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第一章 安徽小保姆 

  父母搬走了,到新买的住处。而我因为上班路途的原因留了下来。现在的房子是一处老公寓,位于顶楼,一个楼面两户人家。 

  我今年26岁,工作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至今仍没有女朋友。有时候也去去街边的发廊,但是就像你所知道的,上海这个地方管得特别紧,没什么好玩的。 

  在过了一个星期无聊的单身生活之后,我决定出去碰碰运气,正巧父母也回乡下探亲,他们不可能来骚扰我了。 

  星期六的下午,正好没事,我来到了附近的保姆介绍所。其实那里是一个挺混乱的市场,很多乡下来的民工、女佣聚集在门口的空地上。为了省钱,也不进行登记,宁愿在马路边守候雇主。 

  在周围晃了几圈后,发现这里的人大多是从安徽来的,有三三两两成堆,也有落单的。我事前打听过,现在雇一个保姆,包吃包住,每个月才400块,碰到没有经验的还可以再少。 

  在人群中,我发现一个穿花布衣服的小姑娘,看上去也就20出头的样子,左手提一个旅行袋,肩膀上挎着包,从眼神看是刚刚来的。观察了一会,确定她没有同伴之后,我取出眼睛戴上,走了上去。 

  “小姑娘,来找工作的?” 

  那姑娘吓了一跳,有些惊惧地看着我:“是。” 

  “有登记吗?”我故意吓唬她。 

  “还┅┅还没有。”她以为我是介绍所的人。 

  “别担心,我是来找保姆的。”我善意地对她笑了笑。 

  “哦┅┅那┅┅你要我吗?”毕竟是刚出来的,还不太会说话。 

  “哦?你会家务吗?”我慢悠悠地问道。 

  “会的,在家做过。”她急急忙忙回答。一口安徽土话,像唱黄梅戏。 

  我扫了她一眼,这个姑娘扎了条大尕辫,皮肤还算白,从手的样子可以看得出做过事情。我朝她身上看去,花布衣服的里面是件黑色的羊毛衫。 

  外地人都喜欢穿深色衣服,因为那样耐脏。所幸的是,她的外衣有些显小,隐隐看出身体的轮廓。虽然年纪不大,但胸部没有C也有B了。 

  以前听说安徽的女人胸部丰满,也不见得有多大嘛。但总得说起来,我还是比较满意的,毕竟胸部是我这个计划最重要的部分。 

  她被我看得有些不安,补充说:“大叔,您别看我个小,力气很大呢!” 

  我扑哧笑出声来:“我们这里用的是管道煤气,哪里需要什么力气?”她的脸通地就红了,样子很可爱。 

  “我还要看看别的。”我故意刁难她。 

  “大叔,您就选我吧,干得不好不要钱。”她有些急了:“那样把,您试用我一个星期好吗?” 

  也许是我的外表让她觉得很安全,也似乎她认准了我,左一句大叔右一句大叔的,我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好吧,那跟我来。”我接过她的包,她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忙过来抢。 

  “算了算了,小事情。”我招手拦了辆的士。 

  在回家的路上,我知道她叫小兰,今年刚刚满20岁,从芜湖来的,和那个什么赵X的一个地方,那个明星我最讨厌了。 

  上楼的时候,我特意看了她的奶子,可惜都被外套挡住了,有些沮丧。不过她走路的时候屁股一扭一扭的,很骚。我们谈好价钱是300块一个月,包吃住,年终根据表现再送红包,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好在小姑娘刚出来,也不知道规矩,反正给她一个希望总是好的。 

  进屋以后,我习惯了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换上家里穿的衣服。大概有1000多块钱吧。我这个人不喜欢用钱包,出门向来带现金和信用卡。但是现在刷卡不是那么容易,所以现金还是比较多的。她盯住那些钱看了一会,有些目瞪口呆的样子。 

  我知道在她家乡那里,这些钱够一家人的年底积蓄了,我无所谓地抽出两张一百的,递给她说:“这个礼拜的买菜钱,不够再向我要,嗯┅┅一个礼拜报一次帐吧。”她犹犹豫豫地接过钱,不知道放哪里好。 

  “菜场就在新村口,出去就看到了。”我大约指了一个方向:“努。” 

  一看时间,已经7点多了,胡乱弄了一些吃的,交代她一些日常的东西后,想起来还有一些东西没弄,明天要交给老板了,就自己进房间了。等到活干完,已经晚上10点多了。我出门,见她躺在厅里沙发上,大概睡着了。听到我的脚步声,赶紧爬起来。 

  “先生,我睡着了。”她揉了揉眼睛。 

  “东西理好了吗?” 

  “好了。” 

  “那你怎么不睡?” 

  “我┅┅你没睡,我不太好睡。哦,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又差点笑出来,她这个样子实在很可爱。想到自己的计划慢慢就要实现,我的小弟弟不禁蠢蠢欲动了。 

  “我这里有个习惯,每天必须洗澡。”我把她领到卫生间,交代了洗发水,香皂和热水开关,“你管自己洗,我白天洗过,先睡了。洗完把龙头关好,煤气自动会灭掉。”说完,我退出来,把卧室的门带上了。 

  拿好东西后,我急忙把耳朵贴在门上,关上灯。等听到卫生间的门喀哒锁上,我的心不禁狂跳起来。我轻轻开了卧室的门,看见卫生间的气窗里映出的灯光,我把自己做的潜望镜伸到了窗口。在此前,我早已经把卫生间经过了改装。 

  原本的浴室镜子,被我移到了门的侧面,这样我就可以完全看到照镜子的人;气窗的玻璃也由原来的改成里单透镜,从里面看是一面镜子,外面看却是玻璃,这样我就可以大胆地看个明白;最关键的一点,我没有把淋浴的帘子拆掉,而是卡住,这样虽然有帘子,但完全没有用处,不会引起疑心。 

  果然,小兰进去以后,先看了看周围,确认门锁住后,才把衣服打开,里面还有毛巾、内衣等等。 我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小兰把外衣脱掉,露出里面黑色的羊毛衫,那对C罩奶子的形状完全暴露了。她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开始脱去毛衣,里面是一件褪色的内衣,厚厚的,像以前我们以前中学时穿的运动衫,然后是奶罩。 

  我心几乎要跳出来了,手伸进裤裆里抚摩那渐渐变大的小弟弟。小兰把手伸到背后,解开奶罩的扣子,哗的一下,乳罩从前面脱落了。 

  那一刻,我几乎绝倒。那是一对连A都不到的小乳奶子,扁扁的压在胸口,乳头的颜色有些深。更要命的是,乳房的上半部几乎没有肉,露出隐约的肋骨,只在乳头的地方才有一些脂肪,微微地向下耷拉,使那对乳头没有翘起。 

  “他妈的!”我骂了一声,小弟弟立即萎缩。 

  小兰继续脱她的衣服,当看到她下体浓密的阴毛的时候,我再也没有兴趣了,气呼呼地回房睡觉。真倒霉透了,我想,怎么会是假的呢?怪不得上楼的时候奶子动也不动,原来是奶罩的关系。 

  本来上海的女孩子就是奶子小,我才改道找安徽的,现在碰到一个更蹩脚的。我就在这样的被骗的愤怒中睡去了。接下来的日子,我无精打采,面对一个像男人般身材的女人,还是安徽女人,我真是没劲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