着身抱进去。箱子很大,但李静娴仍不得不弯腰屈膝缩成一团,好在此刻她已经非常老实,任由麻三怎么折腾,连哼都不怎么哼了。

  一双亮蓝色高跟鞋扔进皮箱后,「扑」的一声,盖子被关上。

  「不错不错,这个我很满意,价钱我加你三成,回去就打到你卡上,」麻三拍拍张南的肩膀,「最近缺货,要是还有这么好的,跟我联系,钱么,好说。」
  张南笑笑,递过去一个袋子:「这女人随身的东西,你拿了去吧,留我这儿也是个麻烦。」

  麻三翻开看看,几件衣服,一双运动鞋,还有手机、钱包、手表、钥匙之类的杂物。

  「那行,后会有期。」

  「走好。」

  张南目送一辆切诺基驶出小区,他不经意望了望502的阳台,这会儿已是万家灯火但房间里却没有透出丝毫光亮,他拧灭了手里的烟头,回屋睡觉去了。
  疲惫的身体让张南一气儿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直到那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

  「谁啊?」张南睡眼惺忪,很不情愿地出了卧室。

  「派出所,想找你了解点情况。」

  「这么快?」张南心想,「看来楼上男人已经报案了。」

  他一边穿上衣服,一边用最快的速度复习着昨天设计好的说辞,他猜想对方一定会问些是否见过什么可疑人物之类的话。

  门刚打开,几个民警鱼贯而入。

  「跟我们走一趟,协助调查!」什么东西在张南眼前晃了晃,两只有力的手不由分说架住了他的双臂。

  这突然的变故惊得张南半天说不出话来。

  审讯室里,张南眉头紧锁,沉默不语。

  两个警察和他对面而坐,他们都穿着制服,看上去很相似,不怒自威。
  桌上扔着一只用塑封袋装着的白色短袜。

  「这是从你家沙发垫子夹层里搜出来的,经过502室户主辨认,与他妻子失踪当天所穿一致……」

  「说明她到过你家!快说!你们什么关系?」

  这是典型的红白脸,张南不吃这一套,仅凭一只袜子是不能说明什么的。但自己的手机,电脑,甚至是银行账户是经不起查的,这点张南非常清楚。他需要考虑的已经不是交代与否,而是交代多少的问题了。

  最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嫁祸计划,为什么没起作用?警察是怎么从一开始就怀疑到自己头上的?

  单身汉永远不会明白,每一个你想上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上她上到要吐的男人。

  作为一名事业出众身价不菲的成功人士,李静娴的丈夫曹鹏早在去年就和一个更为年轻漂亮的女人纠缠不清,两人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在耳闻妻子也相继出轨之后,为了能让其净身出户,他迫切需要寻找协议离婚的有利证据。

  于是,曹鹏在自己家中安装了隐秘的针孔摄像头,尤其,是卧室……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