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乱伦文学  »  换妻游戏

  这个小说说起来呢,并不是特别的色,但贵在够真实,而且里面对于伦理和欲望的描述很有味道,我不知道大家看后是什么感觉,我自我来说是觉得女人其实对于性的理解有时要比男人开放的多。 

  大家也可以谈下自己的感受,对于这种游戏是否认可? 

  在成人搜索过,有同名的小说,但内容并不相同! 

  换妻游戏(彩信小说)简介:两个男人都对妻子失去性趣,无法满足妻子的生理需求,便想出换妻的主意。两个妻子不仅欣然接受了换夫的事实,还合谋暗换了位置,戏弄了各自老公。同时,也证实两个男人根本不是“性无能”而是““心无能”。小说风趣幽默,引人入胜。 

  黑龙过江 着午夜零点,北京着名的三立屯酒吧一条街。杨庆和林岳还坐在枫丹白露酒吧里对杯畅饮。 

  “不早了,回去吧。”杨庆说。 

  “嗨。再喝一会儿。回去也没劲。”林岳说。 

  “是没劲。老婆要,咱又给不了。老婆生气,咱也着急。”杨庆一脸的愁绪。 

  “你说这是审美疲劳?还是总吃一样东西腻啦?跟别的女人就行,跟老婆就不行。”林岳像问杨庆,也像问自己。 

  “嘿。怎么都这样?我有几个哥们都这么说。跟别的女人又尖又久,跟老婆还不是又软又短,是干脆就不行。”杨庆极力赞同林岳。 

  “哎,哥们。我有个主意你看怎么样?”林岳有点儿神秘兮兮的看着杨庆说。 

  “什么好主意?快说说。”杨庆来了精神。 

  “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呀。”林岳提醒杨庆。 

  “咱们哥俩无话不谈,生什么气呀。”杨庆态度明朗。 

  “我这主意你看行就行,不行也别有别的想法。”林岳继续试探杨庆。 

  “我说哥们,你怎么磨叽起来啦?”杨庆脸上呈现急色。 

  “那……那我可说啦。” 

  “说呀。快说呀。” 

  “嗯……先这么说吧,你看我老婆怎么样?”林岳问杨庆。 

  “你……你是问我对嫂子的印象呀?好哇。很好。”杨庆很真诚的回答。 

  “假如我老婆上了你的床,你,你会有兴趣吗?”林岳似乎严肃地问。 

  “嗨海。我说哥们,这玩笑咱可开不起。说实话,嫂子要是其他女人,我当然很有兴趣啦。可是嫂子是你林岳的女人呀,我怎么会……”杨庆有些急。 

  “我说兄弟,我可跟你说正经的呢。你听说过国外、不,还什么国外呀,就在咱们这座城市,有很多白领搞换妻游戏吗?” 

  “听说过呀。啊?你是说咱们两个玩……玩换妻游戏?”杨庆惊讶得瞪大了眼睛。 

  “兄弟。别、你别急。我只是一个提议。愿不愿意看你。你想想呀,咱们跟老婆不行,咱们没有床上的乐趣;老婆想要,咱们又给不了,老婆也痛苦焦躁。如果咱俩也换换,那不都解决了吗?”林岳说得很认真。 

  “你,你这样做,你老婆会同意?”杨庆反问林岳。 

  “你是怕你老婆不同意吧?”林岳问杨庆。 

  “她们都不会同意。”杨庆回答得有些肯定。 

  “那可不见得。人的本性是需要性爱的,可是还要装着。咱们的老婆跟咱们要的时候急扯白脸的,那个时候是个男人上她的身她都不会拒绝。你想想你老婆那个时候是不是这样吧。”林岳在诱导杨庆。 

  “那倒是。可是这换妻游戏她们会同意?”杨庆仍表示怀疑。 

  “她们骨子里肯定很愿意,饿得不行的时候,送来吃的还能不吃?最多她们会遮一层贞节布。只要咱们帮她们把这层布揭下去,她们乐不得咱们换呢。”林岳说得很干脆。 

  “哥们,快说说,怎么帮她们揭去贞节布。”杨庆兴致很高。 

  “你小子,是不是早盯上我老婆啦?”林岳半真半假地说。 

  “你想出这损招儿,是不是你早盯上我老婆啦?”杨庆反唇相讥。 

  “好好好。就算咱们俩都盯上彼此的老婆还不行吗?我不喜欢你老婆,你不喜欢我老婆,咱们两个还换不成老婆呢。” 

  “呵呵。也对。快说说,怎么办?”杨庆显得有些着急。 

  “你可想好了呀,换了可别后悔。”林岳给杨庆打预防针。 

  “那后什么悔呀?有得就有失呀。咱们得,老婆失;老婆得,咱们失。都有得,都有失,得的是实的,失的是虚的。还是实的实惠呀。”这个时候的杨庆比林岳还想得开。 

  “好。老弟。说得对,想得开。这就叫互惠互利,利己利人。哈哈哈哈。来,干了这杯。”林岳端起高脚杯,简单和杨庆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好。干。你这家伙,真敢想鬼点子。呵呵呵。”杨庆也干了自己杯中的红酒。“哎,你说。咱们的老婆不会骂咱们缺德吧?” 

  “不会。即使嘴上骂咱们缺德,心里还不知道怎么感谢咱们呢。”林岳似乎对女人心理很有研究。 

  “嗯,嗯。你说得有道理。有道理。”杨庆频频点头表示赞同。“可是什么时候能让我亲亲嫂子呀?”杨庆对林岳老婆的欲望,借着酒劲不可遏止的蹦出来了。 

  “你!杨庆……好好好。你想亲嫂子,我更想亲弟媳妇,就今天晚上。”林岳被杨庆说得差点跳起来,尽管是他提议的换老婆,可是当真的有人要亲他的老婆时,他的情绪也差点失控。只是他想到他也会弄对方的老婆,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今、今晚?”杨庆的思维总是比林岳慢半拍。 

  “是呀。你不急着亲嫂子吗?”林岳仍涩涩的说。 

  “你就不急着亲弟媳妇?”杨庆这时反应很快。 

  “急,急。咱们都急行了吧?你这小子。” 

  “这就对了。快说怎么弄吧。这大半夜的她们两个会同意?”杨庆真的没有林岳的鬼点子多。 

  “你这不懂了吧?就这大半夜的才是最佳时机呢。越是夜深,女人越是渴求性的滋润。朦胧中有男人爬上身,她们问都不问就会接受你。”林岳一副行家的口气。 

  “你是说咱们俩……”杨庆有点儿理解了林岳的意思。 

  “对。我去你家,你去我家,趁夜深人静,老婆睡得直迷糊,生米不就做成熟饭啦?见机行事咱们分别告诉她们是怎么回事,她们心里还不乐开了花?”林岳仿佛胜券在握。 

  “我老婆或你老婆要反抗怎么办?”杨庆还是担心。 

  “刚知道身上这人不是我或你,会本能的抵制一下,在这之前或在这个时候赶紧给她进去,她就只享受不反抗了。”林岳仍是一副专家的口气。 

  “进去她就不会反抗啦?”杨庆在这些问题上确实显得有些稚嫩。 

  “这你还不知道?强奸犯强奸妇女一旦成功,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奸。真正意义的强奸应该是强奸未遂。没强奸上的时候,多数女人是反抗的。可是一旦强奸犯给女人插进去,女人马上就老老实实。对性的享受,已经远远盖过对强暴的恐惧。甚至有不少女人,虽结婚多年,但经过强暴后才猛然发现,做爱还有这般强烈的刺激和快感。跟自己的老公从来没有这般销魂荡魄的体验。某派出所曾让所内民警回家跟自己的老婆做过试验,女人坚决不从,看谁能和老婆完成性交。结果不出意外,只要女人坚持抵抗又没被掐昏打晕,强奸绝不会得逞。”林岳振振有词。 

  “我说林岳,以前你怎么没给我传授传授呀。”杨庆脸上流露出真诚的佩服。 

  “呵呵。现在传授正好。”林岳又举起杯子跟杨庆碰了碰。 

  “快一点了。走?”杨庆显得比林岳还急。 

  “好吧。走。换换钥匙。”两个人拿钥匙的手都有些颤抖。毕竟换这钥匙是让另外的男人去搞自己的老婆,心里总不会很平静的。 

  杨庆和林岳是老朋友了,两个老婆之间也很熟很熟。由于经常往来,相互对各自的家庭都了如指掌。他俩走进对方的家,都会像走进自己家一样,不睁眼睛,摸着都能拿到想拿的东西。只是,对方的老婆他俩的的确确都没摸过。这次,不仅要摸,还要进入,深深地进入,要给自己、给对方带来超强的快乐。两个人的心里,兴奋激动中掺杂着担心紧张。 

  杨庆和林岳两家离三里屯的距离不一样,杨庆家住在西单里面,林岳家住在西客站附近。两家的距离相差一倍还多。林岳去杨庆家,当然先到了。 

  为了不引起任何人的主意,林岳没进电梯。八层楼,一步一步爬了上去。 

  打开房门,跟开自己家门没有两样,自然而熟悉。 

  卧室的门没有关,窗外的月光,透过薄薄的窗纱照进来。天热的关系,杨庆的老婆月月只穿着布带子一般的超短内裤和戴着个简易乳罩。侧卧的姿势,更突出了林岳平时就目光留连、馋涎欲滴的丰乳和肥臀。他开门进来,月月没有动静。或者正在熟睡,或者听到也不会理睬,她以为杨庆回来,理睬干什么?反正也不会有什么节目。